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长篇小说《叛教者》歌中雅歌小说天地漫步人生灵修诗文诗画天地长篇小说《世家美眷》长篇小说《放逐伊甸》长篇小说《红墙白玉兰》杂文评论专访新书与评论文学活动留言簿
专辑导航 — 施玮小说天地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中篇小说《校庆》-3文章时间:2016-07-08(2016-08-30修改)
作  者:施玮出处:原创浏览53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中篇小说《校庆》-3
文/施玮
2016年07月08日,星期五

12、
王一被拉走后,大家努力恢复刚才的热烈,只是有些话再出口时便添了点忐忑,好像那个肆无忌惮的醉鬼仍瞪着眼睛看自己,看进了心里。
该捧的人还是得捧,该拉的关系也不能错过机会,发泄的、调情的、感怀的,虽仍继续着,却少了份理直气壮。渐渐地,累了。高三(1)班的这一桌又刻意勉强热闹到别桌都散了,他们也就散了。
吴韵梅与秦怀远双双走出去,相约去月光下沿着河边走走。陈三铁看着他们的背影脸上不禁露出莫明其妙的忿恨,这一切被远远站着的李梅看在眼里。陈三铁回到A730的套房里,李梅也跟了进来,他没理她,独自往沙发上一倒,拿起茶几上的半瓶酒往嘴里灌。
李梅想过去从他手里夺过酒瓶,却看见了窗前的望远镜,她愣愣地看着呆在那儿许久,缓缓地走过去,透过朦胧的泪眼看着镜头中校园内的每个角落……

当初学习委吴韵梅常去找诗人班长秦怀远,而班上的落后生陈三铁却痴情于吴韵梅,将她随手丢下的小野花、数学计算纸等一一珍藏,吴韵梅却从没注意过陈三铁的存在。当时的李梅兔唇还没有整过形,是个瘦瘦的黄毛丫头,脸上的一双大眼睛,很自卑却又很清纯,只有她一直悄悄地喜欢着陈三铁,将三铁为了讨好吴韵梅做的一切傻事默默记在心里,而陈三铁只是将她当作可怜的、需要保护的小妹。
毕业那年,就在校门口的河边,老师们欢送着考上大学的秦怀远、吴韵梅、王一等,陈三铁默默地提着行李准备回乡,李梅跟上去,说:“三铁,我能跟你回去吗?”
陈三铁回头看了眼她,又看着远处并肩而立、意气风发的秦吴二人,自嘲而沮丧的说:“我是去挖煤,不是去挖金子。”转头一个人快步地走了。李梅默默跟着,轻声说:“我喜欢挖煤的。”

“梅——”陈三铁醉倒在沙发上,口里不停地喊着。李梅回头去卫生间搓了把热毛巾,帮他擦拭脸和手,又重沏了一杯热茶。当她弯腰吃力地抱起陈三铁,让他喝口热茶时,他的一双大手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梅——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我现在有钱了,有钱了,你知道吗?我建一所大学的钱都有,你,你们还是看不起我!你凭什么看不起我?诗?有什么了不起……”
李梅的手剧烈地战抖起来,热茶泼出来,她楞在那里,看着渐渐泛红的手,不禁想到当年自己与陈三铁的新婚之夜,他也是醉后倒在床上反复地说:“梅——我知道你看不起我……”
李梅知道这个“梅”不是自己,是吴韵梅,她是陈三铁的心病,让这位今日的陈总,总是克服不了骨子里的自卑感。李梅想着这么多年自己一直默默地隐忍,丈夫却反而完全不体会自己的良苦用心,泪不禁流下来,她决心要打醒他,虽然她这只扬起又放下,放下又扬起的手还从没有打过谁。等她咬紧牙,再次扬起手臂时,却听到陈三铁说:
“梅,我一定要得到你,我要让你为我生孩子,很多孩子!我要让你承认,我陈三铁才是真正了不起的男人!是金子,不是什么没用的臭字……”
李梅在这话面前呆住了,手臂颓然地垂落下来,流在脸上的泪静静地干了。
她走到窗边,对着夜空和夜空中的校园又看了许久,身向的丈夫已经发出沉重的鼾声。她转过身来是,脸上是平静的,甚至有着一份难以描述的母性的柔情,她看了一会酣睡的陈三铁,然后从怀里取出一个信封,打开叠着的纸,签了名,又放回信封中,将信封放在茶几上。她抱来被子为他盖好后,又给茶杯里续了些热水,然后悄悄离开。

