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长篇小说《叛教者》歌中雅歌小说天地漫步人生灵修诗文诗画天地长篇小说《世家美眷》长篇小说《放逐伊甸》长篇小说《红墙白玉兰》杂文评论专访新书与评论文学活动留言簿
专辑导航 — 施玮小说天地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中篇小说《校庆》-4文章时间:2016-07-08
作  者:施玮出处:原创浏览20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中篇小说《校庆》-4
文/施玮
2016年07月08日,星期五

《校庆》-4

17、
李梅走进陈三铁住的套房,见他不在屋里,她把手中盛着醒酒汤的保温盒放在茶几上,看到那个信封仍原封不动地躺在那里,心里很想把它收回,但她的手指几次拿起信封,又放下了。她突然发现这间房是与隔壁通的,她看着那扇小门愣着,脸上隐忍中仍渗透出浓浓的悲伤。她跑过去贴在门上听隔壁的声音,她很想又很怕听到丈夫的声音。
吴韵梅送走了秦怀远,正兴奋地与美国的女友打电话。
“真没想到他还爱着我,而且他现在是单身,这下我和女儿就可以有个家了……”
“……”
“我是没法在美国呆下去了,死鬼就知道省钱,你看,人寿、医疗,什么保险都不买,这下他倒是走得轻松,房子被银行收走了,我们马上就要成HOMELESS了。而且不欠了这么多债……这下好了,我可以回中国有个家了,他今晚向我求婚……”
“……”
“他当然是真心爱我,你不知道,他是最看重中国文化的,这次竟然一再说愿意放下一切,随我去美国呢……我明天和他约在校园后小树林见面,我要告诉他,我愿意回中国来与他相伴共老。”
“……”
“他?他看上去混得还不错。……让我告诉他?……不,我不是骗他,我只是不想一副可怜样。他不会在乎我现在一文不名的处境的,他说他爱我也爱我的孩子……”
“……”
“嗯,好,我明天就对他说,我相信这不会改变什么。”

李梅没有想到吴韵梅光鲜的背后竟有这般的难处,她知道秦怀远一心离开这里,未必能成为她的归宿,她忍不住想到了一直爱着吴韵梅的丈夫陈三铁。离开这间套房时,李梅的眼睛又再三看了看那个信封,她心里模糊地有种近乎悲壮的善良,觉得就让这个男人去吧,实现了他的梦想,也成就了她的需要。但当门在身后碰上时,她的心也被碰疼了,自己呢?自己的梦想与需要呢?是自己要让吗?还是无奈?自我善良的好感觉在一瞬中变成了被弃的自怜,李梅没有等到怨恨从各种大大小小的裂逢里钻出来,就匆匆地走过吴韵梅的房门,走过一道道关闭着的门……她冲出电梯,正看见丈夫从大门外走过来,她在一棵盆景花树后看着他,等他走进电梯。
李梅临离开时,伸手摸了摸树上的叶子,这树竟然是真的。

18、
陈三铁走进屋子,看见茶几上的保温盒,他愣愣地看着,脸上浮起一层自嘲的微笑,“我能是什么好人?”他想着自己,实在说不清自己是个好人还是坏人,是有情还是无情,是仗义还是卑鄙。他对吴韵梅不能不说是长情,却什么也没做过;他对李梅无情,却娶了她也算呵护了她;他即捐助学校、孤儿,但也曾悄悄使用童工挖煤……他不想再想了,他觉得自己不是个适合用脑子的人,“唉,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就他妈是个人!”
他打开保温盒,看了看又嗅了嗅,虽然他现在醉意全无,但还是一口气将里面热乎乎的酸辣汤全喝光了,这时他才看到茶几上的信封。拿出里面的信,是李梅签了名的离婚协议书。两人的名字并列在上,如同当年结婚时的签名。想到李梅的哭泣和她最后说,“我知道你最要面子,我不能生孩子让你这个男人没面子了,我一定会签的,我没什么要求,只要你把孤儿院的孩子们留给我。这点钱对你不算什么……”
陈三铁看了,折好又放进信封,将这信封留在茶几上,他默默地去洗澡,他在水龙头下一直地冲,终于大声哭出来。“我是最要面子的?什么是面子?我为什么总是没面子啊?……”
……
陈三铁呆坐在床上,紧裹着曾被妻子盖在他身上的被子,正半睡半梦中,突然面前出现了李梅的脸,他正要对她说点什么,她却已经急急地喊道:“快起来,快去医院。”
“怎么了?梅,我想……”
李梅惊慌着,竟没有在意丈夫称他为梅。“王一掉进了河里,正在医院抢救。需要马上交医药费……”
陈三铁、吴韵梅等人赶到医院,急救室门外,各人都从起初的惊慌过渡到了不同的表情。有人在低声议论说,王一是自杀的。李梅紧皱了眉头,说,都回去吧。众人渐渐散了,一路出去一路或沉默、或三二个感慨着,显然都被这突发事件震动了。生的各种忧虑和技巧,像是搭的火柴房子,在死的面前一下子倒了,成了游戏。
陈三铁和李梅交了钱后,最后走出医院,李梅说,“你回酒店吧。”
他说:“还是一起回家吧。”
李梅诧异地看了看丈夫,声音极低地道:你要的……那个……我已经签了,在你房里。”
“我看到了,对不起!这些年是我对你不忠。”
李梅急急地抬头说,“不,没有!你没有。你对我很好,也没像别的男人那样做对不起我的事。是我没用,一直没能为你生个孩子……我,我知道你一直爱的是她,我祝福你们……”
“别说了!我已经想通了,人的面子也就是个屁。再说,你就是我的面子,一个娘们跟着我个挖煤的那么多年,就是给我面子了。那事,那事是小时候的事了……”
他俩一同沿着江边缓缓走着。李梅跟在这个男人的身后,她的泪一直在流,她很庆幸他始终没有回头。这就是幸福吧?但她心底并不知道这幸福能有多久,吴韵梅会很快离开吗?明天她和秦怀远的谈话会如何呢?她心里不禁自私地希望他俩能结婚,能一起远远地离开这里,离开自己和三铁的生活。


