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纪实文学原创小说科普文章散文留言簿
专辑导航 — 亮水珠-美国维州原创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妈妈突然失踪之后(5):回家的路在哪儿文章时间:2015-12-12(2016-01-27修改)
作  者:亮水珠出处:原创浏览704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妈妈突然失踪之后(5):回家的路在哪儿
文/亮水珠
2015年12月12日,星期六

回家的路在哪儿
 列车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高速地奔驰着. 窗外是大块大块绿色的农田. 铁路边不时闪过一座座农家白色的小楼.刘晓建的妈妈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农田,心里充满了疑惑. 她实在是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坐到火车上来的.
 
今天早晨吃过早餐, 刘妈妈像往常一样拿着菜篮, 要去附近的菜市场买菜. 临出门, 她看天气很好, 想起快过节了, 应该给小孙子买件新衣服, 也给儿子儿媳买些礼物寄去. 想到这儿, 她在钱包里多塞了几百元钱, 脖子上挂上老年公交卡, 先坐车到市里的商业中心转转. 刘妈妈几年没来这里, 商业中心变化很大. 她选中了一件衣服, 可是拿不准尺寸. 她琢磨孙子正在长身体的时候, 个头窜得很快, 别买的不合适. 她想等下次刘晓建来电话的时候, 问清尺寸再来买. 刘妈妈在商场里东走走, 西逛逛, 为儿子儿媳又看了几样东西. 时候不早了, 她想该回去买菜了. 就在这时候, 刘妈妈发现自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更不知道该怎么回家了.
 刘妈妈看看周围, 到处是繁华的商店, 前后都是热闹的逛商店的人群. 她实在记不清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的. 她想找个人问问, 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自己家的地址了. 刘妈妈原来住在苏北, 是刘晓建给父母在上海买了房子. 他们搬到上海住的时候, 刘晓建专门为老人写了住址的纸条, 让他们带在身上. 可时间一长, 刘妈妈怕换衣服的时候把纸条不小心洗了, 就把纸条压在家里桌子的玻璃板下面了. 刘妈妈试着找了找, 还是找不到自己熟悉的地方, 心里有点着急. 她想打个电话问问, 可是没带着电话号码本. 刘晓建给她买了个手机, 存了几个常用的电话号码, 刘妈妈手机这么贵重, 怕弄丢了, 很少带在身边. 就是带在身上, 也是关机, 只有需要打电话时才开机.
 刘妈妈在商场里东瞅瞅, 西看看, 正在着急怎么回家, 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眼前一闪. 那不是住在同一个高层的姑娘吗. 那是个留着披肩黑发的年轻姑娘, 穿一件白色的便装, 苗条的身材, 轻盈的脚步. 没错, 就是她. 平时刘妈妈在电梯里遇到过她, 只是高层楼里住了很多人, 没有和她打过招呼, 也没说过话. 刘妈妈紧走几步, 跟上了那白衣姑娘. 她本来想问问怎么回到住的高层, 可又不知道那姑娘的姓名, 不好张口. 她转念一想, 这姑娘也是要回家的, 我就跟在她后面, 不就可以一起回家了吗. 于是, 刘妈妈就随着那白衣姑娘七拐八绕地走出了商业中心.
 来到商业中心外的大街上, 刘妈妈拎着菜蓝子目不转睛地跟在白衣姑娘身后五六步远的地方, 唯恐跟丢了. 白衣姑娘只顾一边走路, 一边带着耳机听手机里的音乐, 根本没注意自己身后跟着一个老太太. 走了没多远, 白衣姑娘在一个公共汽车站停下来等车, 刘妈妈也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站着, 心想等坐车到了家附近就认识路了.
 白衣姑娘上了一辆公共汽车, 刘妈妈赶紧也跟着挤上了同一辆车. 刚上车, 有个小伙子就给她让了座. 刘妈妈谢了他, 没有坐, 而是挤到白衣姑娘身边. 白衣姑娘看了看她, 刘妈妈对她笑了笑, 心想多亏了遇到这姑娘, 才能找到回家的路.
