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散文随笔阅读评论小说新书与评论获奖专访文学活动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黄宗之阅读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从疏离迈向融合的实践 文章时间:2015-04-04
作  者:黄宗之出处:原创浏览807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从疏离迈向融合的实践
文/黄宗之
2015年04月04日,星期六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2015年第一期

摘要:作者以自己与夫人朱雪梅共同完成的三部新移民题材长篇小说的创作主题思想为例,叙述他们在移居美国以来,从既不属于原乡又不属于异乡的窘境中如何主动融入美中两种文化与传统,并通过寻找自己文化的根,实践从疏离迈向融合的新移民文学之路。


      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中国人开始大规模移民海外,距今已经有三十多年历史。十九年前,我一家随着移民大潮离开中国,来到美国洛杉矶,在华人新移民聚居的社区落脚。最初处在与居住国主流族裔疏离的边缘状态,经历早期的无助、漂泊、寻觅,逐渐在异乡扎下了根,搬入白人族裔较多的社区,入籍成为美国公民,与当地人融合。这是一个近二十年的艰难移植,是在经济、政治、文化、传统、观念诸方面从疏离走向融合,向主流社会靠拢的过程。1999年以来,伴随这一过程,我和妻子在离乡背井艰苦创业的同时拿起笔,从事业余文学创作,一同走上新移民文学作家的道路,在异乡漂泊的忐忑中寻找精神归属,从孤寂思乡的惆怅中寻找家国的认同,从没有依归的迷茫中寻找自己文化的根。在文学创作上也经历了由疏离迈向融合的相同历史进程。


(一)疏离,我们走近新移民文学

      出国那年我三十多岁,处在最具活力的时候。我们去国离家,来到美国一流大学的实验室做医学研究。中美之间悬殊的物质生活差别、廻然相异的文化传统、异国他乡的新鲜好奇让我们对新生活抱有向往,尽管承受初到旅居国的生活困境,但我们在适者生存的环境中自强不息,为实现美国梦而尽力工作。最初三四年,离乡背井,处在一个举目无亲的陌生异域里,遭受到与过去几十年生活完全不同的文化、传统、价值观等的巨大冲击,内心有着一种说不清的无根的漂流感。在一个既不属于自己却又不得不依赖的生息之地生存,物质相对充裕而精神却没有归属,在彷徨的漂泊中完全游离于旅居国的社会和文化的边缘。我们内心积累的是混杂着不被认同、恐慌、不确定、没有着落和不知未来的郁闷和茫然中。远离故国,我们与过去曾经生养过自己的那片土地断掉了血肉联系。身居异乡,却并不被旅居国所认同,得不到尊严,处在一种剥离、被疏远,大洋两边都不属于的尴尬状态,内心冲突特别强烈。

      那段时期,我们开始接触一些新移民文学作品,寻找精神上的依托。当初的新移民文学作品的主题主要集中在描写异域风情、异国婚恋、文化冲突、传统颠覆、寻根漂泊、故国乡愁、异乡沉浮、生存艰难等。那些与我们内心矛盾非常契合的文学作品更增添了自己那挥之不去的漂泊感,使得我们在精神上更加感到无所皈依,从而有了把心中感受倾吐出来的强烈愿望。1999年,我们开始创作第一部长篇小说《阳光西海岸》。从原乡到异乡的漂泊,让我们走近了新移民文学,完成了这部半纪实处女作。     

      《阳光西海岸》长篇小说是在无根的精神迁徒心境下写出来的,它是我们处在生存环境与原住国和旅居国地理上的两头隔离,文化上的双向疏远状态下的孤鸣和倾诉,是一代新移民“远离家乡、与环境冲突、对过去难以释怀、对当下和未来又满怀悲苦的复杂心态下”疏离所导致的精神漂泊的抒发。

