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诗歌散文随笔杂文杂谈文学评论新书与评论专访文学活动《中国女性文化》留言簿
专辑导航 — 王红旗文学活动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当代中国婚恋热点问题论坛暨安顿新作《结婚吗》读书研讨会(下)文章时间:2012-04-14
作  者:王红旗出处:原创浏览123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当代中国婚恋热点问题论坛暨安顿新作《结婚吗》读书研讨会(下)
文/王红旗
2012年04月14日,星期六

王红旗:非常感谢,张起用他自身的一些体验和周围朋友体验来分析这样的现状。接着是有北京大学硕士李汪洋来发言。
 

李汪洋:他/她结婚吗?

在张起师兄之后做报告,我感觉压力特别大。首先,今天,很荣幸能够与各位老师、前辈以及同学进行讨论,谢谢王红旗老师的邀请,也谢谢魏国英老师,给予了我许多好的指导与建议。

我的题目是《他/她结婚吗?》,也就是把书的名字、问题的主体凸显出来,不同的他/她。他/她结婚吗?为什么选择这个题目?其实,在最初读这本书时,我想到了两句话,第一句是对于很多人来说,结婚从来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个命题;第二句是结婚是没有理由的,不结婚才是真正有理由的。结婚就像是涂尔干所说的集体意识一样,是社会成员平均具有的信仰和感情的综合,内化为对婚姻和家庭的强势规范,构成了他们明确的生活体系,并且,还具有遍布于整个社会的抗拒力。也正是因为如此,当人们开始对结婚进行考量时,当有了所谓“剩男”或“剩女”的踟蹰时,才会掀起如此巨大的波澜。于是,今天我们需要对婚恋观进行一个探讨。在读书中14位被访者的故事时,我认为,尽管他们有着不同的面孔、不同的经历,但又透露着某些相似的讯息,即男女两性在婚恋问题上彼此之间的差异、以及群体内部的共性。当然,这14个个案不具有所谓统计学意义上的代表性,但是,他们的入选恰恰是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所在群体的某些特性。所以,我试图以书中男女两性在婚恋问题上所呈现出来的某些特征作为起点,开启一个初步的分析和讨论——他/她结婚吗?

他/她结婚吗?当我们从这个问题出发再读这本书的时候,我们可以更加专注得听到他与她尚且未婚或不婚的缘由、以及他与她的择偶标准。首先,面对4男10女这样一个比例,我还是不禁感叹:“剩女”果然是大势。具体来说,在4位男性中,前3位是不满30岁的年轻人,他们话语的核心围绕的还是经济,比如说房子、车子,或者票子,其中,有2位漂在北京的外地男,面对的是经济上的困窘,而有车、有房、有户口的“北京男”作为一名有财产的人,却是因为有财产、因为母亲担心财产被觊觎而赌气式地选择单身。还有一位35岁的成功男性,摆脱了所谓的经济负担,他的问题在于“不肯凑合找个人一瘸一拐地彼此搀扶着离开高龄‘单身’这个队伍”。这样的坚守在女性被访者那里似乎表现得更加强烈。相对来说,这10位女性可能不像4位男性那么容易被归类或是被表达,她们的故事形形色色、大相径庭。但是,无论她们的行为是不是一种对爱情的坚守,或者与经济的纠葛究竟有多大,给我最大的感受是她们大多怀揣着一份对于真爱的纯真想象和希冀,对于生活的品质有着一份独特的坚守,更重要的是,不愿意放弃一个全然的自我。在对“剩女”问题的探讨中,有学者认为,“剩女”的出现其实属于现代性的问题。简单说来,我们的社会正在历经现代性的转型,人们也在经历着一种现代性的构建过程,但是,当现代性将批判的锋芒转向结婚、传统的性别角色等根深蒂固的传统时,处于转型之中的我们就必然陷入现代性与传统的冲击与碰撞之中。其中,女性无论是在结婚或不婚的抉择上,还是在具体的择偶标准上,她们对于自我的主体性的坚持看起来更加背离传统,因而也就承担了更大的压力,引发了更多的讨论。

谈及至此,我试图抛开这14个被访者,回顾一下以往对于男女两性的择偶观的研究。一个基本性的结论是:女性选择伴侣时会较优先考虑男性是否能提供情感与经济资源的保障;男性无论在短期或长期的择偶条件中皆比女性更重视其对象的年轻貌美。当然,还有其他因素也占有重要作用,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个体、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都有所不同。正如安顿老师所说,择偶标准经历了一个历时性的变化。有学者对《中国妇女》杂志1985年至2000年期间征婚启事的研究发现,整体来说,女性对男性的职业、所在地区的提及稍有下降,男性人品、事业的排序上升很大,到2000年人品一跃而成为第一位、事业排到第二位;而在男性对女性的要求中,排在前三位的基本上是年龄、婚史、人品,只是次序稍有不同,不过,人品也在2000年成为第一位。这已经体现了男女在婚恋观上所发生的变化及其不同之处。事实上,在本书中,我们也看到:那些所谓的“剩男”、“剩女”,或者说高龄单身者,大多不是不想结婚,而是未能结婚。所以,那些所谓被“剩”下来的、特别是女性,在择偶中,她们在注重“物”的同时,更加注重“人”本身,注重找一个什么样的人,性格、品德越来越成为最为重视的择偶条件。这样,她们被剩下的机率就更大一点。这也许就是“等一份真爱到两鬓如霜”的代价。

最后,作为一名研究二年级的学生、一个身边遍布着自称将会是“剩男”、尤其是“剩女”的这样一个角色,我还想稍微提一下硕士研究生这样一个适婚年龄群体的状态。在准备这次发言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针对硕士研究生的择偶观、尤其是女硕士研究生的择偶观受到了特别的关注。研究多认为,男女生都十分强调情感和品质;此外,男生更注重对方的外貌、年龄,对性格品质的要求带有相对较多的传统色彩,女生更关注对方的能力才干。那么,我个人最大的感受莫过于:自称有潜力成为“剩女”的人未免也太多了,而且,对于爱情、婚姻、家庭往往持有一种比较强烈的不确定感。这或许真的是现代性转型下的一种生活状态吧!

