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随笔小说游记杂谈散文纪实菲律宾生活手记女人-风景这边独好新书介绍奇思妙语诗歌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颜如玉散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清明节思父亲 文章时间:2010-04-12(2010-04-13修改)
作  者:缪玉出处:原创浏览924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清明节思父亲
文/缪玉
2010年04月12日,星期一

《侨报》副刊  2010年4月12日

父亲的祭日是在一月十七日,可那天恰巧是我先生的生日,所以每年先生过生日的时候我会说上一句:爸爸去世已经多少年了。然后就和家人一块为先生唱生日歌,吹灭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其乐融融。先生是明白我的,每当我说这句话时,他都会轻轻地攥住我的手,我们会意的对视一下。

年年清明我会以我的方式来祭奠父亲,当然都是用父亲喜欢的文字方式,让回忆和泪水在字垄里尽情地流淌。每次书写倾泻过后,就好像又让父亲检查了一次作文,那种透彻挥洒后的释然像是通过了这次命题。

父亲是名老军人。重庆解放的第四天,即将大学毕业的父亲就参军进入第二野战军。两年后,因为文化程度高,被调到刚刚组建的空军第一航空学校,从炎热的大西南转战到冰雪之城哈尔滨,成为了我国首批空军教员。

父亲的手里永远捧着一本书,这是我从小时的记忆,要么就是伏案写东西。他讲话和讲课一样,条理性极强,不把你讲懂了绝不收兵。父亲的文笔非常好,而且还写得一手漂亮的字,航校的人称他为“秀才”。以后他就由教员调到训练部,变成了参谋。在《解放军报》和《解放军文艺》上会时时看到他投去的文章。

然而,在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不久,父亲的那些文章却变成了专政他的证据。在经历了两年的隔离审查后,父亲被定为历史反革命、现行反革命、阶级异己分子三个罪名,被开除党籍、军籍,然后被送回到重庆农村老家监督劳动改造。

父亲被送走的那天是滴水成冰的隆冬,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天,他的双手戴着手铐,两个荷枪实弹的战士押着他,他不能靠近我们,只能举起沉重的手臂朝我们摇,他的表情似要哭,但他没有哭出来。尽管在他的心里有那么多的哀怨与不忍,他不能跟我母亲说再见,不能再抱抱我们姐妹,我们眼巴巴地看着持枪的人把他推上吉普车,然后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父亲被押送走了。一个才华出众,雄姿英发,风华正当年的一名知识分子、一名军人,就这样被那个“革命时代”给断送了。可惜可叹!

在最初苦难的日子里,很多次父亲想到自杀,是那些淳朴的相亲把他拉回来,又给了他勇气的。父亲喜欢钻研喜欢摆弄机器之类的东西,渐渐地他开始帮邻居修闹表,帮村里修碾米机,帮小电厂修发电机,帮广播站修扩音器,反正大大小小凡是他能摸上手的,他都认真去做。父亲的本事在这个穷乡僻壤里得到了认可,也换来了人心,坚持好好活下去的信念在父亲心里也一天天地增强了。他开始写上诉信,他要找回自己的清白,他坚信自己没有错,沉冤终能得到平反,歪曲的事实最终也能纠正过来。

    给父亲彻底落实政策是一九七八年的十一月,从他被关押起来到全部恢复整整十年,是人生中最灿烂的十年。尤其是对于一个有专业知识的男人、一个军人,这十年正是精力旺盛,可以大展宏图,用知识报效国家的好十年呀!

恢复了工作后的父亲,像一座爆发的火山,滚烫的岩浆无法压制地喷发出来,他没日没夜的工作。他是一名专业的业务干部,他喜欢实实在在的做人,实实在在的做手里的每一项工作。他总是欣慰于自己赶上了“以建设社会主义为中心”的好年头,他的知识、他的才干终于在今天找到了施展的舞台。他总爱说:“一个曾经失去过工作权利的人,最懂得重新获得的珍贵。”

