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名人与文化海外人文地理大陆人文地理欧洲人文地理美洲人文地理亚洲人文地理德国文化饮食文化文化杂谈阅读随笔家居生活银幕内外新书与评论专访活动报道文学文化人年度盘点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高关中专访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高关中:大风起兮走四方文章时间:2018-08-10
作  者:夏青青出处:原创浏览48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高关中:大风起兮走四方
文/夏青青
2018年08月10日,星期五

原载《欧洲新报》201881

进入新千年后,新时代新气象催生了很多新名词、新称呼。有的我至今听着别扭,例如美女帅哥。有的是老称呼,新用法,令人耳目一新,例如老师这个名词,如今应用很广。现在被称为老师的人,职业不见得是老师,更未必是如此称呼他的人的老师。老师作为一种尊称,不分男女,不分年龄,如此称呼,表示对对方的尊敬,我感觉非常得体

 

如果一个人偶尔被称为老师,并不能够说明什么,但是当一个人被很多人,被很多不同年龄、不同地域的人称为老师时,那被如此称呼的人必有过人之处,说明他得到大家广泛认同。前辈文友高关中先生就是这样一位被广泛认同的老师,在海内外华人文学团体,在各种正式的、非正式的场合,高关中先生一律被称为高老师

 

高关中老师长住汉堡,笔者闻名已久,却无缘识荆。两位生活在德国的华人,初次见面不是在德国,反而是在波兰。2017年欧华作协在华沙召开年会,我作为新会员初次参与文友聚会,会后与高老师夫妇一同环游波兰,同行一周,高老师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那是五月底的周末,按照议程安排,周六召开正式会议,举办演讲和讲座,周日在华沙观光采风。我因为外甥女的婚礼错过正式会议,在周六夜里才到华沙。周日从世界各地赶来参加会议的六七十位文学精英,分乘两辆大巴各处参观,途中时常有人问我名字。在华沙某公园的林荫道上,一位衣着朴素斜挎背包头发花白的老者客气地询问我贵姓。长者动问,我微笑致意,免贵,不敢当。我是德国的夏青青。请问您贵姓?”“高关中老者回答。高关中?我脚步一顿,在报刊上经常见到这个名字,发表文章数量相当之多,难道不是年富力强的中年人写的,而是眼前这位老者?我暗自惊讶

 

在华沙我们追寻肖邦的足迹,来到瓦津基公园瞻仰肖邦铜像,途中经过一座白色的马蹄形建筑物,突然有人叫高老师,高老师!。我抬头寻找,见到高老师应声上前,站到宫殿门口的台阶上,指着门旁墙上的牌子做介绍。这座宫殿名为:梅希莱维茨基宫,建于1775-1778年,原是国王侄子某候爵的宫邸,现为波兰国宾馆。中美关系史上的一段插曲就在这里上演。从1958年到1972年尼克松访华前,两国曾举行过100多次大使级会谈,会址就在这里,中方代表即前后两任驻波兰大使王炳南和王国权。我和大家一起站在宫殿门口的几级台阶上,仰头听他说起中美大使级会谈召开前前后后的轶闻,参与人物,生平大事,台前幕后的关系。高老师不假思索冲口而出,让我惊讶不已

 

参观华沙次日我们开始环游波兰之旅,南下北上,各处观光采风。长途行车,途中不免无聊,每逢此时老会长郭凤西女士总会点将,为大家带来精彩助兴节目。一路上高老师几次被点名,为大家补课。话题围绕波兰,波兰历史上的重要事件,近代以来各方面的发展,我们参观的各个文化名城的历史地位、风景名胜,波兰的风土人情、饮食习惯等等,不一而足。每次他坐到前排用话筒即兴演讲,不论什么样的话题,都毫不踌躇开口便讲,条理清晰,滔滔不绝。显然这些资料在他脑中储存已久,自然流泻,毫不滞涩。让我对高老师的脑存量和记忆力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向来笃信一言一行皆是一个人的名片,在波兰途中以及之后的接触中,高老师的言行名片让我由衷地称他高老师

 

2017年春天,我的散文集《天涯芳草青青》由作家出版社出版,飞往波兰时带去几本,计划赠送有缘。环游波兰途中某天傍晚,到酒店后我赠送一本给他们夫妇。高老师是前辈文友,知名作家,而我是刚刚入会的新人。虽然赠书,可是心里并不以为他会抽时间仔细看,更不用说当场开始阅读了。可是高老师夫妇二人之好学,之谦虚,远远出乎我意料之外。第二天在途中他们两人都谈起我的作品,不是泛泛而谈,而是具体询问文中写到的经历。显然他们不但读了,而且仔细地读了。不但一个人读了,而且两个人一起读了。高老师夫妇说,他们换人不换书,一个人看书累了,放下,另外一个人马上接过来看!这样热诚的态度,这样温暖的话语,真是对一名作者莫大的鼓励和肯定