现代性转型是近代以来中国社会变迁的主要脉络;它投射在每一个个体的日常生活之中,具有不同的面向和表征。在我读这本书的过程中,我的同学也是一再说读完一定要记得给她们看。面对这样一个有些棘手的现代性问题,每个个体都无法逃离期间,都有着一种彷徨、一种希冀。且行且珍惜,是我所能想到的一种态度,也许有助于我们去直面一些问题。谢谢大家!

王红旗:下面请清华大学博士朱晓佳发言。


朱晓佳:“剩女”感言

大家下午好。随着网络文学的盛行,很多新名词不断出现。例如:“月光族”、“啃老族”、“剩男剩女”、“凤凰男”、“孔雀女”等等。其实这些新名词指的是我们80后成长在红旗下的小皇帝、小公主们长大后所形成的一种社会群体。作为一个80后“剩女”阅读本书之后,觉得该书有三大特点:

一、真实性。作者安顿被称为是“中国第一位采访情感隐私的女记者”,本书中所有的内容也是作者采访十几位大龄男男女女得到的一手最真实的材料。文章的真实性让你不会觉得那是一个个作者用来教育人编来的故事,而是呈现在你身边的一个个大龄朋友向你在展露自己的心扉。他们希望我们了解他们、理解他们、关注他们,当然他们更希望读者能从他们的生活中有所领悟,不要再重复他们的不幸。文中讲述的都是“剩男剩女”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就像“完全接纳的爱是一种奢望吗”这篇采访中提到的主人公,她在拉开她的从不向旁人拉开的高领衬衣,露出她比别人颜色更重、面积大到半个后背,直到腰和右胯的胎记。他们毫无保留的把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告诉大家,这也就更使得文章读起来让人觉得真实,让人觉得值得深省。

二、代表性和典型性。文章所选的十几个动人的故事,每一个都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可以说应该每一个主人公都代表了一个社会群体。比如说“青春不是谁都挥霍得起的”,这篇文章中的女主人公,应该说代表了现代社会所特有的一个社会群体——“小三”群体。她们生活在社会阴暗的角落里,见不到光、也不能见光。就像电视剧“蜗居”为什么能红一样,网络上评论其实它就是以房子被背景,讲述了一个贪官和一个“小三”的故事。但就是这个故事,它揭示了一个社会现实,引起人们的共鸣和反思。再比如“责任感和忠诚比什么都重要”文章中主人公的表姐,她就是那种贪慕虚荣但又好逸恶劳的“大小姐”阶层,凭着不错的家庭背景和个人姿色,嫁入“豪门”。但结果却得到的是与“小三”分享老公的命运。她想反抗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离开她那个“金窝”,没办法过她想要的奢华的生活。这就是现实中为什么“小三”得以存在的又一原因——“正室”的束手无策。这是书中举出的富人富的不知道怎么折腾才好的例子。

书中也举出了穷人穷的为了现实的生活,为了柴米油盐,不惜放弃所谓的“爱情”的例子。“‘凤凰男’与‘孔雀女’的较量”中提到的‘凤凰男’和‘孔雀女’也就是最近几年才流行起来的名词,它是伴随着不断升高的房价而“火”起来的。这些“家庭地址都详细到村”的男男女女们,他们凭着自己的天分和努力进入到大城市,想要过更好的生活。但他们突然发现,他们的家庭背景成为了他们寻找人生伴侣的最大屏障。他们买不起房子,而且还身负着一大家子甚至一大村子的人能进城的梦想,成为了他们找不到婚姻的最大障碍。北京人瞧不上他们,就像“‘北京男’有什么优越?”文中提到的老妈那样,他们生怕你是图他们家的房子和家产。那就找个和自己一样的‘孔雀女’搭伙过吧,发现还是不行。就像“饮水不能饱”中的男女主人公,还是没有摆脱“贫贱夫妻百事哀”的命运,最后还是各奔东西。想来想去,有钱的、没钱的,结不了婚的原因还是因为那个房子。这居高不下的房价啊!

三、揭示性和引人反思性。虽然以作者的文笔写出的东西,看起来文学色彩很强。但是这些却是真实的故事。我们不得不相信它们,因为感觉这些人、这些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也正是这些真实的故事,才最有揭示性。她揭示了人类内心深处的秘密,反应了人性在现实社会中各种扭曲的状态。他们想结婚,他们不是喜欢一个人的孤单,可怜之处就在于他们没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这些“剩男剩女”们绝不仅仅是文章中提到的这是一个人,应该有一群人站在他们的背后,和他们有着同样的生活经历、心理状态。这些群体的存在,不得不让人有所担心。社会稳定的最基本的因素,就是每一个小家庭的和睦。但是这群人他们找不到家庭,找不到和睦的同时,就意味着他们成为了不稳定的因素。我们现在要建设和谐社会,要温暖的大家庭的同时,真的不能忽视了这些没有找到小家庭的人们。他们的不幸,决不是仅仅是他们自身的原因,一定还有社会的因素。

作为一个八零后的“剩女”,阅读本书后获得了巨大的收获。单从个人角度来讲,书中内容的启发性是很大的。我努力寻找我为什么也成为“剩女”的原因,只在“决不为了爱情抛弃妈妈”这篇文章中提到的“剩女心理学博士”中找到了一点共鸣。高学历女性确实也是社会中一个比较难找到幸福的群体。从社会角度来讲,这本书中所揭示的社会现象和社会不稳定因素,是值得我们深刻反思的。总之,这是一本很好的书,希望也一定能够畅销。

王红旗:下面有请北京语言大学硕士李贵成发言。


李贵成:结婚?不结婚?

安顿老师的这本《结婚吗》,刚拿到手便一气读完,她写出了大多数人对于感情和婚姻的态度,因为真实,所以才能够吸引大量的读者,要感谢安顿老师为我们呈现出了未婚群体矛盾、迷茫而又坚持寻求真爱的心理状态,给我的启发很大。

结婚?还是不结婚?这是一个问题。

很多年前,我们父辈们的婚姻往往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们结婚之前其实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双方家庭觉得不错就结婚了,婚后也免不了要经历柴米油盐,经历生活中的琐碎和磨难,但是我们现在看他们的婚姻,觉得其实也很好啊,平平淡淡的一辈子,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海誓山盟,也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基础,不知不觉过了一辈子,成为分不开的亲人。

现在,我们对爱情和婚姻的要求越来越多,幸福感反而越来越低。是我们的欲望太多?还是社会的普遍价值观念之下,我们不得不去要求?

