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诗歌散文随笔杂文杂谈文学评论新书与评论专访文学活动《中国女性文化》留言簿
专辑导航 — 王红旗专访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一场中美女性生存命运与现状对话文章时间:2010-08-28
作  者:王红旗出处:原创浏览850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一场中美女性生存命运与现状对话
文/王红旗
2010年08月28日,星期六

这是一次特殊的聚会,这是一段大洋两岸女人的肺腑之言,这是一段中美女性友谊表达。在2004年的春夏之交,在中国妇女活动中心的会议室里,在悠扬的乐声和温馨氛围中,美国的妇女协会的精英和《中国女性文化》杂志的编辑们,开始了一场关于中美女性生存现状最真诚地讨论。


美国的“W代表女性”运动与百万妇女大游行

王红旗:就在你们来中国前几天,美国华盛顿发生百万妇女大游行。而这次游行的意义似乎对女性的生活影响很重大啊!

朱迪斯•L•怀尔德(文化革新中心总裁,以下简称朱迪斯):今年4月25日在美国华盛顿发生了50万人以上的大规模的示威游行,这次游行其实关系到布什政府的再一次当选。在美国即将进行大选之前,出现了以前没有的现象:那些以前从未参加过选举,实施他们选举权的人,开始意识到参加选举的重要性,越来越多的无党派女性也开始关心起大选的情况来。最主要的原因是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女性政策不太一样。哪一个党派上台,与女性的生活密切相关。

1996年克林顿以10%的选票优势继任美国总统,关键原因在于他的妇女政策得到了许多妇女的拥护。2004年大选在即,眼看着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约翰•克里及其夫人在选民中的声誉越来越高,共和党以布什想要继任,便将选票的重心放在了女性方面。布什竞选班子使出了重要新招———发起“W代表女性”运动。布什身边许多“重量级”女性纷纷出动,分别以不同方式强调布什对女性的重视,积极争取女性选民的支持,为布什的连任加油助威。

但是,这次空前浩大的妇女游行却是对现任总统布什发起的挑战,抗议布什政府对妇女堕胎的权力的过多限制,实际上已经侵害到妇女的权益。因此,美国的各种妇女协会,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为妇女争取可以自由选择堕胎的权利。去年11月,布什签署法案,规定胎儿一旦基本成形,禁止医生为怀孕妇女进行堕胎手术。但是这是违背美国宪法规定的。1973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妇女拥有堕胎的权利。自由选择堕胎是妇女幸福生活的保障,决定权应该在妇女自己手里,而不是在别人手里。如果不让妇女进行合法、安全和干净的堕胎,无异于将她们推离幸福生活,等于让她们自杀。

王红旗:布什为了竞选致胜,一方面发起“W代表女性”运动,让他身边许多“重量级”女性纷纷出动。一方面又在禁止医生为怀孕妇女进行堕胎手术,侵害妇女已经拥有的堕胎自由权利,对女性的生育选择权行令控制。这当然对女性的健康和事业发展是非常不利的。那么,当前美国推出了什么样的有利于女性事业发展新政策来弥补他们的过失?

玛莎•伯克(美国妇女联合会主席,以下简称玛莎):当然,从法律法规上面来说,妇女应该享有的权利上面都有。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美国对妇女的劳动保护和社会保障很差,应该与男人享有的平等权利也没有,社会福利也很低,即使你的工资很高,但是很大一笔钱都用来缴纳税收了。美国妇女也不能享有6个月的带薪产假。但是我们一直在争取。美国是一个比较民主的国家,但是也有许多弊病。

王红旗:中国女性享有6个月的带薪产假是指的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在外资与合资企业,股份制等私有制企业里,实行的都是聘用制,没有6个月的带薪产假这一说。据调查在女性的生产期各个企业给女性的待遇是不一样的,生孩子可能会造成女性的下岗失业。因此很多年轻的知识女性为了保住工作,有的只能选择独身或丁克家庭。但是独身的寂寞和丁克的不稳定又常常使女性失去安全感,产生婚姻和生育恐惧心理。从而严重影响女性的身心健康和事业发展。我们的各级女性组织都在为争取女性的权利而行动着。我想知道美国在争取女性权力方面,有什么具体的行动?