 

从波兰归来,没多久高老师就发来一篇长达九千字的文章,洋洋洒洒点评我收入文集的作品,给予了高度评价。作为文坛新人,能得到前辈如此高的赞扬和肯定,让我深受鼓舞

 

在跟高老师接触中,还有一个细节让我大为感动。我发表文章使用笔名,原因无它,仅仅为了避免别人马上联想到我的家世,我不愿借重祖父名声,宁愿用自己的文字作名片,所以跟文友接触习惯使用笔名。加入协会,正式登记要公开本名。途中高老师问及,我坦然相告。高老师为多位欧华作家撰写小传,最早写的三十名已经结集出版,后来再写了数十位,有意出版,其中包括为我写的一篇。几个月前我接到他的电话,询问在文中是否可以注明我的本名。高老师是前辈文友,堂堂大男子,能够如此细心,真是让我感动莫名!我深信这不是例外,而是高老师的一贯作风。我想,这才是他能被大家心悦诚服地称为老师的根本原因

 

今年高老师的文集《高关中文集》出版了,沉甸甸的一大本,写百国风土,叙古今人物。我有幸先睹为快,从中了解高老师的人生之路,文学之路

 

高老师的人生之路始于陕西,1950年他出生于咸阳,三岁迁居西安,在那里长大。出生于五十年代,成长于六十年代,成熟于七十年代,三十岁出国留学。这三十年间中国历史风起云涌,高老师的人生经历也不可避免地被打上时代烙印

 

高老师是老三届,1963年升初中,1968年上山下乡,凭借扎实的数学基础,在农村脱颖而出,被提拔到县城工作。1972年通过推荐和考试,进入西北工业大学数学系学习,毕业后留校任教。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他抓住机会,参加留学生选拔考试并一举通过,争取到留学深造的机会。在上外接受一年德语培训后,于1980年来到德国留学。第一站是曼海姆歌德学院,后入汉堡大学深造,主修经济和电脑应用。五年后,妻子携子来德团聚。再过两年,高老师取得硕士学位,几经权衡放弃了攻读博士,正式开始工作

 

1987年可谓高老师人生中的一个里程碑,他圆满结束学业,生活安定下来。按部就班的白领生活,不能满足精力充沛求知欲旺盛的高老师,他在工作之余开始拾笔写作。这一提笔就没有再停下来,30多年来发表作品超过500万字!高老师在2010年退休前也像我一样只能业余写作,但是他游历之广,写作之勤,作品之丰,令我叹为观止!高老师提笔写文速度惊人,在游历波兰途中,他白天游览,夜里游记就新鲜出炉了!其精力,其热忱,其速度,年轻人也难望项背。这当然跟他平时广泛阅读积累有关,胸藏万卷才能下笔千言倚马可待

 

高老师的作品特色鲜明,一是世界各国风土游记,西方文化介绍,一是人物传记,新闻报道

 

高老师自幼喜欢史地,在提笔之初即把目标锁定在风土游记上,从身边开始写起,第一部著作是《今日汉堡》。从德国开始,从汉堡出发,他走遍五大洲,边走边写,边写边走。他已经完成的世界列国风土系列共11本,涵盖美、英、法、德、意、日、加、俄、澳和宝岛台湾。他与中国地图出版社合作,为印度、埃及、南非、新西兰、北欧、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等15本地图册撰写文字说明。高老师发下宏愿,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拓展到全世界范围,撰写一套36本的《世界列国风土大观》丛书。这一套丛书已经完成33本,其余可望在近年内完成。为了达成宏愿,他走访世界周游列国,目前足迹未至的国家仅剩一些小岛国以及战乱地区了

 

人物传记方面,他为60多位文友撰写小传,其中第一批三十篇已经结集出版,名为:《写在旅居欧洲时》,他的《大风之歌——38位牵动台湾历史的时代巨擎》囊括当代台湾方方面面的风云人物。两本传记皆引起文坛注目

 

除此之外,高老师还大量写下专题报道,随笔散文。据我观察,他的文章有一大特点,不论是今昔对比的回忆录,还是怡性养情的散文,各种精确的数字随处可见,例如在《说说我家后花园》一文中,他如此写到住宅旁的小山:小径长约三四百米,蜿蜒而上,大约五六分钟,就走到了一棵分着六股杈的茁壮老树旁,这就算上了山。这里海拔37米,而大马路的海拔是12米,也就是说,登高了20多米,相当于爬了七八层楼。这样精确的描写让读者可以准确了解小山的高度

 

高老师对我的德国华人系列十分关注支持,在我表达采访的愿望后爽快答应,可惜汉堡距离慕尼黑路途遥远,一直没能坐到一起。今年五月中,我陪母亲到汉堡参加活动,期待聚会,不巧高老师又一次远行,心中着实遗憾

