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散文随笔小说杂文评论新书与评论获奖专访行走“天地中心”留言簿
专辑导航 — 俞天白散文随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生命并不脆弱 文章时间:2017-01-13
作  者:俞天白出处:原创浏览1282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生命并不脆弱
文/俞天白
2017年01月13日,星期五

《文汇报》,2016年12月31日  

    得知我患上巨型肝癌的那一刻,我既不觉得惊奇,也没有恐惧,更没有怀疑是否误诊的焦躁,只觉得荒唐与对病源的种种猜疑,这种疾病怎么落在我身上? 惘然若失,但也不过是我生活被打乱了的那一类“失”。就是没有罹患绝症特有的天昏地暗的恐惧、惊慌与悲凉。当天晚上和平常一样,一落枕就入眠了,而且一觉到天明!
    据说这种病灾临头却懵懂得麻木的反应,叫“钝感力”。或许我拥有这种“力”。但生长于中医之家的我,对涉及生命及生存质量的健康,却有一套独特的生存认知并深入骨髓,认为人的机体不是完美无缺的,人吃五谷,哪有不被病害侵蚀之理? 不完美、五谷不调、小毛小病,都属正常反应,不要一发现某处不适,就惊慌失措。人类能够生存、繁衍、发展到今天,体内早已形成自我愈合的机制。一般病痛,心理一放松,机体会调度自身修复能力使之愈合的。医药是强化这种自我修复机制的手段,而不是干扰、破坏这种自我修复,如果不顺此而为,没病会变有病,小病会变成大病的。可以说,保持平常心态,起居有规律,饮食能适度,对无病者是最好的保健品;对于有病者,就是最有效的药石。积极之道,是适当的舒经活血运动,以增强激活这一机制。
    四十岁刚出头,我曾一度心律不齐,检查结果,竟是房颤! 我懵懵然,根本不想去深究房颤有多么严重,既未求医,也不问药,照常生活。三十多年过去,心脏却没有再闹毛病。1996年,一年一次体格检查,轮到眼科,医生将左眼一查再查,说黄斑变性,相当严重,你不知道? 我说我不知道。很正常的嘛,什么叫黄斑变性?他没有回答我,说了句这就奇了,转身招呼室内所有医生,都来检查了一遍,诊断一致。我依然懵懵然。弹指到了翌年体格检查,到眼科医生面前才突然想起,问道:据说,这只眼睛黄斑变性,是吗? 医生说,是的,但不要紧。再到来年体格检查,才又想起来,再问了一次,回答的是淡淡的四个字,是的,没事。每年到这一刻,我都要问一次,答复越来越淡漠。20年以后的今天,我有了这样推想,如果第一次检查出来就惊慌不安到处求医问药,那才是真正的劫数。我还曾经是高血压患者呢,60岁左右,发现血压超标,下面接近一百,有人说,下面高,最不好。因我母亲高血压,有家族史,内人就监督我天天服降压药,如此过了五、六年。有一年夏天,血压正常,停药以后,就忘记了继续服用。体格检查时,医生建议我坚持服降压药,我却当成了耳边风,至今血压稳定……我这一健康与生存认知,也属于以生物范式,认同并顺应世界的自然秩序吧?
    但是这一回,不能照抄老谱了。内人的姐姐就是罹患癌症去世的,人财两失,其惨绝人寰的痛苦,记忆犹新。确诊我为“巨型肝癌”的肝外科专家吴志全教授,也不容我有片刻迟疑,争分夺秒地帮我转到他们中山医院住院。到这时候,病房里那些正在同类病痛中挣扎的病人,强化了我对此症严重性的感知。但我仍然只有罹患此症的不解与遗憾,不时呈现于脑际的,却是王羲之 《兰亭集序》 中的“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八个字,寿长、寿短,听随化育吧,每个人都有生命到头的时刻,何况我已到耄耋之年,只向医生和家属提了一个要求:只要让我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除了化疗放疗,其他治疗手段我都接受。这才知当今世界医学界已接受了过度治疗的教训,尤其是癌症,并有了“靶向治疗”的概念。因我的肿瘤太大,无法开刀,中山医院肝肿瘤内科主任任正刚教授给我做介入治疗。我躺上手术台还不到半个小时,便听他说好了! 我意外得差一点跳下手术台,脱口而出:名不虚传呀! 从此,每隔两个多月,就做一次介入治疗,半年,肿块便缩小了一半,然后给我做射频消融术,都属创口只用创可贴一封的微创手术。不到一年,癌细胞完全消失了,也就是说,治愈了!
