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摘编文章杂文小说随笔摄影游记纪实散文小小说影视评论诗歌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幼河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我的约翰 文章时间:2017-03-09(2017-03-12修改)
作  者:幼河出处:原创浏览79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我的约翰
文/幼河
2017年03月09日,星期四

    “冰箱门好像没关。”约翰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我说。刚刚吃过晚饭,他在哄我们四岁的大女儿玩儿,我给八个月的小女儿喂完最后一口饭。我俩闹气已经快两天了,谁也不理谁,从星期四早上就开始了。说确切些是我不理他。
    他说什么?冰箱门没关上?他看见冰箱门没关好竟然不顺手关上,还来气我!那里面塞满了各种食品,小女儿的奶都在里面冰着,到时候还不坏了?好啊,好啊,看来我要一个星期不理他!真得给他点儿颜色看看,都是两个女儿的父亲了,还总像个孩子。想着我抱着孩子就站起来,“腾腾”地往厨房走,怒气冲冲地进去一看,冰箱门好好的关着嘛,吃饭桌子上摆着一束红玫瑰,当时就愣住了。这时约翰在后面轻轻的抱住了我,“甜心,原谅我好吗?”我当时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下来,但还是气势汹汹,“知道你错在哪儿了吗?”
    “嗯…嗯,就是惹你生气了呗。”约翰吞吞吐吐。
    “说得具体些!”我转过身来,小女儿开始“咿咿呀呀”地往爸爸身上爬,约翰把孩子接了过去。这时大女儿也跑过来让我抱。我们又回到起居室里。约翰想了一下,“我们的想法总会有不一样的时候,但相互间别怄气,好吗?”事情从星期三的晚上开始的。大女儿不肯睡觉非要没完没了地看电视。我不耐烦了就关上电视机让她立即去卧室。大女儿当时就哭起来,我正厉声训斥,约翰走来苦口婆心地和大女儿讲道理。我当时就来气了。约翰老是这样。噢,我总是当“坏人”,他到时候就成和事佬。第二天早上大女儿又不愿意去幼儿园。我时间都来不及了,当然训斥,这个当爹的又来和女儿讲大道理。我当时就一摔门去上班了。我要跟他“冷战”。哼,反正最后他也得找我和解。这不,玫瑰花也买了。
    嘿嘿,约翰……其实我还比他大五岁呢。算一算我们是十年前认识的。那时我在美国顺利地拿到博士学位,在另一所大学城找到了博士后的位置。而约翰就是在这个镇子上长大的。那是在一次试验室同事的聚会上第一次见到约翰的,他是个送“外卖”的。我们在一家比萨饼店订了晚饭,一会儿约翰就送来了。他举着一大摞装有比萨饼的大盒子喜气洋洋地进了门。小费颇丰。他扫了我一眼就满脸笑容地说“你是新来的”。在我面前的这个白人小伙子显得瘦小,很精干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我问。边上一个同事搭腔,说约翰总给教研楼送比萨饼,他是非常留意这里的华人女孩儿的。“约翰,你的眼睛不要直勾勾地总盯着人家看,可不要打她的主意。人家是博士,刚刚到这里当博士后。你恐怕是追不上的。”同事对约翰打着哈哈。约翰走后同事讲,说这小伙子可有意思了,总是希望找个华人女友。我当时问他为什么非要找华人女孩儿;他打着哈哈说,上小学时知道地球上美国这边往下挖个洞就能通往中国,于是就在家的后院挖坑,希望能挖到那个古老的国度。通往中国的洞虽然不可能挖成,但对中国的向往却一辈子也无法磨灭。
    因为约翰和试验室的人们很熟,所以我们很快相熟,并成了朋友。我初来乍到,很多事情都需要帮忙,约翰很热情,自然就成了好帮手。当我表示感谢时他就笑着说“请在学生中帮我找个华人女朋友”。华人女孩子到底好在哪儿?约翰的回答很笼统,“华人女孩儿文静、聪明。”后来我在大学里还真帮他物色华人女孩子。不幸的是,姑娘们都看不上他。其实我知道他对我也有那个意思。不过我当时根本不会想跟他“搞对象”的。我首先大他五岁,当时已二十七啦;他不但年龄比我小,个子也和我不般配。我在中国女孩儿中算是又高又大的;他在白人小伙子中显得瘦小。再说,我们的学历也差得太远,他仅上了一年大学就辍学了。其实,生活在一起后我发觉约翰还是比我高一点的,到底是个男的。可我有时要故意说他矮,这时约翰就有点难为情地说“甜心,别让我难堪好吗?”我就笑笑拍拍他的脸。呵呵,现在就是知道他绝对地比我矮又怎么样?后来的日子证明我们确实是天生地造的一对。