北京语言大学是一个女生多的学校,我身边的女生同学们多数都没有男朋友,并不是大家不愿意找男朋友,大家也会去参加一些联谊活动,结果总是尽兴而去扫兴而归,到我们这个年龄,好像不那么容易喜欢一个人了,喜欢上一个人变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当然,这其中原因安顿老师的书中也有分析,“我不结婚是因为机缘没到,没遇见能让我舍得自己的好日子跟他‘混搭’的那个人。”我觉得这句话讲得很真实,的确,所谓的“剩男”和“剩女”,对于婚姻往往都是不自信的,说实话,一个人生活得久了,是会习惯的,如果突然有一个人需要整天面对,在一间房一张床上生活,有时候想想还是觉得挺奇怪的,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因为,害怕审美疲劳,怕对方疲劳,也怕自己疲劳,归根结底,源自内心深处的安全感缺失吧。

再举举我的两个好朋友的例子吧。一个是我的小学同学,女生,现在已经跟她的男朋友同住了,也都见了双方的家长,但是俩人还没有结婚的打算。首先,我同学的父母,想招个上门女婿,想将来有一个孩子可以姓女方的姓,对于这个要求,男方是坚决不同意的,毕竟这个时代了,当上门女婿还是很少见的。其次,两人的家乡离得远,一个在湖北一个在山东,目前都在北京工作,当然也不是长久之计,毕竟没有房子没有积蓄,生活得还是很辛苦的。这些问题就是一些非常实际的问题,因为一旦说要离开北京,到底是去男方家发展还是去女方家?将来定居在哪?孩子上学等等一系列的现实就跑出来了。目前两人感情很好,但是没有结婚的打算,也许将来他们会结婚,但我觉得这个过程也必将是一个双方互相妥协和退让的过程,那么在这个过程中间他们的感情也必然经受各种考验,我每次跟我的朋友聊起这些的时候,她总是无可奈何,“到时候再说吧”的态度,其实结婚真的不是那么容易。

另一个朋友,我的高中同学,现在也是在北京工作,她的男朋友比他高两届也已经在北京工作几年了。他们从大学时候开始恋爱,感情基础非常好,但是如果要说结婚,我同学首先自己都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因为这个男孩子家里面的负担比较重,他需要把每个月工资的大部分寄回家贴补家用,当然这也是应该的,但是如果长期这样的话,我的同学就有点受不了了。我这个女同学家里的条件不错,独生女,没吃过什么苦头,但是我觉得她为了这个男生其实经历了很多让我自己觉得做不到的事情。他们其实也尝试过分开一段时间,因为彼此都觉得没有太大结婚的可能,但是又没有办法彻底分手,毕竟两人感情基础很好。所以,都很痛苦。我同学觉得如果他家里条件不是那么差,甚至说他家里什么都不给没有房没有车都没有关系,但是如果像一个无底洞一样没有限制地向他索取,她觉得她会受不了的。当然,从男孩的角度考虑,毕竟是自己的家人,又是家里的儿子,挑起生活的负担其实是应该的。这就涉及到经济基础的问题了,我们的父母都希望女儿们找到有房有车的对象,认为那样不会吃太多苦,以前呢,我会认为是父母势利眼,可是现在看到我的朋友的状态,我觉得一定的经济基础是很有必要的。因为结婚真的不是只是精神活动,我们需要物质保障,需要活下去,活好,没有经济基础是不行的。

那么对于一个女人而言,结婚是不是必需的呢?

安顿老师在书中的采访中有这样一段话:“一个女人,一生拥有什么才是最宝贵的?美貌?爱情?家庭?后代?我觉得都不是,我觉得快乐是最重要的,而真正发自内心的快乐并不是一个男人、一段爱情、一个家庭和几个孩子就能带来的。”我认为这样的说法很对,如果不快乐,有了婚姻又怎么样?与其在婚姻的牢笼里痛苦还不如无爱一身轻地过单身的快乐生活。可以读书、旅行,充实自己的内心。我认为一个女人,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提升自己的内心。只有内心强大了,才不会畏惧来自社会上的各种压力。

最后,我想说,结婚是顺其自然的事情,如果缘分到了,遇见一个能让自己舍下好日子去跟他共度一生的人,就好好珍惜,好好经营。如果暂时没有遇到,也没有什么,只是不管怎样,都不能失去对真爱的追求,不能为了结婚而结婚。我相信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真爱一定会显得弥足珍贵,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追求并坚守。

王红旗:李贵成同学用身边的故事讲述了她的论点,下面有请中国人民大学博士李怡乐。


李怡乐:劳动力市场VS婚姻市场

读完安顿老师的新书,最让我感动的就是《美少年与丑男人的PK》这个故事。女主有一颗想要去流浪的心灵,现实中却一定只是个踏实工作和生活的乖乖女。她对自己的另一半写下简单的要求,“我希望他是一个内心善良性格温和的人,本性天真,热爱自由,有健康阳光的心态……”然而,生活中总却难以有这样一个适合的feeling出现。曾经有一位老师语重心长地教育我们班女生们说,不要再看偶像剧了,那些都是毒草啊,中了这些毒,你们还怎么在现实中找男朋友?其实谁也不可能幼稚到按照偶像剧的标准去选择自己的男友,只是现实生活有时过于苍白了,市场化的困境让人们即使面对婚姻也不免要在成本和收益间清晰地算一笔账,偶像剧中却总是充满了真情、阳光和温暖……

因为我是学政治经济学的,这里我想简单地从女性参与劳动力市场面临的矛盾,推演到婚姻关系的物化,对女性的就业和婚姻选择提一点小小的想法。

刚入大学的第一天,开学典礼上一位老教授语重心长地呼吁“不要把大学办成了职业培训所”。很不幸的是,在日益激励的劳动力市场竞争中,他老人家无法阻止历史的大势所趋。于是,上新东方,考托福,争取更高的GPA,努力去世界500强实习……这一系列活动成为了大多数学生本科生活的主题,这时候同学们之间几乎没有男女之分,16年寒窗(甚至更长的时间)就为了能让我们在进入劳动力市场之前获取足够强硬的资历。