玛莎:我们现在主要的工作是推动议会颁布相关的法令,并且具体实施保护妇女权益。美国政府不是特别相信女性应该拥有这些权利。而我们正在做的最主要也是最紧迫的一件事,便是为女性争取到可以自主选择避孕和堕胎的权利。现在美国议会正在讨论这件事。美国有很多贫困的女人,实际上美国妇女的收入普遍都比男性低。美国政府认为女人摆脱贫困的方法就是结婚,这是非常不正确的。女人应该工作,我们正在为妇女争取平等享有工作的权利。而海迪的工作正好给了我们理论和实践上的很大帮助。

海迪•哈德曼(妇女政策研究所总裁,以下简称海迪):我们与玛莎她们的配合主要体现在她们要推动什么政策,我们便针对此政策进行相关的调查和研究。

玛莎:在过去的40年中,我们所争取的女权并没有达到要求。当然有客观原因存在,法律上制定了平等收入法、平等就业法等等。但是在一些公司的章程里并没有写明一定要按照法律办事。如果女员工在利益受到损害时不主动控告公司,就没人理会。而她提出起诉之后也会等待很长时间或者会遇到各种各样更多的麻烦,于是很多妇女此时便没有了信心,只好撤诉。由此以来,平等的权利依然无法保障。所以美国的法律应该得到修正。现在我们发现及时马上着手去做,也并不是很现实,要保障女性的权利,法律上规定了还不一定起到实际作用,真正起作用的是公司内部的规章制度。所以我们现在转变了我们的策略,让公司制定相关的平等条例并严格执行。

海迪:我相信女性在工作中的作用将会越来越大。女人非常聪明,充满活力。但是女人退休的年龄越来越小。从55岁降到50岁又降到45岁,这是一个非常不平等的现象。但是我们要改变这种状况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只能一步一步慢慢地来。我们可以建议每一年将女性退休的年龄退后一年,将男人退休的年龄提前一年。渐渐地男女退休的年龄就一样了。


没有国界的“性别玻璃顶”

王红旗:女性在工作中仍然会遇到不太公正的待遇,仍然会有性别歧视,这个“性别玻璃顶”是没有国界的。虽然美国是经济发达国家,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但是男性中心文化却都是根深蒂固的。我们都相信比智力女性很可能出类拔萃,但是在大多数男性决策者制定的倾斜的比赛规则里,女性本身就属于劣势,女性的智慧和创造力往往会被扼杀和抑制在成长的路上。美国妇女百年的抗争为女性赢得了不少的权益,但是到了今天美国政府不是仍然认为女人摆脱贫困的方法就是结婚吗?所以我非常赞同海迪的观点,打破性别玻璃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是女性一个长期的使命。

刘诞丽(美籍华人,作家、社会活动家):“性别玻璃顶”是目前在职场上非常流行的一个名词,用来形容女性在职业生涯中遇到的一种障碍,而这种障碍是由于她的女性角色带来的。对于大多数女性来说,做到中层领导职位就很不容易了,但是如果想要进一步晋升,就如面对一层透明的玻璃顶,未来看上去就在眼前,却怎么也跳不过去。

朱迪斯:我认为,在中国这种性别玻璃顶问题非常严重,而这种不公平待遇、性别歧视将会继续存在,而且也越来越严重。这在美国也一样,得不到相同的待遇,找不到满意的工作等。这是一个仍然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对女性的社会角色的不同期待,带给女性无形的困惑,也给女性在事业发展的过程中铸就了一层透明的玻璃顶。在传统的男性中心文化中,接受女性领导是一种“耻辱”,即使选择一个具有领导能力和潜质的合适男性与选择一名合适的女性领导的难度一样大。但是在人们的惯性观念中,男性形象比女性更接近现成的理想老板形象:强劲、果断、待人的度量、看问题的高度和处理问题的策略水准。

王红旗:你对男性的社会文化心理批判是一针见血的,是正中要害的。这种传统的男性中心文化心态,不仅为女性发展铸就了一层透明的玻璃顶,也为男性自己造就了一个个悲哀的神话,在中国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一批中年男性精英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是许多男性仍对女性的成长感到极度恐惧和“耻辱”。

因为社会文化里对财富的极赏,一批男性在经济上获得的巨大财富,遮蔽了他们精神和人格的拒绝成长,他们高高在上,霸视一切,更感觉到接受女性领导是一种“耻辱”。因此到了本世纪初,性别玻璃顶仍然存在。虽然男性已经喊出了“太累”,虽然女性在更多的领域里获得了相当的成功。正如刘诞丽所说,女性面对一层透明的玻璃顶,未来看上去就在眼前,却仍然怎么也跳不过去。男女不平等现象还是很严重的。