    我那时积极递给他介绍了中国大陆和台湾来的,香港和马来西亚的,甚至还有位新加坡的姑娘。那个马来西亚的女孩子还和他谈了很长时间呢;可是人家大学毕业就回国了,他们的关系不了了之。约翰还真的苦恼。我实在忍不住就说他应该有个大学学历。人家女孩子都是大学生,怎么想嫁给一个“送外卖的”呢?我说这话时约翰就挠挠头,不以为然地看着我,也不知他听明白没有。后来他说自己正在攒学费,有了钱就把大学读完。约翰出身很一般,父母是没钱供他上大学。不过我不认为他是个读书的料。其实他手特巧,日后他找个修车铺当伙计,干得挺不错的。嗯,总比“送外卖的”强。怎么说修车也是门手艺。他当了修车铺的伙计后,我开始开的那辆破车没少请他修。
    大学城里中国大陆来的学生多,大家穷,开的都是大破车。旧车毛病多,中国学生的车坏了都愿意到约翰干活的修车铺去修。约翰和他的老板都是特诚实的人,在修车上从来不坑人。干活丁是丁,卯是卯;不过,照我看,就是有点太死心眼。这个州的机动车要年检的。除了政府部门免费的检查站外,一些合乎技术标准的修车铺也可以代行车辆年检。但你的车要在修车铺年检就得花钱,要好几十美元呢。这里中国学生的旧车在政府部门的检查站年检时往往过不了关。车子实在太旧,车子开起来乱冒烟,实际上早该报废了。可中国学生都想省钱,不愿意再换辆好些的旧车;于是就开着车到约翰干活的修车铺进行年检。约翰可好,这个仔细的检查,最后说这也得修,那也得修;你若不想修也可以,交了车辆年检费走人,合格证是不给开的。开车来的中国学生能怎么办?不修,车子年检不合格,到时候就不能开着上路。否则让警察抓住算犯法。修车,肯定要花一笔钱。当然,中国学生们都不得以修了车。车子检查肯定过关,就是花了很多修车钱。大家知道约翰是我的朋友,见面总少不得抱怨约翰的“死心眼子”。他们说“我都暗示了,只要约翰肯给开合格证,我到时候一定请他下馆子,到时候还得给他塞二十块钱呢。他可好,头摇得像拨浪鼓”。
    我去问约翰,他一本正经,“这是为他好。如果他的车开在公路上出了问题,造成交通事故,他后悔都来不及。”咱笑笑说,怎么会那么巧?中国学生的旧车在来你修车铺前就这个状态,也没出什么交通事故,怎么您一高抬贵手,人家就会在公路上出了事故?
    “话不能这么讲!正是因为他们的车子已经必须修了,才会有很多问题。我怎么能害他们呢?我检验车就必须负起责任。我不能犯法!”约翰喊叫起来。这位,和我结婚后仍然修车,现在已经开了个修车铺,脑子还是“一根筋”。有时人家来修车,他说出价钱人家嫌贵;你猜他怎么讲。他说“我保证用最公平的价格把车修好。如果你没钱,我可以先垫上。以后你慢慢还”。修车的人如果想到别的修车铺去修,他立即开个单子,上面写上哪些零件需要更换。“您到别的修车铺,他们(修车铺的人)一看这单子有我的签名就相信。会给你好好修的。”这主儿,人家是嫌贵才到别的修车铺去的。再说,你怎么知道别的修车铺会好好修车?我要是这么说他,约翰立刻就拉下脸,一言不发,好像我得罪他了似的。
    咱可没说约翰是个十全十美的完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是个敢于承认错误并承担后果的人。他曾经在酒吧和哥们儿们喝酒时因为醉酒和邻桌的人发生了冲突。双方大打出手,个个挂彩。警察来了以后,两伙年轻人都上了法庭。约翰被判处80小时社会服务。那阵子一到周末,约翰便和其他被判罚社会服务的人们到高速公路边上捡垃圾。我看到过他们,一个个穿着醒目的黄背心,背个口袋沿着路肩走。因为周末不能去找自己的乐子,他唉声叹气。我和他半开玩笑地说,其实可以每次社会服务完了就多填些时间。这样可以尽快结束社会服务。约翰听我这么一说,一脸愁眉苦脸都不见了,眼睛瞪得滚圆嚷:“不可以的。社会服务的时间是不能少的。这是按照法律条文的惩罚嘛。”嘿,你看他那样子,法比天都大;而且我说的也是“馊主意”。
    可你要说约翰是个规规矩矩的人也不尽然。他在开了修车铺后,报税时和会计仔仔细细的商量,目的就是如何多报成本。我气他,“你这是让国家吃亏。”约翰不以为然,翻翻白眼珠子,“我这是合法避税;这是我的权利。我要让我们的小日子过得更好些。”
    他要是在路上捡到了钱,哪怕是五分钱或一毛钱的钢蹦,都欢天喜地地捡起来顺手放进口袋,说运气来了。有一次居然捡到了十美元。约翰竟像孩子似的蹦跳,然后拉着我去星巴克喝咖啡,说是“免费”的。为什么不拾金不昧?约翰有话:“我不知道这钱是谁的,看来是上帝赐予我的。”把钱交给警察不行吗?我如果故意这么问,他就故作奇怪地看着我,还摸摸我的头,问是不是有点思维错乱,并说“你以为警察拿这个无法认定主人的钱后不去喝‘免费’咖啡吗”。他说如果他肯定知道这钱是谁的,他绝对会交给钱的主人。“可是这钱被一阵风吹到我脚边。这难道不是上帝的意旨?”
