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摘编文章杂文小说随笔摄影游记纪实散文小小说影视评论诗歌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幼河随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当年宿舍里……文章时间:2019-08-28
作  者:幼河出处:原创浏览110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当年宿舍里……
文/幼河
2019年08月28日,星期三

  转眼是我们“六九届”“上山下乡”50周年的日子了。“六九届”就是“文革”开始的1966年上小学六年级的小学生。我是其中一员,当时在北京。我们先是“停课闹革命”在街头晃悠了一年半;而后又“复课闹革命”就近进了中学(大概在1967年底)。在中学里瞎胡闹了一年多便在1969年九月去黑龙江的“北大荒”“上山下乡”(一小部分去了内蒙和云南),我们北京的“六九届”属于“一片红”——一个不留,全部当“知青”,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我在那“广阔天地”待了9年多,1979年初才一无所有地回到北京,开始了自己新的人生。现在我早已年过花甲。似乎该说点儿什么?脑子里最先出现的就是当年在青年集体宿舍里的些荒唐事儿。

…………………………………………………………………………
  严冬的一天傍晚,一傻小子喝多了从连队酒坊里偷来的酒,正在大通铺上迷糊,觉的有些人在吵吵嚷嚷。定睛一看是宿舍里的人们正在商量如何杀死一只刚偷来的大花猫。他们把猫吊在门框上,结果猫挣断了绳子。哥儿几个抓着这猫,不知该用什么法子结束其生命。大花猫发出很瘆人的声音,大概预感到了死到临头。
  这时傻小子晃悠着过来,“我来。”他拎着猫脖子上的皮,轻轻把它放在地上,伸手告诉周围的人,“把那把木匠斧子递给我。”他一手拿着斧子,一手轻轻抚摸着猫,突然手起斧落。猫头一下子飞到了大通铺的里边。猫瞬间一动不动了。宿舍里的人们都狂笑。猫后来经过红烧被宿舍里的人们吃掉。坏小子们很快忘了此事。
  早春时连队里重新安排宿舍,原来的男宿舍给女青年住。男青年搬走后,他们站在新的宿舍前看着女青年们打扫男青年搬出去的宿舍,并忙着往里搬行李。忽然一群女孩子惊叫着夺门而出。一打听,原来打扫卫生时从大通铺下扫出一个干瘪的猫头,样子很狰狞。

  自从辽宁省那边的“盲流”在山边建了屯子后(老农民生活实在艰难,自发地偷偷跑到黑龙江“北大荒”各个农场边上自己建立屯子开荒种地。当时称他们为“盲流”),那些“盲流子”有时夜里路过连队会进来讨点吃的东西。一个夏天的深夜,一“盲流子”进了一男青年宿舍。
  “有吃的吗?”那汉子怯生生地问。
  有个人正好醒了,“吃你妈了逼。”说着顺手从大通铺下绰起一只鞋子砍过去,正打在那汉子的头上。他慌忙退了出去。
  下一幕在女青年宿舍上演。那汉子悄悄推开门,灯光下只看见两边的大通铺都挂着蚊帐,女青年们在睡觉。他不会知道是女宿舍,自己靠在大通铺不知该怎么开口。忽然几个在晒粮场干活的女青年下夜班,她们进门一看,怎么,宿舍里有个老农民!顿时惊叫。那汉子夺路而逃,外边“咚咚咚”的飞奔声远去;嗯,是用后脚跟着地跑的。
  这时宿舍里的蚊帐内都钻出了脑袋,女孩子们叽叽喳喳,说“太吓人了”。原来很多人在汉子进来时就都醒了,但谁也不敢出声。
  早上的时候这事儿传到男宿舍。有位上海男“知青”的妹妹正好在那个女宿舍住。他直摇头,“如果那‘盲流子’起了歹心,我看那帮女的谁也不敢动。我妹妹也在那宿舍住,太危险了。”
  夜里拿鞋砍“盲流子”的主儿嬉笑着说:“那汉子也许正好掀开你妹妹的蚊帐。他一看,哈,这不是超级大白薯吗,上来就一口。”他在嘲笑那上海“知青”的妹妹很难看。满宿舍的人都忍俊不禁。

