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纪实文学原创小说科普文章散文留言簿
专辑导航 — 亮水珠-美国维州散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平常而珍贵的水文章时间:2017-06-22
作  者:亮水珠出处:原创浏览242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平常而珍贵的水
文/亮水珠
2017年06月22日,星期四

      水,普通而平常,无处不在,万物不离。水, 是生命之源,人体中据说百分之七十是水。人可以很多天不吃饭,可是若是离开了水,没人能就撑得了几天。在我们周围,水是那样平凡,从随手可拿来的饮水,到打开水龙头就哗哗流出可以洗漱冲澡洗衣的水;默默无闻的水,渗透在我们每时每刻的日常生活之中。而水,又是文人墨客,诗词戏剧的重要题材,从奔腾咆哮的江河,到浩瀚无际的大海汪洋;从烟雨飘渺的水乡,到晶莹洁白的冰雪高原,高雅的诗词,优美的歌舞都和水息息相关。
而当我闲暇时端着水杯,看着杯中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清澈透明的水,有时不禁回想起我与水的故事。

      当年我在陕北延安下乡插队的时候,是在偏远的一个只有十三户人家的小村庄。那个村子是坐落在塬上。浩瀚的黄土高原是类似于华北平原的一马平川,千万年来被数不清的河流在上面冲刷出很深的沟壑。于是,有的村庄安在了塬上,有的则住在了沟里。塬上的村子,地平,适于耕种,粮食产量高。但由于河流和泉水都在沟里,塬上村最大的问题就是缺水。庄稼的收成是靠天吃饭,人的生活用水则是需要从沟里取水。
      我们来延安以前,根据我们以前在学校去农村劳动的经历,设想过各种各样的困难,就是没有想到在延安的农村缺少了最平常的水。
      我们村的水源是大沟里的一眼泉水井。清澈的像小拇指粗细的山泉从沟底一处岩石缝隙中流出来,聚集在一米见方,两尺深的石头井里。村里每天会用驴驮水给村里的每户人家。由于从村里到沟底的水井有三里多地,几乎都是上下坡的山路,队里的驴又有限,供水是严格控制的。我们八个大小伙子,每天只有两桶水。对,就是比现在矿泉水机上的水桶还小的两桶水。我们每天吃饭,洗菜,蒸馍,喝水都靠这两桶水了。
      我们一到村里就发现,原来在北京,随手打开水龙头就可以哗哗流出的再平常不过的水,在这里变成了稀缺的水,滴水贵如油的水。要在这里长期生活下去,就得接受并适应这个现实。于是,大汗淋漓地从地里收工回家,敞开豪饮是被控制的;洗菜的水被留下来洗碗;蒸锅水则用来做粥;最后刷锅洗碗的水加上些磨面剩下的麸子,送给早已饥渴难忍的鸡和猪。
       等做饭喂饱了肚子,两桶水早已耗费一空。在北京日常生活中的刷牙,洗脸,洗澡,洗衣服等等,由于缺少了最为关键的水,统统都没有办法做了。我们那时正是年轻,又是可以什么都不顾的男生,再加上初来乍到,干一天农活下来,又累又困,不刷牙,不洗脸,正和吾意。吃完晚饭,把碗一推,倒头便睡,岂不快活。
     就这样,我在陕北农村几年没刷牙,嘴里牙后形成的结石连成一片。当我若干年后,在美国去洁牙,一张嘴,医生惊叫起来,“我的上帝!”他叫来诊所里其他的医生,都来观赏我嘴巴里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牙结石。等到医生把那罕见的牙结石搞碎,再一块块费尽周折地取出来,我的牙齿下部才终于见了天日。我当时还保留了一块绿豆大小的牙结石,那是含有陕北玉米和小米,在嘴里保留了二十多年少有的纪念品。
      洗脸,洗澡相对简单。我们干农活的时候,经常是出一身透汗。我们学着老乡的样子,趁着大汗淋漓,解下头上盘的羊肚子毛巾,在脸上身上一通乱搓,再掸去搓下的泥卷,就像洗了个汗澡。陕北的汉子都在头上围着白色的羊肚子毛巾,不但好看,原来还有这个作用。陕北的女子结婚以后,头上都戴一顶像纺织女工那样的无沿布帽,看起来很好看。听说也是因为无法洗头,剪发又不方便,只好戴帽子把头发遮起来。