毕业季同时是一个性别差异凸显的时刻。求职过程中种种直接的、间接的性别歧视就不用说了,女生们逐渐发现,除了要在令人窝火的劳动力市场血拼之外,婚姻市场上的暗战也开始了,而且你还需要准备更为复杂的简历(性情、样貌、家境……)。即将离开校园的女孩子们一方面要打造积极上进的职场女性形象,一方面又要凸显贤良淑德、适为人妻的品格。新时代女性的成功标准,就是要在劳动力市场和婚姻市场同时大获全胜。尽管媒体上经常会有大学女毕业生“不忙工作先相亲”的例子,但是对于多数接受了精英教育的女大学生来说,我们要同时拼GPA,拼才艺,拼offer,拼男友,一样都不能少,样样都要比别人强……

20世纪以来,女性解放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她们得以走出家庭,从事社会生产,获取经济上的独立地位。直到今日,尽管社会价值观日益多元化,“让女性回家”的呼吁也不断显现,但是我们大多数人还是认为,女性必须有一定的经济自主能力才可能保证婚姻中的平等地位。然而,换一个角度,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视角来看,女性参与到劳动力市场的历史进程,意义更在于为资本积累提供廉价的产业后备军,这远非一条光明的妇女解放之路。

传统社会中,女性劳动力的再生产成本更低,组织力量更弱,这使得她们天然地更易于成为供资本压榨的归顺的劳动力。《资本论》第一卷中有大量对资本主义生产如何残害女工身心的描写。当然,这是18-19世纪的历史,但却决不仅仅是那一个时期的史实。潘毅教授所著的《中国女工》,向大家展示了在深圳的工业园区内,来自中国内地的年轻女子,在暂时脱离传统家庭的束缚之后,如何沦为跨国资本的附属物。当她们在流水线上贡献完自己年轻的劳动力之后,终将为资本所抛弃。这却不仅仅是发展中国家农村妇女所遭遇的困境,也是整个市场化进程中大多数女性在就业中面临的问题。

相对于我们的母辈,我们在全球化的劳动力市场上往往面临着更加不确定性的雇佣关系。女性结婚、生育的决策都可能受到雇主经济利益的限制。尽管现代女性基本获取了和男性同样的教育水平和行动自由,但是更高的就业门槛,更大的失业风险,却依然为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上设置了天然的弱势地位。女性虽不再从属于一个具体的家庭或男性,但却要从属于资本,为剩余价值的生产而服务。在这种雇佣劳动关系中没有一丝的温情脉脉。

如果说女性最初的就业选择,包含了自我社会价值的实现和获取经济中的平等地位这些要求;那么当代都市女性的婚姻选择,又必然要求降低自身在劳动力市场上面临的风险,避免成为被完全异化的劳动力商品,回归到大自然赋予女性的生命角色。于是,我们就会想当然地期望让男友或丈夫去承担市场的风险,为家庭生活提供一个安定温暖的空间。婚姻选择也不可避免地被市场化了,衡量一个男性是否可以作为婚姻对象,需要衡量他置业安家的能力。为了给一场优质的婚姻投资,女孩们还需要不断地规训自己的身体,于是媒体上充斥着各种减肥、美体、整容……大大超出了作为一个健康人的日常所需。男女双方努力地在婚姻市场上发射对自身有利的信息,以求获得最好的“匹配”对象,尽管人人都知道真情最可贵,但真情总难以通过精心计划、刻苦经营来获取!

就好像劳动力天然并非是商品(马克思将自由雇佣劳动关系的建立作为资本主义制度的一个基本特征;卡尔•波兰尼则将劳动力的商品化视作将人类社会屈从于市场法则的重要一步),婚姻更不应该被市场的交换关系所异化。生活在市场化大浪潮中的女性,我们无法改变当下的社会存在,无论是选择回家做全职太太,还是继续在劳动力市场上打拼,是夫妻可以协商分工的问题,并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只有在家庭组建中永远坚持寻找真情,热爱真情,才是女性获取自尊与独立的核心!

王红旗:李怡乐同学从经济角度谈到婚姻市场的情况,下面请清华大学博士戴蓓芬发言。


戴蓓芬:敏于自我的一群——读《结婚吗》有感

如果说写作是在呈现一种思考方式,那么安顿女士的新书《结婚吗》就是在以细腻平实的方式呈现一个当今社会中给人带来浮躁和困惑情绪的话题——婚恋。这是一种清明简洁的方式,它反衬了婚恋问题的多重性和复杂性,这也使得它能够直接地触碰我们的内心,甚至能够帮助我们抛开种种对于现实的疑虑,重新对这个问题进行思考。

这是一本记录访谈内容的书,书中14位男性女性所面临的问题也是在这个时代他们的同龄人所面临的问题——如何选择自己的婚姻和生活。尽管,在内容上书中记录的是一些对生活和感情的细琐的思考,但是整体看来,我们能够感受到一种对生活和感情的诚恳认真的态度。正是这种态度,决定了书中被访者的感情状态——单身,正是这种态度,表达了他们的生活方式——自由,也正是这种态度,呈现了他们的精神特质——独立。他们是敏于自我的一群,所谓敏于自我,可以说是敏感于自身的情感、追求,甚至是关于生活的信仰。我认为,这种敏感是一种生活能力,它奠定了每个个体生活的基础,同时,它也是现代社会的奇缺要素,并且甚至能够成为解决我们对婚恋问题思考的困惑的途径。这条途径便是——你到底在生活或是一段婚姻当中想要的是什么。这是一个需要被明确的前提,所有对于生活的努力和坚持都是建立在此前提之上。在一个一切趋同的社会里,书中的被访者或者与他们类似的人对自己生活的选择体现了人——作为一个个体所能够体现的独立价值。十四位男女每个人都有对自己所珍视的品质和认定的标准的思考,由此,他们看起来是不愿意妥协的一群。这也导致前文提到的可贵的态度竟然被大多数人认为是可疑的。《结婚吗》这本书正是在回答社会中对这些保有独立性的男女的质疑。安顿女士用平实、客观、亲切的方式为我们记录了一种状态,并向我们传达了一些看起来天真固执,但是却非常纯粹毫无功利的情感。除了对这种情感的体认,更重要的是,对这种情感的坚持,这需要一定的勇气,承受力和积极乐观的心态。最终,我们看到对生活明确的认知和对婚姻坚定的理想促成了这样一个群体的出现。或许,他们所坚持的正是其他人已经迷失的,他们所努力的正是其他人已经压抑的,所以,看到他们对自己的生活的陈述,我们也能够感受到一种内心深处的共鸣,这也才是这本书的成功和魅力所在。当然,这样精神上的坚持和认真可能导致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各种坎坷和辛酸,因为毕竟,传统价值在这个社会中是强势的。他们的坎坷和辛酸正体现了传统价值与现代社会新价值的对立和矛盾。而安顿女士以倾听的方式走进他们的心灵,架起一座很好的桥梁。首先,他们在面对安顿老师的同时也在面对安顿老师的读者,这使得他们得以以一种曲折含蓄的方式向这个社会表达自己,而作为读者的我们,同时对于那些坚持传统价值观念的人们来说,能够以一种亲近的方式了解他们,甚至最终达成对他们的认同。我们可以看到,在这本书中,这些看起来与社会保持距离的个体实际上是一群非常鲜活并且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的这个社会的新价值观的方向的人。对于感情,他们看起来有一些半途而废,实际上保留了完整的自己,看起来挑剔刻薄,实际上是在等待真正属于自己的爱,看起来孤独不合群,实际上是在一个独立的领域享受生活。可以说,安顿女士对他们精神状态的记录是在向我们展示他们的独特的风采和气质。我认为,这是一次平衡社会多元文化的成功的尝试,其中体现的透视心灵的方式以及蕴含的诚恳认真的态度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我们必须看到,每一个个体都是独特的,而那些异己的,他者的,非我的行为必须在一个恰当的维度里被理解和尊重。

