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散文随笔书画作品小说诗歌新书与评论获奖评陈奕纯书画专访与活动杂文评论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陈奕纯散文随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大别山之花 文章时间:2016-02-22
作  者:陈奕纯出处:原创浏览55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大别山之花
文/陈奕纯
2016年02月22日,星期一

《中国纪检监察报》,2016年2月19日第8版

有一个念头一直深埋心底,是关于泡桐花的。我始终认为,这花,早晨应该是绛红色,上午应该是枣红色,中午应该是火红色,下午应该是紫红色,晚上应该是水红色,按照红色的深浅度,传达出中华民族英勇不屈、百折不挠的英雄气概。

我很清晰地记得这个三四月,大别山势如蝌蚪,泡桐花肆意怒放。车窗之外,中原大地莽莽苍苍,谢了桃红梨白,谢了夜半残梦,铺天盖地而来的,是满视野的泡桐花一朵一朵在开,一树赛过一树,一花赛过一花,恰似亿万面红旗在“哗啦啦”迎风狂舞,气势如虹啊。出于画家的职业习惯,我对红色时刻保持着一种激情的热度、一种向上的斗志,这高倍浓缩了的红——中国红,最接近太阳的一种色调,是我对于泡桐花一贯认同的暖色调。

河南的信阳,地处大别山区西北麓,是我此次专为泡桐花写生而来的。

放眼望去,一树树泡桐花如红旗漫卷,恰似当年,解放战争的烈火点燃了全中国的山山水水。

南风吹来,一朵朵泡桐花宛如一支支军号、喇叭朝天高歌,我的耳边回荡起这样振奋人心的一段话:“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操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地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这是新中国成立前夕的1949年6月15日,一代伟人毛泽东在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讲话中所勾勒出的强国梦。从1921年到2013年,短短的九十二年,正是因为有了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陈云、刘伯承、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有了像井冈山、大别山、陕北等革命老区,有了无数革命先驱和时代精英,我们才会点亮民族独立、人民做主、国富民强的大梦想,实现了新世纪民族复兴、改革开放、大国崛起、拥抱世界的大跨越,书写了人类发展史上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丽史诗!2013年的中国,正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雄姿,不断刷新着改革开放三十二年来最强劲的增长势头,十三亿中国人前进的步子越来越大了。见证奇迹的同时,我想,这其中,也应该有大别山儿女的一张张笑脸吧!

泡桐之“泡”,我想其一是说它丑、长得土气,其二是形容它多、漫山都是。走近一朵泡桐花,细细地看,发现它竟然像极了一张笑脸,一根大象鼻子形状的花蕊超级可爱,一张六角拉开的哈哈大笑着的小圆脸,且脸很红很红,恨不得把太阳里所有的红都吸了去,在一刹那之间大笑不止,笑得那样地野性十足、没心没肺,连自己脸上的五官都笑没有了。尽管,它只是树上万千桐花当中小小的一朵,和别的桐花几乎没什么两样,但我还是被它火辣辣的笑勾去了魂魄。贴近那花蕊,我往肺腑里拼命吸入桐花的芳香,大片大片地吸,大口大口地呼,反复几十次这样动作,生怕遗漏掉每一丝醉人的馨香。香气飞扬里,不光有山野女人的妩媚可人,也包含着它敢做敢当、泼泼辣辣的粗野,我想它应该属于女人的性格,应该改叫“她”才对,如果真是那个她的话,我当是多么地为她心动啊?!

这样一想,便临渊羡鱼一般伸长了脖子,目不转睛地看着桐花,宛如看着心尖上的那个她,小心翼翼地陪着自己心爱的人呼吸、心跳,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笑呀笑呀。看久了,终归是把她轻轻摘下,占为己有,真是爱不释手得不行,最后狠了狠心,把花瓣取下,放在嘴边吹了吹,声音极小,像军号,又不太像。剩下的事情,是我充满了对那根大象鼻子似的东西的好奇,那花蕊,到底是什么味道呢?答案尚未出来呢,我的口水早已经流出来了,想想还是舔舔它吧,纵然是苦的或者辣的,只要舔过了,自己才不至于会太后悔。我真的那样做了,是匆匆一舔,一万分的害怕,突然,三秒钟吧,也就是说只有那么三秒钟,天呐,我的舌尖竟然是——甜的!慌乱之中,我把剩下的东西远远扔了出去。

几许平静过后,我朝那朵残花走了过去,捡起了它,把花蕊掐了去,只留下一口金钟似的花托,花托身上好像涂了一抹金,有一点小小的佛性,仿佛隐藏了人世间的很多玄妙。问了身边的老友,他确认泡桐花的花托就是一口锅,是当年红军战士在大别山区做饭用的锅,所以,很多大人都把这些花托拿细线串起来,挂在自家孩子的脖子上,图个平安吉利。听了这些话,望望泡桐树下一地的落花中,金色的花托们格外醒目,充盈着一种崇高的革命信仰。我们美丽、神圣的泡桐花啊,难道不是老区人民近一个世纪以来的英雄花吗?

今天,大别山泡桐漫山、花海连天,泡桐树是大别山的一张名片,是英雄的大别山儿女献身新中国革命、创造新时代奇迹的一串串音符,是诠释这世界最伟大的一个信仰。这信仰,引领我们前赴后继、浴血前进,哪怕只剩下三五棵树,哪怕只剩下一两朵花,我们的信仰都是同一个!我们的泡桐花的属性都是同一种!也就是说,一朵花被阳光烫伤了,另一朵花她会同时感觉到痛;一朵花开谢了,另一朵花会同时告诉这个世界——她有多么不朽!

又一阵南风袭上,我看见桐花中原走,遍地的火红和金黄“哗啦啦”狂舞,细听,像一个个革命者在慷慨演讲、在匍匐前进、在冲向敌阵,军号近了,更近了,那是我们颠扑不灭、值得用生命去践行的理想……

这理想,“哗啦啦”——“哗啦啦”啊!


(作者为书画家、作家、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散文学会作家书画院院长)


本文在2/22/2016 4:21:40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陈奕纯
『评陈奕纯书画』 牡丹有约闹芳菲——陈奕纯国画《春风》赏读任之2019-01-05[105]
『新书与评论』 荷风清韵满眼明——读陈奕纯画作《接天莲叶无穷碧》任之2018-11-27[130]
『新书与评论』 英风勃发 史笔如诗——赏析陈奕纯的“禹王台”林伟光2018-05-13[292]
『评陈奕纯书画』 陈奕纯匠心独具题写禹王台许昌兵2018-03-23[385]
『评陈奕纯书画』 陈奕纯匠心独具题写禹王台许昌兵2018-03-09[362]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我是我自己的药陈奕纯2018-01-12[458]
『散文随笔』 信号陈奕纯2017-12-29[411]
『散文随笔』 五台山的白杨陈奕纯2017-04-11[856]
『散文随笔』 生活家陈奕纯2017-03-12[485]
『散文随笔』 肩上梅陈奕纯2017-02-28[358]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奕纯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