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夏天里飘洋过洲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夏天里飘洋过洲夏天里飘洋过洲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邻居亚瑟文章时间:2019-07-05(2019-07-02修改)
作  者:夏洋洲出处:【世界日报】副刊 2018年11月18日浏览46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邻居亚瑟
文/夏洋洲
2019年07月05日,星期五

  每当电闪雷鸣,雪花飞舞,牵手儿子时都会想到从前的邻居亚瑟。

  那年春天妻换工作,全家便从纽约搬到弗吉尼亚里士满。小区里满目苍翠,鸟语花香,仿佛又回曼哈顿中央公园。当时我在马里兰找到工作,来回五个多小时,于是租了同事地下室,周末回家。

  落户第二天,邻居亚瑟前来敲门, 送上一小袋自制的点心和一张欢迎卡,暖心的像电影里的画面,在我面前定格。亚瑟时任报社某部门经理,常开一辆拆空后座的道奇大篷车(dodge caravan)给客户送报, 闲聊中得知他童年在菲律宾度过,现在快要退休了。“有什么事情打电话敲门找我”,他说。

  春末的一日清晨,正在公司上班,请来照看双胞胎儿子的阿姨致电,告知昨晚雷暴雨把前院一棵橡树劈掉一大半,粗大的残树连同茂密的枝叶不偏不倚地堵在前门,大门失了自由。妻在医院做实习医生,由车库进出早走晚归,整日电话关机,忙得无暇自顾,自然不知正门发生的事。正在苦思何时回家料理,下午阿姨又来电话,说不知哪里来了个美国人在门外拿着像大刀的电锯,吓死人,说话也不懂,然后他把树干切断,一截一截地整齐的堆放在院前的马路边上。

  看完阿姨发来的吓死人的伐木工照片,原来是亚瑟。周末我煎了一锅亚瑟喜欢吃的锅贴,敲开他的家,再三感谢。他手捉锅贴大口吃着,提醒我:马路边上的残枝断树应该及时拿走,否则小区物业要开罚单,除非你给他们每人也做一锅!看到我准备把本田奥迪赛里面后两排座位翻倒拆除当货车,亚瑟挥挥手:别麻烦了,我们可以把那些树枝树干装到我的运报纸车,开到垃圾场倒掉。不谙英文的阿姨和美国人打交道不多,悄悄评论怎么有这么好的人,真没有见过。嗯嗯,美国好人我见了不少,这么热心的好事做到底的还是第一次碰上。

  冬夜下起了来里士满后第一场雪,漫天大雪,翌日车道上的雪积的超过雪靴。在纽约住公寓,无需扫雪铲雪,来南方后大意,没买除雪工具。寻遍车库,找到一片薄薄的木板权当铲子去铲雪。妻说这要铲到猴年马月啊!很快就干不动了,回屋里沏了杯茉莉花茶,香溢正浓时不经意望向窗外,又见暖心画面。亚瑟戴着暗红色的棉帽和黑手套,攥着一个硕大的黄色雪铲,躬着身,將我车道上的雪推到两旁。更吃惊的,是马路对门退了休的盖瑞也加入了,两位老人舞着雪铲,娴熟地踩下去铲起来,奋力扬起,在车道边筑起两扇雪墙。他们嘴里呼出的热气融化了飘的雪,也融化了我的心。是他们无法忍受我的雪铲?还是他们同情这一家五口拖儿带女初来乍到的不易生活?还是他们天生就有助人为乐的基因?站在旁边的妻看的情不能自以。我放下杯快步出去,车道上的雪已被他们铲去很多,我左谢右谢地请他们回府,走前亚瑟把他的大雪铲笑着留给我:这里很久没有这么大的雪了,一定是你从纽约带过来的!我的目光紧随他们回家的背影,收入眼帘的是老人们自家车道上绒绒的白雪,和一行深陷的脚印,这行脚印从此烙印在我心底,不曾离去。
 
