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散文诗歌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刚刚来到多色草山谷散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微型战争——回忆被凌霸的岁月 文章时间:2019-07-09(2019-07-13修改)
作  者:胡刚刚出处:原创浏览99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微型战争——回忆被凌霸的岁月
文/胡刚刚
2019年07月09日,星期二

原载《世界日报·副刊》2019年5月6日,5月7日

下午三点的阳光刺透音乐教室的玻璃窗,皮鞭一样抽过来,几乎把我的泪水抽出眼眶。孙老师正跟随《洋娃娃和小熊跳舞》的伴奏一瘸一拐地扭动着,她的右臂呈45度角僵直上举,脖子紧贴右肩,斗鸡眼翻向后脑勺,制造出夸张的落枕效果。她每扭一下,就引发全班爆笑,其中高聚临同学类似猪叫的倒吸气让本已减弱的笑声卷土重来,如此热烈的捧场恐怕只有在《巴特兰闹剧》上演时才会见到。


众人前仰后合,唯我如坐针毡,好像有只小野兽闯进胸口疯狂噬啮着心跳,因为孙老师在模仿我跳舞。不过与她的呵斥“你笨得像头猪”比起来,我更情愿承受靶标有些分散的哄笑。单纯以为越卖力就会跳得越好,却不懂跳舞需要技巧,就像古代一种名叫“投壶”的饮宴游戏,要求玩家将没有箭簇的箭杆从一定距离外投向装有小豆子的酒壶,若用力过猛,即使箭杆投入壶内,也会反弹出来。没意识到过犹不及的后果,力学箭杆早就弹出了美学范畴,我的较劲和严肃,成为观众眼中的蠢笨和滑稽。


那年,我上小学二年级。


常听人说童年“天真烂漫”,天真烂漫在辞典中的解释是“心地单纯,坦率自然”。换句话说,儿童世界理应拥有比成人世界更原始更赤裸的冲突,至于它为什么是褒义词,我想大概要归于遗忘,“好了伤疤忘了疼”在某种程度上不失为优点。医学上有个现象叫做“超忆症”,指大脑会自动利用处理语言的左额叶和处理图片的后头区来储存长期记忆,人一旦患上超忆症,便永远携带了日常经历的每分每秒。脑子里的东西越多心越累,失去遗忘功能的人有多遭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偶尔也会沦溺于旧事的泛滥,随着心智逐渐成熟,我慢慢体会到了之前不曾理解的恶意。


恶意爆发的形式千奇百怪,一席座位,一块橡皮,甚至一个眼神都可以成为战争导火索,然而万变不离其宗,恶意产生的根源只有一个——受害者弱小。比如春秋时期的小国戎州,稀里糊涂就被卫国吞并了,全因为卫国太子蒯聩百无聊赖时的一句“我,姬姓也,何戎之有焉?翦之!”——弱小,就该挨打,连取的名字都是错的。儿时几度搬家,搬家意味着转学,转学意味着个人实力证据的销毁和武装后盾的清零。单枪匹马的我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还原战斗力,才能够与侵略者抗衡拼杀。


孙老师是我首次转学后第一个给我下马威的人,对我来说算节外生枝。她与我同班的女儿柳潇潇看上了我崭新的蝴蝶结黑皮鞋,忍不住在课前跑到讲台上苦苦央求妈妈给她买双一样的。暴脾气的孙老师当场扇了柳潇潇俩耳光,紧接着就在课上冲我发难。其实我穿新鞋完全是为了避免与申悦蕾相同的遭遇,遇到申悦蕾前,穿戴对我来说毫无特殊含义。


