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纪实文学原创小说科普文章散文留言簿
专辑导航 — 亮水珠-美国维州散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回家的路文章时间:2017-06-01(2017-06-17修改)
作  者:亮水珠出处:原创浏览28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回家的路
文/亮水珠
2017年06月01日,星期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家里有亲人,老人那慈祥的目光;先生太太那深情的话语;孩子们那灿烂的笑容。即使是单身在外,住处也是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像家一样的安乐窝。家里有着其他地方没有的气氛,温馨,随意,快乐,放松。所以,“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窝,千好万好不如自己的家好”。
     下班了,收拾好东西,离开紧张工作的地方,匆匆汇入那下班的人流之中。无论是在滚滚洪流的汽车里还是在拥挤嘈杂的地铁或公交车上,耳机里听着喜爱的音乐,漫不经心地瞧着窗外大街上的人流和不断闪过的街景。放下一天繁忙的工作,心里感到一种特殊的轻松,期待着回家后与亲人相遇,享受一顿美味佳肴。
     我在这种时候,有时会想起以前回家的经历,那是些十分不同的经历。

     当年在农村插队,秋收之后,地里的庄稼都收回来了,场上的活也干完了,粮食入了仓。秋风刮得树叶开始掉了,老乡们经常凑在一起蹲在向阳避风的地方聊大天了。我们知识青年想,该回家了。是呀,离开家快一年了,藏在心里的思念越来越浓了。
我们那时候是在陕北大山里的一个小山村,到县城去坐长途客车,需要翻两座大山,走五六十里山路,花上展展一天。而县城到延安的长途车则一天只有一班,车票仅有三十张左右,买不到当天的票就得再等上一天。延安那时还不通火车,到铜川的长途汽车也是一天只有几辆车,虽然车多了,可乘车的人更多了。到了铜川没有直达北京的客车,必须乘坐每天一列装货的闷罐车到西安,再由西安乘一天一夜的火车回北京。罗罗嗦嗦地说这么多,从村里回北京,要走整整五天,现在来看,这么多天,连地球都能绕好几圈儿了。可当时我们在陕北,要回家,就得这么走,就是这么多天。当然,还有一条路是东渡黄河,那要看黄河的水情是不是可以乘羊皮筏子渡过波涛汹涌的黄河,就更不容易了。
      在陕北的山沟里窝了将近一年,要回家了,心里那个高兴呀,就甭提了。当时正闹文化大革命,我家六口人,分了五个地方。爸爸妈妈下放到各自的干校,远在外地;弟弟在东北黑龙江的建设兵团,只有年迈多病的奶奶和幼小天真的妹妹在北京。去哪儿呢?还是先回北京再说吧。那时我们才十七岁,不懂得回家应该给亲人们捎带上点儿土特产,再说当时陕北很穷,也没什么可带的。在我的大包行李里,装满了要洗被子和衣服。那是因为我们村缺水,每天一家只有一桶水,吃饭都不够,更甭说洗脸刷牙洗衣服了。
     于是,背上装满要洗衣物的大包,揣上路上的干粮,挎上水壶,冒着日渐寒冷的秋风,我们翻山越岭,踏上了回家的路。由于我们在农村里干了一年,除了分粮食,每人只分了大约三十元钱,刚刚够回去的路费,路上自然不能住旅店了。再说了,那年月,住店是需要介绍信的,而我们只有村里开的信,说明我们是回家探亲的北京知识青年。那时村里穷得连公章也没有,队长在信上照老办法按了个红手印。我们当时想,这手印可能没人相信。于是用土豆临时刻了个公章盖上。可到了县里的旅店一问,人家只认公社或县里的大印,还告诉我们,要买回北京的火车票,必须有陕西省革命委员会的公章才行。于是,我们一路上只好都住在车站的售票室里了。唯一的好处是买票则是排的前面了。
      售票室里四处透风,灯光昏暗,秋风吹得门窗吱吱呀呀地响,屋顶的灯被吹得晃来晃去,屋里的影子随着而摆来摆去。我们在售票窗口前挤成一堆,缩成一团,迷迷糊糊地睡着,梦里想着回到家的温暖。
        经历了几天几夜的奔波,好不容易回到家里。我一冲进门,奶奶妹妹都高兴地迎了上来。我马上一边把大包扔在门口的地上,一边大声说,你们别碰我,我身上有虱子。于是,我躲进厕所,脱下所有的衣服,擦了身子,换上家里的干净衣服。在和奶奶妹妹兴奋地谈论中,饱饱地吃了一大顿,又美美地睡了一大觉。之后就是把带来的衣物用开水烫,用肥皂水泡,大战里面的陕北虱子。就是这样,还是有极个别的漏网之虱,被传到了北京的家中,后来又被我带到了爸爸在湖北的干校。于是就有了在那里的人虱大战。
 
