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散文随笔书画作品小说诗歌新书与评论获奖评陈奕纯书画专访与活动杂文评论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陈奕纯散文随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散文:泼墨绵山 文章时间:2010-09-08
作  者:陈奕纯出处:原创浏览1977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导  读:我慢慢近前,发现了有我崇拜的赵朴初、启功、刘海粟,以及欧阳中石、沈鹏等当代书法家的墨宝,有的行楷笔力劲健、雍容宽博的气度,隐隐透出一种佛家气象;有的如兰竹清幽、垂柳婀娜的风格,瘦硬通神之体态;有的雄肆豪放、瑰丽沉厚,自有一种粗犷朴拙之气;更有的体势飘逸雄健,俊美险绝,变化迭出,于温润凝重中显遒劲,秀美跌宕中见洒脱。
散文:泼墨绵山
文/陈奕纯
2010年09月08日,星期三

荣获“郭沫若诗歌散文奖”和“2009年度中国散文年会奖”

  美丽的绵山是我向往已久的。

  八年前,我曾约一位大学同学到山西陵川县的锡崖沟写生,之后再去介休市著名的绵山风景区游览,不料同学在写生期间突然身体不适,不得不返回。就这样,我与绵山擦肩而过。

  绵山属太行山脉。我钟情画太行山,认为太行山写生是画好山水画之根基。而画山水画,就像游山玩水那样,于山水之中汲取乐趣,汲取心中那份喜悦,在画山水的过程中怡养身心。想起以前,一友人到家中做客,看到墙上悬挂有我的一幅《太行风骨图》,他驻足良久后不解地问,这是北方的太行山吗?太行山是这样子吗?这山石的轮廓,怎被勾画成了一块块重叠的长方形?没见过! 友人不画画,自然不懂得绘画技巧里那充溢“古韵”的皴法画法,不懂得要从绘画中的用线和用墨,来判定作者是否有无深厚的传统笔墨功力。不过,他说的所谓“重叠的长方形”山石轮廓,我认为正是北方太行山脉的气势雄伟、棱角突现的特性了。
  
  我与美丽的绵山总算有缘。

  去年十月中旬,因我的散文《向上的春天》在《中国作家》杂志社举办的“金秋之旅”征文比赛中荣获一等奖,有幸受邀,与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友齐聚绵山。我想,这绵山一步一景一典故,对景写生,时间当然不够,只能用手中的相机先把壮丽雄伟的风景拍摄下来,待回去后再仔细研磨,用画笔精心描绘出来。

  第二天清晨,外面开始下起了小雨,之后雨越下越大。正当我们无奈感叹天公不作美时,雨竟停歇了。呼吸着清新、湿润的空气,我与两位文友进入绵山有名的景点——水涛沟,沿着水涛沟旁边的小路,犹如两三片白白的云朵一样向深处漫游。雨后,沟里的水清清爽爽,流的更为欢畅了,在水的中央,绕过巨石的地方还略显得湍急。沟的两边与中间,每隔不远的距离都有一些石景和动物造型,数一数,十二生肖动物已快齐全。看着它们只只形态各异,自有一番情趣。

  我们继续前行,不经意间,看见对面沟边有一尊古代男子的玉石雕塑, 男子一手托面,一手轻放,神态懒散,坐卧于大青石上。旁边,有一坛子倾倒着,里面“汩汩”地不断流出清水来。“知——章——醉——酒”,旁边友人轻声念着巨石上的字。我闻而惊喜,原来这尊雕塑是唐代大诗人贺知章!我是熟知贺知章的,不光他的诗作《回乡偶书》古今吟咏不绝,他还与李白、张旭等人合称为“饮中八仙” ,他曾在开元年间两度游览绵山。开元七年(公元719年),贺知章首次来到这里,置身仙境,诗兴大发,留下诗篇:“别离江南岁月多,绵山修真消劫磨。常见门前涛沟水,不思他山镜湖波。”他又被称为“狂客风流”,不仅体现在他的交游上,还体现在他的书法艺术上。唐代大诗人李白、刘禹锡、温庭筠都曾写诗赞美过他的书法艺术具有浪漫美,“笔力遒健,风尚高远”,“壁上笔踪龙虎腾”,“落笔龙蛇满坏墙”等都是对他书法作品的褒奖之词。贺知章为我们留下来的还有草书《孝经》,纯正的晋人法度,二王风格。此经字字独立,点画连而不断,既有章草隶意,又有今草风韵。其艺术成就极高,乃系唐草中今草和狂草的桥梁之作。

