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小说散文随笔杂文评论新书与评论获奖专访影集文学活动留言簿
专辑导航 — 迟子建新书与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徐健:迟子建:走在自己的路上 文章时间:2013-05-23(2013-05-28修改)
作  者:徐健出处:原创浏览48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徐健:迟子建:走在自己的路上
文/徐健
2013年05月23日,星期四

《人民日报》,2013年05月23日   

罗雪村绘

  “她倒地的一瞬,喷水壶扫着她的脸,将她干涩而漾着笑意的脸,淋上一片晶莹闪亮的水滴,仿佛下了一场甘露。”在《晚安玫瑰》中,吉莲娜以一种纯净、凄美的方式走完了一生。她历经沧桑,没有屈服于物质生活的喧嚣,而是构筑起一个直面自我、充溢着爱和信仰的精神家园。这个家园承载着生命的丰盈和超脱,它不仅属于吉莲娜,更属于她的创造者迟子建。

  与迟子建见面时,《晚安玫瑰》刚刚发表在《人民文学》第三期上。这个差不多花掉她3个月时间的作品,成为其写作篇幅最长、思考最为深入的中篇小说。她也用这部带着生命诗意、时代质感的诚意之作,走进了自己创作的“而立之年”。从1983年开始写作至今,迟子建的文学创作走过了整整30年。从早年的明亮、纯净、忧伤,到今天的苍凉、坦然、成熟,迟子建的文字记录下了她生命历程的点点滴滴。问及这些年是否也随着文学思潮的变化调整写作方向,她的回答自信而坚定,“我的写作始终走在自己的路上”。如同山涧小溪,没有汇入大的江河,却带着流经土地山川草木的气息,这种气息弥漫在她真挚的脸庞上,也浸染在她强大的心灵深处。

  迟子建出生于黑龙江省漠河北极村,那里的冬季寒冷漫长,皑皑白雪间漆黑的乌鸦飞来飞去,犹如缎子闪光在一片白色当中,洁净而美丽,其他的季节却又倏忽、短暂,让人来不及捕捉,故乡的风景驻留在记忆中,影响了她的写作世界。她是热爱生活的人,总是带着感恩的心去看待身边的人和事,哪怕别人吹给她的是寒风。在她的世界里,生命是有限的,但只要拥有强大的内心世界,这个内心世界就能给予温暖和爱。“哪怕我的个人生活遭遇到不幸,我仍然对生活怀有敬畏之心。”迟子建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去实践的。正如作家苏童所感受到的:“我惊讶地发现迟子建隐匿在小说背后的形象,她也许是现实生活的旁观者,她也许站在世界的边缘,但她的手从来都是摊开着,喜悦地接受着雨露阳光。即使对迎面拂过的风,迟子建也充满感念之情。”

  迟子建用手中的笔默默地耕耘着自己的文学栖息地,她心中的文学“特别世俗、特别朴素又是特别天籁的东西”。无论是《北极村童话》、《亲亲土豆》、《雾月牛栏》,还是《世界上所有的夜晚》、《额尔古纳河右岸》,她总是带着情感的温度和春天的气息去抚摸世间的一切。其中,故乡以及市井中的普通人是她创作中始终坚守、最为钟爱的两个向度,在近些年尤为明显。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长篇小说《晨钟响彻黄昏》中,迟子建开始关注自己生活的城市——哈尔滨。从北国边陲小镇北极村到熙熙攘攘的大城市,她力图尝试一种写作空间的跨越,却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起舞》是迟子建对哈尔滨渐渐有了感情后生发出来的中篇小说,由此开始,一直到《黄鸡白酒》、《晚安玫瑰》,她捕捉到了这座城市的脉动:当你拨开都市五光十色的外衣,你会发现几百万人口生活着的都市,真正光鲜的人没有多少,更多的还是普通百姓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婚丧嫁娶,他们过着简朴的日子,演绎着生活的悲欢离合。弘一法师临终手书“悲欣交集”,在迟子建看来,这四个字用来形容市井人物的情感世界,再合适不过了。

  迟子建在小人物身上找到了人性的闪光点,将笔触延伸至泥泞的街巷、简陋的寒舍,凝望着市井普通人的柴米油盐。这些烟火气十足的场所和人生,恰恰是文学的“重镇”,潜伏着“生存的真相”。

  迟子建喜欢逛夜市。在那里,她能见到豪爽大方的老板、斤斤计较的商贩、讨价还价的顾客,也能听到一些人与人之间的调侃、幽默风趣的逸闻趣事,这些人物、故事常常就进入到她的作品。比如《黄鸡白酒》中“分户供暖”交暖气费的情节,就源自她的亲身经历。“文学可以深入人的心灵世界,可以为苍凉世事中的种种不公留下注脚。”迟子建说道。写《黄鸡白酒》时,玉门街一带经常出现一位老太太的身影。她平素捡些易拉罐、纸盒之类的废品,生活落魄却神态怡然。而黄鸡白酒那样的小酒馆,在迟子建的生活中再熟悉不过了,所以她把春婆婆放在那里,使其成了小说主人公。迟子建认为,虚构并不能解决文学的所有问题,生活永远是作家重要的写作资源。

  迟子建习惯纸质阅读,喜欢从中找寻人生的故事、与不同时代讲故事的人对话。然而,现如今,能在她身边讲故事的人已经远去了,“她们带走的不仅是神话与传说,还有这故事生长的土壤,清澈的溪流、滴翠的菜园、炊烟袅袅的农舍、没有尘埃的花朵。每当我站在书架下,不知该取哪一本书阅读时,我是多么怀念童年时外祖母讲的故事啊。那是一部永远也讲不完的书,一部真正的智慧之书,人生之书,可惜外祖母不在了。”迟子建感叹道。

  迟子建,1964年2月27日生于黑龙江省漠河县北极村;1983年开始写作,已发表以小说为主的文学作品500余万字,出版40余部单行本;作品有英、法、日、意大利文等海外译本;三次获得鲁迅文学奖,两次获得冰心散文奖,一次获得庄重文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等。


本文在2013-5-23 15:19:44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迟子建《晚安玫瑰》
『散文随笔』 时间之河的玫瑰迟子建2013-11-11[304]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新书与评论
『新书与评论』 日益走向开阔与浑厚——评迟子建《候鸟的勇敢》及对“大中篇”的思考王春林2018-04-20[459]
『新书与评论』 迟子建:群山之巅,谁又能听见谁的呼唤文学报2015-02-03[656]
『新书与评论』 迟子建长篇小说《群山之巅》迟子建2015-02-03[917]
『新书与评论』 靳开宇:迟子建《鬼魅丹青》的多重隐喻解读靳开宇2013-11-20[711]
『新书与评论』 李雪:大兴安岭的文学代言人迟子建:诗意怀乡 体味温情李雪2013-09-04[617]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迟子建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