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散文随笔杂文评论阅读思考小说艺术评论新书与评论获奖专访留言簿
专辑导航 — 王瑞云艺术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什么是中国当代艺术中的问题? 文章时间:2011-04-26(2011-04-28修改)
作  者:王瑞芸出处:原创浏览746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什么是中国当代艺术中的问题?
文/王瑞芸
2011年04月26日,星期二

今天

这一年来,我在国内碰到很多的人和事,不断地听到同一个抱怨,就是中国没有自己的当代艺术理论。这个抱怨的对象分两个,一个是中国的美术理论家们没有建立自己的理论体系。另一个是,我们对西方艺术的了解还很不够--虽然在做,但处于混乱状态。

首先是中央美术学院潘公凯院长对我说:到现在为止,我们其实对于西方现当代艺术一直没有说清楚,比如对于西方的写实艺术(古典艺术)我们是清楚的,这个清楚是说,我们能够有明确的标准来判断:什么是好的作品,什么是不好的作品。可是对于西方现当代艺术却始终没有说清楚,什么是好的,为什么好。这个工作很需要人去做。(2009年3月18日访谈记录,未发表)

还有碰到两位在中国工作的美国艺术史学者(Ms. Alfreda Murck, Mr. David Carrier)对我说:中国对于西方艺术的了解很不够,甚至是非常不够——包括理论工作者。(见《美术观察》2009年第9期)

后来有《美术观察》的王红媛编辑(主管该杂志西方艺术栏目8年)对我说:国内对于西方艺术的研究比较踏实的部分只是到60年代左右,比如对抽象表现主义,对波普艺术都还明白。但再往后的部分就不行了,虽然也不断有翻译介绍,但没有人把它们整理出一个清楚的框架,可以一目了然。而眼下似乎没有人愿意来做这个事。首先这个事很不好做,因为当代艺术理论在西方也纷乱如麻,尚未形成像古典艺术和现代艺术那样清晰坚实的理论体系;其次,这样的事做起来费时费工—因为它不同于有感而发的美术评论或展览前言,若要做一篇这种理论文章,没有一两个月时间是写不成的,而《美术观察》的稿费,最高一千字60元人民币,试问,谁肯做?

看上去,中国美术界面临了两个问题,一,我们需要建立自己的艺术理论体系;二,真正弄清楚西方。在我看来,应该把第二个问题和第一个问题换位,即先行解决“真正弄清楚西方”的问题,因为第一个问题更像是一个愿望,那还是个不存在的东西,我们要动手做出来,岂不是难?而弄清西方,则要容易下手得多,因那是一个已经存在的东西,我们只消细心耐心把它看清楚就行。这样说并不是避难就易,而是解决我们眼下问题的合理途径:其一,中国的现当代艺术,实践和理论上都秉承西方法脉,这是无可置疑的事实。既然学了,就得透透彻彻地弄清楚我们学习的对象究竟是个什么,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不然,只能引起西方人的轻蔑—连明白都不曾做到,遑论其他!其二,现在我们已经面临一个全球化的格局,我们若想在全球化中占据一个地位,不弄清楚西方艺术的缘由和实质,怎么跟人对话,怎么有底气说,这个你们没做好,看我们怎么做!因此弄明白我们现当代美术一直依附的西方是第一步,达到了明白的那一步,自然就能看到西方的好处和不足处—他们当然是有不足啦。于是,充实那个不足的心就生出了,这个心必定就会把我们推到艺术的前沿地带。然后,实践也好,理论也好,自自然然就要提出自己的想法了。

这样想明白了,我们就可以着手来做一点实事—真的下功夫把西方艺术弄清楚。若以西方艺术分三部分而论:古典艺术,现代艺术,当代艺术,他们的古典艺术我们可以不必讨论了,因为那是一个已经清楚明白的对象。我们现在来看西方现代艺术、当代艺术。

国内对于西方现代艺术的研究,的确如《美术观察》的编辑所言,是具备一定基础了。比如,从西方艺术史开始形成现代意义的“风格”概念起,他们一系列的重要专著都被翻译介绍了。像形式主义艺术立场的开启者李格尔的《风格问题》,把形式语言在艺术史研究中推向顶峰的的沃尔夫林的《艺术风格学》,现代艺术美学的奠基人弗莱的《视觉与设计》,贝尔的《艺术》等书都被翻译了。他们的后继者美国著名形式主义批评家格林伯格的书虽没有翻译,但亦有节译和各种介绍评价文字。中央美术学院的易英教授,浙江大学的沈语冰教授,都是研究西方现代艺术理论的专家,他们对此下了很深的功夫,做下了很多令人赞叹的工作。西方艺术史论中现代主义这一部分,有这些积年的工作,是可以有个基础了。

