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散文随笔小说杂文评论新书与评论获奖专访行走“天地中心”留言簿
专辑导航 — 俞天白散文随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三访秋霞圃 文章时间:2017-07-21
作  者:俞天白出处:原创浏览451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三访秋霞圃
文/俞天白
2017年07月21日,星期五

《解放日报》,2017年07月16日   

  上海所有园林中,我对嘉定的秋霞圃情有独钟,一访再访,并非她的古老以及“园内有园景外有景”而被列为上海古典园林之首,而是出于59年前的一次“邂逅”。
  那是1958年,我还是上海师院学生。春夏之交,我被安排到嘉定一中实习,在那儿生活了一个多月。一个周末,我到城厢一中去探望同在实习的同班同学,一进校门,就觉清气扑面。学校规模很小,没有什么统一规格的水泥建筑,却有亭台楼阁、低栏板桥,还有用太湖石堆垒的假山奇洞,弥散着一派花园的清奇幽雅。
  发一声“不像学校嘛”的感叹后,我被同学告知,这是由私家花园改建的,据说花园的历史可追溯到明代呢。就此为止。在当时,碰到这种老古董,而且散发着浓郁有闲阶级气息的,无非说声难怪而已,既不敢细细鉴赏,更不会有丝毫追根寻源探幽索微的冲动。
  弹指间就近一个甲子。今年暮春,一个日丽风和的下午,我忽然有了重游旧地的兴致。
  我所定义的旧地,当时就是嘉定老城、孔庙、法华塔、州桥老街等等,没有将那次短暂的邂逅列于其中。
  南门老城墙所剩无几,孔庙、法华塔等被修葺一新,这一个“新”,却让我有一种说不清的失落感。怅惘间,公共汽车上与一位老者交谈,方知这儿还有个秋霞圃,其历史价值不亚于孔庙,她和市中心的豫园、南翔的古漪园、松江的醉白池、青浦的曲水园一起,被列为上海五大古典园林,且还被列为第一。“横空出世”的惊喜感,驱使我立即换乘汽车赶了去,抢着打烊前那一刻进了门。
  斯言不虚。园林面积不大,却透露出一派小巧玲珑的秀气,山具丘壑之美,水揽幽邃之胜,咫尺山林,再现天地,历来被誉为“城市山林”,显然是有道理的。接二连三的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视觉冲击所带来的愉悦,竟使我找不到出去的路。
  天晚了,无法久留,但这种紧凑幽深的魅力,驱使我一回家就打开百度详细了解。这一“度”,顿时掀开了我的记忆之门。原来是旧地重游!
  匆促之间,我所到的部分景点,亭榭楼阁,奇石古树,曲径小桥,居然就是当年嘉定城厢一中(后称嘉定镇一中)的校园,即藏在历史深处的沈氏和金氏等私家园林的旧址!
  故旧重逢,哪能就此交臂而过?遂决定再次寻访。
  我早早地从市区赶到嘉定,直奔秋霞圃。从邑庙左侧进入,沿邑庙后园的通道,经扶苏堂、彤轩等直达凝霞阁景区,这些都属沈氏园旧景点,也是当年城厢一中的所在地。与其说,我是在游园观景,不如说是在寻找旧时踪迹。
  可惜,都恍如隔世——1958年至今不仅时间跨度大,且前半场是刻意除旧布新、天翻地覆的峥嵘岁月,秋霞圃这个园名,是我来实习两年以后的1960年才从历史的烟尘里被发掘出来,当时此地仍是校舍,而且被数度更名,直到改革开放以后的1983年,才复原为花园,变动之大可想而知。幸而,步移景异、引人入胜的园艺布局,很快让我忘记了重访的初心,任随不同的亭堂楼阁、湖石花木,诱我品赏遍了桃花潭、碧梧轩、碧光亭、依依小榭,直到三隐堂翼然呈现在面前,才发觉,我不仅走遍了沈氏园、金氏园的所有遗迹,也穿越以“一堂静对移时久,胜似西湖十里长”的池上草堂为中心的龚氏园。这许多阁中回廊,这许多院廊相连、多院组合的深邃曲折,这吸引我驻足的院墙上多姿多彩的漏窗之类精致细节,湖光山色,古树名木,修竹淡石,梧桐、海棠、青桐、桂花、芭蕉、花草以及堂、室中的匾额楹联的不同风格的题写,都让我忘记置身何处了。
  我完全被目不暇接的古典园艺陶醉了。
  感谢“三隐堂”。就是这三个字,把我的心从沉醉中拉了出来,让我对秋霞圃的魅力有了全新的解读。
  此堂建于1985年,堂名沿用的是华亭乡蒲华塘畔的三隐堂。我没有考察沿用者为什么对“三隐”两字如此欣赏,但秋霞圃之所以成为上海五大古典园林之首,奥秘确确实实隐藏在这三个字中。
  龚氏、沈氏、金氏三家私家园林融汇而成的这个秋霞圃,初现园林规模,可追溯到南宋后叶的龚氏园。龚氏先人和其他两园园主生活情况,都已湮没不可考,但有资财建造私家园林者,其设计都源于自身的文化取向,源于独特的艺术风格追求。拥有肇始资格的龚氏园,明弘治十五年(1502年)成为明代工部尚书龚弘的私人花园,才以龚氏园称之;沈氏园为明末万历、天启年间秀才沈弘正所筑,门额“十亩之间”系明末书画名家董其昌所书,后归申氏,清乾隆年间(公元1736-1795年)修复后,与龚氏园合并,并与城隍庙连为一体,才有秋霞圃之名流传(因敬畏神祇,也被善男信女称为城隍园)。金氏园为嘉靖年间金翊所建,万历十年金翊之孙金兆登中举时扩大,到现代,作为学校的一部分,仍然悉心保护原貌,而后并入秋霞圃。
  “秋霞圃”三个字,既蕴含了不同身份的园主的文化艺术追求,也展示了不同时代不同的流行风格,虽然像凝霞阁、扶苏堂、数雨斋、聊淹堂等重要景点,“其旧址及建造年月无考”,但因兵燹和各种原因被毁而后重建或重修的时间,都有明确记载。有的在明代,有的在清初,有的在清末,有的在民国,有的则是在上世纪80年代,但都是在保存原有风格的基础上,吸收了当时不同的建筑风格和流派。“三”,在中国语境中,象征众多。“三隐”有意或在无意间,暗示了这种对优秀艺术风格,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由融会糅合而来的包容精神。
  三隐于一的这一历史流变,却让我们这一代人,在区区“十亩”之间,实实在在地享受到了中国园林建筑史上纵与横两个维度的优秀成果。更让人震撼的是,嘉定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县城。就说龚氏园。清顺治二年(公元1645年),嘉定惨遭清军三屠,龚氏后裔龚孙玹、龚用圆、龚用广等参加抗清斗争,城破后以身殉节,宅第仅剩两堵危墙。嗣后,宅基地与后园由汪某后裔辟为秋霞圃,俗称汪氏园,以后重归龚氏。可见,“三隐”后面,堪称大隐的“隐”,自然是这份不折不挠地追求生活之美的民族精神。
  是的,行走天地之中,以博采众长熔于一炉却又不失自我的襟怀与坚守的包容力,笑对一场接一场的风雨和磨难,始终沉静执着,以精雕细刻、一磨再磨的态度,去做一件事,何事不成?何业不精?何攻不克?这道理,何止体现在园林艺术,也就是这个“园中有园,景外有景”的秋霞圃中?


