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散文随笔小说杂文评论新书与评论获奖专访行走“天地中心”留言簿
专辑导航 — 俞天白散文随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生命密码 文章时间:2013-02-19
作  者:俞天白出处:原创浏览728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生命密码
文/俞天白
2013年02月19日,星期二

《新民晚报》,2013年2月18日  

作者俞天白夫妇与其姑妈郭连生老人(俞可摄)

  我内子的嫡亲姑妈郭连生110岁了(去年,她蝉联获得了上海市十大寿星的荣誉)。蛇年春节,我们一家照例去给姑妈拜年。春去春来又一年,这位110岁的老寿星,居然丝毫没有变,甚至比去年更健朗了!

  我不禁想起去年元宵前夕,上海一家眼科医院给她动了白内障手术回家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当时,本埠各类媒体竞相追踪报道,医院如何仁心仁术,面对如此高龄的病例手到病除;如何受到在台湾的儿孙的关注等等,着实为上海增添了不少和谐吉祥气象。

  她的生命力如此旺盛的秘密到底何在,自然又成为小辈关注的话题。

  记得2008年敬老节,我为《新民晚报》写过一篇短文,题为《也是一种辉煌》,抒写我去向她拜年期间所获的一些感受。她有九个子女,外加我内子五个姐弟,膝下儿孙接近百口,但我和她见面,向来只是一年一次拜年为限。忘记是什么原因了,那一次时隔三年才随我内子去探望她。对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我,她居然毫不思索地喊出了我的名字,给了我挑战了人类又一个生命极限的一阵惊喜以后,倍觉“山中常见千年树,世人难逢百岁人”的稀世珍惜感,驱使我夫妇俩再忙也不能把一年一次的拜年拉下。但不再像拿我的出现来验证她的反应能力似的要她确认我了。记得去年登门的时候,她刚巧出院回家。白色纱布还遮在术后的右眼上。80高龄的四表姐和76高龄的七表哥把我们迎到她面前,我们照例喊了一声姑妈,她没有听清楚是谁,只像对待绕膝的儿孙,礼貌性地应答了一声,便继续让双目处于放松状态,低垂了脸面。四表姐却有了拿我检测自己母亲反应能力的兴趣,欣欣然俯近她的耳轮,追问:妈,你听得出是谁来了呀?我即刻默契地予以配合,也趋前再作“姑妈你好”的问候。这一次,她略作停顿,然后显出一副思索状,啊,啊,写书的……仅仅是一两秒钟,四年前那一幕便重新出现了,欣喜地叫起来:俞、俞天白!……

  开始,我和四年前一样看到运动员挑战了人类极限般地被震撼;紧接着,便有了比四年前那次更强烈的情感的冲击:四年,不短的1460天,她的衰老,仅仅是“写书的”后面一点几秒的停顿,再加上“俞”字和我名字间那零点几秒的滞口!

  这是怎样旺盛的生命力啊!

  求索的冲动,就这样攫取了我:这里到底包含着怎样的抗衰老的生命密码?

  这些密码,随着交谈,很快在我眼前揭开了——

  她张着无牙的嘴,像个孩子般笑着告诉我,她成了明星啦!然后接过四表姐送上的被评为上海市十大寿星之一的奖状,慢慢地念奖状上的词句,念罢,便不无调侃地说起她的“明星”感受:我也上了报纸,还上了电视啦,我问记者,你们拿多少钱呀?……他们没有回答我,我说,我知道的,你们很赚钱的,你们都有很多钱!……

  哄堂大笑声里,四表姐补充说,她的脑子清楚着呢,手术前,她对医生说了一句什么话?说起来太好玩了。她说,拿我这么大的年纪开刀,开好了,你们医院出名了!

  又是一阵无邪的大笑,她也跟着开心地笑。

  四表姐说,有趣的事还有呢,医院给她在大门口挂起了大幅红布横幅,上面写着“衷心祝愿郭连生老太太早日康复”。推着轮椅出院的时候,我指着它请她领会医院的这番盛意,她抬头看了一眼,却说,写着我的名字吗,拿去当抹布倒蛮好的!……

  再一次捧腹!电话铃响了。七表哥抓起听筒的那一瞬间,姑妈倏地将脸面转向了窗口的电话,专注地聆听,急不可待地探问,谁的电话?啊,谁的电话?……七表哥继续在听,她就继续在问,一直到挂断电话,告诉她这只电话和她不相干为止。

  原来,这天傍晚,在台北出生的孙子代表86高龄的三儿子一家来看望她,并作视频交流。她在关注班机抵达上海的时刻!急切盼孙之情,仍然像小辈孩提之时!

  感谢这家医院为我姑妈所做的一切,凭借他们的爱心和医术,使这位超级人瑞有生之年生活得更有质量。当然,对老人而言,生活质量的提升,绝非医术,也不是补品,而是乐观、幽默、豁达、看透,心里装的只有亲情之爱。这才是启动医药功能的生命密码。不是吗,在同一病房接受手术的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但始终说说笑笑,应该表示感谢的时候却直言不讳地拿医院之举来揶揄,不惜让自己姓名做抹布的,只有109岁的她!


本文在2013-2-19 9:19:36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俞天白
『行走“天地中心”』 “岭”与“峰”的转换——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二俞天白2019-01-19[141]
『行走“天地中心”』 缝隙间的无限风光——行走“天地中心”之十一俞天白2018-11-23[126]
『行走“天地中心”』 寻找角落里的精彩——行走“天地之中”之十俞天白2018-11-23[223]
『行走“天地中心”』 采菊何必东篱下——行走“天地中心”之九俞天白2018-06-08[397]
『行走“天地中心”』 “何止于米,相期以茶”——行走“天地中心”之八俞天白2018-03-02[322]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留在海洋文学中的一个背影俞天白2018-02-16[281]
『散文随笔』 三访秋霞圃俞天白2017-07-21[394]
『散文随笔』 如何追求史诗的灵魂——以电视连续剧《鸡毛飞上天》为例俞天白2017-04-13[508]
『散文随笔』 生命并不脆弱俞天白2017-01-13[1198]
『散文随笔』 无铃车与枯叶蝶俞天白2016-03-06[553]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岩子 去岩子家留言留言于2013-02-21 03:36:44(第1条)
新年好,俞先生!祝福祖孙三代,阖家幽默幸福!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俞天白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