从最后看到带手铐的父亲到再见到他,已经整整六年了。六年中,我们在不同的地方经受着思亲的煎熬。当天天想月月盼的父亲就在眼前,而我们却不知该怎样跟父亲亲热。

我和父亲的真正开始沟通是他退居二线工作以后,是他认可自己体力不支不能再拼命工作,并同意安排修养的时候,才有了我们父女共享的时间。父亲不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他的手里永远都会有一本书在读。但是,一旦打开了他说话的机关,他便会一发不可收。他给我讲他小时候的生活,讲他的参军历史,讲他在老家如何改造,讲他的平反心情,讲他曾有过的野心和梦想,讲他这一生所有的不甘心。他还愿意给我讲政治,讲抗美援朝的由来,讲庐山会议的背景,讲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始因,再讲现在中国的形势。无论怎么讲,他都不抱怨,他说比起那些“三起三落”的人,他的这点坎坷和委屈顿显委琐与渺小,他很满足现在的生活。

我很钦佩父亲敏锐的政治头脑,钦佩父亲宽阔的胸怀,更钦佩父亲面对困难不屈服的乐观精神。

说到激动时,父亲经常会慷慨陈词,脸颊发颤。我怕他血压上升赶紧换话题,而他却一定要认真地把这个话题说完才罢休。常常的,父亲从下午讲到天黑,我听父亲讲话听入了神,父亲也讲得很投入,我们竟然忘记开灯,母亲下班回来还以为家里没人,可是打开门一看,却发现两个影子在屋子里比比画画的讲话。

父亲是在平反后的第五年开始身体开始亮红灯的,一直到他去世,每一天他都乐观地生活着。

父亲在经历“文革”期间的精神重创,再加上十年的过度思考问题后,脑力和体力早已透支,潜伏在体内的病灶一触即发。一九九五年一月十七日的晚上六点半,我看见父亲的眼球在慢慢变浑浊,一点一点,到最后变成了没有一点反射的浑浊晶体,他的心脏也在每分钟每分钟地减少跳动次数。我摸着父亲的脉搏,感受着一颗强壮的心在渐渐变弱,直到停止,直到他离我们而去。我知道,父亲现在是真的走了啊!

父亲走完了他人生的六十四年。

父亲的一生是起伏跌宕的一生,我不敢说是波澜壮阔,但我能说,他的一生是一篇史诗。既充满胜利的喜悦,也品尝过艰难、困顿和痛苦的滋味。

我曾很多次问父亲,为什么不写写自己。他对我说:“等我死了,有一天你想爸爸了,那你就给爸爸写一篇文章,你能写出爸爸的生和死。”。

今年是父亲辞世的第十五个年头,虽然我在祖国的大洋彼岸,仍又一次拿起了笔。我知道短短的文章盛装不下父亲的一生。我写父亲,追忆父亲,是想把父亲的音容笑貌,再一次再现在我们全家每一个人的心里,更是让更多的人知道,父亲是怎样的一个有思想,有品格,有才华,并且在任何情况下不消沉的人,他是我的榜样。

清明在即,一个天上人间可以用灵魂交谈的日子,此时的爸爸,您在天上看见女儿为您写的这篇作文了吗!


本文在2010-4-13 5:53:41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颜如玉
『奇思妙语』 海外作家是文化旅游的使者缪玉2019-09-16[2]
『奇思妙语』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缪玉2019-09-16[2]
『奇思妙语』 藏书的乐趣缪玉2019-09-16[2]
『奇思妙语』 火爆的COSTCO缪玉2019-09-16[2]
『奇思妙语』 致敬时代精神,凝聚时代力量缪玉2019-09-16[2]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散文
『散文』 流入心理那份殷绿缪玉2019-03-21[226]
『散文』 不能忘却的松花江第一坝缪玉2018-12-10[342]
『散文』 秋凉缪玉2018-10-05[219]
『散文』 端午论粽缪玉2018-06-14[52]
『散文』 三毛的影响缪玉2018-04-26[427]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宁广荣 去宁广荣家留言留言于2010-04-22 18:03:01(第1条)
为你的文章而感动,为你的父女情而喉咙哽咽!在这个多彩的世界里,唯有血亲最为真切,最为纯洁!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颜如玉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