      我们在这部小说的主题思想上尽可能摆脱表层展现新移民的生存困境,力求挖掘出国知识学人对出国潮的反思和对生存价值与生命意义的思考。但没有归属的漂泊,是新移民游离于两种文化和两个国度之间的窘境的真实状态。鉴于此,精神层面的回归是依赖于文化和家国的认同的。《阳光西海岸》把全家回国作为主人翁走出自己困境的结局。曹惠民教授评论该作品时说,“其实结局还可以有更好的选择”。由于我们当初对文化认同还没有达到相应的认知高度,仅从浅层次上给主人翁做了这一无奈的选择。离乡是漂泊的起点,回归是漂泊的终点。小说里的主人翁历经几年的漂泊最终选择全家归国,这既是作品中主人翁对自己身份的最终认同,也是作者在追寻自己身份的过程中,对文化回归和家国认同的诠释。


(二) 认同,我们迈向双向融合:

      在异国他乡居住时间较长以后,我们对居住国有了相对全面的认识,逐渐融入了当地社会。我们搬离新移民的聚居地,离开华人集中的工作环境,与居住国其他族裔融合,同他们一起工作与生活。我们的视野开阔了,有了双重的视角和开放心胸,对原住国和移居国的人和事有了客观的比较和深入的认识。随着自身经济得以改善,社会地位获得提高,在旅居国站稳了脚跟后,我们关注问题的角度也就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我们日渐在生存空间上,在文化层面上,从边缘向中央靠拢。在心理上,从既不属于原乡也不属于异乡的窘迫疏离状态向融合的方向迈进。我们在新的生存环境中接受旅居地的文化、观念,与当地居民共处,把视角转向子女教育、社会公平、经济发展、政治参与、族裔矛盾等方面。我们尽可能接纳美中两种文化与传统,但由于没有经验,来不及鉴别精华与糟粕,只好匆忙照搬过来为己所用。此时孪生出一种不东不西的、带有两种社会显著特征的文化共生态的融合,自然,我们也就不可避免要在日常生活中面临新的矛盾,出现新的碰撞。这些矛盾发生在家庭内部、工作场所,发生在族裔之间。融入是一个艰难的磨合过程,在它的交汇处无疑会遭受来自两种文化交集时产生的摩擦、挤压、冲突和排斥。

      新移民在居住国生活相对长时间后,都有向主流社会靠拢的愿望,这些愿望主要体现在政治上期待发声,在教育上谋求公平,在职场上追求平等,这是从边缘走向中央,摆脱疏离迈向融合的一条必经之路。这一时期我们的写作主题也同样产生了深刻的变化,主动把视线转向了新移民迈向融合过程中所激发出来的矛盾,并对此作深层的思考,积极主动地促进自己的文学创作主题迈向新台阶。

      200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发表了我们的长篇小说《破茧》。这部小说是我们在新移民从疏离走向融合过程中的文学产物。我们以自己小孩在美国成长和接受学校教育的过程作为素材,构建这一部亚纪实小说。女儿在美国念书,由于我们对美国教育体系不熟悉,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沿用中国传统的教育模式来管教孩子,从而导致接受美国教育模式的孩子的反抗,两代人之间爆发剧烈的冲突。我们与孩子之间的冲突绝不仅是代沟所造成的,它是美中两种文化、观念、传统、教育模式交汇时发生在我们家庭中的尖锐矛盾和激烈冲撞,是我们处在两国文化边缘状态下走向融合过程之中无法避免的问题。那一段时间,我们非常苦恼,找不到出路。为了解决与孩子之间的矛盾,我们开始对自己的做法进行反思,分析产生矛盾的根源。为了找到解决问题的钥匙,我们一方面主动接触了解美国的文化和它的教育体系,另一方面,我们对自己母国的教育模式和文化传统作重新审视和认识。

