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传奇“老北漂”(四)文章时间:2019-01-18(2019-01-19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340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传奇“老北漂”(四)
文/宋晓亮
2019年01月18日,星期五

 《侨报》文学时代,2019年1月7日——10日、14日——17日、22日       

         真性情,真心话,真会说话的杨雪莲,结结巴巴中,却再一次印证了她是个可雕可塑的小姑娘。
          女干部笑眯眯地看着杨雪莲:“等师傅给我做完头发,我就带你走。”
          雪莲听到了,丛师傅也听到了,在场的人都听到了。
 
         雪莲被女干部领走了!她坐在首长的小汽车里,一溜烟儿地跑了。
         丛师傅和店员们都跑出去了,跑到大街上,追视着,追忆着......
         丛师傅叹气:“怎么就没想起,给雪莲准备点行装?连件新衣服都没给孩子买!”
         雪莲有新衣服了。女干部带她到秋林百货公司给她买了一套淡蓝颜色的列宁服,还有一双黑色的小皮鞋。
        恩同再造!这该如何表达满心的感激感动和感谢呀!热泪盈眶的杨雪莲本能地仰脸看着眼前的恩人:“我连您姓什么都不知道,这就收下您这么贵重的礼物……”
        “你就叫我许大姐吧。”
        “管您叫姐姐?”
        “对,以后我们会生活在一起的,叫姐姐我爱听。”说完,许大姐爽朗地笑了。
        “姐……姐姐……”
        “有话直说。”
        “我想回去看看我师傅一家,再看看我姑姑和姑父。”
        “好,吃完午饭,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不麻烦您了,我自己能回去。”
        “那可不行,从现在起,我要好好保护你。”
        哭,也是感激和感谢的一种表达。那一刻,那一连串的意想不到迫使雪莲除了滚泪,像是啥都不会了。

         回来了,雪莲坐着“小黑盖子车”回来了!
         震动了,震撼了!这一回,不仅是丛家上下,连街坊四邻,乃至整条街全都轰动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这孩子是哪来的福气?是老家积了德,还是祖坟风水好……七嘴八舌不停口,交头接耳把雪莲夸。
         雪莲跪在师傅和师母面前,一拜再拜。雪莲抱住米兰,泪脸贴泪脸。走了,雪莲真的要去北京了!丛家给这给那,雪莲只带走了师娘给她做的第一件新衣服,粉色的上衣和母亲给她绗缝的那床新被子。
         雪莲要去见姑姑和姑父了,坐着小汽车去的。
         雪莲离开了,姑姑追着汽车跑,一直跑一直跑……
         再见了,旅大!再见了,养育并把雪莲扶上“马背”的丛师傅全家!            
 
                                                                六
            
         北京,徐士林大人教乾隆皇帝读书的地方,今天迎来了他的老乡——杨雪莲。
         准确地说,雪莲是听着徐士林大人故事长大的。令她牢记在心的莫过于:四谢恩师。
         徐士林奋志励学的动力源于家境貧寒,生活困难。资料显示:17岁那年他就入了县学,成为少年秀才。23岁时,他背着一袋炒黄豆上路,朝行夜宿,准备到登州府城,去参加举人考试。一日,他来到烟台南初家村时,已是贫病交迫。无奈,他住进了一家小旅店便一病不起。他苦忍苦撑了十几天,就逼迫自己必须要挺起来。然因囊中羞涩,还不清旅店的欠债,只好请店主宽容,允许他在此打工抵债。
        苍天有眼,一 天上午台南塂杨同翁老人到初家村办事,在旅店门外看到徐士林正在担水洗衣。老人见他面貌、衣着,根本不像个劳工,就问他为何落到这般境地,他照实说了。心地善良的杨同翁当即替他偿还欠债,把他领回了自家。
        杨同翁是一位饱学之士,因在科举的路上,历经坎坷,对仕途早已心灰意冷,故退居林下,以耕读为本,治家勤俭,在当地也称得上是殷实之家。
        徐士林基本康复时,举子的考期已过,加上杨同翁考察后觉得他虽文思敏捷,但论证之中,谨慎有余,气势不足。经杨同翁的指点,徐士林茅塞顿开,遂拜杨同翁为师。
        转年考期到来时,徐士林跃跃欲试,杨同翁看了他的模拟试帖,认为炉火纯青的地步尚未达到,便说服他暂缓赴试,再攻读一年才是。
        第三年的考期降临了,杨同翁亲自给他打点行装,亲自送他上路。这一回,27岁的徐士林一举成名,蟾宫折桂,载誉归来。他先到午台南塂拜谢老师,临别时请老师教诲,杨同翁给他题词曰:“敏事,慎言”。
        两年后,徐士林登二甲进士。归途,他又先去拜谢老师。杨同翁题词曰“温良恭俭让”。
        第三次拜谢老师,是他拜官内阁中书。临别再请老师教诲,杨同翁给他题词曰“爱民致君保国”六字。杨家的后人,将其祖上的三次题词,总结为“四五六字箴言”,世代相传。
        徐士林官至江苏巡抚,上任之前,最后一次专程向老师辞行,此行,他为老师题了一面大匾,匾额四个大字曰“恩同怙我”,上题曰:“同翁杨老先生夫子大人侍下”,下题曰:“后学徐士林拜题”。由此可见,徐士林把老师当作自己的亲生父母了。
        徐士林大人:世人的楷模,文登的骄傲,家乡的绝无仅有!徐大人曾为皇子皇孙授课,乾隆皇帝那满腹经纶,其中就有“文登学”的因子。
              