本文在7/21/2017 12:26:48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俞天白
『行走“天地中心”』 砌墙工和建城者——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三俞天白2019-06-10[104]
『行走“天地中心”』 “岭”与“峰”的转换——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二俞天白2019-01-19[241]
『行走“天地中心”』 缝隙间的无限风光——行走“天地中心”之十一俞天白2018-11-23[204]
『行走“天地中心”』 寻找角落里的精彩——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俞天白2018-11-23[322]
『行走“天地中心”』 采菊何必东篱下——行走“天地中心”之九俞天白2018-06-08[458]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留在海洋文学中的一个背影俞天白2018-02-16[324]
『散文随笔』 如何追求史诗的灵魂——以电视连续剧《鸡毛飞上天》为例俞天白2017-04-13[563]
『散文随笔』 生命并不脆弱俞天白2017-01-13[1281]
『散文随笔』 无铃车与枯叶蝶俞天白2016-03-06[609]
『散文随笔』 莫等闲,那微微一回头俞天白2014-02-26[647]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老K 去老K家留言留言于2017-07-23 13:37:21(第1条)
点赞。我在嘉定住过很多年。嘉定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就像画出来一样的江南水乡。拱桥石阶,银杏街头。几个园林,汇龙潭,孔庙,秋霞圃等,都是非常优美安静。平常游客很少的。那是上海豫园根本无法比的。嘉定也是非常浪漫的小城。对我来说,邓丽君的“小城故事”,仿佛就是在说嘉定。特别是下毛毛细雨的时候,园子里面几乎一个人也没有,和美女一起到园子里静静的漫步,简直就像仙境。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俞天白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