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摘编文章杂文小说随笔摄影游记纪实散文小小说影视评论诗歌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幼河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感情文章时间:2017-01-13
作  者:幼河出处:原创浏览62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感情
文/幼河
2017年01月13日,星期五

    1968年深秋的一个傍晚,向明一个人晃晃悠悠从就近入学的中学走回家。他从小就住在部委大院里,一些司局长和老学究们住在这里。向明的父亲是个老知识分子。不过“文革”初期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他被查出有严重“历史问题”。向明的母亲是个中学教师,也被查出有“历史问题”。跟着向明的父母就分别被各自的所在单位“隔离审查”了,不能回家。家里只剩下向明和妹妹。“文革”刚开始时向明的父亲是“反动学术权威”,现在增加了新罪名--“历史反革命”。这下大院里的孩子们都和向明和他妹妹疏远了,他们变成了“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向明15岁,他妹妹13岁。
    在这种被排斥的氛围中,向明倍感孤独。年初“复课闹革命”,他们这些“文革”后因“停课闹革命”,在街道上无所事事地晃荡了一年多的小学生们就近进了中学。原来小学六年级的成为初二的学生,小学五年级的上初一。其实那时学校根本上不了什么课,向明在课堂上是特能调皮捣蛋的主儿。有人会问,他“出身”如此不好,怎么敢捣乱?这个,只能用当时老师地位之低来解释,“知识越多越反动”嘛。
    这不,天都擦黑了,向明不知又在学校里干了什么恶作剧的事情。他心情不错,肚子也饿了,该回家弄点东西填肚子。他刚一进大院门口时,黑影里走出来小清,她把向明拦住,“你家被抄了,他们正在抄家呢。你别回去了,到我们家来吧。”当时向明的感觉就是一下子浑身麻木了,好像要掉进无底深渊似的。他知道应该是父亲单位的专案组带人来抄家的。父亲在被“隔离审查”之前烧掉了大量的照片和来往信件。事后他解释“这些照片和信件涉及到很多亲戚朋友,为了避嫌和不牵连别人”,他只能将其销毁掉。记得那时父亲在后院的地上挖个很深的坑,相片和信件就是在那里烧的,烧得纸灰乱飞,满院子都是烟。这个“销毁罪证”的行为不会不被告发的。父亲所在单位的“专案组”果然来抄家。
    向明怔怔地看着小清说不出话来,就这样被这个14岁的女孩儿拽到了她家。她是“文革”后不久搬进这部委大院的。那时院子里的司局长和老学究们都被迫腾出住房,以示做出“革命化”的表现。小清的家就是那会儿搬进来的。他们家刚搬进来的时候,被大院里那些有优越感的孩子们视为“占便宜的主儿”,不怎么理他们。她父亲是很普通的部队转业干部,母亲是个工人,小清还有个“老初一”(“文革”开始时是初中一年级的学生)的哥哥叫建国;他们能搬进部委大院应该是“既得利益者”。
    向明和建国关系不错。孤独的他没有朋友,建国能和他一起玩儿他很感激。向明家里的情况建国和小清兄妹很快就知道了,但这没有影响他们之间的交往。小清对“出身”不好的向明好像特有好感。在大院的孩子们中间,他们可以说是大院里唯一公开同情向明兄妹的人。
    这对兄妹和大院里其他同龄孩子不太一样,那些司局长的孩子们可以用“狂”来形容。“文革”前上中学的后来都是“红卫兵”,穿着旧军装,戴着红袖标,成天骂骂咧咧。知识分子干部的孩子不会有“红卫兵”们那么狂妄,但他们向来看不起大院外边的“野孩子”的。像建国、小清兄妹属于“野孩子”。
    “野孩子”就是和大院里的孩子们不一样。建国会领着向明上房玩儿。大院里因有空房还搬进刚刚结婚的年轻夫妇。建国就在他们刚搬进来那些日子,大晚上的带着向明悄悄地爬到那对年轻夫妇房间对面的屋顶上偷看;还真看见那对新人赤条条地在床上滚。虽然距离远根本看不清什么,看两个大肉虫子一样扭在一起的人让向明面红耳赤,心怦怦乱跳。建国还顺口说出些向明根本不懂性知识。那时向明虽然已经快14岁,可性知识等于零。建国为此总笑话他。