        仰望徐大人,雪莲叩问自己:你来这里干什么?首都北京,祖国的心脏,您能接受一个小学尚未读完的乡下小丫头吗?
        雪莲早有心理准备,首次送别许大姐,她就决心已定,若真能去北京就报名参军去当医务兵。理想成泡影的主因,她压根儿就不知道女青年参军的年龄限在18、19岁呀!
        许大姐把雪莲领进北京,想让她做自己的勤务员有些可惜;帮她找工作文化水平又太低了。左思右想,她把雪莲托付给自己的老战友张大姐了。
        迈进张大姐家,全方位的陌生并未让雪莲迷茫一片。岁月的锤炼,生存的艰辛,过早地锻造了这个乡下小姑娘。她眼快手勤,说话做事都恰到好处地落实在自己的身份和本分上。每天一大早就起来帮张大姐做家务。晚上别人都睡了,她还在灯下看书,补习文化课。
        张大姐对雪莲的纵深观察是不动声色的。静默中,小姑娘的责任感与上进心,已博得了张大姐的喜爱和信任。她暗下决心,要在工作中培养杨雪莲,在实践中历练杨雪莲。
        半年后的3月初,张大姐把雪莲叫到跟前:“想出去做事吗?”
        雪莲先是一愣,后又咧嘴憨笑:“听大姐的,您觉得我行我就出去,觉得不行我就留在家里洗衣做饭。” 
        “一直做家务,你认可吗?” 
        “我先把家务做好再说。”
        聪明又不失真诚。张大姐在心里说,许大姐真有眼力,为我带回一个好帮手,一个全心终于我的好姑娘。  
        “以后你就跟我一起上班了。”张大姐说。
        “大姐,这是真的?”雪莲瞪着眼,张着嘴,等待张大姐的再次确认。
        “我接到了上级的指示:组建专门机构,开办盲人训练班,需要你的参与。”      
        “好,大姐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心花怒放,在杨雪莲的胸间绽开了!
        自此,16岁的杨雪莲便跟随张大姐一路开拓,一路奋搏。
        建国初期,百业待兴。身为老红军的张大姐尽管身兼重任,但人民政府能配备的只是一辆三轮车和一个贴身的服务员。
        为了办好盲人同胞的事,张大姐起早贪黑,四处奔波。她着手的第一项:配备干部,调集人才;为盲人训练班选址。