       后来,油田招工,我成了石油勘探队的工人,身穿道道服,头戴大皮帽,脚蹬黄牛皮鞋,威风了不少。更好的是可以有探亲假了,每年一次,能回家三十天呢。中国人嘛,春节里全家团圆最重要,自然是在过春节的时候回去探亲啦。
      春节回家过年挺美,又在油田工作,介绍信自然不成问题。也学会了给家里带上年货,送老人们买的礼品,再捎带上当地的土特产。可是,当年根本没有高铁,飞机又不是咱老百姓随便坐的,乘坐那无比拥挤的火车就是当时唯一的选择。
        乘坐中国春运时的火车,绝对是在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找不到的经历。当然了,听说印度的火车是又热又挤,人们都挂到车厢外面去了,里面就不那么挤了。那时候,我背着大包,拼出全身的力气,和周围的人一样,想尽办法,一只手护着帽子和眼镜,从车门挤,或从车窗钻,挤上那拥挤不堪的车厢。你会只觉得车厢里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都是人,和我一样不顾一切回家过年形形色色的人。车厢的过道上,行李架上,车座下面都是人,连厕所里都被人占住了。我被挤在车厢的过道上站立着,动一下都需要和周围的人打下招呼。这也倒好,不用扶着,不用依靠,你被挤得根本就倒不下。火车上这么挤,吃饭,喝水,甚至上厕所都成了问题。我当时遵照别人介绍的高招,事先准备几个煮鸡蛋揣在身上。饿了就吃个挤破了的熟鸡蛋垫补一下肚子,心里自然是盼着早点儿回家,去吃那丰盛的年夜饭啦。我就是这么站着将近一天,随着周围的人一起晃动着,迷迷糊糊地打着盹,回到了北京。

 出国成了自费留学生,离家真的很远了,隔了半个地球。开始的时候,无论是有学校的资助还是到处打工,我们都是囊中羞涩,连电话都不能多打,更不用说买那昂贵的机票回家了。何况我们学习又紧张,好容易放了假,就得赶紧去打工,也没时间回家呀。
      在写信的时候,在夜深人静皎洁的月光下,对亲人的思念会不由自主地涌上心头,甚至有时会产生一种冲动,想不顾一切想尽办法去回家,看看久违的亲人,抱抱可爱的孩子,哪么就是一小会儿也好。可等我冷静下来,又只好把回家的念头深深地埋在心里。
 过了几年,兜里有点儿钱了,回家看看的念头就越来越多地冒出来了。面对动不动就上千美元的飞机票,我们自然是千方百计地找便宜机票了。当时没有从美国东部直飞北京的飞机,必须在其他城市转机。回家的旅程要二十多小时。我们找机票就找停得更多,时间更长,而价钱更便宜的机票。由于机票便宜,我曾经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机场漫步几小时,在埃塞俄比亚的亚的斯亚贝巴停留大半天,看到了人类的老祖宗露茜。反正有插队回家和春运回家的经历垫底,乘飞机在天上多转转,世界其他地方多停停,那真算不了什么。

      现在就好多了,从美国多个城市都有了直飞北京,上海,广州,西安,甚至成都的航班,只要十二三个小时,就可以飞越半个地球,从美国回到中国了。在国内,高铁网初步建成,四通八达。乘高速列车,舒舒服服地就可以到其他城市。我琢磨着,以前插队和春运回家的经历不但成了历史,可能就是讲给孩子们听,他们也会半信半疑了。
       时光飞快,几十年功夫,世界在变,中国在变,而且是越来越好,回家的路越来越好走。不变的是家的温暖,亲人们的深情,和在家里那种温馨自在的感觉。



本文在6/17/2017 6:10:10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文章:『亮水珠
『散文』 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10-尾亮水珠2019-03-05[55]
『散文』 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9-美国之父和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亮水珠2019-02-25[78]
『散文』 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8-美洲大陆的原住民-印第安人亮水珠2019-02-18[89]
『纪实文学』 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7-冲破绝望大山的希望之石-马丁路德金亮水珠2019-02-10[81]
『散文』 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6-残疾却杰出的四任美国总统罗斯福亮水珠2019-02-04[71]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散文
『散文』 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10-尾亮水珠2019-03-05[55]
『散文』 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9-美国之父和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亮水珠2019-02-25[78]
『散文』 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8-美洲大陆的原住民-印第安人亮水珠2019-02-18[89]
『散文』 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6-残疾却杰出的四任美国总统罗斯福亮水珠2019-02-04[71]
『散文』 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5-林肯纪念堂亮水珠2019-01-29[128]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亮水珠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