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诗歌小说散文随笔文学评论新书与评论专访与活动文学奖与作品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哈金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哈金新著《南京安魂曲》选段 文章时间:2011-10-14(2011-10-15修改)
作  者:哈金出处:原创浏览76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哈金新著《南京安魂曲》选段
文/哈金
2011年10月14日,星期五

《文学报》,2011年10月13日

  作家哈金的最新长篇小说以南京大屠杀为历史背景,讲述发生在由金陵女子学院充当的临时难民营中的故事。美国教士明妮·魏特林作为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教导主任,怀着巨大的勇气与舍身精神,坚守校园,建立了当时在南京屈指可数的国际安全区之一,为上万名的妇女、儿童在那个人间地狱的时刻提供了可以暂时栖身的庇护之所,使他们尽量免遭日军的性暴力和杀戮。

  小说中,在勇敢无畏的圣母形象之下,明妮·魏特林也承受着沉重的精神磨难,在刻画明妮·魏特林的同时,亦通过拉贝先生以及文中的叙述者“我”———魏特林的中国助手一家以及周边人物的遭遇、命运和形象刻画,表达出人类在灾难时刻下复杂人性的厮杀与个体命运的无助。

  一

十二月十二日,南京的城南和城西,炮声响了整整一夜。凌晨两点后,我回到院长办公室的里屋,忙里偷闲打个盹。外边不时传来机枪的射击声。我和衣在一把扶手椅子里睡着了。朦朦胧胧间,我看见中国士兵们在长江里爬上帆船、小木船、木筏子,日本人的飞机在头顶上朝他们扫射。有的船起火了,有的翻了,成百成千的士兵掉进浑浊的江水。有人在水里扑腾着,有人抱住船板、桅杆,很多人沉了下去,嘶声呼救。

  一声爆炸把我惊醒。“大灾大难啊。”我摇着头,自言自语道。我坐起身来,伸出脚去摸索我的鞋。又去摸台灯,马上意识到早就停电了———我们学校有一台发电机,不过还没开始发电。我站起身,向门口摸去,泪水糊住了我的双眼。

  我磕磕绊绊朝大门走去时,东边天空已经出现绯红的云彩,微微发亮了,校园里静悄悄的。路海迎上我,说有几批中国军人过去了,有些大兵还向正在门房里值班的他们讨要老百姓的衣服。几个人倾其所有,把能给的都给了他们。

  大门外沿墙,士兵们丢下了一大堆军服,还有一些步枪、匕首和子弹袋。我们把衣服集拢来,一把火烧了。至于武器,我叫路海都沉到图书馆大楼后边的水塘里去了。

  天亮以后,附近的一大群居民出现在大门口,恳求门卫让他们躲进来。明妮走过去.隔着铁栅栏门告诉大家,他们的住所已经就在安全区以内,所以他们都是安全的,应该把地方省给没地方住的难民。大家又发泄了一些不满之后,愤愤地离开了。有几个表示要给我们干活的男人还骂了起来,因为我们只能雇两个送水工。金陵学院有自己的水井和水龙头,不过,给住在室外的人们提供饮用水,需要有人运送。现在校园里共安置了二千五百多名难民,已经饱和。

  十二月十三日,日本人完全控制了南京城的那天,粥场终于在操场旁边搭建起来了,是一个没有门的棚子,大约二十多米长。粥场的粥,三分钱一碗,卖给身上有钱的人,但是对于没钱的人,这里也免费提供粥饭。来粥场领饭的难民,按照各个住宿楼的顺序,一个楼的人领完,下一个楼的再来。即使是这样,到开饭的时间,手拿饭碗和饭盒的人群还是蜂拥而上。我一看到这情景就很生气,忍不住地训斥他们。早饭时间长达三个多小时,十点半才能收摊。在这之后,伙房的人们可以休息两个小时,到下午再开第二餐。校园里一天提供这样两餐。

  早饭时间里,很多妇女便在校园的四个池塘里洗衣服和刷马桶,母亲们不时呼唤着孩子们。一群男孩子到处乱跑,好像急于把这个新地方看个遍,几个小女孩也跟着他们。早饭以后,校园里安静下来,可是大约正午时,大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喧哗。“鬼子,日本鬼子来了!”一个孩子喊道。明妮和我赶快过去,只见一个日本军官正在抽路海的嘴巴,一个当兵的手里拿着绳子,要把他捆起来。“住手!住手!”明妮大声喊道,冲到他们跟前,“他是我们的雇员。”

  矮胖的中尉惊愕地转过脸看她,说了几句我们谁也听不懂的话,然后轻蔑地示意身后那个当兵的,那人把路海放开了。

  二

  一队日本兵经过之际,忽听一声叫喊:“救救我啊!”