13、
倪鸿书和区萍回到家里,一路上区萍都沉着脸,倪鸿书正为校庆成功感到兴奋,但和太太说什么她都不吭声,只是眼神怪怪地看着他。终于,她目光里明显的轻蔑把他惹火了。
他甩上门后,见区萍独自换了拖鞋、进了书房,并没有像平日那样给他拿拖鞋,或是为他泡杯茶。白天在外面的风光,立时就越发地衬出了家中的冷漠。
“什么意思吗?都说夫荣妻贵,谁不巴着自己老公出人头地?这什么女人啊,整天看不得我好似的……”
“什么女人?”区萍在书房搭腔了,“一个不在乎荣啊贵啊的女人……”
“哟,就你清高,你不需要住房子,不用教书。”
区萍从房里走出来,“教书怎么了?教书用得着点头哈腰事权贵了?”
“我事哪门子权贵了?我……”倪鸿书的声音高了几度,脸不自主地红胀起来。
“问题就是连权贵也没事着,不过是个小教育局长,而且不仅捧着官,还要捧个总,左右迎逢也不嫌累,还不如个小官吏……”区萍的声音渐低,已经不想吵了,吵也没用。倪鸿书却突然恼羞成怒起来,“小官吏”三个字实在是刺到了骨子里仍留着文人气的他心里,何况这话是从一直仰慕他的妻子口里出来。
“我就是个小官吏!没出息!行了?那你当年找我干嘛?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当年是回来追你,但我爱的是那个热爱教书、热爱学生的小班主任。我回县中教书,是想两人一起志同道合,教书育人过着简单的生活。可是你,你现在,今天白天你的样子哪还有为人师表的样子?”
“教书,教书,你能那么清清高高、干干净净的教书,全是因为有我这种不清高的校长!你以为一个学校的发展是靠书教得好就行的?你以为我愿意迎奉自己的学生?高陆云手中的权,陈三铁手中的钱,才是这个学校发展必须的!”倪鸿书越说越觉得自己很伟大,简直就是为了教育牺牲自己。“你说我拜金拜权,我是为自己拜?我是为全校的师生拜,为这一个县的孩子拜!只要有钱,什么好老师请不到?没钱?别说留不住人才,就连教学楼都会成危楼。你知道学校每月需要多少开支?明年的发展计划预算是多少?”他泡了杯绿茶坐进沙发,挪了挪,坐得更舒适些,品了口茶觉得很不错,这是一个学生家长送的。倪校长从不收礼,除了茶叶,于是他家的茶叶也就越来越不同平常了。
他见妻子不吭声了,便宽容地一笑,“你啊,就是单纯,不过女人嘛,单纯些好。”
区萍听他说得诤诤有词,这套他也说过多次了,好像也有道理,只是区萍心里总觉得别扭,这样的学校、这样的老师、这样的成人世界,给孩子的是什么呢?“好,我说不过你,也不想管了,眼不见为净,我也不要靠着你的不清高来清高。我宁愿去和李梅办孤儿院。”
说着她又回到了书房,却听丈夫在客厅嘲笑地说,“若没有陈三铁出钱,孤儿们根本没有这个家。你以为孩子们要的是什么?你以为办孤儿院靠得是什么?我不否认爱很重要,但起决定作用的不是爱,而是钱!没有钱,就连你们的爱也没法给出去……”
区萍听着,眼泪不禁流出来,她不知道这个坐在客厅里的男人,这个她从中学时代就爱慕的老师,究竟已经离她有多远了。

