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诗歌日记散文随笔获奖专访活动新书与评论“小资江湖”专栏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宇秀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美女作家宇秀和她的西温泰餐厅——Rose Thai Restaurant 文章时间:2011-06-05(2011-06-08修改)
作  者:蔡伟出处:原创浏览2985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美女作家宇秀和她的西温泰餐厅——Rose Thai Restaurant
文/蔡伟
2011年06月05日,星期日

原载《世界华人周刊》

题记:
  
依山傍海、风景秀丽的西温哥华,在市中心主干道Marine Drive 130-1425号有一间以玫瑰命名的泰餐厅——Rose Thai Restaurant。

餐厅女主人叫宇秀。

1、本期《世界华人周刊》封面人物宇秀

在GOOGLE里打进她的名字一搜,一大串信息跃然眼前,原来近年来在女性时尚作品和移民文学中有着广泛影响的畅销书《一个上海女人的下午茶》和《一个上海女人的温哥华》,都出自宇秀的笔下。于是,不仅想到她的餐馆里品尝美食,更想去一睹美女作家的现实。

号称世界上最大CHINA TOWN的列治文市,食肆酒楼鳞次栉比,是华人出外就餐的首选。宇秀却没有把餐馆开在自己所熟悉的华裔商圈中。

从列治文到西温,要跨越两座大桥,一座是列治文连接温哥华的,另一座就是温哥华市中心连接西温的著名的狮门桥。 而这座桥不要说对于新移民,就是对本地人来说也多限于旅游观光意义上,而不是实际生活中的轻易涉足。近年来不少中国大陆新移民纷纷涌进西温,在享受美丽海景和山林自然风光之余,对于华裔来说出外就餐在西温似乎就没什么心仪的去处。大多数华人初来乍到时,方块字的中文招牌多少令他们倍感亲切。

2、宇秀的泰餐馆

和宇秀约定的采访是在她的餐馆打烊之后。五月细雨的夜晚依然春寒料峭, Marine Drive宁静得好似戒严一般,一进到Rose Thai,迎面怒放的玫瑰立刻令人眼睛一亮,餐台上的烛光则平添了几许温馨。靠窗还有一桌西人男女依然把酒问盏窃窃私语。宇秀的餐厅实在很适宜谈情说爱。穿着泰式长裙的宇秀给那桌客人添了些茶水,却并未有催促客人的意思。看到我们疑惑的表情,宇秀说她从来都是等客人主动离开后才真正打烊的。

我们随宇秀到角落的一张餐台坐下。 随手翻开桌上的酒牌和菜单,没有中文,幸好有不少令人垂涎的图片。我们的采访话题就从中文招牌和中文菜单开始。


世界华人周刊:你为什么不在餐馆门口挂块中文招牌呢?还有,你的菜单上如果有中文是不是可以吸引更多的华人?

宇秀: 你们说的没错,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也。我们当时选择西温,就是想打进主流社会。如果当初我开张时候就做了中文招牌,恐怕早已关门大吉了。我们餐厅2007年8月开张时,西温街面上很少看到华裔面孔,更少有讲国语的大陆新移民。 如果我有中文招牌,本地的顾客就会觉得你不是正宗的泰餐。自打开张第一天起, 就有竞争对手在网路上攻击我这餐馆是中国人开的, 不是正宗泰餐。其实,你若了解一下泰餐的历史就会发现泰餐和中餐有着不解之缘。 事实上, 高级的泰餐一定是兼融了中餐烹饪技术和艺术的。你知道吗,连泰国皇宫里的御厨也曾是中国人呢。

西温人似乎对什么都很讲究出处。开张几年来,我被人反复问到的一个问题就是“Where did you come from?” 我知道那意思就是你是不是泰国人。一开始我均如实回答,人家一听我是中国人,疑问就更大了,“Do you make real Thai food?” (你做正宗的泰餐吗?)

