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长篇小说《叛教者》歌中雅歌小说天地漫步人生灵修诗文诗画天地长篇小说《世家美眷》长篇小说《放逐伊甸》长篇小说《红墙白玉兰》杂文评论专访新书与评论文学活动留言簿
专辑导航 — 施玮新书与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邱亚雷:荆棘中盛开的百合——解读施玮诗集《歌中雅歌》 文章时间:2013-06-04(2013-06-08修改)
作  者:邱亚雷出处:原创浏览892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邱亚雷:荆棘中盛开的百合——解读施玮诗集《歌中雅歌》
文/邱亚雷
2013年06月04日,星期二

 摘要:作为海外华文的书写者,施玮始终坚守自己的文学阵地,她的诗集《歌中雅歌》对梦想、死亡、灵魂进行了深入地探讨,意在剔除琐碎的日常经验对人性的遮蔽,发掘神性之光以重塑永恒价值,她的诗歌具有鲜明的超验性,真理性和当下性。
关键词:施玮 梦想 死亡 灵魂 超验性 真理性 当下性


后现代主义思潮对文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深度模式的消失,历史意识的断裂,文化产业的批量复制,以及无风格取代个性化的写作,用商业消费淹没审美自律,后现代主义在把文学拉下神坛的同时,也丧失了对灵魂的拷问,对真理的倔犟追寻。一批玩文学的“大师”或“小丑”抱着娱乐至上的精神,充分享受着叛逆和颠覆带来的快感,使文学的使命感和道德感沦为苍白的“文字游戏”、“成人游戏”。
上世纪80年代中期,第三代诗人为了争夺诗歌的话语权,从后现代主义思潮中盗取了反叛的天火,他们对朦胧诗以抗拒的姿态迎合主流意识形态不屑一顾,更对朦胧诗人的启蒙精神和英雄话语反感至极。他们提倡“诗到语言为止”,消解诗歌的文化的意义和崇高的使命,一时间口语诗,非非主义甚至后来的垃圾派,下半身写作风靡了整个中国诗坛。网络的普及为这种泡沫式的写作提供了便利,只要轻轻一点鼠标,一首诗或一个诗人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诞生了。然而,诗歌作为文学的最高形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历史及审美价值观的综合体现,是一个民族内心最真切的回声。因此,一部分诗人在这种后现代文学的浪潮中自觉地保持清醒,他们以对人生和真理奥秘的探寻卓然自立。诗歌对于他们是一种终极的理想,是一个人在困厄无助时的救赎通道,是废墟上含苞欲放的花朵。有的评论家将他们的写作方式称之为“神性写作”或“灵性写作”。其实,这两种称谓的主旨是相同的,意在剔除平庸生活中琐碎的日常经验对人性的遮蔽,发掘神性之光以重塑永恒价值,在荒芜的大地上建筑文学神殿。
施玮的《歌中雅歌》是近年来少数几部令我震撼的诗集。中国自古就有著书皆为稻梁谋  的传统,众多文人过多的关注于写作带来的物质利益,而在精神提纯和对终极真理的追问上力不从心。施玮这本诗集却展现了别具一格的大气。她以大地女儿的姿态聆听天堂优美的笛声,而她的灵魂充盈着大善和大美。施玮的诗歌有一种堂吉诃德式的英雄激情,她如同一只扑火的飞蛾,为体验神圣之光瞬间的照耀不惜粉身碎骨。施玮年幼时在祖母的熏陶下浸淫于唐诗宋词,这个“前生是宋词中的一个女人”(《1996:宋词与女》) 临近中年又皈依了基督教,在异乡的天空下获得了新生,从而让中西方两种不同的文化血液在她的血管中流淌。《歌中雅歌》是施玮写给上帝的“情书”,在这部诗集中,她对梦想、死亡、灵魂进行了深入地探讨。梦想、死亡和灵魂构成了施玮诗歌的核心主题,它们在施玮的生命中相互纠结相互渗透。