      在北京的时候,我们每星期都被爸爸妈妈逼着洗澡洗衣服。那时根本没有洗衣机,只是用搓衣板肥皂洗衣粉来洗。特别是洗被子,要瞅准天气好,一大早拆了被子,紧忙着在搓衣板上洗衣盆里洗出来,拉绳子把被里被面晒干,再穿针引线地缝回去。这要整整忙上一大天。到了陕北,没有了水,被子自然是不用洗了。衣服呢,穿脏了一件,往边上一扔,再从箱子里拿件新的换上。没过多久,新的衣服都穿光了。那就从脏衣服堆里挑件相对比较干净的衣服换上。我们管这叫衣服筛选法。
     衣服脏了,虱子跳蚤就自然上了身。牛羊身上,还有老乡身上都有很多这种小东西。这种小东西把我们咬得浑身是包,奇痒无比。晚上,虽然农活累得我们倒头就睡,可在睡梦中还经常挠身上的包。在陕北的那些日子里,我们的手指甲很长时间才需要剪一次,都是挠身上的包把指甲磨磨短了。脚趾甲也不需要剪。因为鞋里的土把脚趾甲磨得比剪得还好。
     跳蚤比较好对付,睡觉前把衣服脱掉,拿到很远的地方抖一抖,跳蚤就跳跑了,需要蹦挺远才能再来咬我们。而虱子比较讨厌,它们藏在衣服的缝里面,特别是绒衣,里面都是线毛。仔细一划拉,就可以看到一个个虱子头朝里躲在线毛之间,捉不干净。于是,我们就想出了一个懒办法。每天把衣服翻过来穿,这样虱子要想吸我们的血,就必须从衣服外面爬到衣服贴身一面才行。起码要把虱子累得半死。
     而时间长了,衣服都太脏了,这种脏衣服筛选法实在无法找出可以穿出去的衣服了。我们终于决定采取一次重大行动,下沟去洗次衣服。大家选了个好天,挑着装满脏衣服的担子,下到村旁的深沟里,在沟底的小河边,各自选了个地方,架好搓衣板,洗起衣服来。那时是初春,天气还不暖和,沟里的河水冰冷刺骨。我们的双手在水里洗衣服,冻得脸上鼻涕眼泪呼呼地往下流。实在冻得不行,拣来柴火生火取暖,烤一会儿火,洗一会儿衣服。眼看日斜,只好把衣服匆匆在水里涮涮,急急忙忙地回家去了。这次行动从此打消了我们洗衣服的念头。于是在我们回北京的行李中,塞满了脏被子和脏衣服。
     当天下雨的时候,山路陡峭难行,驴就不能下山驮水。这难不倒咱们。这雨水不也是水吗。我们把桶,脸盆,瓦罐,凡是能盛水的东西都摆在院子里接水。还在浅的脸盆里铺上毛巾或报纸,免得水溅出去。陕北塬上的有的村修有水窖,把路上的雨水引入水窖存起来。由于窖水里有路上冲来的驴粪,牛粪,很脏,不能洗衣,更不能饮用,只能用来浇地。
     冬天要是下了雪,驴也不能下沟里驮水。如果雪很厚,我们可以到田里取来雪,在锅里化成水,做饭吃。可是化雪为水很费柴火,满满冒尖的一锅雪,烧了很多柴,才化出小半锅水来。而打柴也是很辛苦的事,要到十多里外地大山里去砍。于是,我们组成了挑水突击队,一个人用撅头在前开路,在泥泞的山路上掏出一个个脚窝。后面的人担着水桶小心翼翼地踩着前面的脚窝往前走。下山还好,难在上山时,由于全是坡路,担水的人根本不能放下担子歇息,要一口气担回村里才行。
     我做过一段耕牛的饲养员。为了让牛能多饮些水,我除了牛耕完地之后在沟里放牛,让它们吃饱喝好,每天在赶牛回村的时候,我还担上一担水,给牛晚上加料时饮用。耕牛都吃饱了,慢慢悠悠地往塬上走,一边嘴里反刍着,一边摇摇摆摆往前晃。天色已黑,星星在墨黑的夜空中眨着眼睛,一轮弯月挂在天边,微风摇着路边的树林哗哗地响。牛铃咚咚,伴随着虫鸣鸟啼,一幅满有诗意的景象。可肩上沉甸甸的水担使我无法欣赏这夜色和美景,由于山路崎岖不平,一旦放下水桶,就会流掉不少辛苦担来的水。我只好大声地吆喝着牛群,担着水桶,顶着满天繁星,慢慢腾腾地跟着牛群向塬上的村子晃去。
      在陕北的时候,我经常想,要是在口渴的时候能举杯畅饮,身上脏了能痛痛快快地洗个澡,衣服被子能随时洗干净,那将是多么好的生活呀。

     水少了,滴水如油。水多了呢,也不行。我后来在石油勘探队参加江苏油田会战,就尝到了水多的滋味。
       我们是从陕北的长庆油田调到江苏北部去参加石油会战的。听说要去江苏了,大家都很兴奋。江苏是鱼米之乡,物产丰富。当时吃饭有定量,买饭要粮票。我们小伙子常常不够吃。而到了江苏买饭可以有议价粮,只要多付点儿钱,不用粮票,也可以饱饱地吃上一顿。再加上淮扬菜是中国名菜系列之一,有狮子头,大煮干丝,松鼠鳜鱼、梁溪脆鳝等名菜。我们的的确确是大饱了口福,享受了美食,也长胖了不少。
