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日  记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在爱里流浪(四) 发表日期:2006-04-20
作  者:穗穗出处:原创浏览214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在爱里流浪(四)
文/穗穗
2006年04月20日,星期四
“人一生要经历很多突然的痛苦,关健在于自己是否有勇气去承受,或者说你不的不接受的苦。”看到一位匿名的朋友留言让我不仅想到了许多,记忆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你以为遗忘的一些片段,在某些文字的激发下,突然回放。

今天是4月21日,清明过后不过短短十六天,仿佛是招魂,我的表哥王平前两天意外身亡,一条生命如烟袅袅、转眼即逝......悲兮哀兮!他本有手艺,是个厨师,却不知为何要去学开汽车,后来他开小货车时,意外被一辆大卡车撞到,而这个消息我昨天晚上刚刚得知,在吃饭的间隙,听母亲哀伤地跟我转述,生命就是如此脆弱,经不起一点碰撞......我想起了许多往事,有表哥的,有我自己的,还有母亲的伤心的往事......

我忙于安慰母亲不安的心情,没有露出丝毫痛苦的表情,不是我无情,也不是我不伤悲,我是不愿意在身体不好、有着严重心脏病的母亲面前表现出心里的难受和痛苦,我只能劝慰,用一种看透悟透生死的清明的心,让母亲少一些担忧,我知道她在担心我的哥哥,身在异乡的哥哥啊,唉母亲的心啊,什么时候你能为自己多着想点......

母亲一生坎坷,年轻时也是因为一个司机的疏忽,而让我的三哥在8岁金灿的年华,躺倒在老厂冰凉的水泥地上,从此再也没有回来,他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为此母亲一年没有上班,一个月里只抽烟、喝水,差点疯狂,她太爱孩子了,以至于很难承受这揪心截肺的丧子之痛。

后来我最亲爱的奶奶也跟着走了,只有这次死亡似乎是最平静的,奶奶是老死的,她寿终正寝,我们象做一场喜事,据说老死善终的老人都是一场白喜,死原来也是喜庆的。我们遵循奶奶的遗言,用棺木将奶奶安葬在老厂的后山。她很安然地接受死亡,只说死后不愿意火葬,怕疼,只想入土为安。奶奶真是很有意思,人若死了,还会痛吗,也许现在我倒有点明白了她的意思,我很想念奶奶,小时候和她最亲,我从来不嫌弃奶奶的一切,她身上有股烟草和年岁的煎熬混合的气息,那是我童年记忆里最温馨的气息。

我常想,有些思念就是一种气息,无论爱情,还是亲情。

现在在城市里定居,我已经很久没有去奶奶的坟头祭拜了,这是我一直愧疚的事情,好在自己的心很通透,只要还记得拜不拜祭本身只是一种仪式与做给别人看的表现形式而已......

可是我最不能接受也最害怕回忆的,是父亲的突然病故,走的如此的急,又走的如此的痛,没有留下一句遗言和叮嘱......突发性脑溢血和救治的不及时,我第一明白了死亡大呼吸是什么意思,以至于在他走后三天里,我还能听见父亲的呼吸,因为当时听见他的呼吸,就是我们全家人唯一的信心支撑,只要听到他的呼吸,知道他还好好地存在。

尽管我知道那是一种听觉的错位。这打击对于刚刚人到中年的母亲来说,更是致命与..... 我竟然找不到词语来形容,只能说——“中年丧夫”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表述。

这是怎样的晴天霹雳呀,就象这位留帖的朋友,人生里有时你不得不接受这样那样的苦和心碎,有些苦和心碎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更能理解和明白,那是怎样的痛和不堪啊!

十年前的生死别离,十年后依然泪如雨下,而十五年后的今天,我依然鼻子酸酸的,在每打出一字的同时,抚摩心中神圣的称谓-——爸爸!我真想再哭一场,象我当初送别时因为呼喊太久,而突然消失的声音,那声从此哑口的称呼——父亲!在我的心中成了比西藏更神圣的圣地。

亲人的痛,爱人的泪,岁月的磨砺并不能干枯,这是我一生中感觉最痛的离别,我的亲生父亲,他的突然离去,就像风雨交加的天地间的一声响雷,让我的心碎成千片万片,可是尽管这样,那也不及母亲的痛苦,在后来与母亲相依为命的日子里,我终于体会出她的苦,女人的苦,那时我想,母亲不该这么苦,泪水什么时候能到头,就像我读《印记》傅彪的妻子所写的那些故事时,我的泪不听使唤,沉积在深处思念的情思在我做轻轨的路线上流淌,我已顾不得别人诧异的眼神,死亡啊死亡,无时不在,我们只能默默承受,然后擦干眼泪继续默默的生活着。灵魂的痛苦也要牵强于解决肉体的需求,我们不能在痛苦里沉沦,只能去找另一个希望和信念,活下去,于是那时我的想法,就是希望有另一双呵护的手和目光,拂平母亲心底的创伤。

生活还在继续,爱也还在继续,痛苦还在继续,死亡也在继续,我们能做什么,只能好好地在爱里流浪,学会在苦难来临时,安慰别人,在被需要的同时,安慰自己......

我的表哥平,就这样走了,茫茫人海里从此少了你身影和足迹,你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只有与你相关的人才感觉到你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我们都是如此微不足道的人,尽管每个人都有一天必将走上这条不归之路,你不过是早走一步。

如此想去,我也就释然,可是对于亲人来说,是否真能释然呢,智慧和思想并不能减轻痛苦与思念,我深深体会过这种孤独与铭心的思念,我只能替你的亲人先一步用文字的潮湿,送你,送你到天国...... 而天国的门已经敞开了,只希望你的离去,这痛能轻一点,我真怕还不知内情的舅舅和舅母,他们能否接受这个残酷的事情,又该如何承受啊,以后面对今后痛苦不堪破碎的思念啊,

也许能隐瞒多久就隐瞒多久吧,就像傅彪家人的孝心,因为有些痛我们有时真得无法承受与防备,可否让这些突发而来的灾难少点再少点,容我们的心灵平和地接受一些死亡必然的降临!



2006年4月21日即时

本文在4/21/2007 6:49:32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日  记
『日  记』 高一暑假生活──惜别会(Farewell Party)儿歌(英)―红霞(译)2018-08-04[206]
『日  记』 布列塔尼角养老院义演(Charity Recital @ Brittany Pointe Estates)儿歌(英)―红霞(译)2018-06-09[404]
『日  记』 宾州光华中文学校毕业典礼及颁奖仪式(Graduation & Award Ceremonies @ GHCS)儿歌(英)―红霞(译)2018-06-10[392]
『日  记』 宾溪初中小型音乐晚会(Pennbrook Small Ensembles’ Night)儿歌(英)―红霞(译)2018-05-31[287]
『日  记』 外婆八十一岁生日(Grandma’s 81st Birthday)儿歌(英)―红霞(译)2018-03-07[600]
相关文章:『穗穗“在爱里流浪”
『日  记』 在爱里流浪(七)灵魂的缺失与在场穗穗2007-04-21[1142]
『日  记』 在爱里流浪(十) 内心的独白穗穗2006-04-28[1847]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穗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