                                                              七
               
        早春时节,乍暖还寒。北京的清晨,凉风习习,霜覆大地。淡黄色的朝霞尽心尽力地滋润着东方的地平线,新的一天已撩开夜幕,向朝阳阔步。此时的张大姐,曾经的老红军,精神抖擞地走出家门,将要“乘坐”平板车去盲人训练班视察新址了。
        得力助手杨雪莲骑车着一辆自行车,跟着载有张大姐的平板车,从西城的石老娘胡同起步,向东城的烧酒胡同进发了。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马不停蹄,盲人训练班的两扇朱红色的大门已敞开胸怀,拥抱着将要进驻于此的新主人。
        举目观看,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宽敞的大厅,暗红色的地板平平整整地承托着四根朱红色的大柱子;室内装潢精致且古香古色;室外,叶绿色的长廊贯通着前院和后院。如此富丽而又气派的宅院竟接纳了杨雪莲的进驻!这不是天方夜谭,而是日后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赶紧写信告诉父母,告诉丛师傅,还想告诉徐大叔,雪莲在心里呼喊。
        盲人训练班肩负着开拓盲人事业的重任,划归为中央直属机关,其最高领导是张大姐,担纲总干事。上班的地方确定后,张大姐随即就成立盲人福利会。万事开头难,征召福利会的工作人员则为首要。福利会需要办公室主任、出纳员、打字、伙食管理、炊事员等等。
        雪莲因没有明显的业务专长,组织上就让她帮忙接待新人及服务性的工作。雪莲忙得不亦乐乎,心满意足地迎朝阳,送晚霞。她的尽职尽责再次博得张大姐喜爱与信赖。
         一日,张大姐把雪莲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指着桌上的《盲字入门》教材:“你要下大力气把它读好,学满20天就要期考了,成绩优秀的将写进档案。”
        盲文盲字,有生以来头回见到,那种陌生感何止全方位!雪莲谢过张大姐,却不敢一口答应20天自己就能攻下此一“难关”。
        张大姐站起身来,下意识地拍了拍雪莲的肩:“在咱们会里,你年龄最小,也是希望最大的那一个。你要好好学文化,要学好盲文,为盲文出版事业多做工作。你的未来不光是印书、排盲点版、手工改版、校对、编书,样样都要做。你可不能让组织失望啊!”
        雪莲听愣了。她缓缓地把头仰起,痴痴地看着张大姐:“您觉得我能行?能把您布置那些工作做好吗?”
        “怎么,不相信自己了?”
        “我…… ”
        “你不愿和盲人同胞一起工作,是吗?”
         盲人、在正常人的感觉里,那是个“漆黑”一片的群体。他们永生不能和亲朋好友分享眼神的交流;看不见大千世界的色彩斑斓;辨不出世间万物的千姿百态;双眼明亮的杨雪莲将和盲人盲文相伴终老,愿意吗?
        “张大姐,说实话,我从没跟盲人打过交道,也不知道怎么跟他们相处,更怕自己会因言辞不当,关照不周而伤到他们的情感。不过,我会把自己的眼睛“借给”他们用,我还要用实际行动去照亮他们的心灵。”
        张大姐一脸的惊讶:“雪莲,我简直不相信你会说出这样的话!”张大姐握住雪莲的手,紧紧地握着:“雪莲,你心地善良,志向高远,我看好你!”
        那一刻,张大姐的肯定,对年青貌嫩的杨雪莲而言,绝对是:领航的灯,助燃的氧,翱翔的翼。 
         自此,“强大”的杨雪莲是白天工作,晚上到夜校上课,一年四季,风雨无阻。她用了两年的时间,在新街口中学,有西城区设立的“干部职工业余文化速成进修班”,读完了初中和高中的语文课程。后来,她又考上了“红旗业余大学”主修文化课。
        再不是,心灵和肉体都在路上;再不是,只会洗衣做饭的毛丫头。自此,在未来的一天又天里,盲人同胞将分走她生命中的大量时间与精力。
        盲人同胞,你们接受一个来自山东的乡下姑娘杨雪莲吗?
        福利会的成员有一部分是从国民政府那里接管下来的。原来的他们,其领导是宋蔼齢。如此说来,杨雪莲跟这拨人朝夕相处,无论是出身背景,生活习惯,工作态度,乃至其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可用大相径庭作比。若想齐心协力,目标一直地做好会里的工作,磨合则是必须。雪莲给自己立下规定:工作上要下大力气地做好自己的分内,生活上要尽心照顾好盲人同胞,包括各个方面。
        星移斗转,岁月见证着杨雪莲的付出与奉献。她为女同事选布料、做衣服、代男同胞相亲、帮同事们筹办婚事、找保姆、去幼儿园替他们接孩子等等琐碎事,只要同事们有求,她都尽心做好。盲人同胞信赖她,依赖她,喜欢她,尤其在宿舍的床位选择上,无论搬家多少回,雪莲的那张床,永远都放在屋门口。此举意涵两层:一、让室友有安全感;二、哪位夜间有事,进出时方便照应。
        全心为同胞服务,并没影响雪莲的进步与发展。数年如一日,杨雪莲一直都在边工作边学习中锤炼自己。奋搏中,她见证了盲文事业在新中国的呵护下,正走出一条直达远方的路。在自己倾心付出的工作中,她参加了盲人月刊,创刊号的压印制作全过程;第一次和盲人同胞陈先生合编创办了《革命优秀歌曲选》;第一次创办和编辑了盲人读物《卫生知识月刊》;第一次参见了评定职称工作;第一个操作苏联援华进口盲文制版机的人,也是杨雪莲。

