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散文随笔小说书评书序新书与评论获奖专访文学活动《文汇报》专栏“昨日纪”纪念陶然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陶然《文汇报》专栏“昨日纪”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昨日纪:沧海一粟文章时间:2018-04-20
作  者:陶然出处:原创浏览25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昨日纪:沧海一粟
文/陶然
2018年04月20日,星期五

原载《文汇报》

   其實,「滄海一粟」這個成語,我早就知道意思,但並沒有實際體驗。因為我當時的出生地萬隆,是為高山和茶園包圍的山城,天氣涼爽,在赤道國家中屬例外。但也因此遠離大海,對於我而言,海只有知性而沒有感性認知。對於這句成語也是如此。到了那年下決心回國升學,拜別雙親那一刻,並沒有感覺到,這一去,便是關山阻隔,可望而不可即了。只有上了客輪,這才真正體味到離別的滋味,在《友誼萬歲》的歌聲中,巨輪越駛越遠,越來越緊的綵帶終於扯斷,飄落半空,這才實在感覺到,這一去就不再回頭。說甚麼男兒有淚不輕彈,我的淚水忽然泉湧,不能自已。除了不捨育我養我的雙親外,也有對已相當熟悉的出生地的依戀。

   萬噸巨輪駛出去,起初,還在爪哇海範疇內,海面風平浪靜。自以為大海就是如此這般了,沒想到駛進太平洋不久,波濤洶湧,巨浪滔天,有一次,船頭掀起的黑浪,有三層樓高,似乎都要把巨輪吞沒了。但風浪捲過後,又是一片寧靜。天空放晴,船頭船尾有一群飛魚跳上躍下,活像領航者,或是護衛者。

    在茫茫大洋中航行,才真正明白甚麼叫滄海一粟。即使萬噸巨輪,大洋中只是火柴盒般大小的東西,任風浪將它拋東拋西,雖然不致於六神無主,但也不能隨心所欲。大海以巨大的容量,似乎能夠吞沒一切;輪船上的生活寂寞,尤其是一字排開睡在統艙上的人球,到了吃飯時間,有人就將用過的碗碟連同勺子筷子,一股腦兒丟進茫茫大海中,為的是聽那砰的一聲入水聲,然後哈哈大笑。而我呢,進入洗手間,船在航行中,風浪敲打下,洗手間也被衝擊得砰砰作響,有那麼一刻,我忽然冒出一種奇怪的念頭:假如這洗手間被衝擊得脫離船體,我豈非要被迫單獨漂流到不知名的地方?這大概也是《魯賓遜漂流記》帶來的影響,假如當時根本沒讀過,那這聯想可能不會產生吧?我想。

    沒有漂流,經過棉蘭,那夜停泊,好像是下貨,一夜無話。到新加坡,是日頭,一停下,許多小艇圍了過來,原來是爭相兜售各種貴重或輕便東西。我囊中空空,見有豪客買軍用望遠鏡,只有羡慕流口水的份兒。另外還有人揚言,曾與幾個人下船跑去逛新加坡市容,啊?竟然可以入境?我並沒細想,就信以為真,並且羡慕不已。早知道跟他們去逛呀!

大海夜茫茫,我在甲板上遙望一片黑壓壓的海水,天邊有寒星點點,反襯出微微泛起的波浪,周圍死一般寂靜。看天地寥廓,突然,一種不知身在何處的惶惑感襲上心頭。那一時刻,實在覺得在大自然面前,自己渺小得連滄海一粟,都遠遠不如。

2017.4.30


本文在4/20/2018 5:53:52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陶然“昨日纪”
『《文汇报》专栏“昨日纪”』 昨日纪:岁月流逝陶然2018-04-14[516]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文汇报》专栏“昨日纪”
『《文汇报》专栏“昨日纪”』 小说家白先勇教授陶然2019-03-09[96]
『《文汇报》专栏“昨日纪”』 昨日纪:赵少爷陶然2018-07-06[196]
『《文汇报》专栏“昨日纪”』 昨日纪:岁月流逝陶然2018-04-14[516]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陶然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