14、
陈三铁醒来,顺手端起茶喝,看见身上的被子,抬头向房中四处张望,没见到李梅的身影,脸上若有所失。他正要打电话,却听到走廊里秦怀远送吴韵梅回来的声音,他一步冲到门后站着听。隔壁的门打开了,吴韵梅约秦怀远进去坐坐,秦说天晚了,不坐了。
听到关门声及秦怀远走远的脚步声,陈三铁才从门边回来。他坐立不安地在房间里走动着,又略略收拾了一下,却没在意到茶几上的信封。他突然看见窗边的望远镜,赶紧将它收好,藏入门边衣厨。他犹豫着在套房通向隔壁房间的小门前徘徊,看着门把和手里的钥匙,心里忐忑不安。终于,他没有去开门,而是拿出手机拨打了吴韵梅房间的电话。
吴韵梅刚接电话,还没等他说自己是谁,她的房门被敲响了,她匆匆对着话筒说,“请等一下,我去开一下门。”
陈三铁以为是秦怀远,赶紧挂了电话,贴近小门去听。
“哦,是食物焚化炉啊!是不是又饿了?我这可没什么吃的。”
“玩笑,刚,刚才是吃得多了点,不消化,出来转转。嗯,好久没见,你,你是越来越有气质了……”
“看你说的,还不回家,太太不骂?”
“就是她……嘿嘿,她,她,没事。”刚才聚餐时被戏称为“食物焚化炉”的田明,眼前又出现了太太瞪圆的眼睛,他刚才一回到家就被她骂出来了,要他来找吴韵梅联系担保孩子出国的事。他支支唔唔地奉承了一通吴韵梅,却不知如何开口相求,毕竟他和她在学生时代就没什么交情。
“你有事就直说吧,都是老同学,别绕圈子了。”
田明象是得了大赦,说,“就是,对,都是老同学嘛。这事对你也不费吹灰之力,对我们这些工薪阶层的小人物就难如登天了。孩他妈是想让我求你给咱孩子在美国留学做个经济担保。你放心!决不麻烦你,我们卖了家也要备齐供他上学的费用。只是求你出个证明……我们会重谢的!”
吴韵梅脸上闪过一丝为难的表情,但马上就掩饰过去了。说,“先别说这些,你孩子托福考得如何?申请了哪所学校?怎么不读完大学再过去?”
“唉,要是能考上个好大学就不用去了。咱孩子成绩不错,就是这次没考好,上不了一本。他又心高气傲不肯复读再考,又说二本出来连工作也未必找得到,就说要出国。我当时也想他未必就考得过托福,只是随口一应。谁知他还就真拿了托福成绩和学校录取通知来给我,我怎么办,砸锅卖铁也不能挡了孩子的道啊!……何况他也说了,你总不想我也成个啃老一族吧?你说?咱这辈子没啥指望了,只能盼着他了……”
吴韵梅只是木然地听着,田明的心也就渐渐冷了,声音渐渐轻下去。

15、
秦怀远在自己房里也是坐立不安,文化馆无聊无望、死水一潭的生活;妻子离开他时鄙弃的话;想出版写的书处处碰壁,虽然都说好,但没钱就出不了。
他前些日子偶然听说吴韵梅丈夫最近车祸死了,心里希望能与她重续旧情结婚去美国,离开这个小县城,让看扁他的人重新羡慕他。心里虽然这样打算,却也不抱太大希望,但吴韵梅对自己的反应超乎寻常的热情,这令他觉得自己仍是当年的潇洒诗人,他决心放下清高,去找她坦白求婚。
秦怀远走出房间,正向吴韵梅的房间走去,在走廊里遇上了王一。已经酒醒的王一看着他,说,“出去吹吹风吧。”
“天黑了,风冷,还是呆在屋里吧。”秦怀远想把他扶进房去,他还是不好意思当着王一的面,去敲吴韵梅的房门。
“这钢筋水泥的建筑物里充满窒息感,我透不过气……你不要推我,你不就是要去找她吗?我不嘲笑你,要笑要骂的当年都骂过了……”
“没,没有,也就是叙叙旧。”
“一个人无耻可以,但别虚伪!当年为了留在县里你斩断情缘,今天为了离开县城出国你又再续情缘……行,我佩服你。不过,她房里现在有人,你去也白去。嘿嘿,可不止你一个人要叙叙旧哦!”
王一说完放开秦怀远向电梯口走去,秦怀远犹豫了一下,追上来说也要出去走走。两人一边互相讽剌着,一边出了酒店,走向江边。他们在一小食摊坐下来吃小馄饨,喝啤酒,不由回忆起当年一同诗话人生的壮志豪情,谈话渐渐转入诚恳,不禁感叹理想和生命都在平庸中消融了……
“其实有时,我也挺羡慕无耻的……”他见秦怀远红着脸要急,忙一摆手,说,“你算不上无耻,不够格。但我算看透了,真无耻了最后也是个空,得不着什么。我该走了!”
“对,回去吧。”秦怀远看了眼亮着灯的酒店,“得着得不着都得去努力啊,无耻就无耻吧!高贵是要有本钱的。”
王一甩开他的手臂,“我不回去,我不属于房子,脏,透不过气。我的诗歌要呼吸,我要去找一个可以呼吸的地方,等我吸足了氧气就知道自己是谁,要什么了。你回去吧,你去努力吧!不过要留最后一口气能跑出来,别死在钢筋水泥的棺材里。化不成云的……不能去找……”
秦怀远也醉了,他摇摇晃晃地回酒店,敲响了吴韵梅的房门,一头栽进她怀里。

