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散文随笔小说杂文评论新书与评论获奖专访行走“天地中心”留言簿
专辑导航 — 俞天白散文随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无铃车与枯叶蝶 文章时间:2016-03-06
作  者:俞天白出处:原创浏览610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无铃车与枯叶蝶
文/俞天白
2016年03月06日,星期日

《文汇报》,2016年3月4日  

    我以自行车代步二十余年,与一般骑车族不同,我的把手上始终没有车铃,就是说,我跨上自行车,不管穿行于行人漫散、流向无常、人车混杂的小街,还是飞驰于车辆密集的通衢大道,从来没有掀铃提醒人车让路的习惯。居然从未出事,既没有撞到路人和车辆,更没有被撞,一直到封车使用敬老卡。我这一套车技,完全是被“逼”出来的。新车用不到一个星期,车铃被人偷了,重装以后,还是不翼而飞,我索性采取一个气死宵小的对策,不装车铃,无非行车小心谨慎一点罢了。话虽这么说,可我这个急性子的人,哪能做到? 但就凭这份下意识的安全本能,小心翼翼的,终于变成了一种习惯性的能力,什么情况下可快,什么情况下应慢,什么时候当行,什么时候该止,性子照样急,但从来没有因此耽误事情,也没有在出行中感觉有什么不便,偶然借了人家的车子上路,有铃也不使用它了。曾经好几次,骑着自行车穿行在街道举行的庙会上,居然如徒步行走,进退自如。
    我为什么能这样? 我说不出来,一时也想不明白。直至看到一本书,才发现隧道那端的光亮。这本书的作者、书名全忘了,只记得举例中有一汽车安全装置的实验性故事,说为了尽可能提高车辆行驰中的安全系数,在车辆中增加了一系列预防装置,结果,交通事故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加了。就因为驾驶人员自恃完美性能而放松了警觉,最主要的,却是驾驶人员因周密的机械装置,反应能力退化了!
    于是,这样一项一再被验证了的科学判断,跳到我的眼前来了:不同的物种,造就了不同体量;不同的生态,造就了不同的物种。或许,我就是这一科学判断的验证者。就像枯叶蝶的祖先,为了逃避天敌的侵害,终日鼓励自己,你必须长得和周围枯叶一模一样,才能在螳螂、蛇蝎眼皮底下生存下去。它努力想呀想呀的,不知过了多少代,终于如愿了,不仅通体色彩与环境融成一体,双翅与叶片大小相同,叶脉的形状都毫厘不差!当然,获此成功的不止是枯叶蝶,还有变色龙、全身肢体长成一根树枝一样的螳螂和青藤难分彼此的蛇类,它们为了让众多昆虫禽蛙变成自己的美餐,又不致使自身被獴獾、鹰鹫所获,同样努力要求变成自己所期望的那种样子,最终获得了和枯叶蝶一般成果。
    不错,大千世界的许多奇迹,就是这样产生的,使许多物种,一如所愿,变成了自身应该变成的那种形状、色彩和习性,使达尔文成就了物种进化领域的科学巨人,同时也帮作家诗人创建了伟业。美国诗人惠特曼就是一例,他在 《草叶集》 中写下了这样的诗句:“一个孩子每天往前走,他看见的是什么,那么它就会成为他的一个部分。”并在人物塑造上,取得了惊人的成功。
    孩子眼里的世界,会变成孩子身上的一部分,当然是一种文学夸张。然而,以我多年骑车的体验,却不能不说,我们生存于21世纪,作为当代的万物之灵,真该细细琢磨琢磨枯叶蝶它们的生存发展之道,不时向自己提出这样一个要求:我应该变成我生存发展所需的,而且每日、每时、每事、每地,都要为此努力,那我一定能够实现我所想的;不是在我身上实现,就必定在我的后代身上完成!
    这种想法,恐怕不是我独有。近年来,科学家提出了一种全新的见解,将机械转换成生物。为什么? 机械化范式 (包括数码产品) 只需要建立起一种世界秩序就够了,而生物范式则需要认同并顺应世界的自然秩序。美国著名科学家弗里曼·戴森的“21世纪是生物学的世纪”的观点,也因此被广泛关注与接受。是否受此影响,我没有研究,《纽约时报》 记者尼克曾经采访苹果之父史蒂夫·乔布斯,发现乔布斯严格限制自己的孩子使用iPad,而且科技行业的其他知名高管和风险投资家中不少人,都有类似举措,严格规定自己孩子使用数码产品的时间,其中包括 《连线》 杂志前主编、现为飞行器公司3D Robotics 的CEO克里斯·安德森、科技行业营销公司 OutCast Agency的CEO埃里克斯·康斯坦丁诺普和Blogger、Twitter和Medium的创始人埃文·威廉姆斯,都以书本替代iPad之类的数码产品。以 《浅薄》、《IT不再重要》 等著作闻名于世的美国科技作家尼古拉斯·卡尔,在《浅薄:互联网如何毒化了我们的大脑》 一文中,说得更为直接:上网让人陶醉的感觉,“足以分散我们的注意力,使我们忽视互联网在认知方面带来更深层的后果”。另外一种,看似南辕北辙,其实是异曲同工,而且更极端。这就是以“极简主义”作为生活的新潮来追求,德国的塞巴斯蒂安·米歇尔、米夏埃尔·克隆布等,就是这个群体中的典型,他们把生活中包括一些家具、电器、旧书本在内的多余的东西,清理一净,米歇尔认为:“对我来说,第一步是明白我想做什么?”
    对于世界级物理学家弗里曼·戴森的理论,我不敢妄加评判,但可以肯定,他是对越来越精致完美的电子产品之类的机械替代人的智能,必将导致人类生存能力退化感到担忧,然后向原始的生物界寻找出路;而巴斯蒂安·米歇尔他们这些年轻人,却以回归原生态生物式的“极简主义”,传递出对于越来越周密完美的机械的拒绝。科学家与普通平民,他们殊途同归于一点,就是以生物范式,认同并顺应世界的自然秩序。
    当然,弗里曼·戴森、乔布斯、尼古拉斯·卡尔和巴斯蒂安·米歇尔等,是不能画等号的。前者毕竟是科学家、发明家,他们运用科学技术积极地寻求,是将过去数百年间以一种机械 (近些年来称为机电) 的思维范式为基础实现完美性的范式,转变为一种生物范式,用功能性取代完美性。这种思维范式的改变,意味着我们世界观和行为方式的彻底转变。而巴斯蒂安·米歇尔他们却是消极应对。但他们同样拒绝以高精的机械来丰富、充实生活,而把人类生活质量的提升,寄托于人的本身,在人的潜能上动起了脑筋。无他,机械有涯,人的潜能无穷;而人,在改变世界的同时,始终在改变着自身。
    这许多思考,对于当代物欲横流,追求时尚、追求享乐之风弥漫,使用电子产品的孩子年龄也越来越小,以致把iPad称为孩子的“电子奶嘴”的时日,极具现实意义。作为万物之灵的人,如何注视自身的潜能,利用一切条件与可能,将天赋于人的应有的功能充分发掘出来,利用它,发展它,最终成就最完美的人,迫在眉睫! 对于人,类似枯叶蝶祖先的生存威胁当然早已不再,然而,人毕竟是人,我们面对的,是一个要获得竞争优势,必须在“可变性”和“适应性”上下功夫的世界,无时无刻不在接受这样一连串的叩问:停留在低等生物的物质需求上,你满足吗? 在不断追求生存发展的最高境界、最高标准中,你愿意放弃以生物范式,认同并顺应世界的自然秩序吗? 你会嫌弃这种发展模式的速度太缓慢,觉得以亿万年的时间,以基因的渐进来显示其变化太不上算了吗? ……
    我以多年无铃骑车的体验回答:不。只要按人类应该变的在变,就足够了。


