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随笔小说游记杂谈散文纪实菲律宾生活手记女人-风景这边独好新书介绍奇思妙语诗歌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颜如玉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对手 文章时间:2017-12-05(2017-12-09修改)
作  者:缪玉出处:原创浏览30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对手
文/缪玉
2017年12月05日,星期二

美国《侨报》D2 文学时代版  2017.12.4

舒洁从伦敦搬到休斯顿,终于与我同在一个国家了。据她说我是她第一个通知的人,这个我相信,她当然要第一个通知我了,不然她是无论如何吃不安稳睡不安稳,这是我接到她电话的第一反应。她在电话那边大声笑着说:“哈哈,不是冤家不聚头吧?”我听了反而很镇定由衷地说:“怎么可能,我们才是不是朋友不相守呢。”

舒洁的老公是个英国人,原来在一家美国驻英国的网络公司工作,人很聪明,是网络高级工程师,如今被招回美国总部工作,年收入应该是相当可观的。而舒洁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驰骋职场的女强人,角色转换成了一个成功男人背后的温良妻子,这种转变不仅我不敢相信,连她自己都咋舌。到底是舒洁,提得起放得下,说转身,必会全身而退华丽转身,她做什么都要做得漂亮,让我佩服不已。

虽说身份转变了,可那种气高一筹个性没变,还会不自觉地在她的话语中显现出来,并摆在我面前。我倒是很习惯,如若不是这样,也不至于是这些年让我放不的人,更别说我做任何事情都要拿她来在心里上较量一番的对手。

我和舒洁是同一年大学毕业,又同时被分到秘书科做秘书,只不过分工不同,我负责会议和文字,她分管日常秘书工作。由于是日常秘书工作,免不了总要到上司那里送文件取文件,也免不了会上传下达,久而久之给大家的感觉,舒洁是大秘,而我是二秘,也常常有同事会这样叫她,她呢,很受用地应允着。

这不怪别人,舒洁本来就是个心高气傲的女孩,人长得漂亮,个头高,身材匀称,走到哪里都是亮点,加上脑子机灵,优点占尽,集于一身,她岂有不傲之理。

当然,她也有烦恼,那就是我,虽然我没有她优秀,但毕竟我们是同龄人,又相似的地方甚多,这样以来,潜意识中,我便成了她仕途发展的竞争者。其实,最初我并没有感觉,因为我的做人信条是:我本善良,为人厚道。即便是后来与舒洁有了矛盾,我也坚守这个信条。

我的性格,按我上司所说,每天只带半个心来上班,那一半在轮休。也就是,每天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心粗得有时能让同事一天大跌几回眼镜,我倒并不觉得多难为情。在这些令人后怕的错误中,也不乏由舒洁来为我收场。

刚开始工作那会儿,有一次要准备一个大型的现场会,由我来布置会场。小型的会场我已经布置几次了,可是像这样大型的场面对我还是第一次,为此我伤透了脑筋,有些战战兢兢,心里没底。上司总是要求苛责,他的标准是会场风格必须与会议内容相吻合,要一丝不苟。听上去倒是不错,而操作起来却不是信手拈来的事。

   此次现场会人数较多、级别较高,上司要求所有的茶杯要统一是青花瓷的,杯口不能有任何的破损,烟灰缸要像水晶一样透明,虽然是不吸烟室,但也要摆放漂亮,盛水果的果盘也要像水晶般的玻璃器皿,要各种颜色都有,关键还要营造气氛。还有重中之重的要数桌布,不仅要雪白,更要熨烫的如纸板一般,平整有棱。天呀,上司的手大笔一挥,方案就轻松的写出来了,可我的脑子里完全没有框架,不知从何下手。另外,我要去哪儿能淘那些讲究的物件呢。我抓着头发看着备用仓库里会议用品,恨不能自己变成孙悟空,把所有头发都拔下来,然后吹一口仙气,把它们都变成那些青瓷杯子、水晶烟缸还有雪白桌布,还有---,反正所有那个方案上所需要的东西。

没办法,只好低声下气的问上司要办法,他的回答很简单:“借呀!像兄弟部门请求增援呀!”我想了想,哪个兄弟部门能超过我们的家大业大呢。再说,刚走出校门,连借的本领也都还没有学会呢。发愁归发愁,事情还要继续往下做,我把仓库里的会议用品七拼八凑的摆到了会议室,按照我个人的想象,尽量做到整齐漂亮。