    呵呵,总是孩子气的约翰。他总要日子过得有趣。夏季的周末凌晨,我们在刚在一起生活的时候,夏天的周末他和我就开车拖着小小的舢板去镇子不远的湖里钓鱼。我俩静悄悄地坐在舢板里,东边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白,夜空深蓝未褪尽,明亮的几颗星星在眨眼,其中有猎户座;平静的湖面上不时有鱼在跳跃。他钓上来的鱼又被他轻轻地放回水中;他说鱼是他的好朋友。那干吗还要钓呢?他笑笑,“这只是一种我和鱼才明白的游戏。”
    秋天的时候我们就去郊游。他喜欢没完没了地在满目秋色的山林里走。我忙着照相,他却问“你到底是来游玩儿,还是照相的”。我们会遇到鹿和其它小动物,甚至还远远看到过黑熊。那熊我还真有些怕。他就说“离着那么老远,我们也没有伤害过它,你到底怕什么”。我问熊发现我们要是冲过来怎么办?他就笑笑,从口袋里拿出专门对付熊的辣椒喷雾剂说:“真要是熊调皮捣蛋,我只好给它点儿教训。”我怀疑那小小的辣椒喷雾剂的威力时他又笑了,“你总是个怀疑论者。看来你来自一个充满疑虑的国度。”
    终于决定结婚后,我俩衣冠楚楚地回到我们最初相识的那个大学城,也就是约翰的故乡。那时我才知道他有那么多三教九流的朋友。大家都来祝贺我们的幸福。我们的蜜月中曾在一条河上漂流。明月夜,静静的河水,只有我俩。后来我们的家庭就越来越丰满了。两个活泼可爱的女儿让房间里总是充满着欢笑和吵闹。两个小姑娘长得特别像约翰,金发碧眼;这简直就是约翰的骄傲。当然,我们之间也有争执和不愉快,比如我上面说到的有关教育孩子的矛盾。另外,约翰花钱也太大手大脚。但我内心感觉实际上就是越来越依恋约翰。
    其实我在认识约翰三年后曾一年多相互没有联系。那时我结婚了。当时我已年过三十,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把自己嫁出去,于是就颇为荒唐地来了个“闪婚”。我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我的前夫,也是一位从中国大陆来的老大不小的留学生。认识才几个月我们就登记结了婚。我想当时约翰肯定特别失落。表面上我们还是朋友,可他不再主动和我联系。有时我们会在路上见到,彼此也就是挥挥手,对视着笑一笑。我看到他也有莫名惆怅的感觉。然而那会儿我总自我安慰:约翰,我总得有个家庭吧。他对那时不再主动联系的解释是:虽然心里惆怅,但也要祝福你生活幸福。如果你结婚了我们还像以往一样来往,你丈夫要是不高兴怎么办?