      这一寻求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双向的认同,需要通过认同,辨别出两种文化与教育体系的优劣,才能取长补短,寻找出可以互相兼容的合适共生态。为此,我们积极参与孩子的学校活动,全面深入了解美国学校的教育,了解美国学校教育着重培养学生独立人格和积极生活态度的理念,了解美国学校把各阶段的教育当作塑造孩子整个人生的工具而不是目的的实际做法。另一方面,我们也认识到,自己的孩子是一个黄香蕉,旅居异国他乡,生活在一群与自己肤色完全不同人之中,她今后始终会存在对自己身份的认同问题。所以,我们带孩子参与华人社区的各种活动,教她学中文,陪她回国探亲,与她共同对母国的文化内涵作更加深入的认识,领悟中国文化的精神实质,领悟传统教育的深刻内涵,让孩子处于两种文化的狭缝中健康成长。通过这种双向认同,我们有了感悟,采用幼蝶破茧的寓言为题,完成了长篇小说《破茧》。在这部小说的写作实践中,我们不仅挣脱了束缚在自己身上只重视学业成绩不注重孩子全面发展的“高考教育模式”枷锁,而且为第二个孩子的成长寻找到一种融合两种文化优势的全新教育方法,知道了如何培养下一代自立、自强、自信,具有独立人格、有人生方向、有生活目标。在这部小说中,我们比较了美中教育体系的差异,揭示学校教育的真正目的。这部小说的结局应验了曹惠民教授的那句话,“其实还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我们没有选择让主人翁一家以回国来解决处在两种文化交汇处的家庭尖锐矛盾,而是主动认同母国与旅居国两种文化和传统,寻找他们的契合点,把单一文化引向多元文化的融合,不回避问题,从而在实际生活和新移民文学创作的实践中主动探索一条可以走得通的道路。


(三)寻根,我们探索新移民文学的方向

      当我们对美中两国文化有了新的认识,融合两者优势之后,我们的新移民文学的方向在哪里?完成《破茧》小说以后,我们一直在思考下一部小说想要表达的主题。

      2007年以来,美国陷入空前的经济危机,世界各国也都处在不同程度的经济萧条之中,到处是一片哀鸿。我们身边不少华人家庭深受经济危机的打击,失业失去房子,找不到工作。我们家也不例外,受到经济危机的波及,大家都处在焦虑与恐慌之中。深陷危机,我们的感受很多,打算写一部反映经济危机的长篇小说,取名为《走过硅谷的冬天》。

      2009年我们应中国作协的邀请回国访问。那是一次寻根之旅,也是我们在新移民文学道路上的探索之旅。

      回国访问那段时期,我们正在考虑怎样构思《走过硅谷的冬天》这部小说和挖掘它的主题。踏入祖国大地,我们看到与美国截然不同的另一番景象,所到之处,一片生机勃勃的大规模建设荣景。我们这些曾经在中国相对穷困时期出国的海外华人,面对西方不亮东方亮,看到中国正在雄心勃勃地崛起,内心受到比国人更大的震动。我们有了想法,小说就讲述一群高科技领域的知识学人在经济危机打击过程中的不同遭遇,讲述他们如何最终走出硅谷,把自己的技术带回到中国。这虽是一个很沉重的故事,但却有着光鲜的结局,与我们在国内所看到的情景非常合拍,完全迎合了当时文化界所倡导的主旋律。可是当我们在国内待得久了一些,深入到普通人的生活中去以后,却看到了光鲜之下的另一面,物欲横流、人心躁动、急功近利、大家都在向钱看。

      怎样来深入我们的故事,表达它所承载的主题呢?我们陷入了矛盾之中。假如我们按照原来的思路,述说高科技知识分子在国外的生活不易,赞颂他们爱国回归,小说的出版不会有任何问题。可是,实地的考察和比较,我们这样写与实际情况并不相符。我们在海外多年,感觉到美国虽然身处经济危机,但仍是一个各方面发展相对均衡成熟和相对平静健康的社会。中国发展很快,但在发展的初期,的确存在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中国经济建设的巨大成就是世界公认的,可精神建设方面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人们的道德价值观与经济发展的水平严重失衡,造成了食品不安全、环境污染、贪污腐败等许多严重问题,这无疑会束缚中国未来的长远发展。对于身处海外的新移民作家来说,面对国内的现状我们究竟应该怎样做呢?融合的结果是迎合吗?文化回归主流就是一同高唱主旋律吗?