到了验收的时候,上司带领全部门的同事参观我的“杰作”。他是老秘书出身,对这类的事情只要瞄上一眼就够了。我眼见他,一进门那脸像门帘一样呱嗒一下落了下来,两个眉毛拧成了八字,嘴角向下撇,鼻孔呼呼地拉风箱,我知道完了,没达到他要求,赶快上前解释:“这已经是仓库里面最好的了,茶杯色调基本一致,您看这桌布白色差也不算太大。”看得出上司已经气得无语,回身问其他人:“你们说,这像是要开重大型会议的样子吗?”大家都盯着我那张窘得通红的脸,抱以同情的目光,却不知该如何表态。“像满汉全席。”这是舒洁的声音,她扬着下巴,靠在门边,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你看那杯子盘子,尺寸大小不一,比满汉全席热闹多了。”她又悠悠的递上一句。“你给我摆出一个国宴来。”上司无处出气地向她吼道,“不是还有两天吗,后天这个时候您再来看吧。”说完舒洁朝我一转脸说:“还傻愣着什么,还不帮我往下撤。”我急了:“舒洁,你行吗,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舒洁白了我一眼说:“还秘书呢,这点基本能耐都没有,真不知你当初是怎么考进来的。”上司懒得继续听我俩的掐架,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后天要是过不了关我撤了你们。”然后拂袖而去。舒洁朝上司的背影追了一句:“还有比秘书更低的职位吗?”

我辛辛苦苦忙了一天的“杰作”,被我和舒洁用15分钟就撤完了。后来两天我没再进会议室,因为舒洁不允许我进,她完全接管了这项工作,我知道她是极其要强的人,当着众人面夸下的海口,她可是一定要兑现的,这是舒洁的风格。

她倒也还替我着想:“把你的会议纪要好好写,这也是你的一块工作呀,千万别再砸了,我可不是千手观音,帮不了你那么多,我的二秘小姐。”一派讽刺的口吻,我气愤之极。可转念又一想,文字当然是我的一块工作了,我要好好下功夫,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功底。

熬了两个通宵,把这次会议的程序和领导讲话稿全部写好,在上司那里一次通过。我得意地朝舒洁挥挥稿件,也把下巴扬了一下。“没什么可招摇的,不然你还能做什么。”舒洁不咸不淡地说,不知怎么的,我那高涨热情像抽了气的气囊,唿的一下瘪了。

这回是我随着上司来验收舒洁的“杰作”了,当我们推开会议室的门时,霎时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一色的雪白桌布上摆放着间距相等、样式相同、崭新的青花瓷茶杯,旁边是暗红色的纸巾盒,大方型的玻璃烟缸透明夺目,果盘是错落有致的摆放着的,硕大的果盘上按照颜色和形状堆成了个水果山,煞是抢眼。再往两侧看,靠墙的隐形桌子上,都摆上了不同颜色的干花枝,让这个会议室立刻温馨起来。在灯光上舒洁也做了调整,她没有把所有的灯都打开,感觉上即明亮又不刺眼。同样的会议室,被布置成这样的彩气盈庭,我还真是第一次见识到。我暗暗地为舒洁的能力竖大拇指。

不用说,现场会获得了圆满成功,上司的眉毛嘴角全部往上提的,为此召开了庆功会,每个参与者都受到表扬,尤其是舒洁,除了表扬还是表扬,而我除了表扬还有批评,有点让我不爽,可是又有什么办法,舒洁的招法我的确没本事学来。

过后,我还是硬着头皮去问她是怎么做到的,她不以为然地看着我道:“人脉啊!资料啊!”“人脉,我就算拉吧。都哪些资料呀?”我丈二和尚的问。她没回答我,啪,从抽屉里拿出几本书甩给我:“好好学习一下吧,我的二秘小姐。”我拿起来一看,是一些如《秘书秘笈》之类的书,眼前登时一亮,太好了,正是我需要的。刚要谢她,只见她头一扬出门走了。

我和舒洁成了特殊的同事,表面风平浪静,暗地里较劲。遇到难题时,总会想想,要是舒洁做她会是怎样呢。有时得到上司表扬,她会怏怏地在一旁说风凉话,气得我想摔东西。又有时我遭到了上司的批评,她会很无奈地看着我,然后扔过来一句多少暖心的话:“见过笨的,没见过像你这么笨的,就不能换个思路想想,多开几个脑洞!”我被她弄得糊里糊涂地流眼泪。

渐渐地发现,我被批评越来越少,上司也不再说我的另一半心在轮休,暗暗想,也算是拜舒洁所赐吧,较劲也是一种鼓舞,虽然她的名字总是排在我的前面,可是如果有一天没看到她那张带着嘲讽和不屑的脸,反而会觉得少了点什么,对自己工作的认可程度也缺乏点信心。

舒洁先于我升了职,升职侯的她倒也没有太多的变化,好像她的奋斗目标就为超过我,超过了就完成任务似的。

后来,我们先后出国,她去了英国,而我来到美国,我们由同事变成了朋友。我们的往来交流基本是靠电话,她的声音永远是飞扬的、清脆的、胜利者的,每次听到她的声音,都会为之一振,会觉得内心不再空虚,不再孤独。那句“二秘小姐”也好像不那么刺耳,反而越加亲切了。


本文在12/9/2017 7:02:56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缪玉
[随  笔] 宝地吉林缪玉2011-08-24[602]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
『小说』 饺子公主缪玉2009-12-18[593]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颜如玉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