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守住文学的本份——在王安友小说《李二嫂改嫁》研讨会上的发言发表日期:2006-06-04
作  者:邹洪复出处:原创浏览95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守住文学的本份——在王安友小说《李二嫂改嫁》研讨会上的发言
文/邹洪复
2006年06月04日,星期日

    首先感谢日照市和岚山区为王安友先生的小说《李二嫂改嫁》搞这样盛大的纪念和研讨活动,这是为文学创作营造良好土壤和美好文化氛围的盛事和善事,是为文化做实事,是真正的精神文明建设,很叫人感动。刚才听了不少专家和前辈讲述了《李二嫂改嫁》对时代所做的贡献及作品的得与失,也听了前辈们讲述与王安友先生的交往及他的生活,我想了很多。

 

   《李二嫂改嫁》在当时为什么能够家喻户晓?为什么会那么受大众的欢迎?现实就如波涛,看起来很复杂,很风起云涌,但它是有心有魂魄的,沙滩的心和魂魄是金子,写作就是一种沙里淘金的过程。我觉得王安友先生抓住了那时代的魂魄,以小说的形式对落后愚昧的旧婚习进行了批判,很迎合了大众内心的精神需求,做了大众的代言人。在我看来《李二嫂改嫁》实质是一部批判现实和大众一起走进进步的小说。刚才读了王安友先生的创作谈,被他认真踏实的生活和创作态度所感动,一个实在人、一个勤奋善于调查钻研现实和写作的作家跃然纸上,并且他的小说语言和内心的韵律也十分干净出味和亲切,随生活而展开的小说结构也很严谨,很符合“大道简易,人和自然”这一道理。

 

    从王安友先生的写作我想到了如下问题:一是作家要注意塑造和营构适合创作的价值观或人生观。如果不能有一个适合艺术创作规律的人生观和生活态度,就不可能创作出好的艺术作品。一个整天媚世、媚俗、一个完全世俗化的人、一个市侩,他的内心不可能有纯净博远的思想和艺术审美。他可能只是逡巡在现实之中,不习惯在精神世界里攀缘,他的生活确少质量,他的生命缺少厚度,他只能随波逐流,被现实所掩埋。对一个写作者而言,注意把自己造成一件具有自己音色的乐器,当生活中的一切,包括现实事物、意识和精神与你相遇或相互碰撞时,就能很自然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

 

    二是文学是有力量的,它可以改造社会和人性。目前有不少作家受市场化或商业化的冲击,而离开了纯文学的写作。我以为文学是独立自在自由和自足的,我们应该还是安心寻找和坚持自己的创作观点,用文学的高度去探索和展示生命和生活的活力和茂盛,叫商业来找文学,而不是文学在商业化面前迷茫或迷失。在具体创作中坚持原创性,敢于打破自己心中认为的各个体裁形式,在大视野的前提下,敢于舍弃或敢于坚持自己的创作观念,尊重人性,自由守道,剥开现实的泡沫或波浪,守住文学的本份,为人们找出精神的力量和叫时代上升的力量。在我来说,就是如何让自己的作品更大气,更有大胸怀和大气魄,也就是如何走出自我,超越个人化写作。

 

    无疑,情趣是一种境界,趣味是一种思想,思想是一种胸怀和方法。我读过不少在坐的赵德发先生的文章,他的作品无论气质还是语言还是思想,我都能读出超群脱俗的大气魄和很有深度的激情来,这就是文学的本份。

 

    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大小是用每一位社会成员的自由程度来衡量的,我们的军队为什么叫解放军?解放的目的就是让人人都能享有最大程度的自由。所以写作也需要解放,也需要让自由来引导。这也是文学的本份。

 

    三是关于语言观问题。我发现有不少作家对语言缺少应有的注意、创造和尊重。语言本身就是鲜活的生命,语言本身就是思想,就是生活,就是诗意,就是艺术。语言本身就是一种力量,用非文学的语言去写作是对民族语言最大的伤害,所以,我以为作家就该用文学去思想,用文学去语言,用文学去创作,用文学去生活,只有这样才可达到海德格尔所言的“诗意的栖居在大地上”。比如胡兰成的作品对语言就把握的非常之好。

 

    批评是另一种热爱。作为作家以真理为本,坚守文学的立场,秉承自己的文学理想去实实在在严谨创作,这就是守住了文学的本份。而到底是知而后行好呢,还是行而后知好?到底我们这个时代的魂魄是什么?作家对这个时代该负有什么责任?我现在还在想。

    而王安友先生的《李二嫂改嫁》似乎已给了我们答案,那就是用文学的笔去除旧布新。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说评论
『小说评论』 范小青《最浪漫的事》:小说人物塑造与小说语言的拿捏余一鸣2019-03-09[84]
『小说评论』 执著·比喻·尊严——论毕飞宇的《推拿》兼及《青衣》、《玉米》等其他小说刘俊2019-03-09[116]
『小说评论』 心灵建设与传奇书写——读虔谦的《玲玲玉声》丰云2019-03-03[142]
『小说评论』 东野圭吾《禁断的魔术》被疑“炒冷饭” 真相是啥?上官云2018-12-28[236]
『小说评论』 先锋小说的变异东西2018-12-22[119]
相关文章:『邹洪复
『书评介绍』 音乐思潮兴起的几种力量邹洪复2009-08-07[1185]
『杂  文』 灵魂的出走邹洪复2009-08-07[1197]
『书评介绍』 大梦谁先觉 读者会心知邹洪复2009-08-07[1150]
『评论杂谈』 那渐远渐去的诗歌年代邹洪复2009-08-07[1045]
『评论杂谈』 神领意造处,天成高格调邹洪复2009-08-07[127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邹洪复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