     江苏民间还是人才济济,藏龙卧虎之地。我们刚到江苏的时候,住在运货的大木船上。我的船东是位四十出头,面色黝黑,两眼有神的精干汉子。听其他船民说他的象棋下得很好,我们队上的象棋冠军就去找他挑战。于是,我们一群热情的臭棋篓子们在船头摆开棋盘,而船东稳坐在看不见我们的船尾,与我们下盲棋。他那十岁的小女儿晃着两只小辫在船上来回跑,给他爸爸传送每步棋的移动。只见棋盘上兵来将往,马跳车行,为下一步棋我们常常争论得面红耳赤,而小女孩把我们的走棋传去之后,总是很快地传回船东的走棋。尽管这么多的眼睛紧盯着棋盘,眼看我方的形势越来越不妙,可又争论不出什么高招,最后,小女孩传来船东的走棋-将军的指令,并说,你们输了。我们虽然心中不服, 可仔细看看,的确没有了回天之力。我们这些毛头小伙子们当然咽不下这口气,摆盘再战,还是输。事后一打听,船东原来是扬州地区的象棋亚军,我们则是有眼不识泰山。从此甘拜下风,老老实实地向他学棋。

      我们遇到了江苏这般好,那般好,就是没有想到,对我们来说,那里的水太多了。
       水多了,可以开怀畅饮了吧?且慢,虽然江苏北部到处都是河流,但河里的水可不是像北方的井水那样清澈透明,而都是黄色的浑水。在村边的河旁,有老乡在河这边淘米洗菜,打水做饭;在河那边不远,就有老乡在水里洗衣服,涮拖把;我们住的大木船,船尾住的是船东一家人。早上,能听到船东从船尾一侧的窗户往河里倒马桶的声音,然后又从船的另一侧打水上来做饭。我好奇地问过老乡,这水如此浑浊,怎么能用来做饭吃呢。他们告诉我,这浑水才养人呢。他们世世代代都是吃这浑水长大的。而我们根本不能适应这养人的水,只好用明矾将河水沉淀之后,再煮开饮用。
      苏北平原到处河流交错,是典型的南方水乡。村落农田之间是密密麻麻的河网,离了船,寸步难行。苏北又是寸土寸金,石油队不可能找到搭帐篷的落脚之地。于是,石油勘探队在运货的大木船上打起芦席棚子。我们就像当年赤壁之战的曹军,在船上安了家。
 住在船上,周围到处是水,首先的好处是游泳太方便了。拉开席棚门,跳进河里,就可以痛痛快快地洗个澡,游游泳。还有就是洗衣服可省事了,衣服脏了,稍微湿一下,打上肥皂,用绳子拴住,挂在船边的河里。第二天取上来,衣服被河水冲得干干净净的。当然了,勤快的人需要把衣服在清水里涮去浑浊的河水
     而北方来的我们还是不太适应船上的生活。我们的船一般停在航道的河流里,来来往往的船队很多,卷起的波浪晃得我们在船上的家东摇西摆。白天还好说,到了晚上,则难以入眠。另外,我们不可能在船上用马桶,于是把厕所安在了岸上。而从船上去岸上如厕,是要走过长长的一脚宽的船板。刚来时,白天走船板还摇摇晃晃,到夜里睡得迷迷糊糊去解手,就很难走稳了。那一段时间,不时听到半夜有人在河中呼叫,那就是有人去上厕所时从船板上掉到河里了。
      苏北的绵绵细雨不像北方的雨那样豪爽,干脆利落,北方的雨连成条条雨线,从天而降,伴着狂风,呼啸而来,施展了一阵威风之后,又裹着乌云,呼啸而去,留下天边的彩虹,雨后清新的气息,和被雨洗涤一新的万物。而苏北的雨季阴雨连绵,常常一下就是好几天。那雨似下非下,清柔的雨丝慢慢地从天上飘落,给周围的一切都裹上了一层细纱。你身在雨中,看不清雨滴,只是感到丝丝细雨落在脸上的清凉。河面上飘浮着雨雾,那雾随着船的移动而慢慢地舞着。远处村落里的灰砖白墙在雨雾里时隐时现,似乎仙境一般。
      可不要小瞧苏北的雨,我们在野外施工,半天下来就浑身湿透了,里面是汗水,外面是雨水。稍微休息一下,冷风一吹,冻得直打哆嗦。由于我们是冬季施工,去工地要坐船,而在工地上也要靠船穿过那条条小河。由于天冷,在船板上常常有层薄薄的冰,稍不小心就会滑落而掉下河。
