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散文随笔阅读评论小说新书与评论获奖专访文学活动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黄宗之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海归海不归》第一章(一)失业 文章时间:2010-06-21
作  者:黄宗之、朱雪梅出处:原创浏览1170次,读者评论3条论坛回复0条
导  读:杀掉本田的想法从林杰克的心里冒出来后,汇成了一条浪涛汹涌的急流,不可抗拒地在他的血管里奔腾。那一天,他从杂乱的房间里翻箱倒柜找出过去买来的那把黑色手枪和十几发子弹,计划好给妻儿留下遗书,然后为自己的苦难做一个完整的终结。
《海归海不归》第一章(一)失业
文/黄宗之、朱雪梅
2010年06月21日,星期一

   那一天,林杰克被年轻女秘书叫进了本田教授办公室的时候,他没有预料到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女秘书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嘴角带着一点好看的微笑,白净的皮肤衬着的浅蓝色眼珠上看不出任何异样。她像过去常常来叫林杰克去见老板一样,在他前面从容地走着,不时地转过头来,拉上一两句没有实质意义的家常:“周末过得好吗?”“哇,你们好几个人周末两天都在实验室加班!”

   拐了弯,走进靠近走廊尽头的那个敞开的门。本田教授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旁等着,他抬起有点秃头的脑袋,看着走进来的林杰克,脸上浮出一层稍显骤逝、让人难以猜测动机的微笑后,递给林杰克一封薄薄的信。

   本田看着自己面前的林杰克,等着这位四十来岁、中等个子,穿着一件深色T恤衫的中年中国人在打开信时呈现出来的反应。这位满头粗黑头发,耳廓前显出刮尽了毛桩皮肤上还留着不太宽的深印的男人,表面上有点愣,不太做声,但惹着了,常会出来火爆脾气。本田准备好了他可能的爆发,有意安排了秘书同在一起,让她的存在,变成一种稀释剂,调节房间里的气氛。

   林杰克拿到信,疑惑了片刻,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等拆开信,仔细看明白时,他大吃一惊。

   林杰克绷紧着脸质问本田道:“为什么被解雇的是我!难道您不知道我的妻子前不久被公司解雇了吗?”

    本田刻意显出很无奈的样子,摊开双手说道:“目前的经济状况很糟,州政府大幅削减了拨给大学的经费,我的研究经费支付不了那么多人的工资,裁员是不得已的选择。”本田表情严肃,旁边站着的女秘书稍加注释般和颜悦色地跟着点头。

   林杰克脸色绛红了,从喉头冒出来的声音让人感觉到他胸腔里正在滚出来的愤怒: “我在你实验室工作年限最长,听说只裁一个人,你凭什么裁掉我!”

    “至少我可以多留下一个人,这样做或许对整个实验室有利。”比林杰克大不了几岁的本田教授神色依旧,一副中年男人不寻常的镇静,他没有在乎林杰克正在爆发的坏脾气。

   这位教授从来都是我行我素,他任何时候对来自雇员那儿的情绪都用无动于衷来应答。显然他的做法总是凑效,他习惯用让人冷透的语调和挑衅不起来的态度,去熄灭对方正在聚集起来的愤慨。

   林杰克很生气,咬牙切齿,极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本田的冷漠像一盘冰水,使他正在聚集的怒火迅速地冷却熄灭了。他别无选择,只有拿着本田给他的辞退信离开本田的办公室。他收拾好自己实验桌里不多的一点东西,离开了研究楼,离开了工作过好多年的大学。


   独自在家中呆了好几天,林杰克恼怒过了之后,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慢慢渗出来。他在此种心境下侥幸地想着,也许离开本田的实验室不是件坏事。

   林杰克对本田并没有好感,心底里对他怨恨。这个日本第一代移民来美国的时间并不长,从自己过去给教授做研究被压榨中学会了变本加厉,使得他自己在到美国短短的几年里就从医学人杰堆里冒出了头角。他完全是个工作狂,每天早出晚归把自己泡在实验楼的办公室里,在一堆堆研究论文和电脑前玩命地工作。他每天都是在绞尽脑汁,想尽办法从自己手下的研究人员手中榨出更多的实验结果。本田极其会使用动不动就为实验结果不满意而大发光火的套套,他的神经质样变态脾气为他驯服了一批又一批研究人员,让这些外来的新移民为自己的五斗米折腰,跟着他玩命地工作。

   原本性格倔烈的林杰克本不会忍受的,可他却忍住了,不光是为五斗米,他更要为一纸绿卡折腰。特别是在圣地亚哥市郊买了房子后,林杰克的忍受力变得特别地强韧。他和妻子的工资在物价高昂的圣地亚哥地区对支撑整个家的开销至关重要,为了供房和为了女儿拿到绿卡来美国团聚,他学会了收敛自己的脾气,承受住所有的不顺心。