申悦蕾是我在旧学校结交的最后一个朋友。她在我转学前两天从外地转来,被班主任领进教室的时候,正努力吸着爬到嘴唇上的鼻涕。她的红线衣皱巴巴的,绿绒裤补丁摞补丁,泛黄的白布鞋上沾着大块黑乎乎的油渍。“来,大家欢迎我们的新同学申悦蕾……”班主任话音未落,底下就泛起吃吃的笑声,坐在我斜前方的管经纬还把头埋到桌面下做出干呕状。以貌取人是人的天性,否则大人就不会一遍遍教育我们心灵美才最重要。即便如此,这个天性仍旧神不知鬼不觉地统治着我们的判断力。三国时期与诸葛亮齐名的智者庞统不就是因为相貌欠佳而被孙权和刘备低估了很久吗?孙权刘备这般名杰尚且如此,更何况普通人?孩子只不过是天性的镜子而已。


第一节课课间申悦蕾就被打了。管经纬把她的布鞋扯下来往她嚎哭的嘴里塞,我看到鞋面大脚指的地方几乎磨破了。管经纬一边狂笑一边抡圆胳膊猛捶,眼里寒光森森,冻僵了我的呼吸。这股震慑力,比体内那只小野兽给我的还要大。上课铃总算响了,数学老师踱进教室,没看见迅速归位的管经纬,只看见歪在地上的申悦蕾,于是面露愠色道“快回座位”。申悦蕾一声不吭照做,肩膀一耸一耸地,抽动了大半节课。体育课自由活动的时候,她木呆呆地戳在一棵槐树旁,看到我走近,立刻后退了几步,我连忙笑着朝她伸出手说:“我带你去看秘密通道吧,那里有个毛毛虫天堂,还有我给毛毛虫们搭的城堡,可好玩了!”


放学前班主任表扬我主动陪新同学玩,我多想一直陪她玩,可惜我们的友谊只能持续两天。搬家那天,我下楼等工人们把家具和箱子装上卡车,碰巧看到申悦蕾和她的妹妹在院门口踢毽子。妹妹发现我玩具箱里的塑料玫瑰,小心翼翼掏出来攥在手里,眼巴巴地看着我,我说拿去吧,不用还了。申悦蕾忽闪着盛满初夏阳光的眼睛,露出局促的微笑,问妹妹:“你谢谢姐姐了吗?”妹妹垂下眼皮朝我轻轻道了声谢。


当时我就想,申悦蕾这个样子,少不了要受欺负的,接下来便陷入了如何面对同样挑战的不安中。可惜我只得出了一定要穿新衣新鞋去新学校的结论,却没料到鄙视的反面是嫉妒,嫉妒引发的仇恨也许比鄙视带来的厌恶更强烈。《封神演义》中,申公豹因嫉恨师兄姜子牙的才干,处处挑拨离间,导致了武王伐纣过程中许多不必要的死伤,他自己也被师傅元始天尊处罚,填了北海眼,千百年道行毁于一旦——看似不起眼的嫉妒,如病毒般无孔不入,大到神界,小到校园。


后背、侧腰、大腿,钝痛一波接着一波,等待下一波疼痛的恐惧远大于疼痛本身——小野兽张牙舞爪,利齿挂着血丝,瞄准我最脆弱的神经。高聚临踢我的时候不忘咆哮:“打死你!打死你!”我蹲着,双手护住头,顾不上哭。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冲我吐了口唾沫,甩手走到柳潇潇面前说:“老大,看见了吧,我可替你打她了啊,以后别跟他们合伙叫我猪大嗓了。”我缓缓站起身,抻平上衣,一口气堵住喉咙,咽下去,泪水决堤般涌出。周围同学说笑的说笑,打盹的打盹,似乎我是个隐身人,高聚临与空气练习了一场散打。


“……宁静的草原上,一群羚羊悠然进食。突然间,匍匐在草丛中的猎豹一跃而起,扑向离它最近的羚羊。逃亡与追捕的角逐持续了几分钟,随后空气中弥漫开血腥味道。羚羊们在离同伴死尸不远的原地继续飨宴,草原依旧宁静。”合上野生动物图文集,我揉了揉眼睛。没人搭理我的日子里,书成了我的好朋友,学校里有个小图书室,基本无人光顾,我一到午休就躲进去,一直呆到上课。最喜欢《东周列国》连环画里卧薪尝胆的故事,傻乎乎地幻想自己化身为给夫差喂了三年马的勾践,饱尝艰辛,终有一天报仇雪恨。