                                                            八
       
        不敢狂言成功与否,在北京站住脚的感觉,就此住进雪莲的心房。时光老人在提醒她,你该回乡看看二老双亲与家人了。
         少小离家的杨雪莲,进京后,她几乎把生命的全都压在学习和工作上。尽管一提起及家人,她就抓心抓胆地想,可探究起来,不回老家除上述原因,再就是,她舍不得花路费。从开始挣钱起,她每月只扣出自己的生活费用,剩下的全都寄给父母了。进京将近10年,她只回过一次老家。
        感恩的人,心里都是情,总觉得自己亏欠别人。雪莲在回老家前,先途径大连拜望了丛师傅及其家人。“四谢恩师”丛大叔!转天,她又去看望了姑姑和姑父。
        这一回,堂哥见到雪莲时,竟亲自为她沏茶倒水……
        时逢秋收季节,雪莲回乡只待了8天,竟抽出一天的时间,特地跑到徐家村给徐大叔送去一条大前门牌香烟,请徐大叔全家在馆子里吃了顿打卤面。
        人生一世,能活出个心安理得,能把自己的能力都使出来,能让别人跟自己沾光,就不图别的了。这是母亲的教诲,雪莲早已铭刻五内。
        母亲,那是雪莲毕生的牵挂!
        就在雪莲探家回京的转年春天,灾荒肆虐神州大地了。雪莲当即决定,赶紧把母亲接到身边,否则一向见苦抢,见甜让的老娘亲会性命不保啊!
         雪莲的配给:月薪不到30元,粮票只有27斤,想往饱里吃,她自己都不够,却愣要娘俩摊。那年春天,雪莲得了水肿病,两个腿肚子一按一个坑。
         雪莲可怜母亲,母亲心疼雪莲,已到了该结婚生子的年龄了,可还那儿一人过日子。晚婚的主要原因,并不是雪莲找不到对象,而是她对男方的要求是:因父亲双腿有病,她的家庭负担很重。这份无法推卸的责任,对方若有所顾虑,雪莲情愿一直单着。
        是谁,毁坏了父亲的双腿,让他终生行走困难?是日寇,是妄图并吞我中华大地的日本鬼子呀!
        国仇家恨,谁人没有?那个“谁人”,朋友所介绍的黎东山能接受杨雪莲的条件,与其一起面对吗? 
 
         黎东山,北京某医院的外科医生,祖籍山东乳山县。早年,他的曾祖父就携家人远迁吉林省,因买卖人参和中药材而成了那方的首富。不幸的是,九一八东北事变,在那个悲惨的时候,黎东山的父亲遭日寇绑架。日寇不但要霸占黎家的全部财产,还威逼黎父投靠日本人。严刑拷打中,黎父誓死不从不降,恼羞成怒的日寇竟用辣椒水将黎父活活呛死之后,又把他的肉体大卸八块,血染松花江。
        是同仇共愤的推搡,还是缘的撮合?当黎东山获知杨雪莲父亲的遭遇,当即请介绍人转达他想见面的心愿。
        
        初春的陶然亭公园,飞鸟穿林,杂树生花,胖墩墩的蒲公英,抻着脖颈,顶着花苞,在挑逗着四周的绿意。
        已过而立之年的杨雪莲见到比他大8岁的黎东山,非但无一丝生疏感,反倒觉得很亲近。黎东山也有着同样的感受,像是有一肚的话要跟雪莲说。
        漫步在枝桠吐翠,岸柳成行的林荫路上,黎东山的开场白竟是:“我羡慕你有父母,有姐妹,有让你一直挂念在心的家人。”
        雪莲本能地扭脸侧看:“你没有吗?”
        “我只有一外甥,还是我表姐的儿子。”
        “其他人呢?”
        东山苦痛难掩:“我父亲被日本人害死后,我母亲因心脏病骤然发作而撒手西去了。两年后,我姐姐也病故了。”
       “太不幸了!”雪莲眼圈发红:“那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过的?”
       “在痛苦中煎熬自己,磨砺自己,坚强自己。”
       “真不容易。”雪莲目曝敬佩:“听介绍人说,你高中毕业后,就考进了省里的医学院。”雪莲情不自禁地靠近了黎东山:“你还参加过朝鲜战争,是吧?”
       “对,当时我们组织了医疗队,奔赴战场去抢救伤员。”
       “真棒!”
       不经意中,二人侧脸对笑。笑,是心的碰撞,是爱的传递,是情的升温。
       散不散,紫竹院;成不成,陶然亭。
       天随人愿,黎、杨二人选对地方了。
       同心千载痴情盼,守得云开见明月。

