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散文随笔书画作品小说诗歌新书与评论获奖评陈奕纯书画专访与活动杂文评论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陈奕纯评陈奕纯书画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有情江山——读著名画家陈奕纯太行山水画文章时间:2010-03-20
作  者:刘康健出处:原创浏览276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有情江山——读著名画家陈奕纯太行山水画
文/刘康健
2010年03月20日,星期六

      在书房品读陈奕纯先生送我的太行山系列山水画图片,无意中我把这近二十余张图片“接龙”,兀地眼前出现了一道奇伟的风景:雄伟峭拔,大气磅礴的太行山蜿蜒而至,这分明是中华民族挺立的脊梁啊!在这一刹那,我的灵魂被深深震慑了。是被太行山所蕴藏的一种精神,更是被著名画家陈奕纯笔下的艺术功力所震撼!

      作为中原人,我曾不止一次地登临过东太行、西太行,去过八里沟、郭亮村和周家铺、王莽岭,极目远眺,流连忘返。每一次登临太行山,我都会被太行山那惊世骇俗,横空出世的气象所打动。然而,此次我在陈氏山水图画中的“登临”,却让我浮想联翩,思接千载,穿过锡崖沟,趟过响水河,登上王莽岭,我的耳边响起了千年前“竹林七贤”的长啸,还有铮铮然的广陵散。我的眼前晃动着民族危难时,八路军浴血太行山,誓死捍卫家园的身影。“登临”在陈氏山水中,我的视角被急速调动,过去我在真山真水中感到的是自身的卑微和渺小,而在这艺术化的山水中,让我领略到从未有过的开阔与博大。陈氏艺术的鬼斧神工与独具匠心,使我的灵魂从谷底登上了峰巅,与太行山自然融为了一体。从而获得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胸襟。此时,收到中国作家协会寄来的贺卡,获韩美林先生的赠言:无限江山,有情文章。我略一思索,选一题目赠陈奕纯,即:有情山水。

      其一曰:真情。石涛说“山川使予代山而言也,山川与予神退而迹化也”。山水画的精神意兴在于有我之境的主观表现。元代以来,山水画多为文化隐逸托志的精神家园,充满了萧索、高古、冷僻、孤傲的精神旨趣。画家们往往过于看重自我营构的诗意化的第二自然中,从而获得存在的意义,并以此对市俗世界构成拒斥与否弃。与文人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陈奕纯却有独到洞识,他常说:“作为一个当代画家,必须不断地超越传统笔墨,构图、题材、主题,用传统的笔墨去歌颂当代祖国的大好河山。可说是传统笔墨,现代主题吧”。如陈奕纯曾为中南海作《三峡放歌》时,曾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我的《三峡放歌》,突出的是一个‘放’字,即豪气,豪放,是一种气概与精神,传递的是一种不畏艰险,勇往直前的民族精神!“诚则斯言”,山水画母题寄寓着画家的主观意兴和审美理想,陈奕纯在创作 “陈氏太行山山水画系列”中,倾注了自身强烈的民族情结和对中国道德文化的热烈礼赞。我曾步陈奕纯后尘,去过吕梁山、太行山。那是真正的穷乡僻壤啊,有许多地方至今仍不通汽车。可陈奕纯却一去就是二三十次,而且登临得兴致勃勃,乐此不疲。在武乡八路军总部纪念馆,奕纯沉思徘徊。在锡崖沟的农家石屋,奕纯曾披衣浸月,凝视太行,谛听历史深处传来八路军抗击日寇的呼喊与厮杀。奕纯曾经动情地对我说,他真的听到了当年八路军那激越嘹亮的军号声,一次次的在夜间响起。是的,这一幅幅太行山的画卷告诉我,奕纯对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是动了真情的。他住过当年八路军住过的石屋,喝过当年八路军喝过的溪水,攀过当年八路军攀过的悬崖,衣服上扎满针刺,胳膊上伤痕累累。陈奕纯用绝对的真情抒写着对民族大义和精神的图腾,他的山水拒斥隐逸与遁世,而充满了热烈而炫烂的情感表现,将传统山水画推向了一个历史的象限。不是么?在陈奕纯的太行山上,我们可以看到“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我们可以听到“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的壮歌……我坚信,陈奕纯乃壮士,当敌人来犯,他定会倚马太行,挥刀杀敌。因为他笔下的太行山告诉我们太多太多的情感故事了。