刘诞丽:比如现在妇女退休的年龄越来越早,以前是55岁,后来提前到50岁,现在有的地方还出现了45岁必须退休的规定。这种缩短女性工作的时间的做法,大大说明了对女性能力的否认。这当然是性别歧视。

玛丽•L•卡苏尼克(地区老年协会的主席兼总裁,以下简称玛丽):其实在美国也差不多,许多女人只能做报酬非常低的工作,比如说保姆、管家、饭店服务员、护士等工作。尤其是那些单亲家庭的女性,即使她们干四五份工作,收入也几乎不能维持她们的生计。而且美国大部分女性都在做全职工作。

朱迪斯:当然不全是这样。美国也有相当一部分妇女做到了公司的高层,在仕途上也有比较好的发展,有的还坐到了公司的董事或者总裁的位置,拥有自己独立的企业。这在我的文化革新中心是普遍的现象。但是低薪阶层的妇女不是亚洲人,也不是白人,而是黑人和墨西哥人。当然,这跟教育有很大的关系。
玛丽:但是,在美国做到总裁或董事长位置的女性比例非常少。有一个问题是,许多女性在结婚之后会花至少一年的时间生小孩或照顾孩子,或父母年岁已大,身体状况不佳需要照顾,通常会中断自己的职业生涯,在家做几年的家庭主妇。而她们的工资也不是很高,缴纳的税收自然就少。所以她们的社会福利金和退休金都很少。


家务到底由谁来做?

朱迪斯:今天晚上我和一个杂志社的编辑一起吃饭,我问她在家做饭吗,她说通常都是她丈夫做,父母在的时候由父母做。因为她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做家务。现在情况变了,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把大部分时间花在自己的工作上,而不是家务上面,而男性越来越多地走进了厨房。这一点中国和美国非常相似。与我们同桌的一位男士也说他在家也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

刘诞丽:如果你接受的教育程度越高,你做的家务就越多。

王红旗:我觉得夫妻共同做家务,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平时谁有时间就多做点无可厚非。我常常想着法子把家里捣鼓得更温馨。特别是周末和先生一起买回肉、鱼、青菜,我会做出几道我认为儿子最爱吃的拿手菜,先生和儿子吃得越带劲我就越高兴。我年轻的时候也许是事业第一,但现在人到中年,我认为是家庭第一了。在中国看起来很现代的丁克家庭,家务劳动AA制家庭,女性承担了更多的家庭破碎的苦痛。家是一个酝酿亲情的温床,家务劳动可以AA制,那亲情和夫妻情爱也能AA制吗? 女性主义的家庭理论是有一定局限性的。
朱迪斯:当然这种情况在美国也时有发生。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出现,许多女性都选择在40岁以后开始工作。也有一些女性像玛丽•L•卡苏尼克一样选择了单身。

玛丽:我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结婚,年轻的时候虽然有许多可以结婚的对象,但是为了工作都放弃了。我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就不停地努力地工作,当然也换过好多工作。在不同的时期工作都非常不同。这些工作都是我所喜欢的。不过,这样的单身生活让我有了更多选择的可能性。

刘诞丽:像我女儿一样,直到现在也是为了工作没有结婚。而我也是到了40岁才开始我的事业。我的先生是一位科学家。22岁一毕业我们就结婚了,等有了孩子之后就在家做全职家庭主妇,虽然偶尔也会参加一些公益活动或者写写文章之类,但真正的事业开始是在孩子们长大之后,而那时我已步入40岁的行列。

朱迪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人不可能什么都得到,至少说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各种妇女组织都是女人的家

王红旗:在座的各位都是美国各个妇女协会的领路人,请你们分别介绍一下你们的机构。

海迪:妇女政策研究所主要的任务就是研究妇女问题,这跟政府有很大的关联。我们为美国妇女联合会提供各种证据和分析,证明她们向政府提出的那些要求是合理而且必须的。

玛莎:美国妇女联合会是一个很大的行动机构,要得到美国政府的支持或者认同,我们不能胡扯一气,必须有坚实的证据,我们必须根据海迪的研究报告制定我们的方案并向政府汇报。

海迪:在美国妇女联合会中,有很多会员到大学里给女孩子讲解男女平等的问题,有些人会为选举努力。我们一共有1000万会员。20年前,我们担心妇女的社会地位越来越低,因为各种政治的原因,妇女会丧失应有的权利。所以有一部分人就联合起来,呼吁保护女性。一年一年慢慢地发展,就形成了现在美国妇女联合会。

刘诞丽:你们的资金何来?