一次,几个人高马大的西人男子来到我的餐馆,屁股还没落座就转头问我是从那里来的?我灵机一动说:” I am from Burnaby.” (我从本拿比来)。那时候我家还在本拿比住。他们一听都哈哈大笑起来,就都坐下来,并让我先给他们开一瓶红酒。至于点菜,居然悉数交给我安排。酒足饭饱后起身时,我借用他们问我的话故意反问道:“Where are you going?” (你们去哪里啊?)他们就回答:” We’re going back to Burnaby.”(我们回本拿比呀。)你看,跟洋人打交道,有时一个幽默就化解了彼此的隔阂,人家会在文化感觉上跟你亲近起来,也就不在追究你从哪里来了。

至于顾客问到是否是正宗的泰餐, 我告诉他们,你最好先坐下来吃完后再做评论。听我这么一讲,那些客人一边落座一边说:“这倒是个好主意。” 好多次,还没等第二道菜上桌,客人就一边舔着手指上的酱汁,一边叫我过去,我问这菜是不是OK, 那客人就说这不是OK,是太棒了!并指着底朝天的菜盘子说,你看,我们不喜欢。我就说,你们只是太饿了!大家都会心地笑了。


世界华人周刊:那你有没有遭遇到令你难堪的客人和情形呢?

宇秀:太多了!我做餐馆这不到四年时间里所说的“Sorry”,我想比我这一辈子应该说的总和还要多,我怕是把前世今生的“对不起” 都说完了。不过我也有绝对不说Sorry的时候。有一次,一个英国人来取外卖,当他听到有个服务员跟我说中文,竟触电似地跳起来,眼睛瞪得比桂圆还大:你是中国人?我平静地回答说是。他居然愤怒了,“Why?” 我立刻回他“ Why not?” 噎得他抱起那包外卖气冲冲地走向门口,“I won’t be back!” (我不会再来了!)我也毫不客气把一句“随你的便” 扔到他的后背上。


世界华人周刊:听说西温有个“英专属地”,那些人是不是还有一些种族优越感或种族歧视呢?

宇秀:其实随着越来越多的新移民进入,原来的“英专属地”早已不再“专属”谁了。不过是有那么一批人夜郎自大,自以为是。大概是地区优越感吧,好像住在西温就有了特别的身价, 非富即贵似的。借用英国作家奥古斯丁一部小说的名字,那就是“傲慢与偏见”。曾不止一次有本地客人对我说,你在西温开餐馆,真够勇敢的!我说, 我是无知者无畏啊。


世界华人周刊:在经营餐馆的华裔中,你算是第一个在西温这样的主流社区开设高档亚洲餐馆的吧? 有文章说你与市府也曾有一段抗争,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宇秀:说来话长了, 你以后会在我的书里看到具体的故事,当初都惊动了市长,最终也是市长出面才算告一段落。但有一点我可以说的是,如果我开的是一间普通的夫妻老婆店,或者脏兮兮的小吃店,可能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麻烦。说了不怕你吓一跳: 餐馆开张头两年,我给西温警察局的投诉就不下二十桩,那些警察每次来都是做个笔录,登记个案子号码,给我张名片而已。皇家骑警总是一脸同情加无奈,我手里的警察名片有厚厚一叠,都可以打扑克了。


世界华人周刊:都是些什么事情需要惊动警察?

宇秀:要不是亲自经历,你想都想不出。刚开张的头两年不像现在经济这么萧条,生意蛮红火的。可是红火的背后却是无休无止的烦心事。不是门窗被砸了,就是门面被刷油漆了,或者车胎被戳破了。甚至恶劣到不断地在我餐馆门口丢粪便的地步。找茬吃白食的也是常有的。就说最近母亲节那晚我就又遭遇了一回霸王餐。

那一家三口人点的大多数是海鲜,吃得没剩下一口。可付账时那个男的借口饭菜上晚了要老板出面。无非是想找点借口拒付小费,我已经见多了。不料他一看账单冲我吼叫道:你要我为你这些可恶的饭菜支付80多块钱吗?我一再忍耐着,并向他抱歉这顿晚餐没有令他满意。但是既然你已经把这些“可恶”的饭菜吃完了,那就要付钱,顶多我给你打个折扣。谁知他竟然说他是工作培训专家,他的意见是要收费的;我既然听了他的批评,就要PAY。你说,有这么无耻的吗?!有句话叫做“食色性也”,说的就是从两件事情上最能够看出人的本来面目:一是男女性爱,二是饮食。在餐馆里点菜付账时是很可以窥见人的性情品行的:慷慨与吝啬,宽容与尖刻,自尊与无赖,一览无遗。
   
    
世界华人周刊:你这些经历可是难得一见的写作素材啊。
    
宇秀: 这倒是的,不过我可不想为了获得写作的素材而去经历这些难堪甚至屈辱。我还是希望生活像下午茶那样轻松、温馨、雅致一点。

(那桌窗边的客人终于结束了马拉松似的晚餐。宇秀起身向他们道晚安,男女客人分别跟女主人拥抱告辞,关系十分热络。)


世界华人周刊:看你跟客人的关系很亲密嘛,实在难以想象你所经历的那些烦恼。想必作为这个餐馆的女主人也一定有一大批“粉丝”支持你吧?