    小清如果知道建国和向明大晚上背着她偷偷上房,就会当着他俩的面笑着说“到时候就把你们干的坏事告诉咱爸”。她大概猜到这两个小子干什么去了。这时建国就和小清打打闹闹,笑成一团。可向明觉得特尴尬。这兄妹俩,没事儿时就在院子里翻跟斗,两个人都会倒立;侧手翻、后手翻和前手翻也玩儿得很利索。向明看了真欣赏,特别是小清玩的时候,身体特软,跟斗翻得好看。兄妹俩也教向明翻跟斗,三个人往往笑成一团。自从这家搬进大院之后,他们就总在一起。向明感到生活都阳光起来。后来建国被分配了工作,在北京郊区的一个大化工厂当操作工,上岗前正在东北一个化工厂里实习一年。此后就是小清总和向明和他妹妹一起玩儿。
    小清不喜欢在中学里待着,她只要没事就回家。下午的时候她看见一帮人押着向明的父亲进院。她一看是抄家也吓坏了,于是跑到大院门口等向明,一等就是三个钟头。
    向明像傻了一样坐在小清家里,很少回答她不断的问话。跟着小清的父母先后下班到家。小清立即告诉他们“有人抄向明他们家了”。小清的父母听到这消息都是一愣,然后马上安慰向明,让他别害怕,先在他们家里待着。这一情景向明印象特别深刻,终生不忘。他想不到越是底层的人们就越有着同情心。
    最终,向明还是决定回家去看看。他一进那个四合院就看见家里灯光通明,父亲站在屋子中间,低着头。抄家的人们不时地呼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屋子里所有的地方正被细细地搜查,各种书扔了一地。父亲刚想过去解释点什么,立刻就一片“低头,低头”的吆喝声。父亲见他进门,就示意他到厨房去。
  厨房里他看见妹妹木呆呆地站着,那他也只能站在她边上。当时有着将要被宰割的牛羊的感觉。书房和卧室里那边仍不断地响起“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口号和“低头,低头”的呵斥。有时是些盘问声传来,父亲一回答就是一片“你不老实,你不老实”的吼叫。
    好像到了晚上九、十点左右,抄家的人们终于觉得实在没什么可抄的,带着向明的父亲走了。兄妹俩默默地收拾一下便躺下睡觉。那一夜向明在不断的噩梦中惊醒。黑暗让他倍感恐惧。第二天早上,向明刚昏昏沉沉地刚起来,小清来到家里,进门立刻问:“没事吧,没事吧”。向明和妹妹木然地点点头,但不说话;能说什么呢?跟着,向明默默地上学去了。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好。
    向明又是到了天傍黑的时候回到大院里来。这一天他也不知道是如何度过的,总是默默地发呆。天晚了,必须回家了。进大院门又看见小清在大门口等着他。她还是问长问短,见向明不说话就在他后面喃喃地问“你怎么不说话”。她一直跟着向明进了他们家门,黑暗中见向明的妹妹正在沙发上枯坐,便一把拉起她,“走,到我们家吃饭去。”当时向明和妹妹一下子就哭起来。小清也忍不住哭,跺着脚说:“别哭,让别人看笑话!”
    很快,向明他们家被部委大院“扫地出门”了。他们搬到了一大杂院里。搬家那天是向明兄妹和小清一起搬的;向明的父母都在被“隔离审查”,不让回家。院子里没有其他人来帮助他们;倒是向明雇的平板车老工人们帮了大忙。其实也没什么家具,因为屋子里所有的家具都是公家的,不能拿走;所以所有的家当也就四辆平板车拉了两趟。
    搬了家之后向明和妹妹再也没去那部委大院。小清总来看他们,并和他们一起玩儿。向明明显感觉到小清喜欢他。他呢?当然也是喜欢小清的;就冲小清充满青春的身体和迷人的眼神也会让向明魂不守舍的,只是他太过自卑。小清呢?人家是个充满阳光的女孩儿,见向明那总是对她的不冷不热的劲头,就大大咧咧地对向明的妹妹说“他(向明)是不是不喜欢我呀?人家对他好,他总是爱搭不理的劲头”。妹妹和向明传过小清的话,他顿时面红耳赤,满头冒汗。
    向明的妹妹问小清为什么喜欢她的哥哥?“我们刚搬到部委大院时,我就看向明善。只有你们兄妹没有看不起我们。再说,向明…向明长得很白,他…他好看。”说着就不好意思地一笑。向明的妹妹说小清哪都好,就是“有点太野”。
    过了一年向明“上山下乡”去了东北,一去就是七、八年。虽然每年冬天都探亲回来都常常找建国和小清玩儿,可能见面的时间也就一个多月。小清初中毕业后被分配到区服装厂当工人,每天踩缝纫机。她挺认命的,甚至还觉得不错。那她对向明呢?像以往一样喜欢呗,甚至一往情深的劲头,已经把向明当成自己的男朋友,总给东北生产建设兵团的向明写信。倒是向明越发地觉得“不是事儿”。怎么呢?明摆着两人地位不同;小清怎么也是北京城里的工人,而他则是个一文不名的“知青”。两人年龄一年比一年大,真要是成为男女朋友,自己家庭“出身”不好,也没“后门”可走,谁知道以后能否回城?