       一年后的春暖花开时,杨雪莲嫁给了膀大腰圆的黎东山。婚后,心地善良,待人宽厚的黎东山用自己的行动,验证了婚前对雪莲许下的承诺:“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
        是上苍要考验黎东山吗?婚后不到两年,雪莲的母亲就罹患了肠癌,需到北京治疗。
        那是个叶落霜满地的清晨,雪莲雇了一辆三轮车,从北京火车站把母亲和一路陪同小妹接回家了。
        雪莲把母亲抱到床上,用一张掩着悲痛的笑脸挤着母亲那枯瘦的腮:“妈,明天我和小妹就带您去医院作个彻底的检查。妈行了一辈子的好,老天爷是不会让您这样的善心人得病的!”
    然而,上天可能是太忙了,他忘了关照雪莲的老母亲。母亲的病不是一般的重,医院收取的押金就是380元!而那时,雪莲的月工资只有48块5毛钱。
    说来,真要感谢黎东山。他二话没说,扭头跑到银行把自己多年积攒的400块钱一分不留地全部取了出来,一把交给了医院。自此,一周五天,小妹便陪着母亲去医院烤电,一个疗程仨月整。在母亲治病养病的日子里,雪莲每月给小妹30元钱过日子,外带3张月票,她一张,小妹和母亲各一张,三张月票的总计是10.5元。掐指细算,雪莲手里还剩下几块钱?
        雪莲尽心侍奉,东山花光了全部积蓄,母亲还是撒手西去了。
        天地间突然没了老娘亲,雪莲的心像是被掏空了。丧母之痛,东山感受尤甚。
        东山劝慰雪莲:“花开花落,乃大自然的规律,人生也是这样。”
        雪莲边擦泪边说:“我满心遗憾,把你的存款都花光了,也没能保住妈的命。”
        “有那么句话,吃药能治病,皇帝万万年。”
        雪莲睁开了红肿的眼:“东山,你这句话是最好的劝人方儿。”
        “失去亲人的痛要靠时间来慢慢医治。妈妈归天了,咱们还得打起精神来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
        “东山,你说的都在理儿。我听你的。”
        “今天谈你的未来计划,有点儿不尽人情,缓缓再说吧。”
        “说吧,说点儿别的或许能帮我止痛呢。”
        “咱俩刚认识的时候,你说想把爷爷给人治病的药方编在盲文书籍里,若能成真……”
        “你觉得我不是在胡思乱想吧?”雪莲打断东山的话:“单位领导会支持我吗?”
        “造福盲人同胞,应该没问题。”
        “有了杨大夫的支持,我就敢向领导提出自己的想法儿了。”
        “我书柜里有关医学方面的书籍,有空儿你可细细地读一读。我认为,不光是爷爷的秘方,还要把中西医的病理分析、防病和治病的知识都应该编写在盲文书籍里。”
        “东山,这辈子能遇上你,可真是我杨雪莲的福气呀!”
        “一样,我能娶到你这样的好姑娘也觉得是天大的造化呢!”东山满目含情地看着杨雪莲:“马上就要过年了。春节后,等你缓过劲儿来,我再慢慢地给你灌输一些医学常识,一步一步地来。”
        “好,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要是能用盲文编写出防病治病的医学书籍,爷爷和妈妈若天国有知,一定会特别高兴。”
        “你势必会成为盲人同胞的福星,我看好你!”
        “还需要杨大夫的倾囊相助哇!”
        “那是必须的。”东山亲吻着雪莲的前额:“你先躺下休息吧,午后两点我得回院里去主持一个培训会议,其中还有两个日本青年呢。”
        “日本青年?”雪莲腾地坐了起来:“你帮日本人……”
         “别惊讶,中日民间来往从未间断。说起来,这也是我工作中的一部分。”
        雪莲瞪着房梁想了一会儿:“我应该支持你的工作,应该。”话毕,她起身下地 :“我给你做午饭去。”
        “你别动,我这就出去买2斤包子,连咱俩的晚饭都有了。”
        “好,反正我也争不过你。”雪莲乖乖地服从着。

        东山刚一出门,雪莲就起身凑到卧房那个面向东方的窗台前,等着看丈夫走出院落的背影。趴在窗台送东山,迎东山已形成了杨雪莲的习以为常。自从有了自己的住处,只要她先回家,只要她晚出门,都会情不自禁地调动出这种童真般的兴致勃勃,在送与等的过程中,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条通往家的林荫路…… 


           
       

       连载结束


本文在1/19/2019 9:38:52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宋晓亮《传奇“老北漂”》
[小  说] 传奇“老北漂”(三)宋晓亮2019-01-03[361]
[小  说] 传奇“老北漂”(二)宋晓亮2018-12-20[339]
[小  说] 传奇“老北漂”(一)宋晓亮2018-12-06[49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