宇秀:那是,要不然我早就关门了。同样是母亲节那天, 一位西人老顾客带着他的小孙女送来一大束红玫瑰,他说,你照顾所有来ROSE THAI的妈妈,却不能照顾你自己,所以这些玫瑰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当时让我感动得眼睛都湿润了!

许多客人久而久之就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了。一些老年顾客有段时日不来,我就会牵挂他们,担心他们的身体健康。听到夜晚救护车尖叫,就有点揪心。好像心有灵犀似的,那些老年客人有时路过我餐馆,会特地进来打招呼说,Rose, I’m still live.(我还活着呢) 。今年我过生日,没有收到老公的鲜花,却收到客人的花束。你别误会啊, 是一位女客人哦,她是本地知名的室内设计师。因为很欣赏我的餐馆装潢布置,时常来光顾,后来就便成了好朋友。


世界华人周刊:说起你的装潢设计,的确颇具特色。听说都是你自己的设计,甚至有些是你亲自动手的?

宇秀:室内设计原本是我的业余爱好,没想到居然用到我自己的生意上了。我的设计是东西方风格的融合,摒弃了一般泰餐馆在装潢上的繁杂、琐碎、压抑,代之以明亮、流畅、舒适的感觉。在整体审美上是西式的,而在具体细节上则是非常东方的。一些曼谷来的客人和来打工的泰国留学生都称赞我的餐馆装潢是“High class”,即所谓格调高雅。你看屋顶上的木梁,是整个装潢不可或缺的部分,那是从我外公的旧宅所获得的灵感。外公早先在上海法租界做事,吸收了不少西洋的审美观,在无锡老家造了一套融入了西洋元素的大宅。我童年印象很深的就是屋顶上的木梁和有浴缸的浴室,还有就是客堂间红木长台上插着鸡毛掸的大花瓶。


世界华人周刊:难怪你餐馆一进门也有一个引人注目的大花瓶,但鸡毛掸换成了玫瑰花。对了,为什么你不像别的泰餐馆那样用一些泰国的植物或地名来做餐馆的名字,而是用玫瑰来做店名?

宇秀:其一,我一直都喜欢玫瑰,喜欢它的香气,喜欢她的刺。其二,玫瑰地域性不强,但是很国际化。而且泰国清迈的玫瑰在世界上也是出名的。再有就是玫瑰总是令人联想到浪漫脱俗。我这个人就是不甘心做萝卜白菜,正如我老妈一贯批评我的“好出格”。我说谁让你给我的名字里有个“秀”字呢?不过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也难怪我这个餐馆要有点周折和磨难。但我这束玫瑰开张至今始终鲜艳。客人之间常常为了这束玫瑰打赌:是真的还是假的?


世界华人周刊:的确这束玫瑰很特别,真可谓令蓬荜生辉。

宇秀:有个北京小女孩跟她父母来我餐馆吃饭,那孩子环顾左右后对她父母说, 这里不像一个餐厅。 她妈妈问为什么。 她说,因为太漂亮了!


世界华人周刊:看得出你把对美的痴情都用到你的餐厅了。不过我们很好奇,作为一个作家,你怎么会想起开一间餐馆, 而且是一间泰国餐馆?

宇秀:其实开这餐馆并非我的初衷。我先生是位有着23年泰餐经验的大厨。 对了,他是属鸡的,我是真正的“嫁鸡随鸡”了。他曾是本地著名的泰餐馆THAI HOUSE元老级的大厨, 做了十多年的头厨。也曾被聘请在温哥华和美国的多家泰餐馆帮助经营和培训厨师。我是在上海他当年经营的一间泰国餐厅认识他的,他那间泰餐厅很受文化人和外企白领的青睐。没想到我这个沉湎其中的文化人竟然在加拿大成了他开的泰餐厅的女主人,说起来有点戏剧性吧?
夫妻一起做生意意见相左是难免的,但他作为一个厨师,我是非常佩服的。在厨房里他简直就是一个魔术师,外面坐满了客人,他一个人居然煎、炸、烹、煮,样样全能,转眼间,张张台子都摆平了。同样是泰餐,很多客人问,为什么你家做得特别好吃?我认为,首先是原料的品质有保证。 有时考虑到成本,我就建议他进些便宜的或者成本低廉的替代品。每每我有这样的建议就会遭到他训斥。在这一点上,他就像个固执的艺术家,而不是一个灵活的生意人。第二,就是烹饪技术和艺术。他总是问来应聘厨师的人:你喜欢吃吗?人家说无所谓。他就说你如果对吃没有兴趣你就不会成为一个好  厨师, 因为你不会有烹饪的热情。  