      其二曰:动情。画品如人品,观奕纯其人,常觉有豪气逼人。所以,在品读他的山水画时,就常常读出一股阳刚之气,如王莽岭的奇崛,锡崖沟的伟岸,郭亮村的峻拔,常常让人惊心动魄。古人讲:文者气也。画也是如此,充盈在画卷中的必是一股天地正气,方可征服读者。陈奕纯的气就藏在山水画中的“动”势里,从而充分体现出中国画学最高的法则,以气韵生动为第一。陈奕纯以“动”的审美眼光来审视太行山,使传统山水与现实山水找到了最佳的契合点,突出张扬了绘画的生命意识。他认为解衣盘礴、乱头粗服的率意之美,固然不错,但率意之中更应追求精严谨细。仔细品读陈氏山水,可以发见,陈奕纯在作山水画时充分利用两种不同的笔墨,即率意又严谨,极力使线条与画面飞扬起来,如《走过严冬》、《暮》、《周家铺印象》等等。作为书法家的他,将书法笔法运用到山水画中,打破了各种皴法界限和对各种繁褥技法程式的遵循,其山水的勾勒点划施以书法笔法。所以,陈氏山水画已非一般意义的线条,而是以行草书的笔法入画,笔墨纵横,乱头粗服,超妙入神,神采飘逸。如果说傅抱石先生的山水画是借“雨”而动,那么,我发现陈氏山水是借“风”而动。我也多次登太行山,初时以为太行山是光秃秃的,毫无景致可言。可一旦登顶,这才发现太行山风景如画,美不胜收。尤其是山风猎猎,吹得云动山耸,我发现太行山的风与大漠之风不同,少了些狂野而多了刚性;又与江南之风不同,少了些温婉而多了些骄纵恣肆。伫立山顶,如果是风平浪静,就无法看到太行真面目。一旦罡风骤起,山在舞,云在飞,树在摇,草在动,太行山就野性十足地以极具个性的身躯挺立在你面前。我想,二三十次登临太行山的陈奕纯,肯定被太行山的罡风多次吹刮过,洗礼过。在风中,他思索,他激动,他的心与宇宙相接,神游八荒,心越万仞……于是,在他的笔下,太行山的风是那样的猛烈,横扫千军,一往无前,响水河的水响起来,王莽岭的树舞起来,锡崖沟的山如巨龙戏游,太行山的精气神都动了起来。

      其三曰:痴情。走入陈氏山水画卷,我常常会思索一个问题:一个生长于岭南的画家,何以钟情痴迷于北方山水呢?我曾对奕纯认真地说,他是中原人,陈姓祖望在陈地吗。奕纯只是不置可否地笑笑。后来,我才发现奕纯是痴情的中国山水画改革者,这在当代中国山水画界可视为领风骚者。中国山水画分南宗、北宗由来已久矣,似乎已成疆界,南宗皆温婉秀丽,北宗者峭拔雄健。陈奕纯对此思考很多,大概在他编著《中国艺术史》时,就有过深刻的参悟。就陈氏太行山山水画系列来看,这无疑是中国近代绘画史的一座高峰。起伏蜿蜒、莽苍奇崛的太行山直逼眼前,在远山近景中,虽然还可读到南宗文人画的传统底色,但北宗山水的明亮元素,已构成陈氏山水的主流。在太行山上,我们可以发现陈奕纯的山水图式,注重的是山石的雄健俊峭,棱角峥嵘,突兀昂扬。就画面的架构布局来看,多了大开合,大气象,大架构。他的太行山既可以组合起来看,大气磅礴,气干云霄,如北海之鹏,戏于九天之上。又可以拆开来看,铁骨铮铮,气宇轩昂,每根线条尤如千年古瓷中闪耀出的铁丝金线。我认为,陈氏山水既有南宗山水的气韵高华,又有北宗山水的骨力雄强。特立独行的陈奕纯将传统山水的精妙尽绘于一炉,于传统用加法,整合南北宗,丘壑繁密,层层叠叠,气象万千,于现代用减法,自精一家一派,于笔墨丘壑间别具面貌,我行我素,从而把传统山水的笔墨丘壑之美,整合成为一种令人震惊的效果。

      陈奕纯的“有情山水”画出了太行之神韵,民族之魂魄。


本文在2010-3-20 10:01:13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陈奕纯
『散文随笔』 陈奕纯的散文《多想再去看看你》入选《2018年中国散文精选》陈奕纯2019-03-25[230]
『散文随笔』 气象万千云霞蔚 ——赏读陈奕纯《云蒸霞蔚,气象万千》任之2019-03-03[250]
『评陈奕纯书画』 牡丹有约闹芳菲——陈奕纯国画《春风》赏读任之2019-01-05[255]
『新书与评论』 荷风清韵满眼明——读陈奕纯画作《接天莲叶无穷碧》任之2018-11-27[288]
『新书与评论』 英风勃发 史笔如诗——赏析陈奕纯的“禹王台”林伟光2018-05-13[402]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评陈奕纯书画
『评陈奕纯书画』 牡丹有约闹芳菲——陈奕纯国画《春风》赏读任之2019-01-05[255]
『评陈奕纯书画』 陈奕纯匠心独具题写禹王台许昌兵2018-03-23[544]
『评陈奕纯书画』 陈奕纯匠心独具题写禹王台许昌兵2018-03-09[485]
『评陈奕纯书画』 风华高洁蕴精神——赏读陈奕纯画作《玉辉冰洁》林伟光2018-03-02[555]
『评陈奕纯书画』 陈奕纯的画家散文:不断追求新视角陈奕纯2018-02-02[662]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奕纯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