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传奇“老北漂”(二)文章时间:2018-12-20(2018-12-22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13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传奇“老北漂”(二)
文/宋晓亮
2018年12月20日,星期四

《侨报》文学时代,2018年12月17日——20日       

       “你小人不大,说头儿还挺多。”
       “我说的不在理儿吗?”
       “你若听姑姑的话,就等你堂哥上班时再去找他。”
       “我今天就去,我知道他家的地址,在斯大林广场那边。”
       “你知道坐几路车吗?”
       “我姑父知道就行了。”
       姑父过来了:“明天我上班时,顺路把你送到你堂哥办公的地方,就这么定了。”
 
       一万个没料到,当门卫把雪莲带到堂哥面前时,坐在高背厚椅上的他,顶了一下横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斜视了一眼面前这个土得掉渣儿的乡下小丫头,只用五个字“我不认识她”,带雪莲进来的那个门卫便心领神会地把雪莲给拽走了,一直拽到大门口。
        堂哥的谎言犹如带刺的拳头,把一颗童真的心给扎得稀巴烂。冷风中,雪莲本能地把双臂抱在胸前,企图以此来阻挡“心血”外溢。似乎,她能猜出堂哥为何不与其相认,她不想把堂哥的无情外泄,连姑姑和姑父也不想吐露半句。她只想忍着,忍到自己不再遭人瞧不起的那一天,再回到区政府去面见堂哥,并掏钱请他吃饭。那一刻,她特别感谢姑父,分手时还塞给她一元钱。姑父说:“你堂哥若抽不出时间领你去吃饭,你就到街口去买碗面条吃,然后再坐车回家。”说完,姑父把家里的门钥匙捅进雪莲的衣兜里,又把回家的站牌和坐几路车,都指给她看了。
        雪莲没听姑父的话。她决心要自己走回家。反正姑姑家的地址都刻在脑子里,路上边走边打听,午饭前肯定能走回去,妈烙的大火烧还剩下四个,饿不着。
        腊月里来好冷的天,地冻三尺行路难。难,在雪莲的人生字典里不该存在呀!在老家时,妈妈曾给她讲了这么个故事:“一个5岁的小嫚儿在地主家当佣人。一天,她到后街王货郎家去帮主人买墨水。那家人养了一条大黑狗,小嫚儿刚上台阶,大黑狗就狂叫不休。小嫚儿不喊不退地走到大门口,用两只小手啪啪地拍門板。女主人出来了,开口就问:“你小小的年纪怎么不怕狗哇?”小嫚儿开口言道:“我不是小嫚儿吗,小嫚儿还能怕狗吗?”
        忆小嫚儿,想自己,酸楚的泪在雪莲的小嫩脸上无声地滚落着。她用双手把脸捂住了,怕路人看见会过问,会笑话。想到此,她忙把两只湿手在前襟上擦。这一擦,送给堂哥的礼物被右手碰到了。她“唉”了一声,埋怨自己不中用。临行前,妈妈一再叮嘱“这个白布包里的大海米,一定要交给你堂哥。他就爱吃这个。”刚才,姑父也提醒过“见到堂哥,别忘了把兜里的海米掏给他。”忘了吗?是没有时间吗?就说是,也可在门岗把自己拽出区政府后,赶紧把海米塞给他,请他交给堂哥呀!要不,扭头再回去?雪莲本能地放下了刚抬起的右脚,咬着下唇想了想,再见到门岗,怕是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了。她转回身来,边走边拍着堂哥的礼物自问自:“回家后怎么对姑姑和姑父说?将来回到老家怎么跟妈妈说?有一天,在老家碰到堂哥,他若知道我把该给他的海米装走了,他该怎么说?”

