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随笔小说游记杂谈散文纪实菲律宾生活手记女人-风景这边独好新书介绍奇思妙语诗歌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颜如玉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饺子公主文章时间:2009-12-18
作  者:缪玉出处:原创浏览594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饺子公主
文/缪玉
2009年12月18日,星期五

东北民俗小说                

二婶子带着我在半尺深的雪地里艰难地往前跋行。抬头看看,远处的那片房子还是一片小黑点,天啊,这白茫茫的雪地啥时才能走到尽头。

二婶看我一副不耐烦的脸,连忙气喘吁吁地说:“那啥,快了,快了,你瞅瞅,没几步远了。”

她说的轻巧,没几万步还差不多。我心里这样的想。

做人啊,不能太厚道,尤其千万别轻易许愿,你看我,给人许完愿,就把自己发配到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了,找什么饺子公主。

我有一个关系相当好的网友,他是个南方人,可偏偏爱吃咱东北的大陷饺子,也不知在哪儿吃过,提起来就流口水,说起来还有模有样的。有一次聊天,我说要是你这么爱吃饺子,不如找一个东北媳妇,天天给你包不就得了!我就是那么一说,可是人家还认真的了, “那行啊,你是东北人,那就由你来成人之美吧,我相信你。”

得,这就是多嘴的结果。

他要求的条件也倒是不高,人好,朴实,会过日子,关键是会包地道的东北饺子就成,连户口都不限。也是啊,这年头都用护照了,户口还有多大用处。

我回家那么一发动群众,还真有不少热心人推荐,其中一个我们家八竿子打不着的二婶自己找上门来。我倒是知道她,住在农村,听说现在在城里上班,还听说在打工的饭店里还是个管事的。

她说,她听到信儿就来了,她说她的老板正是这个条件上的。“那啥,俺们老板包的那饺子,个大,皮薄,尤其是那馅,她弄的那馅,哎呀妈呀,谁都爱吃,所以俺们那个东北饺子馆生意才那么红火,全都是回头客,人家呀管俺们老板叫‘饺子公主’呢! ” 。她说得我心里直痒痒,“走啊,带我去见那个饺子公主去。”“ 现在过年放大假,都回乡下了,要找就要去她家了。”我做好事心急,也没管放不放假,随着二婶就上路了。

“那啥,俺们那叫靠山村,俺们老板住在蘑菇屯,俺们两家住得不远。”边走二婶边说。这二婶说得很轻巧,可我哪知道她家住哪儿呀,下了长途汽车就进入了这一望无际的雪原,早知道是个受累的差事,绝对不会揽这瓷器活儿。冲动,不理智,越想越懊恼。

终于走到了那个叫蘑菇屯的一片房子前。

眼前是一片矮趴趴的农家屋舍,大多是茅草的,上面盖了厚厚一层雪,茅屋好像支撑不住,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哗啦一下踏倒。

在这些里倒歪斜的矮房中只有一个大院赫然醒目,黑漆的大油门,院墙都是青砖垒的,一看就是有钱人家。门没锁,推门进去,更不得了,青砖大瓦房,两个大套院真气派,看得出,有钱啊!不过就是太乱,到处堆放的都是东西、杂物,像是一百年也没人收拾过。

最抢我眼的是那六个雪堆,我知道东北农村过年前都要买很多年货,而他们从来是不用什么冰箱的。从第一场大雪一落地,外面就变成了天然的大冰箱,过冬储备的菜,不是上天就是入地。入地,就是把菜放到三米深的地窖里储存,那上天可就不是放到玉皇大帝的行宫了,是把鸡、鸭、鱼、肉先用水浇一下,然后用雪包起来,就成了个大雪堆,这是绝对的保鲜妙招。

一般人家也就是一个雪堆,稍稍富一点的家也不过三堆,而这个家,居然有六堆,不得了,这在旧社会,是黄世仁的级别。

“那啥,进来,进来!你看看,俺们老板家,顶数人家阔气。”我随着她进到屋子里,一个半大姑娘站在屋里,看见我们进来,面无表情的晃晃脑袋,手里抱着一大堆破烂布,慢慢挪着走进一间屋子。“那啥,那姑娘不奸。”“傻子?她是你们老板?”我诧异的问,“那哪能呢,俺们老板可奸(精)了,哪象她,那是她妹子。你等着。”二婶说着也进了那间屋子。

我转身看看这偌大的屋子,除了地中间一张大桌子,几把椅子和一口22印的大锅,再就没一件象样的东西了,各个墙角都堆满了乱糟糟的看不清的东西,整个屋内感觉空空旷旷的,没一点人气。幸亏墙上贴了些年画,财神爷、鲤鱼跳龙门才给这间傻大的房子添了些色彩。