懒洋洋的周末,同院的孩子们在窗外玩骑马打仗,欢叫此起彼伏。我在写字台前摊开数学习题册,持笔为剑,展开一场无声杀戮。剑痕落满草稿纸正反面,一张又一张,覆盖住四角被翻秃的语文书。暗器、陷阱、障眼法,光影交错的数字和符号后面,绽放着摆置桌沿的如绒花般诱人的粉色毽子。小野兽眯起眼睛伸出舌头,把心尖舔得痒痒的,我低头不看,只允许一滴泪打在纸上,心中一遍遍呐喊迈克尔·杰克逊的《Scream》:“I've got to get stronger,and I won't give up the fight(我必须更强大,我绝不放弃抗争)”。


比谁都盼望考试,我要以弹无虚发的客观数字来检验守护孤独的忠诚,满分是唯一拯救我的途径。记得校会上,校长第一次为我颁发全市数学竞赛冠军奖牌的时候,柳潇潇在台下用一种我从没见过的眼神打量我,仿佛我是外星生物,做出了一件超出她理解范围的事。随着我屡居榜首的名字引起了更多老师和校领导的关注,同学们开始与我交往,有几个甚至与我形影不离。看,孩子之间的友谊,多么完美地诠释了“见风使舵”的定义:昨天形同陌路,今天如胶似漆,明天?谁知道会不会势不两立。孙老师默许了我的拙钝,尽管“你笨得像头猪”仍然如紧箍咒般,一到我上音乐课的时候就发挥功效。高聚临不再招惹我,而是选择继续忍受柳潇潇等人对他称谓的全面恢复。不禁想起周太王在建朝初期常受戎狄入侵,由于无力抵抗,只好用财物讨好对方,却毫无成效。于是太王放弃依靠他人,迁都自修,巩固内部,最终以自身的强大博得了别国的尊重。高聚临、我和柳潇潇,恰好扮演了迁都前后的太王与戎狄的角色。我想我的心扉是从那时候开始合拢的。所谓傍观者审,当局者迷,自从决意摆脱身体合群、心理从众的依赖后,我的盾甲增厚了很多。皮越厚重心就越稳,认真的人受伤最深,盲目的信任是愚蠢。


话说闺中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与申悦蕾重逢已是三年后,因为搬回原住处,我转回了老学校。申悦蕾依旧穿着补丁衣裤,性格却变得十分泼辣,随便扯一嗓子就能把全班震得鸦雀无声。看来面对凌霸,她采取了与我截然不同的策略——武力对抗。我不知道这三年里她经历了什么,但我看到了她经历的结果:管经纬被她纳入麾下,成为帮她接水擦桌子拎书包的助手之一。


名衔对调得有些过火,我沦为外来客,她变身统治者。她带领全班女生和我作对,课间操跑步的时候从身后猛撞我的肩膀,弄丢我的语文作业本,倒掉我还没动的午饭,把我挂在教室后墙衣架上的外罩领子剪得全是缺口,把别人的橡皮塞进我的书包里栽赃我是小偷……一系列嫌疑人明显但证据模糊的琐事令我烦恼不堪,本想专心备战反攻,奈何不得不划出一部分精力探路排雷,这确实是一项训练耐性的挑战。唯有一次她对我格外友好——全校大扫除后,广播通知所有人把椅子搬到操场开会,会议刚结束我就犯了低血糖,眼前发黑,冷汗一股股往外冒。她劝我赶紧回家休息,别管椅子,一切由她照料。我头晕得厉害,来不及细想就走了,结果第二天一进教室就遭到班主任责备:“昨天就你一个人把椅子忘在了操场,还是申悦蕾帮你搬回来的,还不赶快谢谢人家!”我疑惑地望向申悦蕾,她正斜眼看着我,眼角削尖了眼珠,一侧嘴角上扬,目光里全是挑衅。