  夏天铲地的时候,如果距离连队宿舍近,午饭后会在宿舍里休息一会儿。大家都趁此机会睡会儿。当大家正要睡着时,忽然从角落里响起很响的鼾声。那是一位总被同宿舍的人们嘲弄的主儿。人们七嘴八舌地吆喝着打呼噜的人“闭嘴”,并同时从地上捡起几只鞋子仍过去,但无效,而且呼噜声更响。
  这时一嘎小子诡秘地一笑,说“看我的”。他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捡起“毒气弹”。那是一个碗扣在另一个搪瓷碗上。搪瓷碗里有一点极臭的汤。讲讲来历吧。一个星期前食堂卖炖老母猪肉。连队里有头年老的老母猪不能再生育,于是杀了炖肉“犒赏”干活的人们。“知青”们平日可是很少见到油水的,可老母猪肉实在腥臊,还特别老。那小伙子们还是买来大吃特吃。某君买得太多,吃不下便放在窗台上,没想到一两天后竟发臭。他咒骂着把肉倒掉;但碗也不洗就扔在门口。因为太臭,抱怨者又在上面扣上另一个碗。想想吧,几天后这“毒气弹”的威力该有多大。
  这嘎小子来到门边,轻轻把扣在搪瓷碗上的碗拿开,屏住呼吸端起搪瓷碗,悄悄地走到宿舍的角落,说一声“尝尝‘毒气弹’吧”,就把碗往打呼噜者脸上扣去。说时迟那时快,那打呼噜者突然坐了起来,张嘴就咬!大概因为他高度近视吧,看不清眼前的碗;他一下子咬住了碗边,碗“咔咔”地掉瓷。
  这真有些意外,嘎小子吓了一大跳,一松手,碗便掉在地上。打呼噜者面目可怖,脸上有几滴碗里的臭汤。他用手一擦,闻到了“毒气”,大叫一声“臭死我了”。跟着他蹦下了大通铺,走了两步,“哇”的一家伙呕吐起来。他抢上一步,抱住嘎小子就要往他身上呕吐。吓得嘎小子大喊“CNM,CNM”,挣脱了便飞逃出宿舍。打呼噜者跌跌撞撞追到门口,扶着门框不断地呕吐,宿舍里的人们见状无不前仰后合。
  那天中午是谁也没睡成午觉。

  人们常说“酒后无德”,醉了往往会情绪失控,举止可笑。某个晚上宿舍里某君又喝醉了。他先是“豪言壮语”,而后是“胡言乱语”。接下来“骑马”。他跨上一食堂的条凳,说是“战马”;然后用根绳子拴在条凳的一头,并把绳子套在自己的脖子上。他就这样骑着“马”在宿舍里乱转。
  他一边“骑马”一边发烟。宿舍里的人们每人都发到;而且他是一圈圈的发。宿舍里的人如果告诉他“你已经发给我了”,他便说“再来一颗”。很快,宿舍里的人们手上都拿了好几颗烟,连两个耳朵也夹上了烟。
  他闹腾得实在太厉害了,大伙合力把他按倒在大通铺上,脱去衣服,塞进被窝。精疲力尽的他终于昏睡过去,开始“不言不语”。
  第二天宿舍的人们看他醒来,便说他头天晚上“骑马”发烟的事儿。这小子完全“断片”了,当时干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这时他的好友叹口气,笑道:“哎,我的两条烟都让你给发光了。”这家伙,醉了居然“借花献佛”。

  一北京“知青”冬天回家探亲后返回农场。他知道在农场宿舍里的人们多么想吃点好嚼鼓
(就是好吃的)。带什么回去才能满足那帮“恶狼”呢?他买来四斤干辣椒油炸了,撒上盐,碾碎,装在两个旧的装饼干的铁盒子里。他想“辣死那帮馋鬼”。
  回到连队果不其然,宿舍里的小子们抢先打开他的手提包,把两个饼干盒子拿出来立即打开。哈,炸辣椒!臭小子们纷纷跑向食堂,各买几个馒头回来,忙不迭地把手伸到铁盒子里抓出炸辣椒夹馒头,一个个狼吞虎咽。很快,两大铁盒子炸辣椒见了底。臭小子们吃完馒头夹炸辣椒,满头汗地坐在大通铺上,每人都不停的打嗝,使劲喝凉水。
  带炸辣椒的“知青”感叹宿舍里的人们的“战斗力”;忽然,他想起自己还带了两大包味精。他赶紧翻手提包,味精早不翼而飞,被宿舍里吃炸辣椒没吃过瘾的“知青”们夹馒头吃光啦。

  在农场,“知青”们最盼望的就是能有顿好吃的;可是食堂好像永远是菜汤和馒头。有次食堂管理员从县城里买来几百条咸鱼。嘿嘿,终于要改善生活了。那天晚上食堂买蒸好的咸鱼,每人一条。那咸鱼也就是用清水泡了一天就上屉蒸了。
  鱼咸呀!可宿舍每个人还是把半斤一条的咸鱼都吃了,毕竟是肉啊。吃完很快就叫渴。从井里打来水一缸子一缸子地灌。每个人都喝的肚子“咣咣”响,可还是渴,跟着就是撒尿;接下来又喝水。就这样整个晚上都是不停的喝水和上厕所撒尿,一直到睡觉。
  那一夜宿舍的人们都是不断地起来撒尿;一夜都没怎么睡好。有人居然尿了床。
  食堂也曾从县城买来过大量的臭豆腐。那也是“美味佳肴”。一段时间,每天晚上食堂都卖臭豆腐。宿舍的人们买来夹馒头吃。吃完之后就用臭嘴互相哈,看谁的嘴更臭。一个个笑嘻嘻,说“没有最臭,只有更臭”。