  我们在谈论贺知章及其书法造诣的话题中,不觉又拐过了一道弯,无意间抬头,看见不远的高处,有一个写着“乐天草舍”牌匾的小亭子。

  相传,唐元和十一年(公元816年),白居易来游绵山。到这里后,已觉神倦,遂靠着山崖睡去,不觉进入梦乡。忽见两只神龟驮着经书在眼前晃动,旁边有一位老翁手扶龙头杖,尾随仙鹿。老翁和颜悦色地告诉他:“今日神龟献书,明朝独占鳌头。”元和十二年(公元817年)春,白居易果然考中进士。历史上,白居易为官期间曾多次直言陈谏,得罪权贵,而屡遭贬谪。因与介子推志在政治清明的志向相同,一生敬慕介子推,多次游览绵山,曾在此屋居住,故以其字命名曰“乐天草舍”,他在这里写出《寒食野望吟》十余首,全部收录在《全唐诗》一书里。

  我在中学时代,曾读过极富感染力的《长恨歌》、《琵琶行》,让我喜欢上了白居易,也喜欢上了唐朝,喜欢上了盛唐那具有象征意义的富贵之花——牡丹。如今我喜欢画牡丹,也经常用白居易的《惜牡丹花》诗来题我的牡丹画。不过,相比画画,我偏爱书写笔墨淋漓的行草书,偏爱以他的《琵琶行》“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这些节奏感强烈的诗句,来品味书法的韵律美。

  美丽的景色,亲密的友人,喜欢的古代书法家,我一时难掩兴奋之情,禁不住的哼唱了起来,竟惹得身旁过往游人侧目。原来,这里除了欢快的流水和偶尔的鸟鸣,实属幽静,是回音使我的音调变得清亮高亢了。

  欢声笑语间,我手中的相机也在不停地闪烁着……

  “已近中午,我们返回去吧。”一友人提议道,我们便转身回返。恰在此时,我猛然发现了沟对面有一座小房子,那是什么房子?我颇为好奇,便与友人踏石过沟,近前,看到门匾上题写着“霜红山房”。“是傅山!他曾在此居住过啊。”我脱口而出。友人看我惊喜的表情,笑着逗我,今天是否捡了个稀罕宝贝?怎么一路来连连惊喜?我笑说确实是发现了稀罕宝贝。友人怎会晓得我对傅山的敬佩之情。

  傅山乃山西阳曲人,与绵山毗邻,遂常来绵山。明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他在绵山为云峰寺题写了草书长联。清康熙十七年(公元1678年),他为逃避做官,再一度到绵山隐居,因这时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故称其屋为“霜红山房”,并将他所撰文集称之为《霜红龛集》,其中有《题介子祠》、《介山石乳泉》诗。傅山是位精通诗、书、画、医、武的“五绝奇才”。傅山的一生屡遭险衅,但他一直以铮铮气节来面对命运的挑战,其坚贞不屈的品格,在明清之际的知识分子中独标风骨。他的艺术个性也极其率直,其书自大小篆隶以下无不精妙,并及金石篆刻。在书法史上,他的突出贡献是将徐渭浪漫派书风发展拓新,并标新立异地提出了“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的审美标准,综合为浪漫派之大成。傅山“四宁四毋”的艺术特点,可概括为亢奋桀骜、无意于书、禅意如梦,让人产生一种惊异感、一种陌生感。就其禅意如梦而言,如他的《行草书四条屏》中一屏云:“飒飒秋雨中,浅浅石溜泻。跳波自相溅,白鹭惊复下。” 秋雨泻石溜,跳波互相戏溅,惊得白鹭复下叹奇,这是人与自然的相互感应与幻化,是禅意,也是梦境。梦是潜意识的直觉形态,禅是超意识的直接形态,两者结合,造就了傅山的一种高超意境。可以说,傅山把中国传统美学思想的核心:真、善、美 中的“真”与“美”,进行了绝妙的诠释。