 

我在波兰途中已经了解他夫人为人非常低调,是典型的贤妻良母,甘居成功男人背后的女子。既然高老师不在,我想还是不要打扰她了,可是高老师夫人李嘉美女士非常热情,一再表示欢迎。盛情难却,于是我和母亲欣然来到高府做客,从侧面了解他的生活

 

那是圣神降临节周一,高老师夫人一早赶到酒店跟我们碰头,带领我们在市中心观光,后乘车到高府。一路上她介绍,高老师酷爱旅游,这一爱好始于文革初期的红卫兵大串联,那时他三次出发游览祖国大好河山。在海外,学生时代习惯背着简单的行囊朴素出游。生活安定后,他们夫妇二人更是利用年假,联袂出游。千禧之年,高老师积攒了50多天的假期,一次用掉。难得公司同意,同事肯合作,他们夫妇得以环游世界

 

长途旅行,当然要计划周详,可是旅途中难免意外,生病、天气、失窃等等都是难以控制的因素,所以每次旅行总有计划外的变故让旅途回忆丰富多彩。关于旅途见闻,高老师夫人最常提到的一点是,第一次到任何地方高老师必然到书店,购买地图,购买书籍。他们一起出游,但是有时候也会分道扬镳,她在旅店或饭店休息,永不疲倦的高老师自己去探险

 

谈话间我们下车,步行走过一片安静的住宅区,来到高府,门前的花园里杜鹃花火焰般怒放,两棵松树并肩长成了一棵树,高高的,直直的,挺立在门口,俨然主人夫妇的象征

 

走进高府客厅,我被惊到了。那房间与其说是客厅,不如说是书房。客厅四周,除了落地玻璃窗那一面,全部是书架,里面摆满厚厚的大部头,各种经典著作,各种百科全书,各种辞典工具书,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给。高老师夫人带领我们参观,下面的地下室,上面的书房,走廊,阁楼,到处摆放书籍。这么多书籍的私人住宅,我在之前见过四次,主人全部是学者教授。在我认识的人中,高老师是唯一一位不在学术单位工作却藏书如此之丰的人

 

关于这些宝贝,他在文集中写到:多年来,我搜集的图书资料超过一万册,其中中文书籍5千多册,期刊上千册,涉及多个语种的外文书籍5千多册。包括各类百科全书、地图、各种外文词典、年鉴、统计手册、地理书籍、导游材料、画册和许多政府出版物。发现有用的材料就分门别类放起来,以备写作时参考。环顾四壁典籍,高老师人虽不在,可是书香醉人

 

高老师夫人热情好客,那天一大早即忙忙碌碌,剪下自家花园里的韭菜,调好一盆馅子,熬了一锅好汤,准备好一切。中午我们一起动手包韭菜盒子,烤得金黄,美美地吃了一顿

 

傍晚坐在飞机上,等待起飞时,我翻开文集放在膝头,回顾起这次不拘一格的间接访问,想起和高老师夫妇在波兰的日子,想起高老师的书斋和又一次远游的高老师。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行万里路,写万卷书。我想这是他生平最确切的写照

 

放下文集,我拿起高老师在波兰赠送的《大风之歌》,38位时代巨擎唱响他们每个人的大风之歌,大风起兮云飞扬。翻动书页,一位又一位历史人物从字里行间向我走来,又悄然隐去。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不知不觉间飞机开始滑行,越来越快,聚风起飞,蓦然升空,越来越高,汉堡市的房屋街道越来越小。俯瞰地面,山水苍茫中高老师肩背行囊行走于五大洲,衣着简朴,步履坚定,一步步走着,走着……

                                          

2018.06.

照片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065430e0102ydwd.html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高关中
『欧洲人文地理』 欧洲“古城博物馆”—杜布罗夫尼克高关中2019-02-16[2]
『欧洲人文地理』 克罗地亚的宫内之城——斯普利特高关中2019-02-15[3]
『美洲人文地理』 荷语铝土国——苏里南高关中2019-02-11[9]
『名人与文化』 美国作家、记者、冒险家——杰克·伦敦高关中2019-02-11[9]
『活动报道』 旅欧陕西专家学者联谊会,十年大庆迎新春高关中2019-02-08[70]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专访
『专访』 写文作赋,少年来德的才女——夏青青高关中2017-07-31[603]
『专访』 影视剧作家,出版界达人——张执任高关中2017-07-31[345]
『专访』 能写会画的旅法才女——施文英高关中2017-07-31[628]
『专访』 西楠小说讲述留英华人青春故事高关中2017-07-31[885]
『专访』 欧华文坛灿烂之星——荷华作家林湄高关中2017-07-31[637]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高关中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