   每到周五,本田教授照例不误地召开实验室会议,让研究人员报告一周来做的实验结果。那个时侯,本田的脾气变得不寻常地怪异,他几乎对所有人的实验结果都不同程度地说三道四,有意无意地选几个研究人员报告实验结果,随后面孔紧绷或耍些脾气。这样做很凑效,会后的整个周末,实验室里几乎没有人敢呆在家里休息。他们在一周五天的忙碌后,继续第六天和第七天的无薪工作,为了在接下来的周一能给本田有所交代。

   林杰克是实验室所有人中最惹本田不高兴的一位。他心里明白,诱发本田生气的不是自己的实验结果,而是从本田的研究经费中每个月流进自己银行账户,随后立刻被房屋贷款公司拿走的那些工资。林杰克的工资在全实验室里最高,承受最大的压力是理所当然的。

   林杰克曾许多次想离开几乎在整个学院里“负有声名”的本田先生。在逐日积累起来的惰性,并日益强键的韧性,以及绿卡和房屋贷款带来的重压的支配下,每一次他都最终说服了自己,选择不轻举妄动。直到本田交给他的一纸休书,他没有选择地把自己背上的所有重荷随着那张轻得不能再轻的信函不得已而抛开来。

   “另找一份工作好了。”林杰克躺在床上想着,他的孤傲告诉自己其实用不着太担忧,凭着博士学历和许多年研究经历的优势,他不怀疑自己找不到工作。林杰克没有把失业的消息告诉妻子,他不想打电话回国内,影响正处在失业后与生病住院的女儿日夜为伴的妻子。

   经过一些日子的休整之后,林杰克开始寻找工作,去了洛杉矶、橙县,又发出去好几十封求职信到加州内外的大学的实验室和制药公司。每天打开电脑查看邮件,他找不到任何带给自己一线希望的好消息。原来余下的一些钱,寄回国给了女儿住院,为了还房贷,他不得不屈下身段向政府申领失业救济金。但,足够维持日常生活开销的救济金是无法帮助他偿还积欠银行的高额贷款的。欠交银行贷款时间越久,他的焦躁情绪愈加深重了。

   林杰克如梦初醒,被解雇、找不到工作,所有的错都在于自己的工资过高。那些看了他的求职信的教授们,毫无意愿与他联系,经济不景气,没有人愿意花钱雇一位高工资研究人员。即便林杰克自愿降低薪求,也没有人肯愿意把有限的工作机会给他,聪明的老板们都知道,浅水是养不活大鱼的。

   林杰克这才真正感觉到自己已经处在了危机之中,房屋贷款还不起。一想到是本田教授的手把自己推进了无法自救的火坑时,他的心就一阵颤栗,原本还能平静的林杰克不再能够平静下来了。许多夜晚,独自一人呆在家中,拿起本田递给他的那封辞退信时,心就一阵尖锐的绞痛。

   林杰克是个不愿意把自己内心的苦恼吐给别人的那种外强中干的男人。说到头,他其实是找不到倾诉对象的那种男人。过去妻子在与他争吵时总是说他自视清高,与人之间隔着一副坚韧的外壳,而内心又无比地孤独。林杰克狡辩说,他从来都不孤独。过去的确如此,每天忙绿的工作和生活,把林杰克困在家与工作那条唯一的拉链的两端之间。性格本来内向的他没有觉得有何不适,实验室里繁忙的研究、本田教授喜怒无常的情绪、圣地亚哥上下班高峰令人无可奈何的交通堵塞、回到家后的油盐柴米外加妻子的唠唠叨叨,链齿般填充了生活里的每一个空间,他无暇思考孤独,甚至盼望自己生活的空间里能够清净一点。

   失了业,林杰克才感觉到真正的孤独。憋闷不住的时候,林杰克真想有人能分担自己内心的苦闷,把被解雇又找不到工作的那一肚子苦水倒出来。那个与自己共同生活了七八年的女人去了中国,带走了每天的磕磕碰碰,夜晚独守三室一厅房子的日子,巨大的心袋空荡荡地被抽了真空般。他在失去工作之后心绪变得出奇的古怪,胸腔里空空的心袋,里面却被苦闷塞得满满。他想把苦闷吐出来时,才发现自己生活在了世界的外缘,居然找不到一个可以让自己倾倒出心事的朋友。好几次他耐不住了,拨了电话回国去,失业的事还没来得及吐出口,想到妻子正在医院里,他又犹豫了,不想把自己的苦闷再强加到妻子的身上。

   林杰克选择了把自己锁在孤独之中,做一个大男人,独自承受生存和家庭将要面临的困境带给自己的巨大压力。这压力逐渐累积起来,锁紧的胸口像一堵蓄积了巨大能量找不到泄洪口的堤坝,处在不继膨胀的重压的汹涌之下。林杰克憋闷得随时要崩溃,时常整夜整夜无法入睡。