赫塔•穆勒说:“我走的是一条死路,你不该看它通向哪里,而是看它从哪里开始。”“我始终站在起始地∕扑扇着翅膀,高歌理想∕满怀豪情做些振翅欲飞的模样”(《幸福》)。施玮和大多数诗人一样,在人生的初始,有一种对梦想的本能的饥渴。施玮上小学时就对毛泽东的诗作充满了狂热,以至于工作之余自费苦读了成人自学高考党政系。她自觉地投身于革命的大熔炉中,这时候的施玮在梦想中尽情地遨翔。梦想源于信仰,不论青春年少时倾心于革命理想,还是中年后皈依基督教,时光的流逝无法掩埋施玮那颗信仰之心。“祈福的人群,∕穿着黑衣低头缓行∕像一群尘土孕育出的蛾子∕无可奈何地被梦幻吸引”(《信仰》)。施玮对梦想的追求是决绝的,尽管生命也曾有过困厄,甚至是如临深渊的绝境,但施玮在黑暗中并未迷失方向,这一切全靠梦想之光的指引。“黑夜中我对风和雨都感到亲切∕ 泰然地忍受着皮肤的撕裂∕ 只要没有白昼来暴露的伤痕∕便可以把日子一页页翻阅(《生活》)。
当然,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情感丰富、心思缜密的女诗人,在梦想破灭、光明骤然熄灭的那一刻,死亡和绝望仿佛绵延不断的山峦,人生中接踵而来的打击让施玮嗅到了死亡的气息。面临死亡是人生中最严峻的考验,而对于一个诗人来说,梦想的破灭就意味着死亡:“肉体自伤口流出/汩汩地,钻入地壳的毛孔/怀着忧郁的心情,深入下去/深入到真正的,不存在对比的黑色中/消灭自己和自己的轨迹”。即便在她归信基督之后,诗句中满溢生命之光的同时,仍记录下一个个死亡的回眸与追逼的足音:“世界,向我失声——仿佛旧影片中的布景”(《鲜红的郁金香》)。 “感觉今天是一条巨大的鱼∕死了。躺在餐桌上∕疲倦地等着一点点消失”(《一天结束》)。处于此种状态下的施玮精神世界是失血的,疲惫的。她肯定感受到了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但她渴求解脱的灵魂从未停止过挣扎和思索。诗人冯至说,“诗是时代的声音,同时也是求生意志的表现,诗人写出他的诗句,不只是证明他没有死,还要表示他要合理地生活。” 在施玮的诗歌中,她真实地呈现了在生命的荒漠中忍辱负重踽踽独行的心灵轨迹。这一段低潮大概持续了十年左右,这十年是施玮的精神和诗歌化蛹成蝶的潜伏期。如果没有这十年,施玮的诗歌也不会达到今天的境界。“一个诗人能把作品锤炼到何等程度,全看他被生活锤炼到何种程度而定。” 施玮自我放逐于山水之间,在宁静中终于听到了一种声音,这种声音与其说是上帝的召唤,不如说是信仰的回声,真理之光再度照耀诗人处于迷雾中的心灵。一个全新的世界向施玮敞开,她重新听到了“羽毛纷飞的音乐”,感受到这“灵魂的伴侣/以轻柔的手势拨乱我/将我拥成正午的阳光”(《羽毛纷飞的音乐》)。诗人的灵魂得到了拯救,获得了无法言说的大安息。“平息了∕肉体中的纷争,血液中的哭泣∕紧绷的神经突然松手∕任凭自己如轻风般,流动,消失。”(《与苍茫相对》)
施玮的诗歌创作本质上是反后现代主义的,她的每一首诗无不是关于真理和灵魂的密码,其大多数诗抒情对象均指向“上帝”,在“上帝”神圣之光的照耀和启示下,施玮开启了洞察人生和生命真相的“第三只眼”。总体来说,施玮的诗歌具有鲜明的超验性,真理性和当下性。