     我在施工中曾不慎掉下河里数次。刚刚掉下到河里,由于身上穿着棉工装,里面的空气使棉工装像个救生圈,人靠它是浮在水面上的。趁水还没浸透棉工装,人需要马上爬上船或岸上。如果船开远了,而又离岸较远,则需要尽快脱掉棉工装,否则等棉衣裤浸满了水,就成了大水砣,会把人往水底拉。而河道里船来船往,人一落水,要立即游离航道,避免被其他船撞上。等我落汤鸡般地爬上船,很快就在冷风中冻得发抖。于是只好跑步回家换衣服。苏北的冬天虽然不像北方的冬天那样寒风凛冽,可也是冷风刺骨,河面结了薄冰。我穿着浸满了水的棉衣棉裤在田间跑着。不一会儿,棉工装外面的水就结上了冰,我每跑一步,就浑身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使我觉得自己像是个穿了盔甲的武士。

     时光真快,一晃多少年过去了。我们一起插队的朋友多次回陕北看望,为村里的建设做了很多好事。据他们说,村里已经引水上塬了,家里用水方便了很多。陕北农村弃耕还林,种上了大片的苹果树。村里通了公路,老乡们种的富士苹果已经卖到北京了。他们的生活也自然好了很多。苏北的石油勘探队很早就住上了宽敞的宿舍船。据说那些船民们也上岸安了家,卫生条件好了很多。
往事如烟,过去的几十年,我们周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像一颗颗水珠,我们在变化的潮流中翻滚,跳跃,或随波逐流,或奋力破浪。只有到了闲暇时遇景生情,那些往事才会从记忆的深处慢慢地浮出来。而知道并了解这些记忆的人多半是我们的同龄人。抚今追昔,我们只是深感现在的好日子来之不易,觉着要好好珍惜才是。就像我们要珍惜杯中这平常而珍贵的水一样。



本文在6/24/2017 3:21:24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文章:『亮水珠
『散文』 美洲大陆的原住民-印第安人-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亮水珠2019-02-18[1]
『纪实文学』 冲破绝望大山的希望之石-马丁路德金-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亮水珠2019-02-10[22]
『散文』 残疾却杰出的四任美国总统罗斯福-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亮水珠2019-02-04[8]
『散文』 林肯纪念堂-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亮水珠2019-01-29[46]
『散文』 华盛顿的战争纪念广场-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亮水珠2019-01-21[9]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散文
『散文』 美洲大陆的原住民-印第安人-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亮水珠2019-02-18[1]
『散文』 残疾却杰出的四任美国总统罗斯福-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亮水珠2019-02-04[8]
『散文』 林肯纪念堂-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亮水珠2019-01-29[46]
『散文』 华盛顿的战争纪念广场-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亮水珠2019-01-21[9]
『散文』 华盛顿博物馆之父-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亮水珠2019-01-15[68]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亮水珠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