“快去,快点把你姐和你妈找回来,别让人家媒人等时间长了。”二婶拽住那半大姑娘出来,使劲往门外推她。那姑娘脚还没动,身子却已经被推出去,踉踉跄跄的跌到门外。

“傻!”二婶用手指头戳着那姑娘的背影,随手拉过一把椅子,“那啥,你坐着啊,我给你弄点水喝。”她走到那口22印的大锅前,掀起锅盖,顿时热气充满了房间,什么也看不见了。二婶腾云驾雾地端着一个大碗走过来,递给我一个硕大的磁碗,这一路我也真是又渴又冷,捧起碗就喝。碗到了嘴边,怎么也不舒服,我把碗举到眼前一看,我的天啊,那个碗边全都掉茬了,旧茬是黑黑的,新茬还尖利象刀,这碗看上去还不如旧社会要饭的钵呢。

我正在那发愁怎么喝水,门一开,进来两个人,“回来了,可回来了。”二婶兴高采烈地迎了过去。一个农村老太太走在前,二婶急忙冲我说“这是俺们老板她妈。”又对那人说:“那啥,这是俺家的远房亲戚,在北京上班,这次啊是俺把他拉来的,就为你闺女的亲事,俺可是说了不少好话呢”二婶献着殷勤。老太太身后跟进来的是一个圆滚滚的姑娘,而且还红彤彤的,二婶拉过那圆姑娘又抢着说:“那啥,这就是俺们老板,人称饺子公主呢。”二婶说这句话时,整个脸笑的都挤在了一起。

老太太冲着我单刀直入地问:“那人是个啥条件儿呀?”二婶还要抢,让我给拦住了,我稳稳地说:“我说的这人吧相当的不错,大学毕业,学计算机的,现在当老师还教计算机。”“那计算机就是算算数呗,咋还用上个大学去学?”老太太问了一个隔十道山的问题。“计算机就是电脑,妈啊,你不知道就别瞎问。”这是圆姑娘说的,看来姑娘比她妈强多了。

“那,那人长个啥样啊?”姑娘心急火燎的问,我当然知道这是姑娘最关心的问题了。“人嘛,长的很很英俊哩--”我托着长调说,眼睛瞄着圆姑娘的脸。

 这姑娘眉眼长的倒也不难看,就是处处体现出个圆字,一张脸大大的像个小洗脸盆,身体也是圆古囵囤,晃来晃去的两只胖手,厚厚墩墩,手背上都是坑。本来就胖的身体,居然还穿了一件中国的中式服装,一件红缎子对襟棉袄,袄面上还都是大圆的福字,极有扩张感。下面的裤子也是中式的宽腿,看上去象两个桥墩子戳在那,幸亏裤脚边绣了一圈的小红花。头发弄成如今城里最时髦的陶瓷烫的发型,蓬蓬着,使得本来就胖的脑袋,又大出去二号。

看姑娘的面相还算不错,不是那种尖酸辛辣型的,一张厚道的脸不亚于“六百公分”(朝鲜电影里的傻姑娘)。不知是因为外面太冷还是过于兴奋,那张肉大的脸成了一个大红气球,以我的眼光,“性感”一词跟这个姑娘算是绝缘了。

我瞄着眼在看,嘴里还在念念有词:“南方人嘛,生来的清秀,个子不矮1米75吧,不胖才132斤--”往下我就没再说了,以为我自己的感觉不太好了,我这算是什么呀,出售人还是牲口,出售什么都不应该是我该干的呀!想想,挺不是个滋味,自己在那尴尬上了。

可是这三个人愣没看出来,还在追着问,老太太问:“他叫个傻名啊?”“静止的风”我顺嘴就说,“啥,啥风?”“精致的风呀!”“咋还叫这么个名。”“他姓静呀?”还别说,让他们这么一问,还真把我给问住了,这网上哥们,我还真不知道到底他的姓氏名谁,现在上网大家对对方最熟悉的是网名,真实姓名公布与否无所谓。可是跟他们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说清楚。

说吧,也只能这样说,“这名啊是他的网名,网名懂吗?”二婶和老太太茫然的对看着,满眼迷茫,还是圆姑娘是现代人,人家毕竟现在也是在城里开饭馆,总还是有点见识。她象发现了奇珍异宝似的叫起来:“噢,我知道了,是不是就是在电脑上随便起名,叫啥都行,什么雪飞狐了,迦迦猫了,还有那个--反正我知道。”姑娘又有些兴奋,脸又变成了红气球。