  游览水涛沟,没想到收获颇丰,我委实难掩兴奋之情,大喊友人给我多拍一些照片,好让我留待以后作为永久回味。
  
  水涛沟回来,我们又游览了大罗宫。

  大罗宫是目前中国最大道观建筑群。在大罗宫一层讲经堂,我惊喜地发现,墙上悬挂着老子的《道德经》全文,竟然是由百位全国名人所书写,然后用108块花梨木镌刻而成。我慢慢近前,发现了有我崇拜的赵朴初、启功、刘海粟,以及欧阳中石、沈鹏等当代书法家的墨宝,有的行楷笔力劲健、雍容宽博的气度,隐隐透出一种佛家气象;有的如兰竹清幽、垂柳婀娜的风格,瘦硬通神之体态;有的雄肆豪放、瑰丽沉厚,自有一种粗犷朴拙之气;更有的体势飘逸雄健,俊美险绝,变化迭出,于温润凝重中显遒劲,秀美跌宕中见洒脱。尤其是沈鹏的书艺,博采众长,融会创新,其草体独具风貌——苍润的笔墨、起伏的韵律、疾徐的节奏、深邃的意境。

  我自幼练习书法,至今亦有三十余年,对于赵朴初、启功他们的书法艺术,我都曾潜心研习过。在孜孜不倦的学习与钻研中,我慢慢体会到,书法的最高境界应该建立在“天然”与“工夫”之上,当“道”与“技”二者高度融合,化为书法家所要表达事物的灵魂,才能达到“天人合一”、“大道自然”。

  雨飘飘,雾蒙蒙,坐在返程的车上,我低头闭眼,双手合十。旁边友人轻声笑问,在祈愿什么?我笑言,绵山美,心情美,感觉像是回到了初恋。
  
  一路平安,终于顺利返回到了家中。

  当天晚上,想着梦幻般的绵山,想着我所钦佩的那些名扬古今的书法大师,不由得心潮澎湃,豪情勃发,随即摊开纸来,挥毫泼墨,一口气写下了“知章醉酒”、“乐天草舍”、“云峰灵光”、“龙门之光”、“绵山风光人间仙境”五幅书法!


本文在2010-9-8 5:30:25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陈奕纯
『散文随笔』 陈奕纯的散文《多想再去看看你》入选《2018年中国散文精选》陈奕纯2019-03-25[12]
『散文随笔』 气象万千云霞蔚 ——赏读陈奕纯《云蒸霞蔚,气象万千》任之2019-03-03[68]
『评陈奕纯书画』 牡丹有约闹芳菲——陈奕纯国画《春风》赏读任之2019-01-05[153]
『新书与评论』 荷风清韵满眼明——读陈奕纯画作《接天莲叶无穷碧》任之2018-11-27[179]
『新书与评论』 英风勃发 史笔如诗——赏析陈奕纯的“禹王台”林伟光2018-05-13[316]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陈奕纯的散文《多想再去看看你》入选《2018年中国散文精选》陈奕纯2019-03-25[12]
『散文随笔』 气象万千云霞蔚 ——赏读陈奕纯《云蒸霞蔚,气象万千》任之2019-03-03[68]
『散文随笔』 我是我自己的药陈奕纯2018-01-12[476]
『散文随笔』 信号陈奕纯2017-12-29[432]
『散文随笔』 五台山的白杨陈奕纯2017-04-11[892]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苏伟贞 去苏伟贞家留言留言于2010-09-10 02:36:10(第1条)

陈先生可否赐墨宝,我好悬挂家中,时时欣赏?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奕纯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