  我们冲过去,认出是给图书馆看门的老胡,他的胳臂被两个日本兵抓着,其中一个胳臂肘上挂着老胡的新哔叽大衣。明妮一把在老胡背后抓住他的背带,迫使那两个日本兵停下脚步。“他是给我们干活的,”她对那个矮粗的军官喊道,“苦力,苦力,你懂不懂?”她的褐色眼睛气得要喷出火来,“你们不能无缘无故就抓人。”

  那军官看了看她胸前的红十字标记,仿佛一时摸不着头脑。然后他冲两个日本兵挥挥手,把老胡放了,带着其他人走开了。

  “也救救我,魏特林院长!”另一个声音哭叫道。那是一个叫范树的孩子,他正被日本兵拖着走。他奋力挣扎想要挣脱,胳臂里还夹着个篮球。

  我们都朝范树跑去,可是一个日本兵猛地转回身,端起了步枪,刺刀正对着明妮。她毫无办法,只能呆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他们把孩子连同其他三个我们不认识的中国人一起拉走了,其中只有一个人看上去比较强壮,像个当兵的。范树是给一对美国老夫妇干活的,他们刚刚离开南京,想必他是留下来帮他们看房子的,可他悄悄跑到这里来打篮球。他刚十四岁,个子和块头要比他的实际年龄高大,所以日本人把他当个军人抓了。

  “谢谢您把我救下来,院长,”老胡说着,朝明妮鞠了个躬,现出他已经斑白的头顶,“我攒了整整一年的钱才买了那件大衣,被他们抢走了。”“这帮该死的!”明妮顿足恨道,扬起两脚周围的灰土,“本顺,本顺,你在哪儿呢?”

  “在这儿,我在这儿。”本顺跑过来了,他是个骨瘦如柴的十五岁孩子,我们的送信员。“去告诉拉贝先生,日本人在我们学校逮人。”

  “我不会说外国话呀,院长。”“他的秘书韩先生会说英语,让他给你翻译。请他们过来帮我们制止那些日本兵乱抓人。”

  本顺小跑着去了,两只胳臂肘一摆一摆的,脚上一双警靴他穿着太大。他比实际年龄显得个子更矮小,只有一米五的样子。我感到派他去送这个口信未必明智,不过我没把这个疑虑说出口。就算拉贝先生知道了,他又能怎么样?这种任意的抓捕,在整个南京城一定到处都有。

  下午两点左右,茹莲来了。她的外号叫“佛勒小姐”,因为她酷爱英国女作家艾米莉·勃朗特,也因为“佛勒”这个英文单词有鸡鸭的意思———她是家禽饲养员。她气喘吁吁地说:“山坡上有几个鬼子。”她指着西边,她掌管的家禽实验中心在校园后边的小山坡上。

  “你觉得他们会闯进养鸡场吗?”明妮问她。“肯定会的。”“咱们过去看看。”我说。明妮得留在大门口,于是路海、霍莉和我跟着茹莲赶快朝西边走去。我侧眼看看年轻的茹莲,她穿了件乡下女人的深蓝色褂子,一张光滑的脸上抹着烟灰。她现年三十一岁,面容姣好,却故意把自己弄得邋里邋遢、病怏怏的。走起路来,她甚至显得有点外八字,好显得矮一点。然而她的漂亮是没办法完全掩盖的。我想逗她一下,说她不可能这么快就把自己变成乡下人,但还是没张口。

  三

  家禽中心的鸡、鸭、鹅都像疯了一样嘎嘎大叫。我们走进饲养院,看见两个日本兵在里边,一个抓着一只鹅的脖子,那鹅的两脚无声地在空中蹬着,另一个正在追逐一只长尾巴公鸡,那公鸡飞到一个架子的顶上,歪头瞪着那日本兵,身上的红黑羽毛一抖一抖的。那人嘴里骂着公鸡,还朝地上啐着。

  “嘿,嘿,”霍莉大喊道,“它们可不是吃的!”

  日本兵停下手,朝我们走过来。那个高个子指着一只母鸡,狠歹歹地说了几句我们谁也听不懂的日本话。矮个子用中国话说:“吃……鸡……肉。”

  “不行,不行,”我很高兴他懂点中文,“这些都是做实验用的,不是你妈妈养的那种鸡鸭。不要吃有毒的东西,懂不懂?要是吃了这些鸡鸭,你会七窍流血的。”

  “有毒?”那人问道,又对同伴咕哝了几句。两人都一副不解的模样。

  “是啊。”茹莲指着墙边一排棕色瓶子,里边装着给家禽治病的各种中西药。

  那矮个子又对同伴说了几句,高个子把鹅松开了,又朝一个陶瓦水盆踢了一脚。他们二人大步走了出去,恨声恨气地好像是在诅咒自己的坏运气。

  我们四个人在里边相视而笑,因为所有鸡鸭都很健康。“我的老天,‘你会七窍流血的’,”霍莉对我说,“你一定把他们的胆都吓破了。”

  茹莲咯咯笑了。我们赶快又返回校园,下午饭时间到了,又该给难民们放粥了。

  本顺一去不返,明妮着急起来。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总部没有多远,他早就该回来了。我们不禁担心他可能出事了。那孩子是个孤儿,由我们学校出钱,一直住在附近一家孤儿院里,直到我们雇他来做事,所以他对于我们,不仅只是个雇员而已。

  (《南京安魂曲》哈金/著,季思聪/译,刊于《收获·长篇专号》2011年
秋冬卷)

 


本文在2011-10-15 6:14:18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哈金《南京安魂曲》
『新书与评论』 程建梅:小议哈金的是与非程建梅2012-12-28[910]
『新书与评论』 阎连科:把“伟大”献给《南京安魂曲》阎连科2011-11-08[1070]
『新书与评论』 哈金边哭边写《南京安魂曲》 余华赞伟大的作品南宁晚报2011-11-02[790]
『新书与评论』 哈金新作讲南京大屠杀 中英文将同步出版新京报2011-10-20[1410]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
『小说』 落地哈金2012-07-26[1068]
『小说』 好兵(54)哈金2006-01-13[1314]
『小说』 好兵(53)哈金2006-01-12[1602]
『小说』 好兵(52)哈金2006-01-11[1163]
『小说』 好兵(51)哈金2006-01-10[1232]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哈金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