19、
第二天的早上,礼堂里、大厅中,大家都正在纷纷告别,留影。虽然仅仅是一天,大家却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一份久违的单纯的感动,让处在不同环境中,有着不同烦恼的人,依依不舍这短暂的友谊的温暖。也许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温暖的脆弱与短暂吧,于是就格外,甚至是刻意地让自己沉醉其中。
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吴韵梅和秦怀远默默地走着,两只牵着的手最后还是松开了,因为他们不约而同地想说到实际了,一旦想到实际,心里就有了份不经意的隔膜,手,似乎就难以这么牵着了。
“怀远,我知道你是最恋故土的,你在这干得好好的,我不想你为了我去美国一切重新开始。”
“没关系!我其实早就想去找你,只是怕打扰你的生活。这次我一定不能再让你离开。”
“我不会离开的。少年远游老还乡,我们虽算不上老,但我也已经不想再远游了。怀远,我这些年其实一直很后悔当初没有跟你回来,若跟你回来,不要继续读那个硕士,我们就不会分手了。”
秦怀远见她竟然不追究自己当年弃她另娶之过,反而自责,不禁深感这个女人真是爱自己,而自己前妻近二十年不停歇的鄙视笑骂也历历在目……这样想着,他更不敢说出自己在这里落魄的实情,怕污损了在这唯一仍爱慕自己的女人心中的形象。他也恨自己的无能,不能给她一个好生活,反而需要她的帮助……但他想到这是跳出自己生活泥潭的关键时刻,于是只能把真诚和感慨放置一边,尽量说服吴韵梅和自己结婚并一起移居美国。
最后,吴韵梅只得实话说出了自己在美国已经破产并负债累累,只能回来依靠他的爱和保护。秦怀远听后,神色黯然,喃喃地说,“我保护不了你,我是个没用的男人……”
“我并不要奢华的生活,只是要个家,我们就在这里,本乡本土地日子总是会不错的。再说你那么有才华,你的小说不是马上要拍电视剧了吗?……”
秦怀远心里也有一瞬的动摇,但想到自己一定要离开这里,连自己的孩子都没要,怎么能反而拖上她们母女三口?他怕见到她脸上的诧异变成失望,赶紧说,“我想起来单位有点急事,我们再找时间聊。”然后匆匆离开。他知道吴韵梅在背后看着自己,他感受着背上的压力和变冷的目光。他很想回头去承担这份早就该承担的爱情,但他没有勇气。只是自言自语地对自己说,“我成不了她的依靠……”
陈三铁远远地跟着他俩走到了小树林,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当他看到吴韵梅终于蹲下来,靠着树大哭时,他很想走过去抱住她,但他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没有动。李梅在他身后不远处看着,见他最后沮丧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便走过来,从他身边走过去时拍了拍他的肩。陈三铁感激地抬头看她,她却没有看他,只是继续走向了吴韵梅。
“韵梅,你在这啊?怎么?舍不得离开这里?”
吴韵梅见是她,忙站起身来,随着她的话点了点头。
“你还是把两个孩子接回来吧,现在海归多着呢,中国多好啊!”
“我算什么海归啊……在美国当家庭妇女这么多年,学业早就荒废了,就只会照顾两个孩子了,学问也就用在辅导孩子的作业了。成了个没用的人……”
“谁说没用?走,去我们梅花孤儿院看看!我俩都叫梅,若你愿意我们合作办,就可以办成国际化的孤儿院了。现在也常有外国人和机构来参观,我们英文不好,别说谈合作,就是接待一下都困难啊,若你肯来,就太好了!”
她俩说着,一路走了。陈三铁看着她俩的背影,心里既感动,也有点忐忑。他不知道该不该盼望吴韵梅留下来,因为若她留下来,他真是不能肯定自己是否能对妻子始终忠诚。

20、
下午,医院传来消息说王一醒过来了,还没走的几个同学一起来看他。
王一因为缺氧时间过长,加上头撞在江里的石头上,他失忆了。阳光静静地铺满了一屋子,王一脸上的愤怒、嘲讽、苍桑都没了,像个孩子似地快乐平静。他虽然不认识大家,但很高兴那么多人来看他。大家却有点尴尬地面面相觑,一个一个地走了。
只有秦怀远一直久久地坐在王一的床边,等人们全都走了以后,他开始教他一首唐诗。王一很快就背得了,秦怀远对他说:“你真是一个诗人。”
王一问:“诗人是什么?”
“诗人是认真的人?”
“对什么认真?”
“对自己认真。”
“你不是诗人吗?”
“我需要活着。”
“活着不能认真吗?”


2008/12/16完稿于洛杉矶港湾镇

全文刊登于《鄂尔多斯文学》2009/11


本文在5/2/2017 8:21:20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施玮,小说,校庆
暂无相关文字。
相关栏目:『小说天地
『小说天地』 中篇小说《校庆》-3施玮2016-07-08[530]
『小说天地』 中篇小说《校庆》-2施玮2016-07-08[509]
『小说天地』 中篇小说《校庆》-1施玮2016-07-08[1571]
『小说天地』 中篇小说《记忆条》(10-12)施玮2014-12-10[650]
『小说天地』 中篇小说《记忆条》(8-9)施玮2014-12-10[583]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施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