我一听有门,打住她的话头说:“没错,他的名字就是这个意思。”“那赶明俺们姑娘嫁给他还不知道他姓个啥可咋办?”老太太还是十二万分不放心,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嗨,等领证过门的时候就知道了。”二婶在打圆场,不让老太太讲下去。同时用手推了一下圆姑娘,“那啥,说了这么半天了,也不让人家客人歇一会,给弄点啥吃的,人家大老远来的。”姑娘马上起跳了一下她那重重的圆身子,“好,我做好吃的去。”转身出门,立刻又转回来,“要不就吃我包的饺子吧?如果你不嫌弃?”我,怎么会呢,这一路走来到现在,我都饥寒交迫了,岂有嫌弃之理。赶紧说:“好好,随便点,我吃什么都行,饺子更好。”姑娘一看我没挑的,就又起跳,说:“那我去拿。”然后美滋滋的跑了。二婶也跟着去了。

老太太有一百句话想问我,可是我就是不给她机会,我不看她,要是她搭话我就说无关的事。

二婶和圆姑娘回来了,每人手里拿了两盖帘(东北专门摆饺子的东西)子的饺子,二婶边走边说:“那啥,俺们老板把她三十晚上包的最好的饺子都拿出来了,一共是十二样的馅,现在一样给你煮十个,让你吃过饱。”我的天呀,那我还走的动吗?

大锅煮饺子真快,两锅就都出来了。桌子上摆着几个大盘子,冒着热气的大饺子,真让人流口水。我也不客气了,端起一盘就开吃,一边姑娘还在怯生生的介绍:“你这盘子里有好几种馅,猪肉的、羊肉的、三鲜的、海鲜的、素的、冬菇的、茴香的―――”我根本就来不及听完,早就上嘴了。其实我也没那么贪,心里一直对我那网哥们说:哥们,艳福是你的,饺子归我了,我先尝尝鲜吧。你干不干是后话,我吃了再说,要是你成了,那你可是艳福口福都有了。

大家谁都没动筷子,看着我饕餮的吃相,各个脸上露出成就感的微笑。到这会老太太才说出话了,“我呀,就这么点心事,就想给闺女找个挣工资的,一辈子安稳了。”又自言自语说:“唉,也不知那个啥风了的,能不能看上咱这闺女。”二婶马上接上话:“咋看不上,那啥,管咋地咱这也是公主呀。”一转身对着我说:“那你那个静啥风的就是王子了!呵!呵!”我听了,一口饺子咽住了,一下又喷了出来。我大叫一声:“苍天啊!”

就在同时,我手机来信息了,打开一看,网哥们的:事情办的如何了?

我回:正在吃大饺子。

他回:味道?

我回:好极了。

他回:包饺子的人如何?

我回:也味道好极了,我替你定亲了,可以过财礼了。

他回:不行,你撤吧,我改主意了。

我回:改谁了?

他回:就是你给我的照片,阿拉伯姑娘,这事还包在你身上了。

我回:那我要出国为你相亲了?

他回:没问题。

好了,饺子宴结束了,我也该走了。

圆姑娘凑过来扭捏地问:“是他吗?说的啥?”我说:“我告诉他你包的大饺子是天下最好吃的,他说哪天把你接去包你最拿手的饺子给他吃,咋样?”大家一听都笑弯了眉,而我心里苦啊。

我被她们送出去老远,她们还不肯回去,弄得我心里不是滋味,我不敢看圆姑娘企盼的小眼睛,二婶的“那啥――”还没说完我就转过去了,老太太,我都没敢搭眼。

嗨,我这整个不是骗吃来了。骗就骗吧,我那哥们眼望了那么久还没我这口福呢,甩甩头就过去了,人生哪能都是能定准的事,世间本来就是变幻莫测的,随他去吧。

拿出手机发了个短信:哥们,我撤出来了!


本文在2009-12-18 9:21:52被宋晓亮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颜如玉
『奇思妙语』 微笑和礼貌是一种习惯缪玉2019-02-15[5]
『奇思妙语』 “春晚”让你看什么缪玉2019-02-15[18]
『奇思妙语』 年的味道缪玉2019-02-11[22]
『奇思妙语』 皇帝的新装缪玉2019-02-11[6]
『奇思妙语』 用吴大叔的代价上普法课缪玉2019-02-01[70]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
『小说』 对手缪玉2017-12-05[301]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留言于2009-12-24 13:07:08(第1条)
这是给专辑主人的悄悄话哦。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颜如玉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