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散文随笔书画作品小说诗歌新书与评论获奖评陈奕纯书画专访与活动杂文评论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陈奕纯新书与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林伟光:写向历史风云动——评陈奕纯历史文化散文《笔走汀泗桥》文章时间:2014-05-07(2014-05-09修改)
作  者:林伟光出处:原创浏览55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林伟光:写向历史风云动——评陈奕纯历史文化散文《笔走汀泗桥》
文/林伟光
2014年05月07日,星期三

     当拜读陈奕纯老师写的“汀泗桥”榜书,我不由得立即肃然起敬。这是因为汀泗桥,已不仅仅一座有年月的桥,而是载入史册的标志。它是一座见证历史风云的桥,更是一座光荣的桥。这个世界,有多少桥?恐怕谁也说不清楚,但有几座桥的分量如汀泗桥?这就难怪,当接下这一任务之后,陈奕纯会如此激动,又倍感压力。
     此际,我在读着他的一篇散文,发表于2014年第一期《北京文学•精彩阅读》上的《笔走汀泗桥》,这是一篇难得的佳构。这里暂且放下对文章的评说,先说我的动机。其实是想借此文窥探陈奕纯写“汀泗桥”的即时心境,或曰创作心路。
     可以说他在这突如其来的机遇面前,是忐忑的。于他这书画名家的身份,写三几个字,即使大字,恐怕也不会太难吧?但他不想太草率了。如果太草率,这是对这座有光荣历史的名桥的不尊重和轻慢,当然也是对艺术对自己的不尊重。所以,一段很长的时间里,他没有动笔,而是读书,读有关“汀泗桥”历史的书,也读碑帖,这是一个创作的准备与酝酿的阶段。他并不敢掉以轻心。
     时间过去,交卷的日期迫近,催稿的短信频来。此时,他该怎么办?他开始进入创作状态,他想此作必须满足以下两点要求:其一写出“汀泗桥”厚重与沧桑的历史,其二有“陈氏的创新意识”,即不同于以往的艺术面貌。从《笔走汀泗桥》中,我们读到如此之胪列:7月16日,白天我浸泡在前人碑帖中,夜里连续书写五个多小时;7月17日,白天我又浸泡在前人碑帖中,婉辞了友人的来访,当夜尝试着用各种笔书写。7月18日,关闭所有通讯,日夜临写《石门铭》、《瘗鹤铭》、《经石峪•金刚经》,寻找最佳切入点。7月19日,同样关闭所有通讯,白天读前人碑帖,晚饭后,写写停停。翌日,当第一缕阳光降临时,“汀泗桥”三个大字在重笔疾挫,气酣墨畅中跃然纸上。这是一种“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的艰苦创造过程。这“汀泗桥”三个大字,终于达到了他所想表达的效果,见证历史风云,又呈现崭新的艺术意蕴,达到了“线的美”、“光的美”、“力的美”,这里柔中寓刚,正是不折不挠的坚韧的呈现,而隽逸的神韵、刚健的笔力,与挺拔的雄姿,不正是“汀泗桥”的精神写照吗?这将为古老而光荣的汀泗桥增色生辉。
     事情至此已完结,可是还不能搁笔,这里引发了我的深思,或者说也是对我的警惕,即是陈奕纯对创作的敬畏与虔诚,于更多的人们,都是不无可借鉴者。我们每每惊叹陈奕纯的作品,书画、文章,无不精彩,不是挂在人民大会堂、天安门城楼,就是频频获得最高奖。其实,这都是呕心沥血的成果。同是写作者,我有没有像他这么的用心和用功?我深感惭愧。于浮躁的时代,这是一缕久违的春风。
     这篇《笔走汀泗桥》,可以说是一篇创作谈,是创作“汀泗桥”的副产品,更是他创作态度的展示。但这也是一篇优美的历史文化散文。初初读去,于我这碌碌者不免乎担一份心,这么散乱的千头万绪,却又如何统一于一篇文字?却是多虑了。他就有这份驾重就轻的本事,那么轻轻一拨,历史风云齐奔笔底,历史、书法、创作的孜孜以求,都借“汀泗桥”而浑融于一体。
     这里有历史,以“汀泗桥记得”开头,一连串的排比,串起了汀泗桥千古的历史沧桑,使文字具有历史的纵深感,也因此而厚重。而书法呢,则由毛泽东而康有为,再到康门弟子沙孟海、女书家萧娴,并最终归结到我,这种传递有序的叙述,把书法的渊源与前辈创造精神的激励融汇贯通,正是他创作“汀泗桥”的精神滋养。
    而“汀泗桥记得”与“7月x日”的一连串排列,却显示了他的大胆,一般写手谁敢如此,不怕因此弄巧成拙吗?这却正是陈奕纯大巧若拙的艺术匠心,化技巧于无形,于此,我们不禁想起了古人所谓的“大巧无形,大音稀声”。
     把他的书法与文字都放一起阅读,这是关于“汀泗桥”的最妙的诠释和写照。写向历史风云动,惟有他了,或曰,写“汀泗桥”,舍陈奕纯其谁?

林伟光(中国作协会员、副刊主编)


本文在5/9/2014 5:14:50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陈奕纯《笔走汀泗桥》
『新书与评论』 博鉴孕胸竹,挥翰落玉珠——读陈奕纯的历史文化散文《笔走汀泗桥》王天亮2014-12-06[703]
『新书与评论』 刘康健:笔走龙蛇写桥魂——读陈奕纯历史文化散文《笔走汀泗桥》刘康健2014-06-09[524]
『散文随笔』 陈奕纯《笔走汀泗桥》入选《第七届老舍散文奖获奖作品集》陈奕纯2014-05-08[968]
『专访与活动』 陈奕纯:写作《笔走汀泗桥》有何心得感受?北京文学2014-05-05[563]
『新书与评论』 任之:写向历史风云动——读陈奕纯的“汀泗桥”榜书任之2014-02-24[689]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新书与评论
『新书与评论』 荷风清韵满眼明——读陈奕纯画作《接天莲叶无穷碧》任之2018-11-27[225]
『新书与评论』 写向生命之美——陈奕纯《生命,向美的境地漂流》林伟光2018-07-20[270]
『新书与评论』 英风勃发 史笔如诗——赏析陈奕纯的“禹王台”林伟光2018-05-13[362]
『新书与评论』 陈奕纯《生活家》入选《2017年中国散文年选》陈奕纯2018-03-02[676]
『新书与评论』 不断追求新视觉——陈奕纯的画家散文林伟光2018-03-02[452]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奕纯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