 公共汽车开了一会儿, 白衣姑娘在一个停车站下了车, 刘妈妈也跟着下了车. 等下车一看, 刘妈妈楞住了, 这不是在家附近, 而是到了高铁火车站. 她想自己的家不是在火车站附近呀. 再一看白衣姑娘已经向火车站售票厅走去了. 刘妈妈想现在没有办法只好跟着她走了.
 到了售票大厅, 刘妈妈跟在白衣姑娘的后面排队, 心里直打鼓, 怎么回家还要坐火车呀? 她犹豫再三, 碰了碰白衣姑娘的胳膊, “姑娘, 你是要回家吗?”
那白衣姑娘回过头来, 摘下耳机, 听明白了后说, “大妈, 我是回家去.”
刘妈妈正想接着问, 你回家为什么还要坐火车呢? 可白衣姑娘已经排到了售票窗口, 那姑娘转过身, 买了车票, 收好了证件, 信用卡和车票, 离开了窗口.
刘妈妈一看白衣姑娘买了票走了, 她有些着急, 赶紧掏出几百块钱和自己的身份证, 递进售票窗口, “买一张和前面姑娘一样的火车票.” 然后她拿了身份证, 车票和找的钱, 赶紧去追白衣姑娘去了.
 那个白衣姑娘家住在南京。 她是到上海来看同学, 玩儿了两天之后, 今天在商业中心为父母买了些礼品, 乘高铁回南京去. 她在路上并没有注意到一直跟着自己的刘妈妈. 直到买票时刘妈妈问她话, 她才想起好像刚才在公共汽车上也见过这个老婆婆. 等她买了票进站, 她又注意到刘妈妈快步向她走来. 她心里犯嘀咕, 这个老婆婆为什么老是跟着我呢? 难道是想偷东西, 不像呀, 一是看着这老婆婆慈眉善目的, 二来要偷东西也不会跟我这么远呀. 她想着想着, 干脆停了下来, “老婆婆, 你老跟着我干什么呀?”
 “姑娘,” 刘妈妈走得急, 有点儿气喘, “你是回家吗? 我就住你们家那栋楼. 我想跟你回去.”
 “我不认识你呀. 好像也从来没有见过你.” 白衣姑娘满脸疑惑.
 “我可认识你.” 刘妈妈笑眯眯地说. “我在电梯里见过你好几次. 就是不知道你叫什么.”
 “你可千万别搞错了.” 白衣姑娘想, 她肯定没有见过刘妈妈, “你还是自己再想想, 是不是认错人了. 你也别跟着我了, 我还要赶火车呢.” 说完, 她就急匆匆地走了.
 “错不了, 错不了.” 刘妈妈一边嘴里说着, 一边赶紧跟了上去. 她心里想, 自己已经完全不知道如何回家了. 自己也已经问过这姑娘, 她的确是回家去. 只要跟定她, 到了楼门口, 自己自然知道该怎么回家了.

 就这样, 刘妈妈上了火车, 坐在离白衣姑娘不远的座位上.她眼睛看着窗外的景色, 不时地转过头来瞄瞄坐在不远处埋头看手机, 戴着耳机的白衣姑娘. 这时, 刘妈妈已经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彻底地迷路了. 虽然那白衣姑娘说她是回家, 可再怎么说回家也不需要坐火车呀. 多半是自己认错人了, 这个火车上的白衣姑娘不是住在一个楼里的那个姑娘. 可是刘妈妈又非常的无奈, 她想来想去, 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办法. 此时此刻, 她是感到那样地无助. 她想, 要是刘晓建的爸爸在就好了.
 刘晓建的爸爸在的时候, 刘妈妈出门什么都不管, 只是告诉老伴儿要到哪儿去, 有时候她连钱包都不带, 到了商店只管挑东西, 都是老伴儿付钱和拎着买好的东西. 当然, 她也要拎包, 可老伴儿总是不让她干, 说是心疼她.
 刘妈妈又想, 要是儿子在身边就更好了. 自己就有了主心骨了. 儿子在家, 她出门的时候, 一定会叮嘱她带上手机, 而且要开机. 想着想着, 她有点儿累, 眼皮有些重, 头脑有点儿昏昏沉沉的.
