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陈劲松律师事务所
故乡是北京负笈于东瀛工作在美国此时居香港胸怀祖国放眼世界亲友文章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天涯小草工作在美国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由修取暖炉引出的噩梦文章时间:2009-01-25(2017-02-23修改)
作  者:晓梅出处:原创浏览66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由修取暖炉引出的噩梦
文/晓梅
2009年01月25日,星期日

     2009年1月15日,我家的煤气取暖炉时燃时停。我连忙翻看电话黄页和报纸,找专业水暖工程师的电话。几个电话打了过去后,对方都说没时间,要几天后才能来。17日我在新州的中文报纸上找到一则广告,是自称水暖工程师的王XX登的。我给他打了电话,他说可以马上来我家。

     一见到我家的取暖炉,王XX便说,我刚刚去修了一个同样型号的炉子。听此话,我放下心来。他拿出万用表测了测,说一个防止过热的保护装置有问题,然后断开进出保护装置的电线,把两条电线直接接起来,说这样炉子便可运转,他去买一个新的保护装置换上便可。“这么简单?”我问,“我有新州执照,你放心好了”,他说。说话间,取暖炉的煤气便开始熊熊燃烧起来。我连连道谢,想人家到底是专业工程师, 进门不到五分钟便找到问题所在。这时,我察觉到机器运转的声音较大,不似往常,我问他是不是关机检查一下。他说:“没关系,不用关机,一会儿就好了。”然后,他走出屋子去取什么,后来他说,他认为噪音表明机器需要润滑一下,去车里取润滑油。

     突然,屋里警铃大响,留学生房客从楼上冲下来,大喊:“烟!烟!烟!房间的暖气口在冒烟!”我看到浓浓的黑雾追着房客萨里欧, 顺着楼梯翻卷而出,并向我直扑过来。我的心立即狂跳起来,鼻子也被一股难闻的化学味堵住。还好,人没有晕倒,我立即断掉取暖炉遥控开关。此时,屋里已如战争或灾难片的场景一般,警铃尖利地叫着,大团的黑雾弥漫,刺鼻的气味令人窒息……

     我和房客憋着气上楼,进入浓烟滚滚的房间,打开门窗。一会儿,王XX回来了。他说,只是炉子上面的空调接水盘烧了,接水盘是有机材料的,所以有浓烟和怪味。他安慰我说,虽然空调表面烧黑了,但功能肯定没有问题。他会给我弄干净,再做一个接水盘,照原样安好,烟道他也会清理。“你放心好了”,他说的还是那句话。我看他态度诚恳,又马上提出了补救办法,想事已至此,只要他承担有关物质损失,把问题解决,我不打算进一步追究他的事故责任。因此,我一句责备的话也没说。

     王说,炉子坏了,需要换新的;一个炉子800至900元,安装需3至4小时,人工费为每小时60 美元。他问我要500美元的支票,说完工后补足余款。我想,这炉子有些年头了,即使原来是小毛病,能修好,过两年也该换了,何况现在已经彻底坏了,便给了他开了支票。

     尽管门窗大开了好一阵子,屋里的气味还很浓。那天,室外是华氏二,三十度,房客逃出房子,大概到学校实验室去避难去了,我可走不了。穿上羽绒服,坐在那里,等怦怦乱跳的心脏稍稍恢复正常,我便架起两口大锅烧水,以防水管因严寒而爆裂。开着窗烧水,温度怎么也上不去。晚上,在忍受寒冷还是异味两难选择中,我选了后者。关窗,进到味道更浓的楼上房间;躺下,把棉被胡乱堆在身上,在挡不住的寒气与呛鼻的异味中挨到天明。

     次日,在不停地烧水及用朋友送来的电暖炉的加热下,经过几个小时,屋里好不容易快到了华氏五十度。我也打起精神,开始收拾残局。我看到几个暖气口周围的墙,天花板和窗帘已被熏黑,吊扇上,家具上,卫生间的台面上,以及地面上落了一层黑粉。更可怕的是,这时,我才发现深色的床单,被褥和衣服上也遍布黑色粉尘。昨晚,我就是在这堆污染物中度过的。难怪我把头埋在棉被中还觉得气味浓烈。

     第三天,我把已部分清理,但还是一片狼藉的上上下下指给那人和他的朋友看,让他知道这次事故给我造成的损失比他说的大多了。他承认化学燃烧物有粘性,难清理,给我拿来半瓶洗涤剂。

     丈夫在电话中说,这么大摊子的清理要请专业人来做,王XX应该负担相关费用。我说:“算了,那他又得多花几百块,再说,屋里这么冷,谁愿来哪?”几天里,我登上爬下,又刷又洗,房客也伸把手帮我,好歹把屋里各处表面上和十来个暖气口挡板里的黑粉弄干净。有大片黑渍的电热毯,及留有黑色粉尘的衣物暂时就顾不上了。

