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化杂谈书评文评音乐艺术散文随笔新书与评论获奖专访演讲与文学活动留言簿
专辑导航 — 梁文道新书与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梁文道推新书《关键词》不希望写作被社交媒体绑架 文章时间:2014-08-25(2014-08-26修改)
作  者:梁文道出处:原创浏览582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梁文道推新书《关键词》不希望写作被社交媒体绑架
文/梁文道
2014年08月25日,星期一

《羊城晚报》,2014年08月22日  

(随笔集《关键词》,梁文道著,中信出版社,2014年6月)

羊城晚报记者 何晶 实习生 吴启东

  为什么“接地气”这样一个关于物理状况的词汇会被赋予某种价值理念?究竟什么是“主流”?人们常常说的“敏感词”究竟是怎样的“敏感”?8月 19日晚,梁文道携新书《关键词》做客广州方所书店,以“知识分子与词语的解读”为主题做了一场演讲,现场座无虚席,还有不少读者站着听完全场讲座。

  梁文道从词语出发,探讨语言背后的逻辑和价值观。他认为,很多今天频繁使用的语词,背后被赋予了原本并不具有的价值观和感情色彩,而这背后所蕴 含的价值观,久而久之被人们忽略了。“只有分析语言如何影响了我们的感知和判断,才能进一步追问,我们的语言如何才能突破现有的框架和牢笼。”

  
进一步追问语词的额外意义

  梁文道从20世纪大众传媒和集权社会的出现讲起,进入20世纪后,随着大众传媒的兴起,语言的使用、散布、语言现象的流传、腔调、文法,发生了 大规模的改变,与此同时,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现代集权是怎么回事。以政府为例,一个是纳粹,另一个是苏联。他认为,当时集权国家的出现很有可能 是和大众传媒的普及齐头并进的,甚至可以说,集权国家的建立与完成,是借助了大众传媒的力量。

  梁文道说,事实上,20世纪就已有知识分子敏感地从语言的角度切入和理解大众传媒与国家政权的关系。他以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为例,在小说 《1984》里,奥威尔提到“新语言”,讨论新语言的规则,“大家可能会认为奥威尔的经验是在针对苏联和共产主义国家,但其实不是,他对新语言的观察来自 他之前在英国宣传部门工作的经验,他非常了解现代传媒机构怎样使用语言来完成语言意识形态的效果。”

  梁文道说,从20世纪开端至今,一路以来有无数知识分子在讨论政治和语言的关系,而中国开始这样的讨论是在上世纪80年代,作家们开始关注到 “毛语言”,当时的先锋小说家开始思考语言如何才能突破旧有的框架,当你做文学创作的时候,使用的是怎样的语言?这种语言是不是有新的生命力?也是在 1980年代,梁文道从香港来到大陆,他发现大家虽然都说普通话,但使用的语言却非常不一样,这种不一样让他感到困惑,至今仍无法完全清晰地解释。

  他拿“接地气”这个词为例。“我来广州,基本没在街上走过,住的酒店甚至可以直接走过来到方所书店。我这种情况常常会被人们批判,这是脱离人民 群众,是不接地气。我不用任何社交工具,也会被认为是傲岸、清高,不接地气。”他说,接地气本身是个与价值判断无关的字眼,可这个关于物理状况的词却慢慢 被赋予了某种价值理念。又比如“大多数”和“极少数”,“大多数本来指是单纯的数量,但在现代汉语里,它被赋予了价值,我们通常认为大多数就是好的,就是 正面的,极少数肯定是坏的,所以我们说极少数暴恐分子、极少数犯罪分子,我们说大多数人民群众。我不用社交媒体,就是违背了大多数人的时代潮流。”

