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散文随笔纪实小说文化杂谈获奖专访《晨雨飘摇》《一个家族记忆中的政要名流》知青岁月新书与评论文学活动留言簿
专辑导航 — 沈宁《一个家族记忆中的政要名流》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丰子剀 文章时间:2012-01-09
作  者:沈宁出处:原创浏览830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丰子剀
文/沈宁
2012年01月09日,星期一

幾乎在我還沒記事的時候﹐就已經看熟了父母臥室牆上掛的一幅字畫。上面是兩棵高大的松樹﹐長在一起。樹很高﹐相當直﹐樹幹很長﹐伸入天空﹐只在樹幹頂端﹐才有一些枝葉﹐看起來有點奇怪。如此高大的樹下面﹐站了兩個小孩子﹐非常之小﹐幾乎看不清臉面﹐一男一女﹐手拉著手。
 
到我四五歲﹐開始隨父母認字之後﹐父親就讀那字畫給我聽。字畫的右上角﹐寫了兩行字﹐豎排的﹐字體很有趣﹐好像小孩子手寫一樣﹐歪歪扭扭的﹐但是很好看。父親讀那八個大些的字﹕雙松同根﹐百歲長青。左側一行小些的字是﹕蘇儒琴薰伉儷結婚之喜。署名是﹕豐子剴。
 
年紀再大一些﹐我就曉得豐子剴是誰了。
 
豐子剴是浙江桐鄉人﹐同屬嘉興府﹐跟父親算是同鄉。父親還曾很自豪地告訴我﹐他跟豐子剴先生讀過同一所浙江杭州省立第一師範。豐子剴先生一九一九年從該校畢業﹐父親則是一九三九年畢業﹐相隔二十年﹐還是校友。
 
不過直到進重慶中央大學讀書之前﹐父親並不認識豐子剴先生。關於父母親在重慶中央大學的生活經歷﹐我在另外一篇“天子門生”的文章裡有詳細記錄﹐這裡不再重複。但是因為本文專門是講豐子剴先生的﹐所以必須做一個特別說明。
 
在收集豐子剴先生資料時﹐我發現國內有官方史料公然註明﹕兒子豐陳寶﹐女兒豐一吟﹐長期以來致力於其父著作的整理研究﹐然後通篇都是兒子豐陳寶﹐兒子豐陳寶地繼續。這樣的錯誤﹐讓我目瞪口呆﹐哭笑不得。既然能夠了解到豐陳寶致力於研究其父著作﹐怎麼可能不曉得那豐陳寶並非男身﹐而是女子呢﹖我把此誤告訴給父親﹐他忍不住大笑數秒鐘﹐豐陳寶小姐跟我的父母親﹐在重慶中央大學同班三年。
 
或許有人將豐陳寶稱做公子﹐所以讓一些毫無文化常識的“文化人”把她當作是豐子剴先生的兒子了。殊不知﹐在中國舊式文人裡﹐為表示尊重﹐是用公子和先生來稱呼女士的。如尊稱宋慶齡先生﹐難道也該把國母當作男子不成﹖有人或許怕被那些不學無術之輩誤解﹐則用“女公子”一詞﹐比如豐子剴先生的女公子豐陳寶﹐那就清楚許多了。
 
不知是什麼道理﹐世人似乎特別與豐子剴先生的子女過不去。現在北京﹐有人將豐子剴先生之女豐陳寶小姐呼為兒子﹐五十年前重慶﹐也曾有人將豐子剴先生之子豐華瞻先生叫成小姐。抗戰期間﹐重慶的《中央日報》曾發表一篇有關豐華瞻先生參加大學生學業競賽獲獎消息﹐內有“令媛”之語。那令媛是向對方小姐的恭敬之稱﹐記者把豐華瞻先生當作豐子剴先生的女兒了。
 