   有一天林杰克出去商场买东西,他候顺便买回来一瓶烈酒。半夜烦闷睡不着,他跑到厨房倒了大半杯,几口喝下了肚。喝完酒不久,他便感觉胸口火烧火烧,人变得轻飘飘地,倒到床上,脑子里的烦躁没了。那个晚上他扎扎实实睡了一个安稳觉。

   林杰克意识到酒是一个好东西,能让自己逃脱现实的烦扰,于是,一到心烦的时候他就去买酒,随后一个人独自在厨房里喝闷酒。他开始酗酒,把自己仅存不多的钱拿出来买烈酒,买白兰地、威士忌,一次买两瓶、三瓶,沮丧地坐在冷清的客厅里的地板上,一声不吭地把半瓶半瓶的清亮液体朝嘴里倒下去,倒入自己那个正在陷入黑暗的深渊里。

   从政府拿到的补助金帮助不了他偿还价格高昂的圣地亚哥房子的房贷,贷款银行的人在某一天终于找上门来,把一大叠收缴房屋的文件交到他手里。此时,林杰克意识到,最坏的时候到了,唯一还能容下自己和妻儿的地方即将不复存在,银行将在他颤抖的笔下抽去签署过的所有文件后,把他在美国辛辛苦苦多年积攒起来的家、幸福、希望、梦想,连根拔掉,塞进一只黑色公文包里,全部带走。

   他在极为沮丧的心情下买来一份《圣地亚哥纪实报》,查到在圣地亚哥郊外的戴维森路上有一户人家出租后屋。看到价格还便宜,他开车去了那儿,写了一个租约。

   那家人姓亨利的白人夫妇,男的叫亚丹斯,看样子六十岁左右。女的叫凯莉,顶多五十岁。女儿茱莉亚去念大学了,夫妻俩带一个小儿子威廉,三口人用不了那么多房间,便把用作客人房的后屋出租了。

   在准备搬离自己曾拥有的家的这天晚上,林杰克终于再也受不住内心的孤苦,关紧门窗后,一个人绝望地大哭了。这个从来没有哭泣过的男人,嘶声竭力地用被子裹住头倒在黑暗中的床上无助地放声痛哭。“本田,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几年里,你发表过的研究论文里堆积了我多少的血汗啊?榨干了我,你就要让我和一家人都没有活路了吗?”哭了一个晚上,哭累了,林杰克死去般地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阴沉沉的中午醒来。

   搬过家的这一天,看着一屋子凌乱家具,看着自己温热过的岁月在洞开的窗逢灌进来的凉风中冷却,林杰克心里死去一般地灰暗。灰暗中,他满眼是本田教授那张肥嘟嘟的大脸和没有几根毛发的秃头。他的脑子里忽然闪出一丝念头:“本田,祸是你引起来的!你不让我好好地活,我也要让你不得好死,不杀掉你,我解不了恨,咽不下这口气。”

   杀掉本田的想法从林杰克的心里冒出来后,汇成了一条浪涛汹涌的急流,不可抗拒地在他的血管里奔腾。那一天,他从杂乱的房间里翻箱倒柜找出过去买来的那把黑色手枪和十几发子弹,计划好给妻儿留下遗书,然后为自己的苦难做一个完整的终结。


本文在2010-6-21 7:01:44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黄宗之《海归海不归》
『小说』 《海归海不归》第一章(四)异乡黄宗之、朱雪梅2010-08-01[798]
『小说』 《海归海不归》第一章(三)放弃黄宗之、朱雪梅2010-07-18[876]
『小说』 《海归海不归》第一章(二)回家黄宗之、朱雪梅2010-07-06[712]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
『小说』 长篇小说《藤校逐梦》节选:可怜父母心黄宗之、朱雪梅2016-11-24[688]
『小说』 富二代黄宗之、朱雪梅2010-10-06[857]
『小说』 伊莲娜黄宗之、朱雪梅2010-09-02[1463]
『小说』 《海归海不归》第一章(四)异乡黄宗之、朱雪梅2010-08-01[798]
『小说』 《海归海不归》第一章(三)放弃黄宗之、朱雪梅2010-07-18[876]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小林 去小林家留言留言于2010-06-29 04:26:53(第3条)
我想林杰克是不会杀本田的。希望我猜对了。
冰清 去冰清家留言留言于2010-06-22 05:09:25(第2条)
很像周围发生的事。这里有个bug,没有绿卡的人是不能申请失业救济金的。
施雨 去施雨家留言留言于2010-06-21 08:24:05(第1条)
挺好看的小说,期待继续。:)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黄宗之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