他有两大嗜好,一是吃,二是音乐。从未学过钢琴的他, 但凡会唱的歌、能哼的曲,他都能在钢琴上弹出来。可惜他没有往音乐方面发展, 但是这方面的才情却发挥在烹饪上了。前年居然有这样一位顾客: 他要求菜里不要放盐和任何其他的调味, 但还要好吃。 我记得当那盘菜上桌的时候, 那位古怪客人的同桌朋友都瞪大了眼睛看他吃第一口,张着嘴巴等待他的反应。直到那位客人连吃了两口赞口不绝,其他人才松了一口气。

有不少朋友问,你们怎么不做中餐呢?其实我先生善长的不仅仅是泰餐,上海本帮菜、川菜也是他的拿手好戏,甚至日餐、葡萄牙菜,他都能做得让人啧啧称叹。但是他还是钟情做泰餐,因为泰餐不用味精,完全使用天然香料来调味,以新鲜蔬果入菜,口味鲜明浓烈,美味而健康。 如果厨师善于调制酱料,就利于以后发展连锁生意。

最近,美国有家连锁超市的进货商尝了本店的各色咖喱之后,建议我们制作真空包装的咖喱和各种酱料进入美国超市。这或将会成为我们餐馆之外的又一个生意,目前我们正在寻找合作伙伴。


世界华人周刊: 泰餐的特色是酸、辣、甜, 但我们中国人大多并不是很喜欢甜酸的食物。你如何令不同口味的客人到你这里就餐都能获得各自的满足呢,特别是让我们华裔顾客也喜欢呢?

宇秀:不错,酸甜辣是泰餐的主要的口味特征,但并非泰餐的所有菜肴都是这个口味,而且这几种味道在同一款菜式里的不同搭配比例令口感效果大不一样。而如何点菜也是很有讲究的, 菜点得对不对路也直接影响到口感和味觉。比如帕泰(泰式炒米粉)和菠萝炒饭,都是很典型的泰餐,但是你把这两道餐放在一起就可能反胃,尤其是不习惯甜食的中国人,特别是北方人,因为这两样都有酸酸甜甜的味道。如果你点了帕泰,还想吃炒饭,最好是选择辣椒炒饭。饮食在营养上要讲究均衡,在口味上也有协调平衡的问题。

泰餐有两大派系, 一派是比较老式传统的,口味偏甜; 另一派则在传统基础上有所革新,减少了甜度,更适应健康饮食的潮流,也更符合现代人的口味。 而适度的酸甜加上辛辣,口味丰富浓烈,吃起来真是让你过把瘾。再说泰餐的辣, 则是不同于川菜、贵州菜和湖南菜的辣。泰餐的辣因为结合了柠檬的酸味和水果的甜味,还有九层塔、柠檬草、泰国生姜等各种天然香料,便有了特别的清香美味,吃完不会觉得油腻。像海鲜冬荫功,品尝泰餐一定要试试这道汤的,它是泰国的酸辣汤,但它不用醋和任何人工调味品。还有泰餐里面的咖喱也是不能不尝的,加了椰奶的咖喱香辣浓郁,令你由不得多吃两碗饭呢。

可惜不少常客吃了几年却只吃一个帕泰(泰式炒河粉,口味酸甜辣),或者一个绿咖喱、红咖喱。 其实这只是本店最平常的菜式, 我们有很多特色菜,像海鲜铁板烧、荔枝红咖喱羊肉煲、泰式料理珍宝蟹等等,而黄咖喱蟹更是亚裔顾客的新宠。


世界华人周刊:你自己从未在餐馆打过工,那你是怎么学会经营这个泰餐厅的?
  