     朋友们惦念我,每天都打来电话,我的回答是开始施工、正在施工、还在施工……。到1月21日,朋友们的问候渐渐从关心到疑惑,问我换个炉子怎么用这么多天?他们说,今年这么冷,你在四﹑ 五十度的家里怎么熬啊! 他们哪里知道,这几天里,这人给我造成的惊吓﹑ 病痛和劳累。

     因为想到王XX搬到新州不久,才开办了自己的公司,首先需要在华人圈中拓展务;而我在这里的中文学校服务多年,不少人认识我。如果我说什么,一传十,十传百,弄不好会影响到他将来的生意。我决定哑巴吃黄连,一是不告诉这里的中国朋友发生了什么,二是嘱咐房客不要说,三是把来送电暖炉和探望的朋友以屋内太冷为由挡于门外,不让他们看到屋里的惨象。对朋友我只是支支吾吾解释工程比较复杂。

     到了第五天晚上,在我已感病上咽喉,累得快趴下时,煤气取暖炉终于安好了。1月23日王XX粉刷了熏黑的部分墙面和天花板。然后,他拿账单,让我先交一笔钱,他才继续善后工作。我一看账单,竟是两千元多美元,其中包括他刷墙的工本。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他竟把取暖炉着火写成顾客请他来的原因!我说:“你怎么说谎呢?是你接错了线、烧了取暖炉。为了不影响你的声誉,我都没有跟其他中国朋友说过……”,“你爱跟说就说去,我干了这么多天活,不给钱不行。”

     我为王XX如此颠倒黑白、文过饰非而气愤,加上嗓子剧痛,气得话都说不利落,房客看不过,跟他大声争吵起来。他悻悻离去,留下几句话:等着,我要起诉你,你要付全部工程款,外加律师费。空调和烟道我也不管了。

     直到这天,听王XX说自己不在乎被人知道在我家发生的事,我想,为了朋友们不要再有我这样的惨痛遭遇,还是实话实说吧。朋友们说我当时应该报警、应该让他的保险公司来评估损失、不应该写支票让他继续施工、不应该自己和房客冻着忍受异味,而应该去住旅馆让他承担旅馆费用、现在应该起诉他……

     可惜,我急于尽快修好取暖炉和息事宁人,这一切“应该”和“不应该”都做反了。现在,我在等待法庭传票的到来。一位专业工程师告诉我,空调在取暖炉上方,这次不仅接水盘全烧了,且空调过了火,必须全换,换个空调要数千美元。另外,有化学燃烧物残存的烟道是健康隐患,清理也是一笔费用。我还担心房子价值可能受到影响。各位朋友,你说,我的噩梦是不是还长着呢?我该怎么办?

后记

     本来打算投书给当地的中文报纸,为大家提个醒,写下了上面的文字。后来,听亲友分析说,这人能说谎耍无赖,不是个善主,小心他恼羞成怒,加害于你,我就没有投出。

     朋友帮助我查了相关政府、专业协会的网上资料,发现王XX并没有考取专业技术执照。他后来承认了这一点,并说他的公司没有保险。

     王XX找律师在位于新布朗斯维克(New Brunswick)市的小额法庭起诉了我。在朋友的建议下,我反诉了他,没有律师。第二次出庭时,他的律师提出庭外和解费用为2500美元,法官问我是否等找专业的水暖工程师鉴定事故后再次出庭,我不想耽误时间和精力与他纠缠,表示愿意接受法庭的裁判。最后,按照法庭判决,付给王XX一千多元。

     后来,我发现自己的信用报告中有欠付这笔费用的记录。法庭人员说,王XX没有按规定报告法庭他收到了钱。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晓梅
『放眼世界』 五色新西兰远志、小草2017-03-24[5]
『此时居香港』 旅友觅发小的故事晓梅2016-02-21[12]
『放眼世界』 美国自驾西游记晓梅2015-08-31[10]
『此时居香港』 “不速”之客晓梅2014-12-15[6]
『放眼世界』 在马来西亚一惊一奇晓梅2014-05-20[10]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工作在美国
『工作在美国』 湖之梦、梦之湖晓梅2017-03-14[45]
『工作在美国』 我在美国的劳工简史晓梅2017-03-09[166]
『工作在美国』 从练太极拳认识美国人晓梅2017-03-09[46]
『工作在美国』 未完成的计划晓梅2017-03-07[62]
『工作在美国』 春光无限好,无端起烦恼晓梅2011-05-01[28]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红霞 去红霞家留言留言于2017-03-17 22:00:40(第1条)
我还记得你当时遭遇情景,心里真不是滋味,这种事情好像人人都有经历,只是在美国比较少见。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晓梅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