本文在3/6/2016 2:16:39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俞天白
『行走“天地中心”』 砌墙工和建城者——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三俞天白2019-06-10[104]
『行走“天地中心”』 “岭”与“峰”的转换——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二俞天白2019-01-19[241]
『行走“天地中心”』 缝隙间的无限风光——行走“天地中心”之十一俞天白2018-11-23[205]
『行走“天地中心”』 寻找角落里的精彩——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俞天白2018-11-23[322]
『行走“天地中心”』 采菊何必东篱下——行走“天地中心”之九俞天白2018-06-08[458]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留在海洋文学中的一个背影俞天白2018-02-16[324]
『散文随笔』 三访秋霞圃俞天白2017-07-21[452]
『散文随笔』 如何追求史诗的灵魂——以电视连续剧《鸡毛飞上天》为例俞天白2017-04-13[563]
『散文随笔』 生命并不脆弱俞天白2017-01-13[1282]
『散文随笔』 莫等闲,那微微一回头俞天白2014-02-26[647]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幼河 去幼河家留言留言于2016-03-07 05:57:20(第1条)
1990年底出国前,自行车还是我的交通工具。出国不久就被告知,自行车在北京大规模的偷盗自行车的风潮中“消失了”。从那个时候起,自行车在中国渐渐消失了。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俞天白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