當時在重慶﹐豐子剴先生夫婦讀過那篇報道﹐大笑之後對兒子說﹕你最好寫信請報館更正一下﹐否則當心將來找不到媳婦了﹐據說豐華瞻先生果然給報館寫了信澄清。看來﹐中國一眾所謂習文研史者﹐頗具粗心大意﹐不求甚解﹐隨意編造之傳統。四方讀者﹐務必小心﹐白紙黑字印出之物﹐仍須三思﹐不可輕信。
 
事實上﹐豐子剴先生女公子豐陳寶﹐不僅在重慶中央大學與我的父親母親同班﹐而且與她自己的長兄豐華瞻先生同班。豐華瞻先生而且與父親母親是很要好的朋友﹐也許因此父母親在上海結婚時﹐豐子剴先生會專門做一幅字畫相贈。我們在家裡﹐都是稱豐華瞻先生為叔叔的。
 
抗戰期間﹐豐子剴先生隨任教的浙江大學﹐先遷廣西宜山﹐又遷貴州遵義。一九四二年到達重慶﹐在國立藝術專科學校教書。其公子豐華瞻先生﹐後來也從遵義浙江大學轉到重慶中央大學。同一年﹐父親只身到重慶﹐從暨南大學轉入中央大學讀書。母親也因外祖父一家到了重慶﹐從昆明西南聯大轉學到中央大學。這樣三個人﹐從三個不同的地方﹐都以轉學身份﹐聚到重慶中央大學﹐顯然是有緣份吧。
 
據我的三舅回憶﹐他在重慶南岸的小學畢業﹐要考中學。母親鼓勵他去投考南開中學﹐並且領了他去報名和參加考試。當時的南開中學﹐跟中央大學同在重慶沙坪壩。考試要連續兩天﹐為節省三舅往返跑來的時間和精力﹐報名之後母親決定不送三舅回南岸家中﹐就與同學豐陳寶小姐商量﹐借住豐子剴先生家過一兩夜。
 
當時豐子愷先生家﹐在重慶小龍坎中央廣播電台發射塔附近的一片平地上,竹編的離笆牆﹐圍住小院子,門口掛個小竹牌,上書“沙坪小屋”四字。房屋是竹架子外面涂石灰泥,屋裡傢具也大都是竹子做的。豐子愷先生在家裡﹐穿一身中式褂褲,留著山羊胡,對母親和三舅非常和氣。三舅到在南開中學參加考試期間,在豐子愷先生家住了兩天三夜。臨走時候,豐先生還送給三舅一本自己的小漫畫冊。
 
又是緣份﹐豐陳寶小姐大學畢業之後﹐應聘到南開中學教英文﹐成了三舅的老師。然後抗戰勝利﹐豐子剴先生回浙江杭州﹐父母親回上海和南京﹐豐華瞻先生到美國留學﹐各奔東西﹐卻未斷聯繫。一九四九年後﹐豐子剴先生常年居住上海﹐父母則搬去了北京﹐豐華瞻先生雖在上海任教﹐但妻子在北京﹐所以經常北上﹐得與父母相聚。
 
我家與豐華瞻先生家那一段時間的往來歷史﹐下面抄錄豐華瞻先生的一篇文字。那是一九八八年﹐母親去世十周年﹐我們三個子女編一本紀念冊﹐寫信給母親的親友﹐請求紀念文字﹐豐叔叔寫了寄來的。

憶琴薰

豐華瞻
复旦大學外文系教授


琴薰离開人世已經十年了。回憶四十多年前的往事,以及以後我們之的交往,不勝感慨。
 
我於一九四二年由貴州遵義的浙江大學轉到重慶中央大學,在外文系讀二年級。記得琴薰是同一個時候由昆明的西南聯大轉來中大的。她到了中大,我們都知道她是希聖先生的令媛。希聖先生當時在國民党政府擔任重要職務,我們想她的女儿應該是一位“官小姐”的樣子。但是接触下來,琴薰十分平易近人,一點也沒有“官小姐”的架勢。記得她和蘇儒戀愛成熟,肯定關系的時候,我們小班上同學們曾在中渡口的茶館中聚會一次,藉以慶祝。一九四五年夏我們畢業於中大後,琴薰在化龍橋某處工作。我畢業後因找不到工作,曾托人介紹到她那裡去。但後來事情未成。
 
