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学评论散文随笔书评书序评论杂谈专访与文学活动新书与评论留言簿
专辑导航 — 杨扬散文随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文学阅读应该是快乐的 文章时间:2011-09-30
作  者:杨扬出处:原创浏览698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文学阅读应该是快乐的
文/杨扬
2011年09月30日,星期五

《文学报》,2011年9月22日

  文学阅读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但这样的要求并不是很容易获得满足。通常见到最多的是小说家在书写历史时,都是紧绷着一张严肃的脸,痛说百年家史,说到激动处,大段大段的抒情议论,看得读者云里雾里,硬着头皮领教这番高论。而一些评论家却是一味捧场,又是知识分子写作,又是道德抒情的新尝试,不管他们怎样高度评价,反正小说不好读,读后没有印象,这是当今长篇小说创作中的一个通病。

  在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获奖的5部作品中,毕飞宇的《推拿》是最容易阅读,也是最有小说味的。不是说毕飞宇没有知识分子的良知和道德热情,但这与小说写作不是一回事。文学写作不是集体宣誓,作家的道德立场和批判姿态没有必要以显性的方式直露出来。毕飞宇选择盲人推拿师王大夫、恋人小孔、徒弟小马和老板沙复明作为作品人物,首先不是要表现他们的底层身份,而是他们身上有故事要讲,这是最基本的出发点。《推拿》与眼下流行的一些所谓“底层文学”的最大区别,在于毕飞宇追求的是小说讲故事的艺术,而“底层文学”寻求的是通过小说来谋求正义。这样的分野,是文学与政治在当代小说中的表现。中国小说有自己的传统,所谓街谈巷语是小说的特性之一。这种传统到五四时,加入了启蒙知识分子的现代话语,现代话语的功能之一是建立现代化的民族国家的文化共同体,与中国传统小说的街谈巷语的“小道”形成紧张。这种紧张是制约中国现代小说发展的一种内部力量。包括像鲁迅先生在内的一些优秀的中国现代作家,每每遇到小说艺术和启蒙话语的功能冲突时,小说写作的紧张状态就显现出来,诸如《药》中夏瑜坟头那一抹亮色的花圈,实在是启蒙话语的文化象征,对于它在小说中的出现,历来评论家是有争议的,甚至鲁迅先生本人也认为是附加上去的光明的尾巴。如果说,像鲁迅这样熟悉中国小说传统的大家,在自己的小说写作中还能意识到小说艺术与启蒙话语之间的紧张关系,那么,后来的一些作家、评论家对小说艺术传统多多少少是有所忽略的,启蒙话语压倒了小说传统。作家在小说写作中,用形象来图解历史,或者用小说来配合政治的做法,开创了20世纪中国文学的特有传统。在中国的传统小说中,不能说没有思想,但很少见到作家和评论家以思想性来强制作家写作的要求。相比之下,20世纪中国文学中的启蒙话语形式,对于中国现代小说的影响是强制性的。小说如果还是“小”说,很多人会觉得不过瘾,会觉得作家们丧失了知识分子的道德良知,而对于那些将“小说”大说化的宏大叙述,诸如革命加恋爱的宏大叙述,没有人会在道德立场上给予批评。这样的创作传统和批评传统在现代社会中造就了一种文化心理,那就是小说家的小说一定要贯穿宏大的社会视野,没有这种视野,就意味着小说没有思想性。

  其实小说首先是用来阅读欣赏的,阅读的快乐是小说的基本底线。没有阅读上的快感,再好的思想,再严肃的道德立场,都是外在于小说艺术的东西。我们不妨再回到《推拿》的小说世界。有一些评论家说,这是一部写尊严的小说,是一部温暖的小说。这当然没错。但书写尊严的小说在当代不止毕飞宇的《推拿》,至于温暖问题,大凡那些贴近人性的小说,都有这样的品质,如汪曾祺的短篇小说,读后也让人倍感温暖。如此说来,诸如尊严问题、温暖问题并不是毕飞宇小说的优势所在。毕飞宇的《推拿》从小说艺术角度讲,最大的意义还在于它是反宏大叙述的,小人物、小叙述、小空间、小调侃,但对于读者所获得的感受未必是一个“小”字可以了的。尤其是看多了百年家族史、百年创业史小说之后,再来看看这些小世界舞台上的小人物们,总觉得有一种特殊的艺术回味,这倒是很多当代小说所无法抵达的高度。


本文在2011-9-30 6:47:45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杨扬
『专访与文学活动』 杨扬:带有思潮性质的文学创作,上海始终没有中断过何晶2018-08-18[445]
『书评书序』 留学低龄化,该“非物质准备”什么——读《朱小蔓与朱小棣跨洋对话》杨扬2014-08-13[511]
『文学评论』 文学批评与新世纪中国文学杨扬2014-06-30[547]
『文学评论』 小说与新世纪话剧改编杨扬2014-06-23[495]
『书评书序』 见证果敢的人生杨扬2014-03-12[536]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异度深渊——关于吴正的创作杨扬2011-05-24[664]
『散文随笔』 哈佛所见林语堂未刊史料杨扬2011-05-23[623]
『散文随笔』 杂忆与杂想杨扬2010-08-05[667]
『散文随笔』 我曾见过这样的风景——关于李子云老师杨扬2010-01-14[523]
『散文随笔』 钱门求学记——说说我的老师钱谷融先生杨扬2010-01-14[1049]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郭文涟 去郭文涟家留言留言于2011-10-01 01:39:03(第2条)
阅读的愉快,主要来源于快感。而这种快感主要还是靠语言。所以文学写作往往是靠语言取胜,没有语言的功夫,写作便不是成功的。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1-09-30 10:24:54(第1条)
为杨扬的观点叫好!

好的小说,首先是要好看!

比如【飘】,读者首先喜欢读的是郝思嘉与白瑞德的爱情,然后才想到什么南北战争。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杨扬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