脱俗的超验性。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受第三代诗人影响,一部分诗人沉迷于口语诗的创作。的确,口语诗的简明易懂以及诗意的自然呈现打开了一片新的审美天地。但是,这种口语诗的创作并非摘除了一切羁绊的“野马”,口语诗能否真正抵达人心也很值得怀疑。所以,相当一部分口语诗简单琐碎了无诗意,不过是平庸经验的模拟和复制,而施玮骨子里有一种对诗歌的敬畏感,那些肤浅的呻吟或无聊的吟唱注定与她无缘。施玮不仅具有良好的古典诗词修养,此外,她的哲学功底也在一般的诗人之上。施玮笔下很少有脂粉气,她一开口便是洪钟大吕,一种女诗人中少见的厚重和苍茫使她的诗歌熠熠生辉。她可以自由地在平凡的事物中穿行,由经验向超验的升华从容不迫,让人耳目一新。“美丽的女人被爱埋在土里∕ 成熟是根须的伸展,妙曼而艰辛∕ 等到时光蚀去血肉∕ 冰做的骨骼成了历史的饰品”(《女人》)。施玮作为一位知识女性,对女人和爱情的认知相当深刻。一些女人纵然获得了完美的爱情,但结果却是被爱情埋葬,她们的默默奉献虽然值得称赞,但女人付出的代价也是很大的,很多有才华的女人最终成为男性的附属物或历史的祭品。施玮经常像一个局外人一样打量自己“仰卧在天空下任尘土亲近面庞∕风与菌菇无言地开放∕我幻成一池湖水,独自静卧”(《亲近泥土》)。施玮的灵魂经常站在高处,俯视红尘中的自己和芸芸众生,“认识尘埃中的人们如何麻木地行动,逃难或歌舞,形容安定/只为了完成命定的时日,辛辛苦苦地从出生到死亡”(《宋词与女人》)。 “我团起从未被阳光/照耀过的四肢,悬于空殿/像口古钟泛着铜锈”(《无梁殿》)。这种对生存状态的诗意描述,令施玮的诗歌超脱了经验的限制,创造出了超验的感受,揭示了生命深处的奥秘。
辩证的真理性。曾有这样的描述,神最初把光倒进一些器皿里,然而这些脆弱的器皿经受不住强烈的光的冲动就破碎了,光于是散失到无边的黑暗里。在这里,光就是宇宙精神或真理的象征。在经历了人生最深切的痛苦之后,学习了七年神学的施玮终于领悟到,人的灵魂可以超越理性与知识,超越肉体的局限聆听神的声音。施玮终于可以重新认识自己和世界,重新拥有追求真理的勇气。“当我与苍茫相对∕我为自己是一个人而满怀感恩”。(《与苍茫相对》)。每个个体生命中都有着宇宙创造者的投影,施玮看到了自身中人性和神性的交相辉映。“天地,因着一棵树的倾听∕而肃穆。以一袭素袍/掩去万千种,躁动多姿的浮华”(《冬树》)。阅尽人世沧桑的施玮如同这棵落尽繁叶的冬树,“忘却了萌芽时的羞涩与轻狂”,以冥想的姿态聆听真理的呼唤。“日月也有黯然的一刻∕你却是永恒的光明。求你∕让我的生命变作你光芒的一缕”(《另一种情歌——十字架上的耶稣》)。施玮对真理的寻求是义无反顾的,因为她明白只有真理才能将人生中的痛苦驱散,给心灵以自由。当然,追求真理的施玮并未让真理耀眼的光芒遮住双眼,她看到了人的悲悯之心,也不回避人的凶恶之性。人类向真理迈进的同时,也是砍伐自身罪恶枝桠的过程。曾经在纷乱和麻木的生活中挣扎的施玮懂得真理的辩证性。而最终,怀着惶恐与坦率走向真理的施玮,也得到了“上帝”的恩赐,得享精神的富足和安宁。
尖锐的当下性。虽然施玮的诗歌较多关注形而上的思考,但她并没有回避生存的意义和人生价值的追寻。可以说,施玮不是一只只会在天空中高歌的云雀,她的诗歌深深地扎根于生活。一个诗人只有关注当下,才不会陷入题材和灵感的枯竭,灵魂才能时刻保持吸纳状态。施玮的诗歌大多从世俗生活中取材,在人生的点滴中寻找生存的真谛,然后将之上升到精神关怀的层面。如小诗《酒吧观画》:“褐色的老牛正向我走来∕向我这个没有巢穴的人走来∕我们在画里画外∕相视与相慰∕互无所求互无所依。”施玮随手撷取了生活中的一角,将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疏离感描绘得淋漓尽致。