    然而那场草率的婚姻无疾而终。表面上看起来那时我在另一所大学谋到了一个位置,造成了夫妻俩地分居,久而久之彼此感情淡漠。实际上我和前夫之间在结婚刚一开始感情就出现裂痕。离婚虽然如释重负,可你该明白我的情绪是多么地失落;何况我到一所新的大学工作还不到半年。人生地不熟,孤零零的。
    离婚不久,我清楚地记得一天晚上约翰忽然打电话给我。当时我正一个人默默地坐在电脑前,心不在焉地浏览。真奇怪,他是如何知道我住的公寓的电话号码的?他劈头就说“你的事情我刚刚知道了。我要来看看你”。我当时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个没完没了,但嘴上却说“你别来,我心情特别不好,不想见任何朋友”。因为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把电话个挂了。没想到第二天下午我下班回住的公寓的时候,远远就看见约翰站在那里等我,风尘仆仆的样子。是啊,他从家到我这里要开上千英里路呢,估计是连续开了十几个小时的车,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我的地址的。约翰不说话,眼睛闪着光,默默地看着我,少了以往的一些孩子气。我当时眼泪就又流了出来。
    他听我仍在抱怨“我并没有让你来看我”时,只是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说“就是来看看你。知道你心情不好,我也很难过”。他拉着我去了一家希腊风味的小餐厅。随后又去了家咖啡厅。我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都是些以往的琐碎往事。很多天了,我第一次有了些放松的感觉。
    天晚了,我们又回到我的住处。“可以上去坐一坐吗?”约翰鼓足勇气问。
    “当然。”我想也没想就同意了。来到房间里,我歪在沙发上,约翰坐在书桌前。他不时地站起来在屋子里转,东看看,西看看。有时就靠着窗子长时间地看着窗外,若有所思的样子。屋子里有些凌乱。是啊,我哪有心情布置自己的房间。我只是坐着不动,时不时地看约翰一眼。说来也真有些奇怪,我俩不怎么说话,两个人都没有觉得尴尬。好像就应该这样。
    忽然,约翰说要做我的男朋友。如果我同意,他就来搬到这里生活。这也太直截了当了吧。我当时有点懵。知道美国人都没有花花肠子,可约翰这种表白方式真的有点唐突和直白。我努力地想认真思索一下,可真的好像没法集中精力。约翰对我说:“请给我一个机会。上次你结婚我就没敢说‘你太草率,你该找我’。我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这个机会。请你给我这个机会。”
    “可你为什么看中了我?”
    “四年多以前,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看中了。”
    “那你后来怎么不说?”
    “我想你该明白我的意思。我想你当时没看上我。”
    “那你为什么非要看上我?”
    “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是说不清的。反正在我活了这么多年就看上你了,并且爱你。我相信你对我也有爱的感觉。但不清楚你被什么阻碍了,不知道什么魔障阻碍了你的感情。”
    “你能具体说出你对我的感觉吗?”
    “我…我就是喜欢你一笑就把眼睛都眯起来。你…你吃起东西不管不顾的样子也让我高兴。你胖胖的样子让我…让我真的有点魂不守舍……”
    看到约翰大男孩儿样子我竟然笑了起来。我俩又沉默了一会儿。我终于说:“约翰,你让我好好考虑一下怎么样?我明天会给你个肯定的答复。”
    约翰还想说什么,但止住了。他默默地慢慢来到门口,转身看着我。我过去和他拥抱了一下,“约翰,谢谢你来看我。谢谢你不顾一切的来看我。你让我好好想一下,好吗?”
    约翰点点头,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房门轻轻关上了,我听见楼道里他的脚步声渐远,出了公寓的门。房间里又像以往那样静,似乎又没有了生气。忽然间,我急速来到窗口朝外看。约翰正走停车场。我拉开窗户朝他喊:“约翰,我同意了。你回来。”
    约翰猛地转身看着我。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似乎眼睛在闪着光。“你给了我机会。我定要竭尽全力。让我明天郑重其事地来见你。让我们两个人一起努力。”说罢便跑向他的车子。他钻进车子前向我大幅度地挥手。约翰猛地转身看着我。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似乎眼睛在闪着光。“你给了我机会。我定要竭尽全力。让我明天郑重其事地来见你。让我们两个人一起努力。”说罢便跑向他的车子。他钻进车子前向我大幅度地挥手。我预感到他会这样。第二天他会套上临时买的西服革履,还拿着束鲜花在等我。这个可爱的傻小子。我觉得真的爱他了。

   


本文在3/12/2017 10:15:05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幼河
『摘编文章』 她叫林永生佚名2019-09-23[2]
『摘编文章』 印度的饮食习惯与特色佚名2019-09-20[14]
『摘编文章』 张爱玲的爱情佚名2019-09-19[20]
『摘编文章』 有关川普是否有精神病佚名,马克特,赖克2019-09-18[36]
『摘编文章』 李娜谈丈夫姜山佚名2019-09-17[29]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
『小说』 感情幼河2017-01-13[621]
『小说』 嘿嘿,“法治 ”幼河2016-11-03[457]
『小说』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幼河2016-09-14[319]
『小说』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幼河2016-09-06[501]
『小说』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幼河2016-09-01[629]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幼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