玛莎:大部分是个人捐助。但是有一个矛盾,是很多从政府拿钱的人怕拿不到钱,所以有些数字也不敢往上面汇报。

玛丽:我们每年用在服务上面的预算时平均3千5百美元。我们有一个理事会。每年理事会成员都会检查并核对年均预算,制定和确立目标。通过执行会、理事扩大会、基金扩大会、市场和公共关系以及人力资源等固定的委员会提供发展方向。每年我们都会在菲利克斯展开11次会议。理事会成员会每三年选举一次,也有可能继任,但是却不能够在理事会连续任职6年以上。

林西•席尔兹(女性总裁协会主席,以下简称林西):在美国经济领域,拥有自己的企业的女性越来越多,几乎占去四分之一的比例。这些女企业家不仅经营家庭企业,而且正以极快的速度成为大公司的总裁。因此,我们成立了女总裁协会,改善女企业家的经营环境,促进她们在各个领域内的发展。我们的成员都是拥有年销售额在二百万以上的企业老板。其实女总裁们更容易在工作中遇到特殊的挑战,她们更需要获得一些具有创造性的支持意见和资源。因此每个月我们都会定期在工作以外的时间举办聚会,请一些人来分享她们成功的经验,也帮助有些人解决她们在工作中遇到的问题。


女人自己的故事

王红旗:你们都是很优秀的女人,都拥有自己的事业,拥有很高的职位,请你们谈谈你们自己的故事好吗!

取缔役:(某公司总裁):我二十来岁的时候就结婚有了小孩。在孩子们才十几岁的时候,我的先生就去世了。我找到两份工作,第一份工作是我在做义工的时候接触到的。我所有的工作经验都来自于做义工的时候。其实我并没有真正地有意识地选择一个职业,我只是偶然地遇到了一份工作,并且在四个不同的领域发展。我的所有工作都跟公共关系有关。不过,很有意思的是,我并不是一个善于与人打交道的人,而且也并不喜欢在公共场合说话。我的四个职业分别是艺术领域、视觉运用和听觉运用等领域。我年轻的时候也写诗。但是结婚后就不写了。

王红旗:写诗的女人是很有梦想的,是感情丰富的。你以前写诗是因为你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人吗?

取缔役:不完全是这样的。我只是很喜欢语言文字。我觉得通过文字,我可以更好做我自己,能够更好地理解我自己和这个世界。我喜欢文字胜于话语。我喜欢艺术,我会为艺术疯狂,我喜欢爵士乐、绘画、北京的现代舞等一切艺术形式,公共关系反而是我最不喜欢的。有的人的职业恰巧是她非常不喜欢的,但是却可以挣到钱而你又需要钱,于是你没有选择也就顺其自然地在这个领域中发展下去。如果你是一个单身母亲,你不能够很挑剔,有钱养家就可以了。

于是这个时候你就会很努力地去做,而且会做得很好。

王红旗:应该说你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女性,又是一位很好的单亲母亲,在美国的单身母亲是很多的,而且他们的生活大多都很贫困,而你能凭着自己的智慧走出困境,还帮着很多女性成立自己的公司,一起富裕起来,怎么一下子就想出了这样的点子?

取缔役:几年以前,我开始尝试举行了几次大型的聚会,获得巨大的成功。但是我却开始讨厌它。我又开始考虑是否可以帮助一些女性创办自己的公司,但这需要很强的组织能力。于是,我开始实施这一计划。后来,我创办了全国性的文化革新中心,这样,我就挣了5亿美元,当然这也帮助很多女人挣了很多钱。

王红旗:你的孩子们都由谁来照顾?他们与你的关系如何呢?

取缔役:那个时候我的孩子们都十七八岁了,开始懂事,也能够独立生活。所以我不用太为他们操心。而且他们长大了,我们就像兄弟姐妹一样一起成长。

刘诞丽:玛丽,在你的生命里什么最重要?