从未向她提及我们的旧情,我一直以为她因我弃她而去怀恨在心,我也颇有愧疚。回想起曾经挨打的日子,我多希望有人出手相救,或者哪怕一句安慰,也会令我感激不已。可惜没有,从来没有,成人剧本里怜香惜玉的情节从来没有在强食弱肉的儿童世界里上演过。天真烂漫与同情无关,与互助无关,与教育灌输的文明美德无关,只关系到直截了当的勾结、叛变、侮辱和漠视,学不会自救的人只能自取灭亡。我想申悦蕾一定经历过这样绝望的时刻,否则还有什么打击能让她变得如此多疑到寻仇,倔强到无情?


我想和她解释,解释我转学的缘由,解释和她在相似境遇中的共鸣,私下练习了许多版本的对话却没有勇气开口,直到她在我的铅笔盒里放了一条毛毛虫吓唬我,我才意识到她根本不记得我是谁了。因为我是不怕毛毛虫的,那些胖乎乎绿油油的小生命,正是来自于我介绍给她的毛毛虫天堂。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潜伏在自尊深处的小野兽趁我不备,亮出犬牙,狠狠一咬,掀起揪心的痛。不过我终究释然了,比起遭蛇反咬的农夫来说我算幸运,我在她眼里的充其量不外乎令殖民者馋涎欲滴的新大陆,要怪只能怪我强悍的记忆力为自己平添了许多纠结。多年后我逐渐体会到,双向传递的温暖是例外,单向传递的温暖是常态,有些时候,我们传递的是温暖,接收的是毒液。是谁说过“好姐妹的感情就像塑料花,特別假,但是永不凋谢?”不知道我送出的塑料玫瑰还在不在,其实我和申悦蕾的感情倒像是鲜花,完全真实,但是迅速腐烂,永不复生。


想当年庞统虽受冷落好一阵子,可一旦时机具备,正名只需一天。被发落到耒阳当县令又怎样?“眼观十行字,耳听百人言”,庞统断案的高效令前来视察的张飞心服口服,“无百不判”的佳话从此流传。暗自佩服庞统从始至终的淡定自信,每当被申悦蕾设置的障碍搅得怒火中烧的时候,我就跑到院子里踢毽子,粉色绒花毽子此刻不再是诱饵,而是转移焦虑的发泄对象,“一个,两个,三个……”踢飞了,捡回来再踢,直到腿肚子转筋,上气不接下气。累趴下的时候什么杂念都没有了,只有沉淀下来的意志力才能镇压住小野兽的谋反。


坚持不屈服的底线,当孤军作战成为习惯,遨游题海便多了娱乐色彩。驻泊配系、后勤支援、技术保障,样样都需要周密部署,我统帅数字编队和古文编队乘风破浪,施展左右互博术,以阅历做导航,破解攻城密码。与此同时,我调整了战略,把自己拆分为实体和实体的延申两部分,实体包括思维和技能,延申包括情绪和态度。为避免延申干预实体,我将实体留在战场,将延申置于硝烟之外,这样即使背水一战,也燎若观火。所以较之于上次转学,我成绩问鼎的过程不算煎熬。


看我形势日渐稳固,申悦蕾收敛了对我的骚扰。不愿浪费时间,我力求避免与她接触,然而不巧的是,班主任把还是把我们安排成了同桌。“齐国燕国的关系一度微妙,从西周起就为争夺渔猎水面明争暗斗,时至春秋结成同盟,到战国再分裂,有道是六百年恩恩怨怨,相爱相杀。”彼此无言了一周,当申悦蕾打破僵局的时候,我正呵欠连连地翻阅着一本厚厚的历史故事书。