 白衣姑娘正在一边听手机里的音乐, 一边用微信和朋友们聊天。 车厢里有个乘务员推着售货车沿着过道卖食品. 她买了面包和矿泉水, 正要打开. 抬头看到不远处坐着的老太太, 不就是那个从公共汽车上就一直跟着我的老人吗. 她看到老人一脸倦容, 十分疲惫地斜靠那里. 她想起老人在火车站问她是不是回家, 心想老人一定是遇到难处了. 想到这儿, 她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 走过去坐在刘妈妈身边.
 刘妈妈正在有些迷迷瞪瞪, 突然有人轻轻地碰了碰她的胳膊, “老婆婆,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
 刘妈妈睁开眼睛一看, 原来是那个白衣姑娘坐在自己身边. “是的, 是的. 我记不得回家的路了. 一直以为你住在我们家的楼里. 心想只要跟着你, 就能回家去. 没想到跟着你上了火车了.” 刘妈妈有点儿不好意思. “可我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了.”
 “老婆婆, 你先别着急,”白衣姑娘一边说, 一边递给刘妈妈面包和矿泉水. “你先吃点东西. 我们一起想想办法.”
 刘妈妈这时才感到又渴又饿. 从早上出家门, 她还一点儿没吃没喝呢. 她推让了一下, 接过了水和面包.
 “老婆婆, 你有家里人的电话号码吗? 我可以帮你打电话给他们.” 白衣姑娘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我的儿子一家在美国. 我自己一个人住. 我倒是有几个老伙伴的电话, 可是都在家呢. 我脑子里可一个也记不住.”
 “那你是住在上海什么地方, 你记得是在哪条街吗?”
 “我刚搬到上海没几年, 不记得住的地址. 儿子帮我写的条子也放在家里了. 要是能到家的附近, 我就认识了. 只是知道那里有个菜市场.”
 听到这儿, 白衣姑娘也犯了难. 这老婆婆没有地址, 也没有电话, 大上海有很多菜市场, 这到哪里才能找到老婆婆的家呢. 想着想着, 她突然有了主意.
 “老婆婆, 马上就要到南京了. 我们一起去找警察局, 让他们帮忙找上海的警察局. 他们一定有办法帮忙找到你的家.”
 刘妈妈听了, 想了想, 点了点头, 这可能是现在最好的办法了.


本文在1/27/2016 5:23:16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文章:『亮水珠《妈妈突然失踪之后》
『原创小说』 妈妈突然失踪之后(1):妈妈不见了亮水珠2015-12-12[1227]
『原创小说』 妈妈突然失踪之后(2)妈妈曾经在美国住过亮水珠2015-12-12[872]
『原创小说』 妈妈突然失踪之后(3):爸爸妈妈为什么不愿意在美国长住呢?亮水珠2015-12-12[672]
『原创小说』 妈妈突然失踪之后(4):幸福的林妈妈和操劳的姜妈妈亮水珠2015-12-12[717]
『原创小说』 妈妈突然失踪之后(6):妈妈找到了亮水珠2015-12-12[352]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原创小说
『原创小说』 暴风雪熬战在办公室亮水珠2018-01-08[448]
『原创小说』 公司大裁员在即-4(完):他双眼盯着电话,盼着电话千万不要响起来亮水珠2016-08-22[373]
『原创小说』 公司大裁员在即-3: 明天就要大裁员了亮水珠2016-08-21[552]
『原创小说』 公司大裁员在即(2):“你们裁员,我们怎么办?”亮水珠2016-08-20[339]
『原创小说』 公司大裁员在即(1):餐厅里的临时紧急聚会亮水珠2016-08-19[535]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幼河 去幼河家留言留言于2016-01-28 18:08:56(第1条)
老人到了老年性痴呆渐渐发作的时候,家人就要注意了。我想起我老姑姑后来就是总走失。表哥在她身上别了很多写着名字和地址的布条,还有电话。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亮水珠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