16、
陈三铁的脸上布满嫉恨的阴云,他带着望远镜离开房间,转到另一幢楼的B727。打开房门后,他有点迟疑,但还是迅速在窗前架起了望远镜。窗口正对着A728和A730。
望远镜镜头里出现的是A730套房中,刚才陈三铁坐过的沙发。镜头掠过被子,在茶几的信封上停住了,几次挪开又回来。
终于,镜头缓缓转向了隔壁吴韵梅房间,屋里,秦怀远与吴韵梅正坐在沙发上说话,秦显然醉了,伸手几次去抱吴韵梅,吴韵梅躲开去泡了杯茶端来。
镜头横扫了一下,陈三铁看见倪鸿书在高陆云的房里,俩人正密谈着什么。他没在意,镜头又回到吴韵梅的房间。
秦怀远正单腿跪在地上,抱住吴韵梅的腰,俩人相拥,并很快地、急迫地开始做爱……
陈三铁看不下去了,抬起头时发现倪鸿书站在高陆云窗前,看着自己。他匆匆跑出房间,到大厅时看到倪鸿书正急忙向他走来,他没理会他的招乎,冲出大门跑向江边,但没想到倪鸿书一直跟了来。
“三铁,你听我解释,我和高局长没什么,真的没……”他一直嚅嚅地说。
陈三铁心里很烦,一甩手说,“有什么,没什么,各人自己知道。肮脏!你、我、他,谁都不干净。”
陈三铁心里想着的是自己、秦怀远、吴韵梅的事,倪鸿书却以为他在说自己和高陆云。最近倪鸿书正在和高局长谈成一笔“交易”,一边学校得着盖教学楼的拔款,一边高局的小舅子得着承包工程。高局的小舅子是有名的黑心包工头,倪鸿书心里很不安,但又没办法,今晚他忍不住夜访高局。刚才他正在求高局一定让他小舅子这次注意工程质量,而高陆云却打着哈哈说,工程承包要公平竞争,小舅子不过是竞标的一个,给他做是学校领导的决定,质量监督也要由学校来做,与他无关。
倪鸿书正无可奈何时,抬头看到对面窗上的反光,想起陈三铁要了对面的房,吓得脸都白了。他忘了望远镜能看见,却不能听见。他一看见陈三铁离开窗前,自己也就匆匆告辞下楼来追他。
“三铁,我求你了!我不是为了自己啊,你看这楼实在是该修了,我……”
等倪鸿书说出了一切后,陈三铁沉默了一会说,“是钱能解决的事就不是事,孩子们可不能在危楼中上课。他妈的高陆云里子面子全都要,贪到孩子们身上了。”
“我,我也是没办法,这全是为了孩子啊。”倪鸿书这样说时并非全无良心的责备,他竭力筹划重建教学楼,多半也是为了自己校长上任的功绩,但想想这总归是为了学校,也就理直气壮了。
“教学楼的钱我出了,你请最好的工程队来干,我亲自监工。”
“三铁,你,你真是好人。”
“我?我能是什么好人。”


本文在8/30/2016 5:30:51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施玮《校庆》
『小说天地』 中篇小说《校庆》-2施玮2016-07-08[509]
『小说天地』 中篇小说《校庆》-1施玮2016-07-08[1572]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天地
『小说天地』 中篇小说《校庆》-4施玮2016-07-08[205]
『小说天地』 中篇小说《校庆》-2施玮2016-07-08[509]
『小说天地』 中篇小说《校庆》-1施玮2016-07-08[1572]
『小说天地』 中篇小说《记忆条》(10-12)施玮2014-12-10[650]
『小说天地』 中篇小说《记忆条》(8-9)施玮2014-12-10[583]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施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