她向我提出条件:若平时考试我让她参考我的试卷,我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她不再招惹我,我也不许向老师告她的旧状。我面无表情点头允诺,心里却乐开了花。接下来诸事顺利,我做题时不经意向外挪一挪试卷,向下收一收臂膀,便换来求之不得的和平时代。笑容开始爬上我的嘴角,有申悦蕾作陪练,我的演技越来越娴熟,甚至在她抱怨父母崇尚唯分数论的时候都能真诚地安慰上几句。有一次,她撕开一袋无花果干,分给我一条。酸甜美味一入口,不知为什么,我的心突然软了,想到三年前初见那天她眼里的无助,告别那天她眼里的羞涩,所有经雨水洗涤过的光辉、与温柔匹配的特质都蛰伏在她刺骨的锋利之下,我想从她眼里寻找蛛丝马迹,却被她朝管经纬的一声怒吼轰炸得彻底清醒:“滚!”原来管经纬尝试向她索要无花果干。


一切按计划进行,我赠与她的恩惠削弱了她的警戒,助长了她的懒惰,老师对她进步的夸奖添枝增叶,遮盖了她成绩走势的本质。然而糖衣的滋润熬不过胃酸的腐蚀,炮弹引爆于期末考试。打乱的座位和严格的监考剥夺了申悦蕾抄袭的机会,她因双科不及格留级。至此,她彻底退出了威胁我的领土。


后来读到成语“退避三舍”的来源,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争夺王位失利的晋文公重耳逃到楚国,受到楚成王款待。为报答楚国,重耳许诺有朝一日若能回国执政,万一双方交战,晋将撤退三舍。重耳一语成谶,几年后晋遭楚军进攻,主动退至城濮,既诱敌深入,又履行了诺言,可谓一石二鸟。最终晋国大胜,确立了春秋霸主的地位。不同的战场,相似的战术在儿童国度里重现,我相信我与申悦蕾之间的的较量绝非特例,我们上演的不过是诸多争霸中的小小一幕而已。有时候我甚至揣测,那些古代谋士锦囊里兵不厌诈的灵感,有多少是来自于对儿童战争的观摩呢?


爱伦·坡在小说《埃莱奥诺拉》开篇引用了拉蒙·卢尔的话:“灵魂安于特殊形体的保护”。我想也许正是因为早年特殊形式的磨练,和局部“超忆症”引发的取精去糟的反刍,才保全了我灵魂的免遭重创。珍视从经历中得来的经验,却唾视经历本身,因为江湖险恶,无论是谁,都不得不以埋葬真我为代价换取立足之道。柳潇潇靠孙老师狐假虎威,申悦蕾靠体力以毒攻毒,我靠头脑以柔克刚,一切手段无所谓对错,只关乎适应。适应期的长短取决于什么?取决于自身格局,格局拓展的过程,是克服恐惧、欲望、失落和焦躁的过程,是战胜隐藏在灵魂暗处的狡猾的小野兽的过程,是从弱到强、从天真烂漫到老成持重的过程。或者说,当格局大到足以将所有对手驱逐出境的时候,真正的战场,便缩小为一个人的战场;真正的对手,便是自己。


本文在7/13/2019 9:50:40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胡刚刚
『散文』 散文:樱花祭胡刚刚2019-07-21[83]
『散文』 德尔斐,大地神阙穴胡刚刚2019-07-05[112]
『散文』 边界胡刚刚2019-06-15[184]
『散文』 孩童游戏胡刚刚2019-05-14[209]
『散文』 拟态胡刚刚2019-03-02[274]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散文
『散文』 散文:樱花祭胡刚刚2019-07-21[83]
『散文』 德尔斐,大地神阙穴胡刚刚2019-07-05[112]
『散文』 边界胡刚刚2019-06-15[184]
『散文』 孩童游戏胡刚刚2019-05-14[209]
『散文』 拟态胡刚刚2019-03-02[274]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幼河 去幼河家留言留言于2019-07-13 18:03:04(第1条)
其实这个故事中有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
我在“文革”时因为“出身”不好,总被打得头破血流。后来街道上的一帮小痞子解救了我。我也加入其中,成为街头一霸。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胡刚刚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