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散文随笔书画作品小说诗歌新书与评论获奖评陈奕纯书画专访与活动杂文评论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陈奕纯散文随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我是我自己的药 文章时间:2018-01-12
作  者:陈奕纯出处:原创浏览442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我是我自己的药
文/陈奕纯
2018年01月12日,星期五

《北京文学》,2018年第1期

爱阅读的蒲伟,敲开我的家门,一屁股跌进胭脂色的被金毛犬咬了几个洞的真皮沙发里,面颊潮红,眼神游离,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未及问话,已道出满腹心事,说了一堆,主题就是累:外边事情累,家里事情烦心,酒喝得越来越多了,饭吃得越来越少了,还总失眠,他忧心忡忡地问我,是不是他也有病了。

送走了蒲伟,我的心乱糟糟的,似乎一潭清净的水被扔进一块石头,荡起了层层涟漪,他灰暗的脸,在我的眼前晃动,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几年前我认识的那个人。

先前的蒲伟,爱好广泛,爱阅读,喜爱艺术作品,尤其爱观赏画,还爱打篮球。那个时候,他的眼睛总有一股子生气,清亮亮的目光,对什么都感觉新奇,看什么都想探问个究竟。他问我画画是从哪里入笔,比如画人是先画眼睛,还是先画脚;画竹子,是先画枝还是先画叶子;他问长江里的波涛是怎么画出来的,还有那个牡丹花,一层层的花瓣,深的浅的色彩是怎么调出来的,还有文章里的人物,是不是真的……这些问题,虽然不大好回答,也有点可笑,但觉得他是用心琢磨了,那认真请教的劲头,很让人感动。于是,曾当面作几幅小画送给他,让他看看画是怎样一笔笔画出来的,出版的书也签名盖章送给他,也算是个交往愉快的朋友。

可近几年见面,他很少谈读书了,也不怎么再谈画了,见面也越来越少了。他原是单位的一个科员,近几年提职了,成了单位里一个部门的头目,也许时间太紧张了,但我觉得似乎不全是,好似他眼睛张望的地方,转移了方向,那个地方太路远山高,有攀爬的焦躁疲惫感!

这不,我们已经好久不见了。

今儿,是他去打球,他的爱好只剩打球了,他说打球有助于他睡眠,球场上遇到朋友,得知我扭伤了脚,在家养伤,到家里来看我。如果这个时候他来与我谈谈书或者讲讲画都好,哪怕聊一些有趣味的事情也好,可是都不能够了,他心事重重的样子,让我心情愈加纷乱。

论说,他比现在的我,该是何等的幸福!他能够推开屋门走出去,他可以去打球,可以在马路上大步走路,亮堂堂的大道任其东南西北行……可这,对于此刻的我来说,是何等奢侈的事情!能够跑,能够跳的日子,如隔山,隔河一样,我需要在忍耐中遥望。

意外,是这样的伶俐而霸道,毫无来由,毫无征兆。两天前,我健步如飞,跑到各处去看花,四月的花城,满城飞花,枝枝竞秀,朵朵含笑,我奔着那笑,喝醉了一样,看个不停,我看花的俏模样,我倾听花儿们满腹的心事。沉醉中,脚下一块长满青苔的石头,在细雨中开玩笑一样打了个滚,站在石头上的我,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脚就被伤着了。遵医嘱,我需卧床静养多日,然后慢慢试走恢复。

我就如一个跑道上的运动员,被意外,这个不速之客暂且叫停,前方,步履匆匆赶奔的目标,顿时搁浅,我被迫从跑道上出列,什么时候各就各位,什么时候发令的枪声再度响起,我就不得而知了。此时,我才分外彻骨地明白一个道理:人太把自己想望高了,人常说:我如何如何,我将如何如何,其实,有的时候,你真的不能够手拿把攥的,说你一定就能够如何如何,人有的时候真的不归你自己掌控,人是如此的脆弱,人是如此的不知道下一秒的日子里,命运会让你遇到什么,会扔给你点什么!

我开始了旷日持久的静养,我常常一个人久久地看天花板,看看外边的树木,都灰蒙蒙的,我的心是忧伤的,这心情不单单是因为伤痛,更主要的是来自内心。我总这样抱怨:怎么搞的,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怎么办?那么多的事情在等着我去处理,我该什么时候站起来,步履矫健地走出这个屋门,越想,就越觉得日子漫漫难耐,心愈发幽暗。

送走蒲伟,我更觉得心事苍茫,我借助代步工具,一个人在屋子里慢慢地、来来回回地走,我是如此的心神不宁。

我来到书桌前,打开一本书,心里却没有往日读书时的喜悦和清澈,而是心神恍惚,魂不守舍。好像一个健康的我,面对一个非真实的我。几度想从中找出飘忽不定、心神不宁的根源,想一本正经地为我的那个“我”,开出治愈的“千金方”,却终也不得要领。