      在国内访问时我们陷入了深深的思考。走访了好几个省市,也回到自己的家乡,走进过去念书的中学和大学,重温故土的点点滴滴。我们在寻根,寻找自己文化的根,寻找深深埋藏在中国人内心深处那吃苦耐劳、不屈不饶、厚道朴实的本性,寻找中国人曾有的哪怕是再穷也能在苦中找到幸福与快乐的善良。寻根,让我们对自己有了重新的认识,深切感受到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对培养自己多年的祖国负有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需要为正在进步的祖国作出自己的努力。我们曾在中国生活,看到中国的过去和现在,对长期生活过的那片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们自己切身经历了出国潮,在大洋的这一边生活了许多年,现在,身在庐山之外,与中国有了一定的距离,我们站在远处,视野开阔,可以看到全貌,有可能用一个全新的角度来观察美中两个完全不同社会的发展,客观地比较两个社会的差别。所以,我们应该本着善意的态度和良好的愿望来看待自己的祖国,用比较和辩证的眼光,相对客观地、历史性地、全面地看待中国的进步和存在的问题,从关心她的健康发展的角度来反应中国的崛起和她的影响。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我们把回国所看到问题的原因归结到一个根源:经济的高速发展,人们在物欲的诱导下内心不再平静。我们改变了原来创作的初衷,写经济危机和中国崛起的过程中,人们历经躁动与折腾后对平静生活的向往与复归。小说改名为《平静生活》。为此,我们选择了现代社会的高速发展人们不再平静作为这部小说的主题,探讨现代人生活不平静的原因。我们把海归海不归的一群曾在贫穷中国和正在富裕美国生活过许多年的中年知识分子为叙述故事的主体,面对中国的崛起,他们的徘徊、纠结、困惑、挣扎、和不平静,通过他们最终对生活的理解来展示现代人的生活状态,并揭示中国崛起的过程中不平静的影响和后果。

      海外新移民是一个特殊群体,他们的海归与不归具有非常特殊的现实和历史意义,其流向与整个中国的社会发展密切相关,是中国经济、政治、社会环境、科技、教育、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各要素综合进步的晴雨表。通过讲述他们的离去与归来,我们可以更好地看到中国的进步与发展。虽然现在出现新一轮的出国潮,但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学成的知识分子回到了中国,在各个工作岗位上为祖国的建设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我们把自己的文学创作方向基本上定位在新移民文学上,希望能更好地承担起新移民文学作家该要肩负的责任。作为新移民作家,我们需要通过观察比较居住国的方方面面,把国外好的方面以文学作品的形式客观地介绍到国内去,以促进中国的社会良性进步和发展,为祖国的强大,肩负起时代的担当。这应该是我们今后在新移民文学实践中的创作方向。


本文在4/4/2015 1:05:55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黄宗之
『散文随笔』 黄宗之的《藤校逐梦》黄宗之2018-11-12[317]
『新书与评论』 黄宗之、朱雪梅《藤校逐梦》出版黄宗之2018-07-06[450]
『文学活动』 最美人间四月天——记北美洛杉矶华人作协春游活动和诗歌朗诵会黄宗之2017-04-15[867]
『小说』 长篇小说《藤校逐梦》节选:可怜父母心黄宗之、朱雪梅2016-11-24[691]
『新书与评论』 追梦与隐痛——读黄宗之、朱雪梅《藤校逐梦》江少川2016-11-24[1843]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阅读评论
『阅读评论』 面对新移民文学的历史挑战黄宗之2015-05-24[691]
『阅读评论』 读罢《陋巷》话故乡——浅谈王传利长篇小说《陋巷》黄宗之2015-01-10[1105]
『阅读评论』 一部很有特色的长篇小说——《丁香公寓》读后感黄宗之2014-09-07[861]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5-04-04 23:40:20(第1条)
喜读宗之先生的力作,不仅仅是他们夫妇个人创作的轨迹探寻,更是海外新移民文学创作的宝贵经验。

新移民文学的最终诉求,将超越“归去来兮”,而是对人的生存方式在更高的文化意义上不断探索。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黄宗之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