人类在追求物质现代化的同时,也失去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恬淡心境。再如《浴室情节》:“这间浴室是我唯一可以∕赤身裸体的地方∕人便轻如一缕汽水贴附镜面”。苏轼在长江面前哀叹“吾生之须臾”,而施玮在浴室欣悦释放。通过洗浴这种具有宗教意味的仪式,施玮卸下了所有的负累,更加清醒地认识自身。施玮的精神是纤细敏感的,她的一双慧眼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意味的细节。“坐在蚊香上∕仿佛坐在唱盘上∕唱过了,就成灰烬”(《进入夏季》)。短短三行诗容纳了诗人对生存和死亡的深刻体验,如同宗白华的小诗或日本的绯句,言有尽而意无穷。
施玮的诗歌紧紧地依附于这个时代,清醒地面对生活中的痛苦和欢乐,然后以自我强大的人格力量进行提炼和整合,从而展现出一副原汁原味的当下生活图景。施玮从来不回避生存的尖锐疼痛:“蜗居在,城市灰色的格子里/骨骼蚀化。肉体软弱/人们像一只只蠕动的幼虫/……/失去思想的灵魂/如空白的荧屏,闪着刺目的雪花”。正如王家新评论策兰时所说:“不单是那种捂着伤口生活的人,更是一个靠挖掘自己伤口生活的人。” 作为一个海外华文的书写者,施玮始终坚守自己的文学阵地,不为中西方花样繁出的技巧所迷惑,她的诗歌已经上升到了宗教和哲学层面,这种精神上的大气让她在当代文学的大地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并呈现出可持续发展的写作前景和灿烂的生命之光。
  
作者简介:邱亚雷,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现当代文学专业,2010级硕士研究生。


本文在2013-6-8 6:06:41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施玮
『长篇小说《叛教者》』 施玮:在灵性深处飞翔,跨界与超越朱云霞2019-03-30[103]
『歌中雅歌』 施玮2016年春天的诗施玮2016-07-08[347]
『小说天地』 中篇小说《校庆》-4施玮2016-07-08[252]
『小说天地』 中篇小说《校庆》-3施玮2016-07-08[631]
『小说天地』 中篇小说《校庆》-2施玮2016-07-08[574]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新书与评论
『新书与评论』 邢昊:形与色——施玮画作小析邢昊2016-07-08[419]
『新书与评论』 虔谦:走出虚幻的爱情沼泽——读施玮小说《红墙白玉兰》虔谦2016-07-08[486]
『新书与评论』 查常平:诗画同源于灵性的逻辑——《施玮灵性随笔油画集》序查常平2016-07-08[489]
『新书与评论』 范摅骊 :温情中有救赎的力量 ——施玮《斜阳下的河流》浅论范摅骊2016-07-08[539]
『新书与评论』 张鹤:无爱之地仿如地狱——评施玮小说《纸爱人》张鹤2016-07-08[364]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3-06-09 01:15:39(第1条)
施玮的诗,有一种魔力!叫人震惊、叫人流泪的魔力。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施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