玛丽:我想是我的工作。我所做的事情跟我的生活是并行的,没有什么区别。我的生活就像一条帆船,哪里风景优美就驶向哪里,没有既定的轨道。我曾经想在大学里讲授欧洲历史。在教书的过程中我也在不停地学习充实自己。有的时候我就担心会在一个不喜欢的小城一呆就是十年,生活枯燥无味,我会受不了的。我曾经在巴黎学习,为了一个课题在那里生活了很久,但是后来我放弃了,离开了巴黎。有人曾说一个优秀的教师不一定要站在讲台上授课,其实任何地点都可以是讲堂,任何事件都可以是讲授的内容,比如图书馆、音乐厅、博物馆、一场舞会、一次快乐的演奏等等。我后来意识到了一个思想与接受这个思想之间的关系。在一次纽约的艺术家、作家和诗人的聚会上,我发现我永远都成不了一个艺术家,但是我可以读懂艺术,并且能够将艺术家聚集在一起。于是我一生都在做跟艺术有关的事情,举办大型艺术展览、策划电视节目。现在我又开始为影视界制作网站,将所有艺术网站连在一起。做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发现我已经将我自己所喜欢的事物结合在一起,将艺术家们聚集在一起,而且还赚了大钱。

海迪:小时候,我们家很穷。我妈妈是一个德国移民。在我4岁那年,爸妈离婚,我跟妈妈住在一起。她既要照顾我,又要工作。美国的好处就是有很多机会,可以受到很好的教育。我也曾经接触过马克思主义,对于男女平等就有了自己的看法和理想。

王红旗:经历有时候会成就一个人,但她必须是一个有心人。客观的环境当然很重要,关键是你自己是非常优秀的。

玛莎:海迪何止优秀?她简直就是一个天才!她进了美国最好的学校,获得过各种大奖,年年拿奖学金。她是女中豪杰。

林西:其实在事业和家庭上面,我想我本人都还是能够兼顾的。我的先生非常爱我,也非常支持我的事业。我想对任何一个人来说,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家庭的力量不可忽视。


美国也需要女总统

刘诞丽:我们很好奇,在每一年的3月8日国际妇女节那一天,中国妇女都会享受到特殊的待遇,比如说会有一天的假期,会收到一些小礼物,`玫瑰啊,巧克力之类的。但是在发起“国际妇女节”运动的美国,3月8日那一天完全没有节日的气氛。

朱迪思:我们是不庆祝三八妇女节,而且也没有人太注意这一天。原因是大家都认为美国妇女被宠坏了,她们的生活太舒适了,以至于忘记了苦难,所以也就想不起来庆祝了,因为他们不需要。

刘诞丽:在亚洲某些比较保守的国家,却出现了女总统、女总理。但是在美国这样一个宣扬男女平等的国家,却从来没有出现任何一位女总统,这是什么原因呢?

玛莎:美国的选举制度对女人来说不是很有利。要赢得一场选举,需要强大的经济后盾。在欧洲国家,通常都是一个政党支持某个候选人,所用的费用由整个政党承担,而美国却是私人捐款,这一点给女人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如果说在同一张候选人名单中出现了女人的名字,选民们也会将目光投向男人。

海迪: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美国是一个军事国家。人们认为女人是不能带兵的,所以女人不能当领袖。在美国参议院中也有女人的一席之地。但是女人排着队等这个席位,恐怕也要等300年才能轮上一回。

王红旗:在中国人看来,希拉里•克林顿要比她的先生比尔•克林顿聪明,她是一个特别有才华的女人。你们怎么看?

海迪:希拉里是一位非常能干、才华横溢的女人,但是我并不觉得希拉里比克林顿先生聪明,虽然人们认为她比布什聪明。克林顿是最聪明的一个人,即使是他并没有完全符合我们的期望,没有完成一些妇女期望他完成的事。

玛莎:噢!我倒是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希拉里能够当选美国总统。打破美国没有女总统的历史纪录!


本文在2010-8-28 6:59:04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王红旗
『诗歌』 王红旗简历王红旗2019-01-03[155]
『《中国女性文化》』 《中国女性文化》学刊No.21王红旗2018-08-18[356]
『杂文杂谈』 “她”的声音日渐响亮——论当代女新闻出版工作者的社会影响力王红旗2012-04-14[680]
『文学活动』 当代中国婚恋热点问题论坛暨安顿新作《结婚吗》读书研讨会(下)王红旗2012-04-14[1215]
『文学活动』 当代中国婚恋热点问题论坛暨安顿新作《结婚吗》读书研讨会(上)王红旗2012-04-14[920]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专访
『专访』 从《原色》谈中国婚恋观三十年嬗变王红旗2011-04-27[1256]
『专访』 共享海外女作家生活与创作的精神盛宴王红旗VS陈瑞琳2010-07-31[1131]
『专访』 洞察世间万象 寻找人类文化与灵魂救赎之策——荷兰华人女作家林湄的人生传奇与长篇《天望》王红旗VS林湄2009-01-21[1191]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0-08-28 09:18:48(第1条)
多么好的一次对话啊!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王红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