  三年后的夏季,妻在医院上晚班,我和阿姨带着三岁的儿子们看病回来,打开门放孩子们先进,正要缓缓关门的一瞬间,二子洲洲一声惨叫,我预感不好,赶快把门停住,定睛看去,惊见他左手四个手指全被夹在门缝里。我的天!恐惧中我的脑海除了洲洲扭曲的脸,一片空白,缓过神后发现万幸,只是微微夹住。小心翼翼地试着往里移一下门,他马上尖叫,我用发抖的手挪回门来死死抓住让它纹丝不动,生怕儿子被夹住的幼指会断于父亲的手里,同时让阿姨扶住洲洲,防止他站不稳倒下,再让三子和女儿离我远一点,千万不能碰到我。在我大脑高速运转寻找解救之道时,可能是害怕,亦或站不住了,洲洲试图拔出手指,但越拔越疼,连连的哭声似万箭穿心,恨不得把我的四指插入撑开门缝。担心我不能很长时间抱着门,冲着女儿喊赶快去找亚瑟,如果不在就去找盖瑞。平时胆小害羞的女儿此时也知道事大,匆忙奔向黑夜中亚瑟的房子。慌乱中突然想起九一一,我请阿姨从我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从未打过的救命号码, 接通后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讲了情况,最后恳求他们尽快过来。

  电话刚挂,只见亚瑟光着上身,穿着短裤,打着赤脚,喘着粗气跑来。我的天!他倒吸一口冷气,前后看看,说能不能挪一下门,有一个方向可能会让门缝变大,我说我试过了,不知哪个方向,你知道吗?亚瑟犹豫了一下说他也不确定,打九一一吧。知道我已经打了,亚瑟好像想到什么,扭头往家跑,几分钟后提着一个工具箱回来:我试试把门卸下来,你抓好了。亚瑟蹲在大门台阶上,拿出螺丝刀开始飞速卸门。汗珠从他头顶稀疏的银发间慢慢渗出,滑落,滴在门口,想来这门和台阶对他并不陌生,以前锯树时流下多少的汗水,只有门知道。看着他的汗珠,缕缕感慨闪了出来:为了寻梦,我们漂洋过海来到美国,举目无亲,人地生疏,求学就业,生女养子,一路行来走过的沟沟坎坎,已是家常便饭。然而每次遇上困境,总会有人,见过的,没见过的,熟的,不熟的,伸出援手,发自内心的鼎力相助,让我们转危为安,平静生活。

  短暂的思绪很快被救火车和救护车划破夜空的长鸣打断,听见救死扶伤的长鸣渐行渐近,我安慰洲洲:听见了吗?救护员马上要来救你了,亚瑟也在救你,乖乖地,再站一下好吗?正说着,亚瑟已经把门从三个铰链上卸了下来,我泪眼朦胧地仔细抚摸洲洲被夹的四指,除了一条横穿各个指头的白色印记和四周由于挤压而涨紫的嫩肉,骨头没有受伤。亚瑟摸摸洲洲的头:你没事啦。转过身蓝眼睛对我闪着一贯的幽默:你还得辛苦一下,帮我把门装回去!
 
  救火车和救护车的大灯小灯把小区照的通亮,三个救护人员拿着急救设备跳下车,在我愧疚和感恩的目光下,快步过来。愧疚的是洲洲已脱离险境,让他们白跑一趟,感恩的是他们带着齐全的设备,来的如此之快。看着轻松说笑的我和亚瑟,有些困惑,领头的救护员先和正在装门的亚瑟聊了几句,又进门严谨地检查洲洲的手,然后摸摸门对我说:小孩没事,你很幸运,有一个好邻居!

  嗯嗯,我很幸运,有好邻居亚瑟!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夏洋洲
『夏天里飘洋过洲』 十字路口夏洋洲2019-07-08[33]
『夏天里飘洋过洲』 渡口里思故乡夏洋洲2019-07-05[14]
『夏天里飘洋过洲』 对我微笑的陌生人夏洋洲2019-07-05[7]
『夏天里飘洋过洲』 出错夏洋洲2019-07-05[10]
『夏天里飘洋过洲』 旅途好人多夏洋洲2019-07-05[8]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夏天里飘洋过洲
『夏天里飘洋过洲』 十字路口夏洋洲2019-07-08[33]
『夏天里飘洋过洲』 渡口里思故乡夏洋洲2019-07-05[14]
『夏天里飘洋过洲』 对我微笑的陌生人夏洋洲2019-07-05[7]
『夏天里飘洋过洲』 出错夏洋洲2019-07-05[10]
『夏天里飘洋过洲』 旅途好人多夏洋洲2019-07-05[8]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毗陵居士 去毗陵居士家留言留言于2019-07-07 09:07:51(第1条)
西方人好邻居不少,不知道是否和宗教有关系(”you shall love your neighbor as yourself”)
 主人回复 
我也特别想知道,想了很久,没有答案,谢谢花时间来看拙文!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夏洋洲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