王红旗:戴蓓芬同学用一个很特别的角度审视“剩男剩女”这一群体。下面请北京外国语大学硕士薛瑛发言。


薛瑛:婚姻,与幸福并无关联

我拿到这本书也是一口气读完的,之后又一口气写了今的这份发言稿。写完之后我当时觉得自己写得可深刻了,哈哈,听了大家的发言之后,我写的更像电影宣传片,比较适合放在今天研讨会的最后做总结。特别是我还做了一个PPT,就愈发的像宣传片了。

我的发言有一个特别煽情的名字叫做《幸福:婚姻并无关联》。我们或许会怀念父辈们的简单。见面,结婚,生子,过完一辈子。一切或许没有那么难。她们的婚姻有很多我们现在理解不了的忍耐和牺牲,有我们向往和渴求的责任感和忠诚。的确,朴素的生活造就朴素的婚恋观。在父母那一辈里,婚姻是为了生存。女儿的出嫁可能是为了礼钱好让弟弟有钱娶媳妇,儿子入赘女方可能是因为家里已经负担不起太多人的口粮。他们之间没有太多类似于“爱情”的东西,但是他们也可以白头终老,我们也一样可以健康长大。

而今天的我们有太多的选择和诱惑,这让我们变得挑剔和苛刻。关于这个世界,我们了解更多,我们更自信。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里,我们吃快餐,对于另一半,我们也需要现成品。我们没有耐心去打磨一块璞玉般的男人,慢慢等他散发美玉光芒。

我们更爱自己,我们有自己的追求和理想,我们不会轻易的为了别人谋杀属于自己的乐趣,放弃自己的追求。回过头去看,父母亲们的婚姻在我们看来是那样的不可理喻,难以接受。婚姻须得是一场0.5+0.5=1的利益最大化的理性选择,在生存面前,爱情早已退居二线。毕竟对于现在的我们,生活那么难,房价那么高,马路是那么堵,公务员是那么难考,北京户口那么难进,孩子上学竞争那么激烈。何况感情本来就是一件玄而又玄的东西,它产生的没来由,偶尔还会消失的没踪迹,也难怪大家需要一些更踏实的东西垫垫底。

我们无法改变时代。如果可以选择出生,我会宁愿生在激情澎湃的上世纪80年代,和一个穿着高跟鞋会写诗的中文系男生相恋,沉迷在那些文字里。但是我们的的确确生在史上生活压力最大的时代,这个时代里,生存和发展是第一主题。在一个连爱情也讲究优胜劣汰的世界里,有些人幸运,有些人剩下。因此我说,“剩女”是一种正常现象。

你看那些幸福的人,都差不多,事业有成、家庭美满、母贤子孝、丰衣足食、要什么有什么,不外乎这些。但是你看不幸的人,烦恼和遭遇都不一样。我不想讨论书中那位想要衣锦还乡的北漂“凤凰男”,还是那位被有北京人莫名其妙优越感的“小市民”母亲,抑或是书中那个背部有大面积不规则纹身的而嫁不出去的自卑女孩。他们有各自特殊的原因被“剩下”,莫衷一是。而我更感兴趣的书中那些自己选择单身,钟情一个人生活,坦然成为“剩女”的这类女性们。因为对于她们来说,“剩女”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方式,是自己个人的选择。她们的例子更具代表性。她们告诉世人,不是所有在适婚年龄没成功嫁掉的女人一定都有心酸曲折的故事和破碎的心,这样的时代已经过去。

就像书里面第一位被采访者说的那样:“我不结婚是因为机缘没到,没遇见能让我舍得自己的好日子跟他‘混搭’的那个人。谁说非要跟一个男人结婚才能过的高兴?我现在的日子过的挺好,高兴着呢,要是加上一个人不能更高兴,瞧着不顺眼还要增加很多烦恼,那为什么要改变?”

是的,对于现代社会的精英女性来说,她们需要的不是一个养活他,给她一个家庭,为他生一个孩子,老了以后相依为命,最好死在她后头免得她一个人承担孤独的晚年的人。对于她们来说,假如放低标准,结婚是很容易的事。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可以得过且过,但是一想到这种情形要和婚姻联系起来,很多人仍然不甘心苟同。因为即使在现在这样一个浮躁的社会里,在大多数人的心中,婚姻仍然是一件神圣的事,仍然类似于一种孤注一掷的赌博性质的行为。没人会刻意的想要经历几段婚姻,颠簸在坎坷的情路,弄的自己身心疲惫,对伴侣的一劳永逸的正确选择是每个女性的梦想。

经济的独立是现代女性在婚姻市场的立足点,女人可以不必为了获取安逸舒适的生活而委屈自己去接受一个貌似能提供这些的男人。这也决定了在选择伴侣这件事情上,个人的主观感受成为了相对的优先选项。选伴侣就像给自己选最可信的贴身内衣一样,舒服程度是首要,绝对不能打折扣!

