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随笔小说游记杂谈散文纪实菲律宾生活手记女人-风景这边独好新书介绍奇思妙语诗歌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颜如玉散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秋天的记忆 文章时间:2011-11-04
作  者:缪玉出处:原创浏览604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秋天的记忆
文/缪玉
2011年11月04日,星期五

《侨报》副刊,2011年11月4日

  (一)记忆里的秋天有干不完的活

  秋,给人的记忆和回忆总是与浪漫或伤感有关,再或者是收获。金色的秋天往往更让人思绪万千,遐想无限。

  而秋天在我童年记忆里最深刻的,却是一个忙碌的季节,以至于过去了多少年都无法改变。

  在我的家乡东北,立秋一过,你马上就会闻到秋天的气息,天突然变得特别高,云也变得特别白,一大团一大团的。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光芒四射,却不再是炎热烤人的,而这时还正值24节气中的三伏。

  东北的夏天很短,也因此我总是非常珍惜。

  不知是季节的原因,还是因为东北人勤劳,反正从立秋开始,家家户户便开始有做不完的家务,干不完的活。这是我从小时候就有的记忆,秋季成为了我那个年龄最不喜欢的季节。

  自然是我的无知了,我总是从心里上拒绝大人们给安排的家务,因为做家务是会占去我很多玩的时间。

  东北人的整个秋天都是在为过冬做贮备,就如同所有生活在寒带动物一样,为过冬的储备而忙碌。一个冬天需要储存很多的食品,尤其那些年是计划经济,如果在秋天不按照国家计划,买够过冬的蔬菜水果,还有取暖做饭的煤等,那么将是个不可想像的饥寒交迫的冬天。

  在秋菜买到家之前,最先要做的是挖菜窖,其实菜窖在北方很多地方都适用,东北更是必需无疑。记得,我们家因为只有姐妹没有兄弟,所以,每年都要求别人帮忙,跟我父亲一块完成这个巨大的工程。

  我很不喜欢那个菜窖,每次到下面取菜时,都有一种掉进深渊的感觉,好像与整个世界都隔绝了。那个时候没有冰箱,也从没听说过什么是冰箱,但那时我却有过无数次的假想,我想象要是能把这样一个即防冷又防热的大洞安放在我家厨房,那该多好呀。

       (二)东北人全靠秋储菜打发一冬

  立秋以后,过冬的蔬菜开始陆续上市,最先上来的菜都是拿来做咸菜的。东北对咸菜情有独钟,餐餐离不开,按照我母亲的说法,那是站岗菜,每顿饭必在餐桌上出现。东北的咸菜味道好吃,五花八门,任何东西都能用来腌制。雪里红、新大蒜、圆白菜、小黄瓜、地环、姜不辣等等,还有很多我都记不起来的名字。

  勤快的主妇能把家里所有的窗台上都摆满酱菜坛,可以想像每天开饭时的情景,那是怎样一个其乐融融、幸福的家宴啊。

  咸菜进了坛子,接下来便是东北人的当家菜上市了,白菜、萝卜、土豆……卖菜的壮观,买菜的更是壮观。

  古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比喻在那时我的家乡,真是太形象了。

  记得那时在所有的卖菜商店门前都堆满着像山一样的大白菜,那边没有卖完,这边还有好几辆从农村开来的拖拉机还在卸车,买菜卖菜都是挑灯夜战。

  那时,尽管物资匮乏,但物价却很低,一斤大白菜才几分钱,土豆萝卜也都是几分钱,家家户户没什么贫富差距,过冬菜也基本都一样。从头一年的十月下旬,到第二年的清明节前,东北人全靠这些秋储的食物来打发大雪封冻的日子。

  我记得人口多的家庭要买上千斤大白菜,两千多斤的也不是什么惊人数字。还有几百斤的土豆几百斤的萝卜呢,每家门前的战利品蔚为壮观。

  接下来就是对这一大堆一大堆的庞然大物做处理,然后送进菜窖。而我最最不愿做的,直至今日都不愿再想起的就是这个阶段的家务活。

  许多人都知道,东北有一道名菜,叫“酸菜汆白肉”非常好吃,可是那好吃的背后却隐藏着繁琐又繁重的工作。

  我那时因为岁数不大,基本都是跟着姐姐或妈妈一块干这些活,并且都是做边角的或是打下手的活。我看见她们把选好的白菜经过精心修理,然后放进刷了又刷,擦了又擦的大号缸里,一颗颗摆平,一层层撒盐,直至把缸填满,像个小山包,再用选好的大菜帮盖在上面,最后压上一块重重的大石头。

  酸菜的制作是一门工艺,说说简单,其实很复杂,这之后还要加水,清缸,观察温度等,好吃的酸菜是靠经验腌制出来的。所以说,程序一样,但不同的家庭腌制出的味道却是不同的。

  除了腌制酸菜的白菜,其余的白菜也是要经过修理,还有土豆和萝卜,还有胡萝卜,都要在下菜窖前晾晒挑选,然后在上大冻前把这些物资通通送进菜窖里,静等着这一冬天慢慢享用了。

  (三)忙到大雪落地,秋才算结束

  文章看到这里,看官以为这秋忙该结束了吧?

  不,这只是大件东西入库了,零碎活还多着呢,配菜也要买,比如大葱,过冬的大葱是万万不能少的,哪道菜都需要,几百斤不算多。还有大蒜,也要几百斤,还有姜,这些都是要在秋天一块买齐,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儿了,到了冬天,不仅不好买,价格上也是吃不起的。

  除了吃,东北过冬保暖也是最不能忽视的大事。那时天然气和煤气都不普及,老百姓大多都是烧煤炭,一方面是取暖,更重要的是做饭使用。冬天的煤场基本是关闭的,因为温度太低,煤都变成坨子了,不可能铲下来,所以必须在入冬前把一冬天需要的煤全买回来,这也是个不小的工程量。幸运的是我家当时已经住上了暖气楼,因而逃避了一项巨大的劳动。

  这项省了,可是有些活是绝不可能省的,比如糊窗户纸。东北的西北风刮起来要人命,那时的木制窗之间的缝隙只有用纸才可以堵住。报纸也好,牛皮纸也好,裁成窄窄的长条,再用白面打上一锅浆糊,把纸条牢牢的粘在窗户上,这样冬天坐在家里就不会感觉有嗖嗖冷风钻进脖领子里了。

  东北的秋天是短暂的,又像是漫长的,人们手脚不停的直忙到大雪落地,秋才算结束,而这种结束像是强迫的,因为如果没有这第一场大雪的到来,勤劳的东北人们还不知要忙多久。

  这就是民间所说的:三春不如一秋忙的道理吧。


本文在2011-11-4 19:13:21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颜如玉
『菲律宾生活手记』 马拉卡南宫的历史记忆缪玉2019-04-18[10]
『奇思妙语』 教徒们怎样过圣周缪玉2019-04-18[11]
『奇思妙语』 科雷吉多尔“战争岛”缪玉2019-04-17[38]
『奇思妙语』 巴丹纪念日缪玉2019-04-11[49]
『奇思妙语』 甘洒热血的“华支”抗日勇士缪玉2019-04-11[46]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散文
『散文』 流入心理那份殷绿缪玉2019-03-21[98]
『散文』 不能忘却的松花江第一坝缪玉2018-12-10[221]
『散文』 秋凉缪玉2018-10-05[119]
『散文』 端午论粽缪玉2018-06-14[39]
『散文』 三毛的影响缪玉2018-04-26[316]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留言于2012-06-26 03:43:44(第1条)
这是给专辑主人的悄悄话哦。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颜如玉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