    我的老友、《新民周刊》 主笔胡展奋,是几十年来始终采访上海医疗卫生系统的资深记者和报告文学作家,见多识广,接触名医和重大医案无数,一直关心我的病情。得知如此干脆利落,立刻给我发来这样一封短信:太好了! 奇迹啊! 然后一连三个感叹号!
    有朋友却笑问:会不会当初误诊了?
    这当然是玩笑。我如释重负,却又有一种顺理成章的必然。为何? 这次沉疴,无非是我惯有的淡然面对疾病的一次新演习罢了。以往是知病而不急于求医问药,这一次,经受了重症病人治疗中的种种折磨,不过是从另外一个维度,印证了我持有的观点:人的生命体并不脆弱,脆弱的是人性。
    生死由命,修短随化,“命”也,“化”也,都是以内在生存机制作依托的。直面生死的绝症,免不了生的留恋,死的悲哀,或者心愿未了的遗憾和对病痛的恐惧。留恋也罢,悲哀也罢,遗憾也罢,都源于与亲人的永别,人间种种的美好和自身对亲人、对事业目标的强行割舍。亲情,人间种种美好与未了心愿,对于每一个人,都有割舍的那一刻,不愿割舍而强行割舍,最坚强的人也会变脆弱的;应该割舍的坦然割舍,不应该割舍的也能够断然泰然地割舍,便是人性的超越。这一次,不管是不是、应不应该割舍,都没有侵占我的心灵,骚扰我的安宁,哪怕是片刻。是憨,是傻,是愚,是痴,还是真的所谓“钝感力”起了作用,或者看透了人性的弱点,我都说不明白。
    我只是相信,人迟早都要过这一关的,该来的都来吧,保持一份平静与安详,以生物范式认同并顺应这一变局,让躯壳内的机体增强活力,尽可能配合医生治疗,是我唯一应该做的。我做到了。
    历经一年,住院出院六次,一而再地送上手术台,每天服药无数,却从来没有想去找医生详细究问这些治疗会出现何种后果,也从来不问服的是什么药更不去研究任何一份药物说明书,谢绝了亲友介绍的种种土的洋的治疗方法与药物,只是阅读我喜欢阅读的书刊,关心我所关心的社会动态,兴之所至,还给医生和护士写赞美诗。凡是来探望我的领导和亲友,都说我不像一个重症病人,始终谈笑自若,介绍发病治病经过与感受,一如在说别人的故事,哪怕鼻孔插着输氧管,左手吊着药水瓶,右手连接心律监测仪,下面插着导尿管,体温38度以上,一般人都难以忍受的时刻。

2016年12月12日


本文在1/13/2017 4:33:38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俞天白
『行走“天地中心”』 砌墙工和建城者——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三俞天白2019-06-10[104]
『行走“天地中心”』 “岭”与“峰”的转换——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二俞天白2019-01-19[241]
『行走“天地中心”』 缝隙间的无限风光——行走“天地中心”之十一俞天白2018-11-23[204]
『行走“天地中心”』 寻找角落里的精彩——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俞天白2018-11-23[322]
『行走“天地中心”』 采菊何必东篱下——行走“天地中心”之九俞天白2018-06-08[458]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留在海洋文学中的一个背影俞天白2018-02-16[324]
『散文随笔』 三访秋霞圃俞天白2017-07-21[451]
『散文随笔』 如何追求史诗的灵魂——以电视连续剧《鸡毛飞上天》为例俞天白2017-04-13[563]
『散文随笔』 无铃车与枯叶蝶俞天白2016-03-06[609]
『散文随笔』 莫等闲,那微微一回头俞天白2014-02-26[647]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岩子 去岩子家留言留言于2017-01-18 00:26:38(第1条)
读着,心里面不由而然充满了崇敬。
了不起!了不起!俞伯伯真的是了不起!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俞天白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