在这样期许下的婚姻观,包含着她们对精神和物质的不同认知,不同考量,但是更多的是对于自身价值的肯定和尊重。在与不同人浅尝辄止的交往背后注意到的细节,包含了教养,道德观和价值观都会影响对一个人的判断,而当这个人是与你朝夕相处的另一半时,我们会愈加的严格。

或许每段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禁不住在放大镜下面细细观察,但是更多的时候她们没有遇见那个能够说服自己去跟他一起生活、一起生孩子、一起存钱、一起变老。拣尽寒枝不肯栖,“但是如果结婚不能让人满意和幸福,我们宁愿自己过自己的逍遥日子”。

于是我开始思考,婚姻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它就必然是合理的吗?对于这些宁愿顶着“剩女”的名号,也不愿意降低标准退而求其次的女性来说,就这样“剩”下去是否是一种更优选呢?父母辈的婚姻貌似很稳定,但是对于很多牺牲掉个体幸福追求而一味的去成全这个外壳,保存它的完整相比,“剩女”是不是更快乐呢?我们也很难不怀疑,这样的家庭带给每个个体的是否都是正面和积极的能量呢?

在每一段感情关系中,势必有一位是屈从者(settler),一位是高攀者(reacher),就像国家间不存在完全平等的关系一样,感情和家庭的稳固是以一方的牺牲作为代价的。没有绝对的平等,只有相对的平衡。只不过古往今来大部分的男女关系都由女性保持着屈从状态,并且整个社会和文化都视此为常态。因此,一旦有一种力量试图打破这种关系,矛盾便会产生。为什么人们不相信因为坚持自我而被强行划为“剩女”行列的一定是异数?为什么大多数人认定“剩女”一定不是从心里感觉快乐而是需要同情和帮助?为什么对于女人来说,能够达成幸福的唯一途径就是找个男人并成为他法律上认可的老婆?女性为什么不能对婚姻说no呢?相比在婚姻中丧失了自我和认同,失去了快乐和骄傲,那试问,做“剩女”又有什么不对?

期待社会给她们更多的空间,让她们享受单身吧。

王红旗:薛瑛同学讲得非常好,下面请北京语言大学的博士冯琼琼发表她对《结婚吗》的看法。


冯琼琼:什么更珍贵?——读《结婚吗》有感

安顿的新书《结婚吗》讲述了14个大龄未婚男女的故事。

大龄单身男女,现在的社会给他们身上贴上了不无贬抑性的标签——“剩男”“剩女”,更有好事者将他们分出级别,安上各个有趣的谐音名目——“剩斗士”、“必剩客”、“斗战剩佛”、“剩者为王”等等。媒体也经常策划各种栏目讨论这些没有在法定晚婚年龄年限前完成终身大事的人。这些没有在“应当”的年龄做完“应该”做的事情的人,被认为是“剩下”的人,通常被认为或是客观上有缺陷,或是主观上太挑剔,总之,是因为种种不利因素而在婚姻上落后于主流人群的人。

“剩男”“剩女”这两个新近产生的现代汉语词汇是如此迅速地被无数人接受,用来贴在周围亲人、朋友甚至自己身上,可是,本来只是个人对自身情感和婚姻的选择,到现在演变为一种牵动社会大量关注的“剩男剩女”社会现象,到底是他们自己的问题还是社会的问题呢?到底他们自身存在哪些方面的问题?他们为什么会被当作“社会问题”来对待?而主流社会对于这种个体现象为何如此担忧,在有意无意之间对这个群体进行集体施压,以便解决这个“问题”呢? “等一份真爱到两鬓如霜”,书的代序标题表露了作者安顿对待“剩男”“剩女”们的看法。在作者看来,她“采访到的被‘剩下’的男女中很多人非常可贵,他们对于爱情的固执和坚持,让作者“觉得在一个物欲缤纷的时代,爱情可能是还有救。”

 14个身贴同样标签的人,演绎了14个不同的故事,其中又各有大同小异。而每一个个体故事,在分门别类的解读下,又会牵引出一些社会热点词汇。两位因身体上的特殊原因被人挑剔的女性,两个因城乡差异而被人挑剔的“凤凰男”,两个因各自原因不断挑剔别人的“北京男”,剩下的8位女性,就比较集中地代表了在人看来“太挑了”的典型“剩女”,这8位女性,或是因为孝顺母亲,或是因为守着一份真爱,或者仅仅是因为过于独立和自主,太强调精神生活,太重视个体感受,而不肯迁就,不愿妥协,终于成了“剩下”的人。

我们的社会处在一个混乱的转型期,在爱情快餐化,婚姻商业化,个体工具化的时代,功利性的角度被广泛认可和接受,并且被作为一个普遍的标准来衡量我们身边的人和事。太重爱情也许被认为是沉迷;追求理想化婚姻也许被认为幼稚;纯情也许会被认为是愚蠢;讲究精神生活也许会被认为务虚不务实;追求自我发展的女人,也许会被认为不安分,不是一个好女人;要求完美的人,更是会被认为不正常。社会的导向让我们渐渐接受了这些判断,我们也慢慢被这些观念所规训,并以此去评判和规训那些持不同观念的人。而我们评判的标准也许太单一和武断,并不足以作为一个普遍适用的准则去衡量所有的人。因此,书中的“剩男”“剩女”们,他们的爱情观、婚姻观、价值观与主流观念的矛盾与冲突,恰好凸显了我们社会转型过程中所呈现的精神层面上的问题,也是我们需要停下脚步来考量和反省的地方。

安顿在书中的态度是开放式的。在采访手记中,安顿既站在平等的角度来聆听受访对象的倾诉,又保持了职业的眼光来审视每一位主人公故事所折射的社会现象,这种适度的距离保证了安顿思考的宽容性和敏锐性,也保证了安顿对个体的尊重,既是对“剩男”“剩女”们的尊重,也是对读者的尊重。

在整个社会的飞速转型过程中,传统社会价值观念的转换总是会有或滞后或错乱的地方,而在媒体网络便捷时代,我们的媒体人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媒体的导向对平民社会的影响是全方位的,而这种影响会渗透到每一个阶层的观念变化中,这些或大或小的变化,都会形成动力或者压力,以不同的方式施加到每一个人身上,如此重要的位置,需要的是媒体人谨慎的态度。如果媒体人都能像安顿一样,持一种开放而客观的立场,多一些宽容和体谅的角度,甚至是欣赏这些“爱自己,坚持自我,追求更高生活质量的人”,我们的社会会更多一些自由的空间,更具有多元色彩,更加令人向往,而遵循自我的选择,以严肃而谨慎地态度来结婚,更加能保证婚姻的质量,提高婚姻中个人的幸福指数吧,而为一份真爱等到两鬓如霜,这种立场和态度更加珍贵吧!