        也许是走累了?她不由自主地停在了一家理发店的大门口。恰在那时,一位青春靓丽的女孩,满脸披笑地把一位刚烫完头发的老奶奶给送了出来。二人握别后,女孩回身问雪莲:“你想剪头发吗?”
        “我离开老家时,妈妈给我剪过了。”
        “你的老家在哪儿呀?”女孩一脸的亲切。
        “文登。”
        “我也是文登人。”女孩拍手。
        应了那句话:人不亲,土亲。
        老乡姐姐情不自禁地拍着雪莲的小脸蛋儿:“天气这么冷,你在这儿等人还是找谁呀?”
        “都不是,我就是站这儿瞎看看。” 
        “想到里面去看看吗?”
        “我不剪头发不能进去。”
        “没事儿,这是我家开的理发馆。”老乡姐姐扯着雪莲的小凉手:“走。”
        进去了,杨雪莲稀里糊涂地迈进了丽蓉理发店。老乡姐姐指着屋中间的大火炉子:“快过去烤烤。”
        尚未挨近火炉,雪莲的心里已是暖烘烘。她双眼跑泪了,泪光中映出爹妈、妹妹和徐大叔亲切的面容。她盈着那眶晶莹的泪珠,转脸看老乡……
        老乡姐姐过来了:“你叫什么名字,来旅大干什么?”
        雪莲只报出自己的名字,把来旅大的目的说成了:“来看我姑姑。”回答完毕,她急忙转移话题:“姐姐叫什么?姐姐也会理发呀?”
        “我叫丛米兰,不会理发。”
        “姐姐在哪儿做事?”
        “我在读书,放寒假了,就在店里帮我爹收收钱,再招呼一下客人。”
        话说至此,一位瘦瘦高高的大叔从二楼下来了。老乡姐姐疾步上前:“爹,您的胃还疼吗?”
 丛大叔捂着前胸:“好多了。”
        雪莲跟了过去:“我爷爷特会治胃病。”
        丛大叔纾缓着皱紧的眉头:“说来听听。”
        雪莲滔滔不绝了:“我爷爷说,等到三伏天,到草堰上去捉7只须子不断,腿不缺的公蝈蝈,再找个大口玻璃瓶,倒满黄酒,把蝈蝈放进去。等它们都喝醉了,就一个一个地夹出来,放在瓦上焙,焙到焦黄时,把它们檊成面,再用黄酒一冲,喝下病就好了。”
        丛家父女一口同声:“这么灵?”
        雪莲目光坚定地看着丛大叔:“我二姐的胃病就是这么治好的。”
        “只可惜现在是十冬腊月,没地方捉活蝈蝈。”大叔叹息。
        “您先吃着胃药,半年后我给您捉公蝈蝈去。”米兰忽闪着灵动的大眼睛:“雪莲,我爹的病要是真能治好了,我会专门去你家感谢爷爷的。”
        “不用啊,姐姐。我爷爷是郎中,一直都在给乡亲们看病治病,也不收钱。”
        丛大叔挑起大拇指:“行善积德的好人家!”
        “中午留雪莲在咱家吃饭了。”米兰回头问雪莲:“你急着回家吗?”
        “不急,可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就在姐姐家吃饭哪。”
        “为什么不能?”米兰问。
        “我爹妈不让。”
        此话一出,米兰父女都笑了。屋里的几个理发员和顾客也笑了。
        “说你小,你还特懂事,说你大,又说些小孩儿话。”米兰看着父亲:“这会儿不忙,我先带雪莲上楼去见见我妈妈。”
        雪莲扭脸看大叔。大叔用嘴往楼上指。
        米兰把雪莲带到楼上,慈眉善目的丛大婶听了女儿的介绍,当即拍板:给雪莲做山东风味的大卤面。
        大婶忙碌的身影,米兰和妹妹有说有笑的情景,当即勾起了雪莲对家人的思念。马上就回到亲人面前的念头刚一冒出,立刻就被她扼杀了。她默念着父亲的话“开弓没有回头箭。”天哪,一个皮嫩骨不硬的小女孩,为什么要让她过早地懂得这些搏击人生的大道理?是父亲特意说给她听,还是她无意中从父亲那儿听到的,记住了,又将其视为自己的座右铭?
        米兰凑到雪莲跟前:“干吗站着发呆呀?想家了是不是?”  雪莲没直接回答,而是仰脸跟米兰说:“我爷爷有好多秘方,我说给你听好不好?”                                  
         “我怕记不住,你干脆写下来吧。” 
         “好,给我纸笔。”
         “走,到我屋里去。”
         雪莲趴在米兰的书桌上,唰唰地写呀写:怎样治中耳炎、治咳嗽、治牛皮癣、治疮疖……
         坐在她身边的米兰抑制不住地赞叹雪莲:“真棒!满目小楷,舒朗宽绰。”
         雪莲扭脸看着米兰:“姐姐的话,我听不懂。”
         米兰挑起大拇指:“我的意思是,你的字写得太好了!”
         雪莲腼腆一笑:“这都是爷爷教我的。”
         丛大婶在厨房里喊:“孩子们,准备吃饭了!”
         “正好,爷爷的秘方也都写完了。”米兰起身拽雪莲:“走,去吃咱们家乡的大卤面啰!”
       
