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乌孙山疾风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守护马群文章时间:2018-12-28(2019-01-05修改)
作  者:hunatay出处:原创浏览9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守护马群
文/hunatay
2018年12月28日,星期五
呼楠拜· 努尔哈斯穆
 
(时间:15-12-21 字体:大 中 小 阅读:33)


  1951年的1月,尼勒克大草原下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雪。农四师二牧场新建不久,人员少、条件差、资金严重短缺、设备简陋、环境机器恶劣。哈斯木被场领导调配到牧区救灾,帮助牧民抗灾保畜。大冬天的,山区气候异常寒冷,有些地方的积雪厚达50厘米,不要说汽车、拖拉机、就连马都难以动弹,运输供给基本中断。山区缺医少药、饲料、草料、人员及其短缺。作为商店(具备供销社功能的基层单位)职工的哈斯木这时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顶替外出找饲料、草料的牧民夜间看护马群。现在的人们殊不知这些个成群成群的马、牛、羊都是民族农恳战士用自己的工资从各地买来的组建牧场的。

  这天户主带着几个人前往连里搬运草料、饲料去了,据说第二天下午才能回来。哈斯木吃好晚饭、喝足奶茶、穿上皮衣、皮裤、皮毛、毡筒,背上老七九步枪,骑上牧民平时看护马群的枣红马,沿着狭窄地弯曲不平的小路,来到马群安歇之处。这天夜里晴空万里、一轮明月高挂头顶,把雪地牧场照的是清晰可见、分外缭绕。由于天然放牧哈斯木没有马棚的踪迹,就连简易的木栅栏都不复存在。还好白天马儿在旷野里刨雪寻草,肚子都吃的圆溜溜饱。马儿为了抗击冬季夜晚的严寒都挤在一起,或许是在相互取暖,每一个马儿的鼻孔宛如火车的烟囱,陆陆续续喷出哈气,眼扎毛都结起了雪白的霜。哈斯木看到这一情景思想连篇、心里乐滋滋的。大西北冬季的夜晚来的是那么的早,时间好像也被寒冷的空气给冻结,感觉漫长而寂静。

  哈斯木依然在马背上东张西望,心里有一点微妙的空虚和胆怯,但想到自己背着钢枪,枪膛了压满了子弹、子弹袋里还装有百来发子弹,心里又踏实了几分。哈斯木从怀中上衣口袋拿出已经备好的绣花烟袋,取出报纸片儿、莫合烟沫子、仔细认真地卷着,哈斯木卷好莫合烟叼在嘴里,拿出火柴点燃,然后痛快地吧唧吧唧地抽个没完,烟雾在严寒的空气地逼迫下当然不存。抽完了烟哈斯木抬头看看月亮,这时的月亮也向西偏了几分,估计时间已经是三更了,这时天气更加寒冷,哈斯木的眼扎毛也结起了冰霜,已经由不得自己控制慢慢地、慢慢地合拢了。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马群方向传来马儿刨地、发出响亮喷嚏的声音,哈斯木不动神色、悄悄睁开眼睛向四周观望。哈斯木发现马群大为不安、个个竖起耳朵、拼命往中间挤。哈斯木远远望去只见对面的山脚下、马群旁有一只像狼狗一样的东西在挪动,还不时地学狗砰砰跳跳、一会打滚、一会卧倒、一会匍匐前进,像是在作弄马群。

  哈斯木心想:“这就是牧民们传说的狼吧,不过就是比家狗稍大一丁点么,它怎么会扑食这么健壮的马儿呢?打死我都不能相信。一定是那些牧民们夸大其词糊弄领导,多拿草料、饲料和资金的计谋而已,我倒是要看看狼怎么能扑食马儿的?”哈斯木一动也不动地观察狼的举动。狼依然蹦来蹦去、一会接近马群、一会跑的老远、一会又悄悄趴在山坡上观望四周、一会再次接近马群要光着尾巴,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哈斯木细细地观察、在马背上稳子不动。就在这时,马群中一匹母马悄然离队,缓慢地嗅着地面向狼走去。当母马快要接近狼时,狼又蹦又跳地后退几步,母马毫不知情继续接近狼。或许母马错误地以为前面的就是一条狗,想驱走它还马群一个安稳。狼再次后退几尺,母马很执着继续跟着,眼看就要翻过山坡了。哈斯木这下着急了,心想:“那家伙别把马怎么了,催马前去,这时狼狡猾地将母马引到山顶,紧接着翻过了山坡,哈斯木急切地驱马翻过山坡,但是为时已晚,母马被刚才的那只狼恶狠狠地咬破肚皮、肠胃都血淋淋地掉在在雪地上,到处都是血迹。母马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和血淋淋的肠胃吓的惊恐万分,拖着肠胃在奔跑、奔驰着,渐渐由于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双眼流下了委婉的泪痕。哈斯木赶过细看,母马已经奄奄一息了,哈斯木很是感到惋惜,但事情已经是不争的实事了,第二天一早,哈斯木就主动向连里回报了夜间守护马群的失误,恳请领导发落。连领导听后气得直跺脚:“嗨!哈斯木啊!哈斯木,你是怎么看护马群的?怎么会把狼袭击马群当成儿戏呢?你要写深刻的检查,我们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向场领导做了回报。

  当天,哈斯木就被召回牧场,取消了哈斯木以后放牧的资格,只安排在牧场草原流动商店赶车,随着年龄的增长,哈斯木被安排看护商店的马匹,后来商店领导见哈斯木年迈体弱安排夜间看护仓库工作,再后来哈斯木也就光荣离休,在寨口子女学校西山脚自行建筑了一栋别致的庭院,几年的功夫院子里树木茂密、蔬菜碧绿、牲畜满院、招人羡慕,成为全牧场建造私家庭院的典范。90年代中期哈斯木见身体状况日见不佳,只好卖掉院落举家搬迁至霍城县加尔苏附近的清水牧场,再次自己动手建造一栋民房,几年的光景真个院落又是果树参天、瓜果飘香、子孙满堂、亲朋好友陆陆续续前来看望,哈斯木和老伴儿库丽番在新的家园中幸福地安度晚年,直到2000年初一早晨8时许,善良厚道的哈斯木老人因病与世长辞,享年84岁。


转载于:文学爱好者(http://www.520740.com),原文链接:http://www.520740.com/zatan/8637.html

本文在1/5/2019 7:20:48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文章:『hunatay
[随  笔] 逃难魂hunatay2018-12-28[115]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hunatay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