王红旗:感谢冯琼琼的发言,下面请北京师范大学硕士罗悦发言。


罗悦:婚姻?请三思

于古代文学经典中追溯,婚姻始于浪漫而古老的契约,《诗经》中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体现出了婚姻的契约本质。这种契约有格外浪漫的一面,比如《桃夭》一诗中写道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这里以鲜艳盛放的桃花作为起兴,衬出了新嫁娘恰似桃花般的娇羞美丽,也包含了女子对幸福婚姻生活的憧憬向往之情。人们更是真心祈盼结成婚姻的新人们能得到长久的幸福。然而,既然是契约,自然也有残酷无情的一面。《诗经》也同样描述了不幸的婚姻,《氓》这首诗就塑造了一个经典的弃妇形象,也留给后世几句话作为警示,“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其实,婚姻从来不是如想象中那般光鲜亮丽的,引用一句作者在《代序》中提到的比喻:婚姻的锦被下面是满床的虱子。化自张爱玲名言“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的这个比喻,虽是辛辣刻薄,却又让人忍不住赞叹有趣而贴切。与恋爱不同,婚姻要少了几分风花雪月的浪漫,又多了不少柴米油盐的计较。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婚姻应该不是大多数人家过日子的模式,婚姻总是有鸡飞狗跳的一面。不过这种不完美大概也就是婚姻可贵可爱的地方。

无论如何,中国传统文化当中,婚姻一向被视为人生头等大事。可是远离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进入新婚姻时代后,站在婚姻大门外徘徊而迟迟不敢迈入的人也日益增多。中国有句古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若是到了一定年龄却还没有结婚的打算,难免要要被贴上“剩男”“剩女”的标签时不时接受家人、朋友等身边的加倍“关心”甚至探询。

但如果从另一个角度看,坚持独身的人群的增多不正也是时代思想进步的标志吗?正因为人们有了选择婚姻的自由,于是也便自由地选择要或不要了。无论这种选择带来的是快乐还是伤痛,人们可以选择婚姻这件事本身就足够有意义了。没有遇上合适的,那就不嫁不娶,不将就也不苟且,这种婚姻态度也未尝不是一种潇洒的选择。作者在《结婚吗》这本书当中记录了14个都市大龄未婚青年的故事,他们中有男有女,来自不同地区,职业背景颇有差异,但都因为没有在适婚年龄步入婚姻而被称作“剩男”、“剩女”。他们每个人的故事和经历都是独特的,但是在当今都市人情感生活方面又都具有一定代表性。“‘凤凰男’与‘孔雀女’的较量”、“青春不是谁都挥霍得起”等章节都聚焦了当下的婚恋热点问题。靠自己从农村来城市的男青年往往自身素质不错但家境不理想,被称作“凤凰男”,他们想在大城市收获理想的婚姻并不容易。年轻漂亮的女孩没有经得住金钱、地位的诱惑而介入他人婚姻成为“小三儿”,这种现象如今也已屡见不鲜了,她们未来的婚姻又在何方?作者书中的采访对象虽是一个个独立鲜活的个体,但是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这个时代的缩影。感情、婚恋问题的背后其实都折射出了不少值得我们深思的社会问题,也需要我们进一步的探究。

再回到这本书里的主人公们身上吧,这14个都市男女虽然拥有各不相同的人生故事,虽然有些人是主动放弃结婚的打算,另一些则是被迫进入“剩男”“剩女”行列。可又有谁是不愿意在正当龄时,谈一场甜蜜妥帖的恋爱,顺顺利利地娶了或是嫁了个合心意的人,成了个温馨又和睦的家呢?

作者细腻平实的笔触带领我们走进书中人物一个个生动鲜活的情感故事。这些都市青年们被“剩下”的原因看似林林总总,但大多数人无法走进婚姻其实都因为没办法将就、不甘心与现实妥协。随着年岁渐长,固执的个人想法和习惯渐增,愈发不愿意为另一个人改变,也挑剔着另一个人,于是就在这样日复一日的挑剔当中将自己“剩”了下来。

结婚是为了幸福,这句话说得多好。如果不能带给自己幸福的婚姻,又何须强求。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每个“剩下”的人都因为过于挑剔或是有某种生活怪癖、心理隐疾等等。对于那些不愿在爱情上委曲求全而坚持宁缺毋滥的人,我们应该心存敬意。耐得住那一份寂寞,受得起世人冷言冷语,这更是需要坚定与勇气。他们当中有些人,可能会被看做挑剔,但自己选择自己愿意走的路,又何必多做解释。这种坚持完整爱情的态度本身就很可贵的,从书里那个胖姑娘的故事里,尤其能感受到对自我的坚持,这样的想法才值得我们尊敬。对他们来说,如果别别扭扭或匆匆忙忙结了婚成了家,反而会给双方带来更大的伤害。所以,面对婚姻,请三思。

王红旗:90后也分析有头有道,下面请北京外国语大学博士丁大力发言。


丁大力:看待“剩男剩女”需理性——由《结婚吗》想到的

10月28日,我有幸参加了由首都师范大学中国女性文化研究中心、中国女性文化研究基地和九州出版社共同主办的,当代中国婚恋热点问题论坛暨安顿新作《结婚吗》读书研讨会。由于得知此次会议的时间较为仓促,在会议开始之前我都没有拜读过安顿的新作,这是一个遗憾。但是在会议中。我认真聆听了安顿本人以及国内著名的专家学者包括一些研究生的报告以后,感想颇多,现总结为三点。

一、 爱情仍然应该是婚姻的基础和支柱

当代社会是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人们的思想中搀杂着过多金钱、权力等各种各样的考虑,这种现象在婚姻问题上表现得最为明显。但我认为对婚姻来说爱情仍然应该是基础和支柱。