对于当代艺术部分,重要的美国学者丹托的书被翻译了,还有南京艺术学院常宁生教授的一本翻译评述文集:《艺术史的终结?》较集中地介绍了西方学术界进入当代后的基本议题,实属难得。当然,对于西方最为热门的后现代艺术(当代艺术)研究,我们仅有这一点点东西,还是太少。然而,虽然这部分研究很少,倒一时还不构成问题。缺乏和成问题是两回事。 也就是说,尚若我们仅止于缺少,事情还好办,努一把力,把缺的,少的补上就可以了。但是我们的情况不是这样,我们的情况开始出现了麻烦,这个麻烦是:出于一些学者恋恋于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并满心认为:现代主义艺术没有终结。就是从这里,认识上的混乱就开始了。

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和当代艺术显然是两个东西,分属于两个历史阶段。我们的学者若是认为现代艺术没有终结,这等于马上把读者领进无穷的困惑中:现代艺术若没有终结,那么它目前和当代艺术是个什么关系?它们可以算成是一回事,还是两回事?若是一回事,它就该有一个标准,若是两回事,就该有两个不同标准。若是两个标准,那么这两个标准如何共处?或可以共处吗?因此,只要这两个概念一乱,判断的标准都会跟着一起乱掉。结果势必是--你不让现代主义终结,它必然要和当代艺术搅和在一起,眉毛胡子一把抓。这下可惨了,我们眼下连弄清楚都还来不及,那里还经得起这样的混淆。

于是,乱象开始了,其一为:“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两个概念常常被混着用—包括在大学教艺术史论的中国教授们(这样怎么能不惹得美国人要批评!)。其二为:即使知道两者有别,但由于常常被称为“后现代艺术”的当代艺术的多元格局和对艺术边界的无限扩大,让人不好把握它的形状轮廓,因此借着倡导现代艺术没有终结的声音在,人就很乐意回到现代主义的地盘里,并严厉批评后现代主义艺术(当代艺术):价值混乱,标准丧失。那么当然,还是坚持现代主义的好,因为它标准清晰嘛。这一来,更加没人知道,也没人说明后现代艺术(当代艺术)究竟好在哪里?凭什么这个所谓“价值混乱,标准丧失”的家伙会在西方大行其道,取代价值高尚,标准清晰的现代主义艺术。难道他们西方人全体犯傻,居然睁着眼睛让艺术任性胡来,试问,他们有那么傻吗?!

糊涂的是我们。一直以来,我们史论工作者始终没有在理论上,审美性上向中国读者去解释清楚,“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是两个不同的事物,它们分别基于两种非常不同的审美立场。而且,我们要集中全副精神看清楚:西方艺术从现代主义转入后现代时期,成为眼下的“当代艺术”,是代表着一个重要的文化立场的转变,这个转变是西方艺术在二战后的一个主要成就。我们如此重视学习西方,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物给错过呢?怎么能把现代主义艺术和当代艺术往一块儿混呢?

分析至此,明眼人应该看得出了,眼下我们在纷纷抱怨中国当代艺术理论的薄弱,失语,甚至中国艺术家缺乏创造力,总在追随西方等等,究其原因,其实不是我们中国人差劲,我们中国人是真聪明,真有创造力。问题只在于,我们皆因不曾弄清楚对手是谁(现代主义艺术?当代艺术?),那么如何谈得上攻其软肋?当然只能糊糊涂涂地一味接受西方领导了。由此看来,我们必须先来清理我们对于西方艺术认知上的混乱,给我们的战士(艺术家们)画出一张准确清晰的作战地形图—哪一块属于现代主义艺术,哪一块属于当代艺术,其强势弱势究竟在哪里,然后,中国艺术家方能有效地进入世界艺术的前沿阵地。

2011-1-06


本文在2011-4-28 5:39:05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王瑞芸
『散文随笔』 我与《今天》的缘分王瑞芸2018-06-01[416]
『阅读思考』 也谈木心王瑞芸2016-09-20[999]
『阅读思考』 两位美国朋友之后再看中国艺术界王瑞芸2012-07-03[675]
『散文随笔』 2011年旧金山之行(三)王瑞芸2012-07-01[618]
『散文随笔』 2011年旧金山之行(二)王瑞芸2012-07-01[649]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艺术评论
暂无相关文字。
刘红园 去刘红园家留言留言于2011-11-17 08:21:46(第1条)
做扎实的工作,尤其是基础性的工作,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所以渐渐的被人疏远了。功利之下,目光更短。但事实是没有基础的事业从来都是走不远的。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王瑞芸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