  最后,他说,只有分析语言如何影响了我们的感知和判断,才能进一步追问,我们的语言如何才能突破现有的框架和牢笼。

  
现在的书展办得有点怪异

  互动环节,有读者问梁文道如何看待不同城市都在办书展,刚参加完上海书展又来到南国书香节的他认为,现在我们的书展办得有些怪异,它既不是专业 性质的,也不是完全文艺的,有点像闹哄哄的市集,由此一来会牺牲掉很多方面的内容。“比如说北京图书订货会,它和法兰克福书展一样,是专业性质的,而不是 面朝普通大众读者的;又比如说纽约书展、伦敦书展,它是办得非常文艺的,文学性和艺术性很强的;但我们现在的书展不是这样,它面向普通读者,但办得非常不 专业。”

  梁文道常常形容香港书展是年宵市场,“今年香港书展有一百万人参加,如果真有这么多人读书,香港的出版业和书店肯定会非常蓬勃发展,但实际上并 不是,生存状态非常凄惨,这说明去书展的人平时从来不去书店。这就好比平常不种花、不插花的人,过年一定要去买花市买年花一样。这样呈现出来的是一种非常 不适合读书的气氛,都是闹哄哄的场面。”

  不过,梁文道也强调这并不是最大的问题,问题在于如何管理。他认为在人流秩序方面,香港书展做得比较好。“香港书展的活动一定是在专门的会议 室,但我参加的上海书展和南国书香节,活动都在书展现场做。你站在中间讲文学,旁边可能是十个不同的出版社各自在打广告喊大家过来买书,你在中间讲得费 力,读者听得也很费力。”

  在梁文道看来,今天我们的文化活动并不缺乏专业人才的指导,但专业人士的意见是否被通过,是否起到主导作用,却是完全未知的,这源于今天我们仍 然处在官本位时代。“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官本位的,清朝也很官本位,清朝官员也很腐败,但不一样的是,现在却可能是文化水平最让人生疑的一代。古代官员也一 样到处题字,但区别是,以前的官员题字真好看。清朝的官员再腐败,毕竟是科举考试出身,从小写毛笔字,有一定的文化水平积淀,就连魏忠贤的字都比现在“大 老虎”们的字好看。到了今天,我们的某些官员有了更大的权力,但文化水平都不够,但是他们却可能在管文化。”他开玩笑说,也许有一天,有人拍拍脑袋说,不 如在书展设个地方卖云吞面吧,说不定就出现边吃云吞面边看书的奇观。

  
社交媒体改变文风和思路

  梁文道没有微博,不用微信,也不上FACEBOOK,他说自己曾经都开过账号,但最后都停了。“我会问我自己,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个工具,我真的需要吗?我是在怎样的情形下使用这些社交网络账号?是因为大家都在用所以我一定要用吗?”

  他说自己目睹了身边太多朋友被社交媒体所改变,“当你习惯了在社交媒体上发言,你会受到很多诱惑,写作也会随之不知不觉地发生变化。这种诱惑来自于你能够在互联网上迅速看到读者的反映,直接看到你的文字有多少读者,于是你会不知不觉地写大家喜欢看的东西。你的文风、文体、思路都在随之发生变化,可是你自己并未察觉。”他说,现在看有些朋友的文章,每句话都像是一个标题,每句话都很有态度和情绪。“我甚至可以想象他在写下这一句话的时候,心里可能想的是,你看,我多聪明。”他不希望自己的思考和写作被社交媒体所“绑架”,他更愿意一个人待着,静静地看书和思考。


本文在8/26/2014 5:06:32 AM被文心社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梁文道《关键词》
『文化杂谈』 陈冠中:梁文道《关键词》陈冠中2014-08-25[612]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新书与评论
『新书与评论』 梁文道的《我读》八零人物2015-02-11[894]
『新书与评论』 梁文道新书《访问:十五个有想法的书人》梁文道2012-07-27[844]
『新书与评论』 梁文道档案与著作文心社2012-07-27[686]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张琴 去张琴家留言留言于2014-08-29 00:04:34(第1条)
昨天去一个民国老知识分子家中采访,目睹案前几大本从国内寄来的一些历史文学快餐文本。说实在的,面对那些花花绿绿的排版,却没有一点兴趣想深入阅读下去。古风遗失,文风也就不在……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梁文道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