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小说散文随笔杂文评论新书与评论获奖专访影集文学活动留言簿
专辑导航 — 迟子建新书与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迟子建:群山之巅,谁又能听见谁的呼唤 文章时间:2015-02-03(2015-02-05修改)
作  者:文学报出处:原创浏览58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迟子建:群山之巅,谁又能听见谁的呼唤
文/文学报
2015年02月03日,星期二

《文学报》,2015年01月15日  

(长篇小说《群山之巅》,迟子建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5年1月)

    一部名为《群山之巅》的书,自然会让人猜想,群山之巅有什么?在这部日前于北京图书订货会上首发的长篇小说里,作家迟子建没有给出直接的答案,却在“后记”里,罕见地以诗歌的形式做了诗意的“诠释”。她如是写道:也许从来就没有群山之巅,/因为群山之上还有彩云,/彩云之上还有月亮,/月亮背后还有宇宙的尘埃,/宇宙的尘埃里,/还有凝固的水,燃烧的岩石/和另一世界莫名的星辰!
  以评论家李敬泽的理解,这个书名没有道明什么,却还是提示了什么。虽然群山之巅已是很高了,但在这之上还有天,还有太阳、月亮和星空。“某种程度上讲,对于我们这个时代所有的人来说,不管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我们根本的生存问题就在于我们都忘了我们上面还有天,我们忘了我们是顶着太阳、星星、月亮在生存,在生活。”他表示,眼下人们想不到头上有天,能想到的只是今天天气好还是坏,冷还是热,有雾霾还是没雾霾。“但我们忘了我们是走在地上顶着天的一个个生命的个体,所以我特别喜欢‘群山之巅’的情境,这样一个把人放在山上,让他顶着天,踩着地,看他的行走,看他的路的情境。”
  这样一个看似特别形而上的情境,实际上是通过非常具体的俗常生活的书写氤氲而来的。以迟子建的说法,这部历时5年才推出的作品,一开始就是用“自己生活经历、艺术积累点点滴滴挤出来、流淌出来的”。全书分成“斩马刀”、“制碑人”、“龙山之翼”、“两双手”、“白马月光”、“格罗江英雄曲”、“旧货节”、“肾源”、“毛边纸船坞”、“花老爷洞”、“土地祠”等17个章节,讲述中国北方苍茫的龙山之翼一个叫龙盏的小镇上,屠夫辛七杂、能预知生死的精灵“小仙”安雪儿、击毙犯人的法警安平、殡仪馆理容师李素贞、绣娘、金素袖等身世、性情迥异的小人物,在群山之巅寻找各自命运出路的故事。
  如迟子建所言,这些小人物看似奇异,却很多是有来历的,比如小说里的安雪儿。离她童年生活的小镇不远的一个山村,就有这样一个侏儒。“她每次出现在我们小镇,就是孩子们的节日。不管她去谁家,我们都跑去看。她五六岁孩子般的身高,却有一张成熟的脸,说着大人话,令我们讶异,把她当成了天外来客!”迟子建曾在少年小说《热鸟》中,以她为蓝本勾勒了一个精灵般的女孩。“也许那时还年轻,我把她写得纤尘不染,有点天使化了。其实生活并不是上帝的诗篇,而是凡人的欢笑和眼泪,所以在《群山之巅》中,我让她从云端精灵,回归滚滚红尘,弥补了这个遗憾。”
  只有迟子建本人才能深切体会,为这次写作付出了怎样的用心。伏案三十年,她的腰椎颈椎成了畸形生长的树,给写作带来病痛的困扰,满心苍凉,常有不适,所以这部长篇她写了近两年,其中两度因剧烈眩晕而中断。“记得去年夏天写到‘格罗江英雄曲’时,我在故乡,有一个早晨,突然就晕得起不来,家人见状吓坏了,不许我写作,说是命要紧,还是小说要紧?”躺在床上静养的时候,她看着窗外晴朗的天,心想世上有这么温暖的阳光,为什么她的世界却总遇霜雪?“想想小说中那些卑微的人物,怀揣着各自不同的伤残的心,却要努力活出人的样子,多么不易!”
  正是在养病之时,迟子建笔下的人物也跟着她一起“休眠”,她也因此更能细致地咀嚼这些小人物的甘苦,而这甘苦是有着强烈感染力的。李敬泽感慨,自己虽然年龄长了,但是看这部小说里的细节会忍不住流泪。“《群山之巅》不少地方让我感到心酸,感觉眼泪就要绷不住了。这些小人物骨子里特别孤独沉默,心里有事不敢说也不知道跟谁说。其实我们和他们一样,都是卑微但又努力活出个人样的人。幸好世界上还有迟子建这样的作家,让这些沉默的生灵发出声音。”
  很显然,是她生于斯长于斯,并为之魂牵梦绕的东北黑土地,赋予了迟子建发出如此深情呼唤的动力。犹记得七年前,凭第二部长篇小说 《额尔古纳河右岸》获茅盾文学奖时,迟子建在获奖感言中如是说:“我觉得跟我一起来到这个颁奖台的不仅仅是我,还有我的故乡,有森林、河流、清风、明月,是那一片土地给我的文学世界注入了生机与活力。”相应地,她的作品始终有着强烈的地域性。评论家孟繁华设问道:在全球化时代一味强调地域性,会不会引起文化保守主义的担忧?“事实上,就迟子建的写作而言,她笔下呈现的‘地域性’,是她童年记忆和文化经验的综合,这正是她作品中不可置换的主题。”
  更重要的是,迟子建笔下呈现的“地域性”,接通了人类共通的情感。李敬泽由《群山之巅》的阅读,体会到五味杂陈的人生况味。他说,我们处身的这个时代,发明了无数的技术手段,我们都有手机,都是为了听到别人的声音,但其实我们也很可怜,虽然拥有了手机,但我们天天都是慌里慌张的看和说。“其实,我们内心明明白白的一件事,或者说我们内心不愿意承认的一件事,就是听不到别人的呼唤,我们知道,自己的呼唤发出去,其实也没人听见。”
  或许这能解释,写完《群山之巅》,迟子建何以没有像以往写完小说以后自然会有的那种如释重负之感,而是愁肠百结,仍想倾诉。在她的感觉里,这种倾诉似乎不是针对作品中的某个人物,而是因着某种风景,比如漫天的大雪,不离不弃的日月,亘古的河流和山峦。但或许也不是因着风景,而是因着一种莫名的虚空和彻骨的悲凉。所以写到小说结尾那句:“一世界的鹅毛大雪,谁又能听见谁的呼唤”时,迟子建的心是颤抖的。


本文在2/5/2015 9:43:48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迟子建《群山之巅》
『专访』 迟子建:捡拾人性珍珠镶嵌在山巅丁杨2015-02-07[597]
『新书与评论』 迟子建长篇小说《群山之巅》迟子建2015-02-03[858]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新书与评论
『新书与评论』 日益走向开阔与浑厚——评迟子建《候鸟的勇敢》及对“大中篇”的思考王春林2018-04-20[342]
『新书与评论』 迟子建长篇小说《群山之巅》迟子建2015-02-03[858]
『新书与评论』 靳开宇:迟子建《鬼魅丹青》的多重隐喻解读靳开宇2013-11-20[639]
『新书与评论』 李雪:大兴安岭的文学代言人迟子建:诗意怀乡 体味温情李雪2013-09-04[603]
『新书与评论』 徐健:迟子建:走在自己的路上徐健2013-05-23[470]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迟子建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