宇秀:首先是对美食的兴趣。你们不晓得吧, 我可是很棒的家庭主厨呢。看过陆文夫的小说《美食家》吗?我爷爷就是那小说里的美食家,小时候我跟他吃遍苏州城的饭店面馆。童年的口味记忆是很深刻的。我餐馆有位华裔老主顾,喜欢听我讲餐饮故事,还建议我把自己的餐饮经历写成书,再配上相关的制作方法。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我曾经给上海一家食品杂志写过一段时间的文章,很受欢迎呢。

第二,就是长期担任记者和影视工作的经历,令我很有多时间是吃餐馆住酒店的,也就是说我有作为一个顾客的被人服务的丰富经验, 而这些经验正是打理我自己的餐馆所需要的。我总是假定自己是一个客人,那我到餐馆来吃饭,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餐饮服务说到底就是个伺候人的活, 样样都要小心周全。通常的服务我就不说了,但我想说说与餐饮似乎不搭界的事情,那就是厕所的清洁。

我总是要求员工打扫厕所时,要想想自己用的时候是不是安心,如果自己的屁股都坐不下去,那就不干净。实际上,我自己每天都要亲自清洁餐厅的厕所,不允许地上有一片纸屑,更不能容忍洗手池里有一根头发。有许多新客人用过厕所后还以为我的餐馆是新开张的呢。有位西人女顾客,离开餐馆以后又返回来跟我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不得不告诉你我的感受,你的厕所是如此的清爽。


世界华人周刊:看过你的《一个上海女人的下午茶》的读者,恐怕很难想象你这个非常小资的上海女人在你西温餐馆里打扫厕所的情形。 我们在采访你之前见到过美国女作家融融, 她跟我们说,宇秀选了一件在海外最最辛苦的事情去做了。但看得出你做餐馆也像你的文字一样做得那么干净,那么有情调,有美感。只是替你惋惜,或者说替一个很有才情的作家惋惜, 你把大量的时间都用在打理餐馆上了, 你还有时间写作吗?

宇秀:不能全身心写作令我十分痛苦,也是我先生多年来内心的一个纠结。为了我继续写作,他甚至想放弃这个餐馆。我知道他并不喜欢看到我在餐馆忙碌的身影。他说,如果我能够悠闲自在地坐在家里写书,他就算成功了。连我刚满9岁的女儿看到我在电脑上敲字,居然兴奋无比地说,“Mommy ,I’m proud of you come back for writing !” (妈咪, 我为你回到写作感到骄傲!)

其实,餐馆开张头一两年我还为上海《青年报》“海派作家”版写专栏呢, 可金融风暴以及HST合并销售税的实行,令餐馆生意受到重创。我算过一笔账:我们如果一年从客人身上替政府收取1万元的HST,而我们的生意就要跌掉6万元。要不是我们里里外外都自己操持,早就关门了。熟客常常夸赞我们的“菜味一如既往的美味”, 哪里知道这美味背后的艰辛啊。

最近,我们餐馆来了很多华裔顾客, 而且一吃就成了回头客。回到你们前面的问题, 现在是增加中文招牌的时候了。我准备做一份全新的有方块字和更多图片的菜单, 让你们一看就垂涎欲滴。另外,我正准备推出一个“超级午后”, 有更多的经济小菜、低价位小吃。同时以结合了泰国甜品、东方茶艺和英式传统风格的下午茶来吸引更多追求生活品味的女性, 也为本地居民提供一个休闲社交的场所。

至于我的写作,有关我和我的玫瑰泰餐馆的种种经历和故事,或许品尝过Rose Thai 的客人在将来的某一本书或某一部影视剧里就能看到了。


世界华人周刊:好的,我们期待那一天早日到来,谢谢你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

西温玫瑰泰餐厅(Rose Thai Restaurant)
地址:130--1425 Marine  Drive,West  Vancouver ,B. C. Canada V7T 1B9
电话:(604) 925-0070 or (604) 925-0071 http://www.rosethaidining.webs.com/

3、宇秀和她的女儿在Rose Thai

4、宇秀和她的泰餐馆

5、宇秀在餐厅花园

6、宇秀2011五月于餐厅花园


本文在2011-6-8 6:55:20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宇秀
『新书与评论』 日文版《玫瑰茜草四重奏》宇秀2019-04-13[271]
『新书与评论』 宇秀诗集《我不能握住风》新书发布会宇秀2019-01-12[329]
『新书与评论』 诗集《我不能握住风》宇秀2019-01-12[387]
『诗歌』 宇秀2017-03-06[501]
『散文随笔』 囡囡决定的一张选票宇秀2016-10-14[1012]
更多相关文章
冰清 去冰清家留言留言于2011-06-09 00:59:10(第2条)
有机会一定去见识一下。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1-06-09 00:31:31(第1条)
又见宇秀!想念你的故事,还有那个2007年最让我难忘的玫瑰餐厅!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宇秀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