两个人没有爱情作为支撑是不可能顺利走向婚姻的,如果我们能够找到没有搀杂任何东西的爱情,那就结婚吧。如果找不到爱情而是迫于各种压力结婚的话,我们也要抱有在婚姻中寻找爱情的梦想,可以先结婚后谈恋爱,两个人只有找到一个叫“爱”的东西,我们的婚姻才能长久支撑,物质上的东西永远无法做到这一点。我听同学说他父母是指腹为婚的,我很幸运,我父母是自由恋爱的,他们的婚姻很幸福,母亲至今都会向我“炫耀”父亲当年追求她的情形。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和父母一样呢?我们为什么要轻易对爱情和婚姻失去信心呢?爱情仍然是婚姻长久的支撑,我们不能放弃追求幸福美满的婚姻,否则我们面临下一代的时候,该如何传递给他们一种健康的婚姻观。

二、自己和他人共同制造了“剩男剩女”现象

我觉得“剩男剩女”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种现象,这应该从自己和别人来找原因。我们每个人都有一种思维定势,那就是当两个人的关系出现危机时,首先的定位是自己没有问题,错误出在对方身上,每个人都这么想以后,两个人是很难有一个很好良性的沟通。我们需要做的是,当碰到某个问题时,主动去思考别人为什么这样看我?我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问题?有的话能不能改一下?如果确定自己没有问题,那么造成误会的原因是什么?我认为出现问题时首先要考虑自己的不足,而不能把责任都推给对方。

造成“剩男剩女”现象的人群有两个:一个是父母和其他亲友,父母觉得儿女已经到了应该结婚的年龄,那么就应该结婚,否则对自己和家庭都是十分不利的,老一辈都有这样的想法。另一个是我们的同龄人,他们是制造舆论的主力军同龄人制造这个概念和问题以后,是两个阵营就在不停地争论:到底什么是“剩男剩女”?标准是什么?有必要提这个概念吗?谁是“剩男剩女”?这个现象应该引起注意。

三、关注婚恋问题应该保持全面性

这本书我没有看过,不知道采访人群具体是什么,当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基本上都是在北京的定居的一些年轻人。关注婚恋问题的学者和其他研究者,除了大城市的年轻人以外,是不是应该也关注一下其他边远山区的年轻人。我想我们应该关注一下那些农村孩子,思考他们为什么能够接受比较早的婚姻。一是他们当地的习惯,并被他们接受。比如女性到20岁以后不结婚的话,连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正常:我应该结婚了,不结婚在其他人面前抬不起头来。没有人逼迫的情况下她就结婚了,婚后生小孩,也过得挺滋润。幸福的标准不是唯一,我们不能用自己的标准去评价别人,特别是知识分子,有的时候很难去真正理解社会底层的人。二是宗教原因。比如伊斯兰教认为人只要年龄到了就应该结婚,有幸福的家庭之后,你才能在事业上有所成就,在穆斯林的心里面是接受按时结婚甚至是早婚的。总之我要说的意思就是怎么能够把现在城市特别是大城市的“剩男剩女”现象和其广大农村地区、社会底层的年轻人能够接受按时结婚甚至是早婚连在一起思考,从而更全面地看待中国当代年轻人的婚恋观。

结语

王红旗:丁大力同学分析的很多道理。每位同学从不同方面和自己的理解谈了对安顿老师新作《结婚吗》的思考和看法。感谢专家们和同学们的发言。爱是人性美德的精髓。从人类未来哲学的意义上讲,人相信未来是情感的,而不是理性的。爱的情感推动着人类精神与物质文明的进程。当代人的婚恋伦理困惑在于,无论在婚姻之内还是之外,都是把爱的情感物质化,或用物质代替爱的情感,或用市场消费交换爱的情感。其实“剩男剩女”是追求真爱与幸福的执着一族,他们用实际行动挑战的不仅仅是传统的婚恋观,更有着一种新鲜的自我精神,这种精神也形成和丰富着未来的传统。也许在这样的环境中人格会更加完善。

今天我们这次会议有两个目的。首先是共同研讨安顿《结婚吗》这本书,透视当代婚恋热点问题;此外,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联合在座10所高校的老师和同学,组建中国女性文化研究的团队。首都师范大学中国女性文化研究中心、中国女性文化研究基地今天有幸聚集了10所大学优秀的研究女性文化的硕博士生,我们看到了女性文化研究学者真是后生可畏,你们是我们的接班人,我相信在座各位老师也同样有非常高兴、激动的心情。我们看到社会文化尤其是网络文化,对女性、男性、婚姻、爱情有很多世俗和不健康的内容,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对女性不怀善意的围剿。当然也有一些是社会转型中不可避免的文化冲撞,是人们遭遇市场、消费所面临的多元文化选择的困惑。针对这些种种问题,我们的婚姻、恋爱、价值观念都需要重构,社会需要你们这些年轻的知识精英和我们共同携手完成。但这份责任归根结底要肩负在你们的身上,你们是构建当代中国平等和谐性别文化的希望和后备军。我们“基地”也会发起更多的高校,聚集更多正义的力量参与这样的文化重构活动,同社会不健康的文化进行战斗。作为知识分子我们要肩负起这样一份责任和义务。虽然今天会议以论坛结束,但这个会将是我们联合的开始。

我们坚信,大爱晚成,让真爱启程。谢谢你们!


本文在2012-4-14 15:47:28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王红旗《当代中国婚恋热点问题论坛》
『文学活动』 当代中国婚恋热点问题论坛暨安顿新作《结婚吗》读书研讨会(上)王红旗2012-04-14[938]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文学活动
『文学活动』 当代中国婚恋热点问题论坛暨安顿新作《结婚吗》读书研讨会(上)王红旗2012-04-14[938]
『文学活动』 “中国女性文学第十届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厦门大学举行文心社2011-12-26[627]
『文学活动』 当代中国婚恋热点问题论坛——第二届中国女性文化研究基地学术研讨会(下)王红旗2011-04-29[1748]
『文学活动』 当代中国婚恋热点问题论坛——第二届中国女性文化研究基地学术研讨会(上)王红旗2011-04-29[2972]
『文学活动』 探讨打开幸福之门的“金钥匙”——北京市妇联携手首师大举办当代婚恋热点问题论坛中国妇女报2011-04-26[982]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王红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