         午饭后,雪莲把一直装在兜里的那包大海米掏给了丛大婶子。大婶惊讶,不知雪莲为何要揣着一包家乡特产出来逛大街?米兰也一遍又一遍的问雪莲这是怎么回事。雪莲难住了,实话不愿说,假话不能说。
        那一刻,她的全部智慧,就是一再央求:“大婶,您收下我心里就踏实了,回家对我姑姑也有个交待了。”话一出口,雪莲赶紧捂嘴,知道自己说漏了。
       暂短的目光交流,米兰与母亲知道这个小姑娘有难言之隐,且不约而同地点头示意,别再问什么了。
       丛大婶拗不过杨雪莲,只好把海米收下了。分手时,米兰坚持要把雪莲送回姑姑家,可被她婉拒了。雪莲强调,姑姑家离这儿不远,她想自己走回去。
       恭敬不如从命,雪莲走后,丛家老少都觉得这个小姑娘不简单,有隐情,有故事,更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
 
        路上,雪莲边走边想,幸遇丛家人,真是福气呀。那一刻,“苍老”的心灵竟波动出稚嫩的想象:走出村口就遇到了好心的徐大叔;刚进旅大丛大叔一家又对自己这么好,是杨雪莲天生好命吗?不,应该是爷爷和爹妈总以好心对人换来的。妈老说,好心能惊动天和地;对别人的孩子亲,自家的孩子才能长成人。
        尤为感谢丛家人,让自己能逮着机会把给堂哥的那包大海米送出去了。
        堂哥啊,堂哥!堂哥那缕鄙视的目光,在雪莲的心灵上已形成了大片的阴影,如不及时驱散,倘被姑父发现,再被姑姑觉察到,这块落脚地很快就失去了。

        无论姑姑怎么盘问,雪莲的回答一次没变过“堂哥对我还不错。”嘴硬抵不过眼神的真切传递。受心灵的迫使,躲避姑父,不敢正眼看姑姑,已成了雪莲的朝朝暮暮。卑微感正在向血液里渗透。就连夹口酸菜,她的手脖子都觉得发软。再看姑姑,饭菜一上桌,她那两只眼便杀气腾腾地盯着雪莲的筷子,从夹菜,一直盯到她放到嘴里,咀嚼、下咽。
        姑父的疏离感,姑姑的排斥感,正在向亲情涌动的血脉里渗透,雪莲的无助无望又加稠了它的浓度,有随时爆裂的危险。
        星星出来,太阳落,雪莲在外受折磨。
        生命中有很多事情足以把你打倒,但真正能打倒你的,乃是自己的心态。啊,稚嫩的杨雪莲将如何用自己的心态来掌控当下与未来?
  小说连载(待续)

旅大市人民政府  


本文在12/22/2018 11:10:09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宋晓亮《传奇“老北漂”》
[小  说] 传奇“老北漂”(三)宋晓亮2019-01-03[128]
[小  说] 传奇“老北漂”(一)宋晓亮2018-12-06[25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