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散文随笔书画作品小说诗歌新书与评论获奖评陈奕纯书画专访与活动杂文评论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陈奕纯杂文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山花飘香漫云间——小写郝明森的剪纸艺术文章时间:2015-03-16
作  者:陈奕纯出处:原创浏览768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山花飘香漫云间——小写郝明森的剪纸艺术
文/陈奕纯
2015年03月16日,星期一

《文艺报》,2015年03月16日  

  剪纸俗,俗中俱呈稚拙、粗犷、混沌甚至“无知”的原始造型意识,因而难得美术专业人员的器重,多生息繁衍于民间。

  我认识一位秦巴山区农家子弟郝明森。他十分痴迷于剪纸艺术实践,虽就读于美术教育专业,却善于汲取民间营养,敢于不被正规模式所同化,更多地保持着质朴的山野气息。难能可贵的是,他既以民俗传统为原始动力,又能借助现代审美意识和科学造型能力的强劲双翼;既立足于秦巴山区生活,又能利用节假日去外地考察,长见识,开思路。由此创作的一些剪纸作品,先后在第二届国际剪纸艺术节、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举办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中国剪纸艺术展”上展出并获奖。

  剪纸作为中国古老的一门民间艺术,它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6世纪甚至更早,至南北朝时期已相当精熟,然而真正繁盛却是在清朝中期以后。剪纸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它用手工刻制,再点染以明快鲜丽的色彩而成。构图朴实饱满、造型生动优美、色彩对比强烈的作品贴在纸窗上,透过户外的阳光映照剪纸在中国最为流行。

  郝明森认为,剪纸的创作同绘画创作一样,由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作品。它可以在不失体面的情况下加以夸张、变形,使作品无论怎样变化看上去都觉得很美、很可爱。它需要有黑白衬托、有虚实对比的表现,点线面互相照应,能突出主题思想。就拿人物的创作来说,必须先了解所塑造艺术形象的历史背景、社会角色、典型事例、特定环境及人物个性,这样才能达到人物个性鲜明、栩栩如生、神形兼备的效果。创作动物,必须了解各种动物的造型以及它所代表或象征的寓意。如龙是中华民族的象征,“双龙腾飞”、“龙腾虎跃”等图案在创作中较为常见,要点就在于怎样表现出龙威武矫健的腾飞姿势。再如猴子活泼、黄牛坚韧,等等。

  艺术是相通的,记得有人评画如其人,画万物如同自己,可从一个画家所画的动物、植物、山水中看到画家本人的身影。郝明森深切感受到一幅优秀的剪纸作品也如同一幅好画一样,也能从中看到作者的影子,了解作者的思想感情和生活经历。没有丰富的人生体会和社会经历作基础,不可能达到感染观众的效果。一幅优秀的剪纸作品,应该在形式上有创新和独特的表现能力,还要在题材和内涵上下功夫,如果一幅作品脱离了作者的生活实际和感情世界,这幅作品就显得苍白无力。郝明森看到过陕西洛川王兰畔的剪纸,看过黄陵张林召的剪纸,她们的作品内容虽超越不了她们的生活环境和想象空间,但是每一幅作品都充满活力和张力,在感动自己的同时也感动了观众。从一幅作品中总能看到她们在生活的艰辛中偷取一点点时间剪纸,在剪纸艺术的快乐中寻找自我的超脱。

  在当前,中国剪纸已被列入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从艺术的传承上来讲,剪纸艺术折射出象征的神秘之光,可谓一部丰富而巨大的民俗教科书,由此可以看出我国劳动人民关于图腾崇拜、生活信仰、哲学观、审美观等各个层面的思想内容,其中涵盖了对天地人间、日月星辰、云雷闪电的自然万物充满幻想并试图阐释的符号。它是民族文化的魂,艺术必须有其民族特色,而要想保持民族特色,就必须了解民族的文化,继承民族的文化。

  从艺术的发展观来看,剪纸艺术的发展并不是孤立的,它不仅受到其他艺术的启发,而且也影响着其他艺术,毕加索的绘画就借鉴了中国剪纸的造型而创作出震撼世界的传世之作。在过去,人们经常以剪纸的形式做成形态各异的物像和人像,与死者一起下葬或在葬礼上焚烧,还被用作祭祀祖先和神灵所用供品的装饰物。现在,剪纸更多的是用于装饰,也可为礼品作点缀之用,甚至剪纸本身也可作为礼物赠送他人。所以说,剪纸艺术的象征和表达依然是我国劳动人民解不开的美好情结。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看了郝明森的剪纸,我能感受到他那专注的目光凝视于古老的村庄,正是对民间艺术创作的理解和热爱,令念了“洋学堂”、喝了“洋墨水”的郝明森完全地投入到民间剪纸艺术中去。

  郝明森多才多艺,不但文章写得好,剪纸作品也选入了全国大展,部分作品在香港和北京等地展出,有的还被澳大利亚等国的友人收藏。他的绘画作品在巴山地区也是排得上名次的,摄影更是没得说。当地人叫他歪才,只要是与文化有关的技艺,他全会舞弄,门门都获过奖。

  有一次在短信中聊天,我问他,从大山里出来又回去,后悔不?他说当时有些后悔,现在想起来挺好的,因为大山里面相对于外面的世界宁静了许多。宁静是构思的好朋友,如果没有宁静的环境,也许他写不出书、出不了画册,学不到更多的民间技艺。

  这就是郝明森,一个山野的文化人,一个忙在基层的文化工作者,一个不断创造着人间美的艺术匠人。


本文在3/16/2015 2:51:09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陈奕纯
『散文随笔』 陈奕纯的散文《多想再去看看你》入选《2018年中国散文精选》陈奕纯2019-03-25[255]
『散文随笔』 气象万千云霞蔚 ——赏读陈奕纯《云蒸霞蔚,气象万千》任之2019-03-03[281]
『评陈奕纯书画』 牡丹有约闹芳菲——陈奕纯国画《春风》赏读任之2019-01-05[279]
『新书与评论』 荷风清韵满眼明——读陈奕纯画作《接天莲叶无穷碧》任之2018-11-27[315]
『新书与评论』 英风勃发 史笔如诗——赏析陈奕纯的“禹王台”林伟光2018-05-13[430]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巧手剪出新生活陈奕纯2018-02-02[544]
『杂文评论』 郝明森《缺条船的河》:多彩的陕南乡村画卷陈奕纯2017-12-15[491]
『杂文评论』 日子带给我们什么——读《等一等日子》陈奕纯2016-08-30[722]
『杂文评论』 心灵深处的探询——读张秀超散文集《等一等日子》陈奕纯2016-07-29[882]
『杂文评论』 秦巴山里的啼声——读《乡村记忆》系列散文陈奕纯2014-11-03[1153]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奕纯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