  连队里曾有位主管连长,“知青”们对他印象很好,主要是他同情“知青”。宿舍里的坏小子们有时会偷鸡摸鸭。一天几个家伙正在宿舍里将偷来的鸡杀了拔毛。在大通铺上围着几个脸盆七手八脚地清洗。忽然门打开了,这位主管连长走了进来。他见状一愣,几个正在收拾鸡的坏小子也一愣。只见他头一抬看着天花板说:“哎呀,这顶篷也该修理一下了。”说罢转身走了。想想看,宿舍里的坏小子们对这位主管连长该是什么印象?
  可是这位主管连长因“纵容‘知青’当中的资产阶级思想”被贬了(其实是被排挤),调到另外一个农场。他临走前的那段时间已没什么事干,一次郁闷的他到各个宿舍里溜达,看一看。在一男青年宿舍他看见几个人正在打扑克牌赌烟卷,便上前喝道:“看见我来了怎么还赌哪?”
  那几个人知道他已无权了,便笑嘻嘻地说:“你还赌呢。”是的,大家都知道他也时不时的在家里凑上个牌桌打扑克赌烟卷。他顿时语塞。那几人笑道:“老连长,你也来玩儿两把吧,过过瘾。”他叹口气,接过牌说:“别给我乱说去,临走我可不想再惹麻烦。”说罢,抽着烟,端起牌认真地甩起来。

  宿舍里的男“知青”是性饥渴的。晚上睡觉时总会有人说些老掉牙的色情笑话。这种笑话说第二遍就已经很无趣。一天晚上有一小子说他看见过“操逼”;顿时,大家都来了精神。他说“上山下乡”前,他住的四合院里有对新人刚结婚搬进来。夜里男孩子们偷偷地爬到小两口住的对面房顶上望人家屋子里看。小两口住的屋子的窗子下边是有窗帘挡着的,可上边没有,隔着纱窗能看见里边小两口做爱,因为他们开着灯在床上快活。
  “那逼什么样啊?”宿舍里的人们好奇地问。说故事者沉吟了一下说:“太远,看不清。大概有一颗烟那么长。”
  剩下的只能由宿舍里的人们想象了。最后有人坏笑,嚷道:“房顶都让你们丫趴房上的主儿给捅成蜂窝煤了吧?”

  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后,宿舍里的人们最感兴趣的是美国的高速公路什么样。后来大家统一了一个认识:高速公路是单向行驶的。“那有的车开得慢,有的车开得快,这怎么办?”
  是啊,这怎么办?大家虽然认同高速公路单向行驶,但对高速公路有几条并行线没概念。某君想象道:“这容易。高速公路每走一阵子,在道边就会有个专门吊车的起重机;开得慢的车在这里就会被吊起来,让后面的车子通过;然后把这开得慢的车放在最后。”好,大家又统一了认识。
  下边宿舍人们的想象是这样的:中国进入联合国后,黄华坐的红旗车因为开得慢,总被吊起来往后放。这让黄华觉得有损国格。他使劲打司机;结果黄华的胳膊抡肿了,而司机的头上全是大大小小像土豆一样的包。可是,红旗车就是开得冒了黑烟也开不快。
  后来中国的汽车厂悄悄地给红旗车装了十八个气缸,然而还是开不快。最终,红旗车装了日本人制造的发动机,这红旗车才开得快起来。
  别笑话啊。我们那会儿怎么会对西方社会有认识?听说美国普通人开车上班还认为是吹牛逼呢。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幼河
『摘编文章』 张爱玲的爱情佚名2019-09-19[2]
『摘编文章』 有关川普是否有精神病佚名,马克特,赖克2019-09-18[10]
『摘编文章』 李娜谈丈夫姜山佚名2019-09-17[10]
『摘编文章』 告别受害者心态与“战狼”式爱国任剑涛2019-09-16[20]
『摘编文章』 “老外”如何辨别“老中”佚名2019-09-14[38]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随笔
『随笔』 风度与密度幼河2019-08-26[119]
『随笔』 我改吃汉堡王了(外一篇)幼河2019-07-24[117]
『随笔』 为快递员们点个赞幼河2019-04-10[204]
『随笔』 生活的变迁幼河2019-01-27[252]
『随笔』 少年时代的回忆幼河2019-01-04[331]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毗陵居士 去毗陵居士家留言留言于2019-08-30 20:33:31(第1条)
吃不好、性饥渴、恶作剧,还有被排挤的连长与下面人“同流合污”......人不管到了哪里,为了活下去,都得有应对办法,只是在那个环境的很多应付办法都是让人哭笑不得的。好一个“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再教育”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幼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