以後琴薰和蘇儒在上海結婚時,我還在重慶,沒能去參加他們的婚禮。後來我回到上海,特地帶了禮物到狄思威路他們的住處去望他們,但他們都出門去了。一九四八年初冬,我赴美留學之前,去望他們,遇到了,暢談了一番。五一年初我回國時,他們住在陝西南路,我曾去望過。那時琴薰沒有工作,蘇儒在一家洋行做些臨時工作,景況不是太好。我离上海到廣州後,知道他們都去北京,琴薰在全國總工會工作,我很高興。
 
一九五四年八月,我與我識多年的女友戚志菩在北京結婚。當時琴薰、蘇儒夫婦帶了孩子們前來參加婚禮。他們送給我們一條繡著紅色的喜鵲簦梅的綠色緞被面,說明是他們用過的,因他們希望我們以後能與他們一樣生儿育女。後來,我們果然生了三個孩子,與他們一樣。因我妻的家在北京,我以後常常去北京,也有較多機會與琴薰和蘇儒見面。五七年夏,我還去望過他們。以後我有了嬰孩,不便出門,就很少機會去北京了。
 
『十年浩劫』期,琴薰夫婦在京,我們在上海,未通消息。後來我聽說,琴薰在五七年和『浩劫』期都有坎坷的遭遇。蘇儒來信告訴我,他在五八年曾下放到蘇北勞動,那時琴薰一人在家,在政治上、經濟和生方面歷盡各种艱苦,尤其後來得了病,自理生比較困難,而家中條件又差。終於她在一九七八年含恨离開了人世。我聽到消息,心裡很難過。我想,如果不是五七年以及『文革』期的种种折磨,她肯定還在人世。一九七九年我出差到北京時,已是只見蘇儒,不見琴薰了。
 
在記念琴薰逝世十周年之際,回憶幾十年來的種種事,追念琴薰的一生,我感到無限的惘悵。我十分感嘆幾十年來國內的種種事,為琴薰所受的折磨十分哀傷。所幸風暴與陰霾已經過去,現在艷照大地。琴薰所鐘愛的子女三人已長大,都有才華,都已在美立業。這很可以告慰琴薰在天之靈。

一九八八年五月於上海


本文在2012-1-9 15:07:38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沈宁
『散文随笔』 沙底拾贝:題解沈宁2018-11-14[188]
『散文随笔』 难以相信的战争故事沈宁2017-01-07[393]
『散文随笔』 我与红卫兵的几次奇怪遭遇沈宁2016-02-08[689]
『新书与评论』 纪实《牢记:一个家族的抗战史》沈宁2015-05-16[1171]
『散文随笔』 独守寒窑多年(下)沈宁2014-05-06[687]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一个家族记忆中的政要名流》
『《一个家族记忆中的政要名流》』 陈麟瑞沈宁2012-01-09[610]
『《一个家族记忆中的政要名流》』 董寅初沈宁2012-01-09[1205]
『《一个家族记忆中的政要名流》』 蒋百里沈宁2011-12-22[1102]
『《一个家族记忆中的政要名流》』 蒋梦麟沈宁2011-11-20[790]
『《一个家族记忆中的政要名流》』 金仲华沈宁2011-11-15[1352]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孙爱伦 去孙爱伦家留言留言于2012-03-21 11:35:11(第2条)
最喜丰子恺先生的漫画《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及散文《嗑瓜子》,永远的经典。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2-01-10 12:56:47(第1条)
去年岁末在中国游走,一日在江南小镇,饭食中听镇上的女孩说她早上刚刚读完丰子恺,叫我们大惊!可见丰子恺是永远有人读的。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沈宁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