    在小清表白自认是向明的女朋友之后,向明私下里和建国讲,希望小清不要这么想,应该在自己周围的人中找个合适的主儿。建国也觉得是个问题,就和父母商量。没想到小清的父母向女儿说了向明的意思后,小青歇斯底里大发作,大哭大闹,非说向明在东北建设兵团看上别人了。弄得小清的父母也只有叹气。这个普通人家要想把“毛脚女婿”办回北京可比登天还难。向明知道小清的“大闹”怎么办?赶紧陪不是。他哪能不喜欢小清呀?小清说“我就是爱你”,都为向明打过胎。那他俩的事儿算是“铁板钉钉”了。
    “上山下乡”到了后来,向明打算办“病退”回北京。适逢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他一下子考上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这下向明和小清应该是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四年大学一毕业,向明马上和小清结婚,一晃过去30多年。现在他们的女儿结婚都有了孩子。两个人现在都退了休,到了相濡以沫守空巢的时光。
    这俩口子是所有认识他们的人公认的模范夫妻;其实这么多年,小清渐渐地变得很“泼”,向明则更加“忍气吞声”。也有朋友不解,不晓得为什么他俩“门不当,户不对,还过得这么好”。这个问题问得好,但人家俩口子因为心中有相互的爱,思想上的差距又能怎么样?向明有文人的气质,如果小清能成为他的soul-mate(心灵上的伴侣),那对他来讲或许是锦上添花。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小清和普通家庭妇女的思想水准差不多。向明怎么能让一个缝纫厂女工和他探讨明末清初的东林党人,比较捷克作曲家德沃夏克和斯美塔那有什么异同?日常生活中小清还有让向明暗自叫苦种种…种种什么呢?就算是种种哑巴吃黄连的麻烦吧。小清对向明无以复加的爱是肯定的,但她后来和婆婆有深深的隔阂。住在一起的那几年会闹到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幸亏后来向明单位分了房子,他们总算和老人分着住了。其实婆媳间的矛盾也真不能完全怪“泼妇”小清,向明的母亲就是看不起小清嘛,她认为小清他们家就是“小市民”。向明想起和老人们一起生活的那些年的“夹板气”大有哭笑不得之感。好在小清是个爽快人,撒泼过后拿向明出出气也就过去了。
    婆婆说起小清他们一家人的“小市民”,她会绘声绘色向亲朋好友们描绘小清一家人的“庸俗”。这是各个方面的,从言谈举止到思想境界。这让向明不但尴尬,甚至有些隐隐的反感。“上山下乡”这些年后,他父母觉得他变得有些“土里土气”;不过向明不以为然,他反倒觉得和小清一家人在一起更放松。再有,小清家务上特别能干,里里外外把向明伺候得舒舒服服,床上更别提了;小清可以说是一心一意地享受着他俩的“性福”,丈夫的性能力简直成了她值得炫耀的骄傲。
    小清你确实可以说她思想境界不高。家庭如此,生活和工作环境就这样,初中毕业就进工厂工作。结婚后也就是以家庭生活为中心呗,现实生活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是少女的时候她遇到了向明并爱上了他,发展到后来简直是无原则、无条件地爱。她在向明考上大学后还真紧张了,总是疑神疑鬼,同时觉得自己配不上人家。到结了婚更是不由自主地总“看”着丈夫。向明没有办法,只是暗自摇头。要说他的为人确实不错,坚守爱情,从未出轨。小清也总是暗自惭愧,觉得自己也“太不大度”,可到时候又控制不住自己。有时她和向明拌嘴会忽然大哭“我知道你看不上我”。这时向明就赶紧四下看看,希望别人没看到他妻子的“蛮不讲理”。
    几十年过去了,相亲相爱的过去了。小清都退休好几年了。他俩的爱情中已渗透了浓浓的亲情。“小市民”小清一想到向明是一位周围人都尊重的谦谦君子,她会有种崇拜感。这让向明不舒服,他甚至有点“被虐待狂”,觉得年轻时小清叉腰数落他更自然。
    现在他们带外孙女时好像总是在抱怨“妈妈生,姥姥养,爷爷奶奶来欣赏”,可你要是真不让他俩带第三代,他们又觉得生活中少了很多乐趣。岁月呀,就这么一晃而过。

…………………………………………………………
后记:

    本来准备写一部中篇故事;可觉得力不从心了。毕竟年过花甲,有点像老舍笔下的“骆驼祥子”一样地“爱惜”自己。既然如此,就把这个故事的梗概贴上来吧。哎,年老让人难为情。


本文在6/24/2017 3:09:42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幼河
『摘编文章』 印度的饮食习惯与特色佚名2019-09-20[4]
『摘编文章』 张爱玲的爱情佚名2019-09-19[8]
『摘编文章』 有关川普是否有精神病佚名,马克特,赖克2019-09-18[16]
『摘编文章』 李娜谈丈夫姜山佚名2019-09-17[17]
『摘编文章』 告别受害者心态与“战狼”式爱国任剑涛2019-09-16[26]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
『小说』 我的约翰幼河2017-03-09[789]
『小说』 嘿嘿,“法治 ”幼河2016-11-03[457]
『小说』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幼河2016-09-14[319]
『小说』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幼河2016-09-06[501]
『小说』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幼河2016-09-01[628]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幼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