我为自己端来满满的一大杯柠檬茶,两片透明的柠檬在水中上下舞动,就如在嬉笑戏耍一样,一会儿,那白白的水,就在那轻盈的飘飞中,变作耀目的澄澈的明黄。我看呆了,什么时候,我曾这样看柠檬持彩练在水中欢腾!我的心犹如被水洗了一般,浴荡在自己给自己制造的惊喜里,这个时候,那个健康的我,给一个非真实的、病态的我谈话了,我对自己说:你要坐下来,不管面前是砂砾荒原,还是荆棘丛生,总会有绿色在晨曦里闪现。我还对我自己说,人生时时都在抵达终点,也时刻站在新的起点,脚下的这个趔趄,就当做是为过去划了一个圈,眼下疗养,就当自己给自己放个假,就如少年的时候学校课间的广播体操,有一节是整理运动,那么,现在就好好整理一下自己吧。

我这样想着,心哗地敞亮了,就如幽暗的屋室,被阳光照彻一样。我喝下半杯柠檬茶,身心舒泰。

这个时候,我看窗子外面,白玉兰繁花如雪,红玉兰含苞欲放,蔷薇的叶子冒出新绿,刚翻新的湿土地里有蚯蚓在蠕动,喜鹊在树枝上,长尾巴翘上翘下,亮出白色肚皮,喳喳地欢叫着,似在向人们通报着什么好消息。

我望着无尽的春色,我看着树木花朵、禽鸟虫鱼,在春天里分秒必争地做着它们的事情,我笑我自己,我这个万物之灵,却在良辰一刻值千金的大好春光中,坐卧不宁、躁动不安。

我为什么不能安静下来做自己的事情?我望眼欲穿地瞭望明天,祈求来日。那么,现在,用来做什么?用来发愁,用来等待明天好运降临,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够好好地用用现在?

我这样想着,我的心如一片柠檬,也如一朵被阳光吸干了汁水的玫瑰或者菊花,浸泡在温润的水中,一层层灿然绽放了,于是,我觉得天地大静,我听到了细语样的风声,我清晰地意识到,几十里以外的花粉都飘来院子中,从窗口漫进来,我闻到了河谷和山野的气息。我看到了池塘,看到大片的荷花,看到了草原,看到了雪山,我与群山相望,我与大地相连……

于是,我顾不上脚的不便与伤痛,踉跄着奔画室走去,我尽情地挥毫,淋漓地描绘着我心中的盛景!一日又一日,来看我的朋友们,见满室妖娆、含香滴翠的画摆满了屋子,他们目瞪口呆,不相信病中的我,能够有如此心境,画面能够呈现出如此的气韵和生机。

他们赞叹如有神助,其实,哪有什么神来搭救你?苦的时候,难的时候,在你要扛不住的时候,救你的只能够是你自己,有道是:天救自救之人,只有你自己拯救自己,神才能够来拉你一把。

朋友蒲伟从球场上走来,看伤病中寸步难行的我,他让我感受到,人的心境的好坏,与病不病,没有太大的关系,坐在轮椅上的人,未必就愁肠百结,健步如飞的人,也不一定就满面春风,遭遇了不幸的人,可以怨天尤人,也可以坦然面对灾祸。随遇而安是智慧,蓄势待发是境界,有道是:境由心造。

谁也不能够跟生命过不去。时间像野马,它在自己的河流里稍纵即逝,抓住它的点点滴滴,好也罢,赖也罢,想来的没有来,不想来的,不请自到,你都要平心对待,享受生命赐予你的好,也要坚韧地扛它扔给你的坏。

内心被内心的声音所慰籍所平抚,才知道自己就是自己的药。

明白这浅显之理,人便不必急于去做什么,而要明白自己不该去做什么。

精神需求浩渺如云烟,“明白”才能生长出诗意的翅膀。人无法坐拥整个世界,只需守好那道属于你的飘窗。心里没有阳光照彻,你的井台上只会生出滑腻的青苔,只有你自己用你自己的药,清除心灵的浮尘,让眼光照彻,你心灵的田地,才会阳光普照,万物葳蕤……


本文在1/12/2018 5:27:41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陈奕纯
『评陈奕纯书画』 牡丹有约闹芳菲——陈奕纯国画《春风》赏读任之2019-01-05[54]
『新书与评论』 荷风清韵满眼明——读陈奕纯画作《接天莲叶无穷碧》任之2018-11-27[92]
『新书与评论』 英风勃发 史笔如诗——赏析陈奕纯的“禹王台”林伟光2018-05-13[275]
『评陈奕纯书画』 陈奕纯匠心独具题写禹王台许昌兵2018-03-23[363]
『评陈奕纯书画』 陈奕纯匠心独具题写禹王台许昌兵2018-03-09[347]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信号陈奕纯2017-12-29[398]
『散文随笔』 五台山的白杨陈奕纯2017-04-11[835]
『散文随笔』 生活家陈奕纯2017-03-12[475]
『散文随笔』 肩上梅陈奕纯2017-02-28[352]
『散文随笔』 生活家陈奕纯2016-11-27[639]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幼河 去幼河家留言留言于2018-01-14 16:04:04(第1条)
生活是面镜子。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奕纯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