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新加坡纪实生活感悟阅读杂感翻译作品诗歌小说新书与评论获奖专访文学活动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张惠雯新书与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沉默的美学 文章时间:2013-11-17
作  者:张惠雯出处:原创浏览514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沉默的美学
文/张惠雯
2013年11月17日,星期日

《文艺报》,2013年11月15日  

  9月的某个夜晚,我和一位写小说的朋友走在北京的街头。迎面走来一群说个不停的西方人,这位朋友告诉我,他认为这些西方人过于吵闹,他们太爱表达,不懂得沉默的含义、沉默的美。的确,在社交生活中,美国人把“害羞”、“内向”看成一种缺陷,甚至当成有待治疗的心理疾病。掩藏起来的美学对他们来说是陌生的。大概正因为如此,他们的小说会走向另一端:极简。极简有它的启示意义,但我并非极简的崇拜者,这就像一个人喜欢匀称的身段却未必追求骨感。

  无论是福楼拜的《三故事》、乔伊斯的《都柏林人》,还是契诃夫那些不朽的短篇佳作,其特点之一是纤秾合度,把最应表达的表达出来,把应掩饰的置于昏暗的沉默中,因此,它们才具有异常耐读的品质。在这些作品里,细心的读者会从词句里的蛛丝马迹、巧妙的隐喻和映照中发现未写出来的内容,它们就像绘画里的阴影和留白,与光亮的部分一起决定着作品的质感、深度和氛围。当我们沉默的时候,其实我们也在做另一种表达。

  我很喜欢爱尔兰小说家威廉·特雷弗所说的:“如果把长篇小说比作一幅复杂精细的文艺复兴时期的画作,短篇小说就是一幅印象派绘画。它应当是真实的迸发。它的力量在于,它略去的东西,要不是很多的话,正好和它放进去的等量。”如果语言表达追求的是“意尽”,在我看来,短篇小说并不服从这个原则。在说与不说之间、表达与掩饰之间、描述与暗示和隐喻之间,存在着那么一个点,短篇小说的作者除了化炼词句,绝大多数努力似乎就是寻找这个点,尽我们所能去接近它,使小说呈现恰好的明暗度、匀称而又有血肉感的美。否则,小说就会面临粗鄙露骨或干瘪乏味的危险。

  契诃夫曾说:“好的、坏的,都不要叫出声来。”大概他早已发现,“忍住不说”对写作者来说其实无比困难。无论在他人的小说里,还是在自己的小说里,我多少次发现作者说得过多?在我的写作过程中,我多少次要和“说出来”、“说清楚”做一番严酷的斗争?大多数时候,我失败了,我把应该删去的句子重新加到小说里去,惟恐人们体会不到我的用意,结果,理应沉默的地带变得喧嚣,小说的美感被破坏了,矜持的艺术法则遭到破坏……我觉得我是在“删除”、“恢复”、“再删除”、“再恢复”中多多少少学会了一点儿忍耐的技能,尽管时至今日,我有时仍会把一些理应删除的废话当珍宝。

  日常生活中的人与事、人在平静生活表面之下内心的风暴和曲折更吸引我的注意,它们对我来说更富于诗意,也更易唤醒我的联想力。有时,别人告诉我一件小事或者一个小细节,我会听得着迷,如果他们告诉我一件波澜起伏、高潮迭起的故事,我反倒不知所措。我想我只能当一个印象派的小说家,宏幅巨制对我来说是不适宜的。我宁愿让精练的词语、细节和氛围说话,以便使人物突出,而非使情节突出。我的短篇小说常常缺乏情节,它更像是个随意截取的、现实生活与心灵生活交织的片段,对我来说,这个片段式的情节是一种真实,或者说,它是表达人的真实的一个手段。

  我喜爱的人物往往不怎么外向、健谈,在一个懂得适时沉默的人身上,我能发现更多的美和故事性。在今天的社会,露骨的展示、大声的叫嚷已成为吸引注意的普遍捷径,而我仍固执地要求我的人物为了美感而保持基本的矜持,这实在是个不顺应潮流的嗜好。可每当要求小说家为大众口味的改变而“改善”自身的呼声响起,我反而更顽固地想要守住自己的阵地。如果一个小说家不能影响读者的思维与感受,那么至少,别让读者轻易地改变了你。


本文在11/17/2013 5:50:42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张惠雯
『新加坡纪实』 一粒种子张惠雯2019-04-20[130]
『阅读杂感』 在微信时代读小说张惠雯2018-09-07[329]
『专访』 张惠雯:习惯一切冷遇,只为忠于自己季朱2018-05-13[473]
『新书与评论』 平静的忧伤——读张惠雯戴瑶琴2018-05-13[466]
『新加坡纪实』 张惠雯:讲述不肯在意识里黯淡熄灭的故事戴瑶琴2018-05-13[348]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新书与评论
『新书与评论』 延宕的南方踪迹——读张惠雯小说欧逸舟2018-11-30[274]
『新书与评论』 平静的忧伤——读张惠雯戴瑶琴2018-05-13[466]
『新书与评论』 小说集《在南方》后记张惠雯2018-05-13[395]
『新书与评论』 张惠雯短篇小说集《在南方》张惠雯2018-05-13[432]
『新书与评论』 《在南方》像是给自己写作生涯的一份礼物张惠雯2018-04-06[454]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灯火映榕 去灯火映榕家留言留言于2014-10-28 01:42:01(第2条)
完全同意陈老师的点评。赞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3-11-18 05:58:01(第1条)
惠雯是当代海外华文坛的奇葩,她身上没有“传统文学”的重负,因而可以飘然前行。她的最宝贵,是吸收世界文坛的精髓,她的方向,代表着海外作家努力超越的境界与个性风采的开拓!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张惠雯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