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副刊,拓我写作原荒 文章时间:2018-01-10(2018-01-12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773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副刊,拓我写作原荒
文/宋晓亮
2018年01月10日,星期三

香港《文综》第四期,2017年12月
《华府新闻日报》副刊,2017年12月21日

         “大作留用,静心等候。”
         看到这八个大字,我高兴得在地上翻了好几个跟头。我站直了身子笑自己:不就是报社给你来了封信,至于吗?心灵当即作答:相当至于!
          公元1990年11月14日,我的处女作,中篇写实小说《无言的呐喊》发表于《中央日报》副刊的长河版。选中我的文稿,乃时任《中央日报》副总编辑兼副刊主编的章益新先生。
          自那天起,这部近9万字的文稿,在上述副刊连载了近仨月。是年12月28日该报又在其海外版接续连载。同步配合介绍此篇的还有《中副时间》的小说选读。播讲人:宋晓英。
          宋晓亮、宋晓英,素不相识的宋家“姐妹”,一个写,一个朗诵,是命中奇遇,还是上苍的撮合? 
         感激感动,《中央日报》邮来的支票,由台湾寄至美国,妥妥地躺在我家的信箱里。自此,每次寄支票都附上《无言的呐喊》的剪报一张张。
         我双手托着首张支票,这是什么?《无言的呐喊》的第一笔稿费啊!不敢相信,与章总编通信多次,我一次都没提过稿费的事,报社竟主动寄来。说不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至今都找不到极其贴切心灵的词句来形容呢!
        尤为感念,那时也在副刊工作的林黛嫚女士还特意写信叮嘱:“剪报若没收到,请写信告知,我们会随时补寄。”
        那一刻,我抹泪了。我是谁?一个让母亲在弥留之际把一屋的人都当成亮子,管爹也叫亮子,而亮子却无法给母亲送终的“黑帮”之妻呀!为此,母亲临终时未能瞑目。为儿把心都操碎的老娘亲,竟睁着两只黑洞洞的眼,还想再看看她那个倍受世俗欺凌的小闺女。
        以血泪作墨,拿胸膛当砚台,我写的故事被台湾大报买走了!捧着自己挣来的美金,我多想给妈妈买北京桂香村的杏仁酥、枣泥麻饼;天源酱园的腌香椿、酱白菜;大兴西瓜和京城的大鸭梨,再买12 尺铁灰色的涤卡,给妈妈做套新衣服。
        子欲孝而亲不待。  来不及啦,妈妈!
        回过头来,我把自己挣来的“第一桶金”分赠了父亲、婆婆和舅舅。家住天津的舅舅收到后,当即挥毫赐字:梅花香自苦寒来!那时,舅舅已高龄79岁了,仍以充盈的腕力,健朗的神韵,去调控毛追锥的挥远。
        越洋电话里,舅妈告诉我:“你舅舅把你寄来的支票夹在一个硬皮的本本里,得闲儿就拿出来看。”我催舅妈:“赶紧取了用了,否则仨月之后就作废了。”舅妈坚持不取的理由是,舅舅一看心里就高兴。
       如果说,心情愉悦对健康有益,舅舅长寿“中副刊”亦功在其中。      
       重墨点赞“中副刊”,还特意把北京老街坊的亲笔信转寄我家。
        “洋洋他妈,我是西斜街62号东楼的于三平……  ” 三平说,来美国留学的他,自《中央日报》海外版连载《无言的呐喊》起,他便天天追读,一直读到第十一章《弱肉强食》,因里面提到西斜街和洋洋,这才知道宋晓亮竟然是他的邻居呀!三平跟我道歉,在一起住了十几年,包括他的母亲,最疼爱我的于伯母,也不知道我姓什名谁。他们所知道的,也就是洋洋他妈。不怪老街坊,那年间,只有体积存在于世间的我,哪儿有资格去占用那三个汉字啊!
        深谢“中副刊”和已故的章益新主编,帮我找回已丢失15載之多的宋晓亮!  
        感恩“中 副刊”,不仅开拓了我写作的原荒,还为我指明了奋斗的目标。在写作的征程上,给我勇气,给我力量!处女作发表后,我连续出版了三部长篇小说《涌进新大陆》(山东友谊出版社)、《切割痛苦》(华夏出版社)、《梦想与噩梦的撕扯》(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借处女作发表之光,在我居住的大华府地区,宋晓亮三字也渐被人知。加上自己笔耕不辍,与早期的《华府邮报》和后来《华盛顿新闻》现更为《华府新闻日报》的副刊,均互动甚好,稿件频频选用。基此,我便不自量力地揽了一身的社会责任。
        那些年,国际间与台海两岸,只要跟中国有关的报道一出来,我立马伏案写评论。激我热血沸腾的原因只有一个:历史的关键时刻,必须要留下宋晓亮的文字。如:《导弹炸红了科索沃》、《两岸的故事春天讲》等等,等等。
        文稿写好时,常自我调侃:觉得自己是根儿葱,可谁拿你炝锅儿呀? 
        得,一不留神,拿我“炝锅儿”的人,来啦!
        早年,华盛顿地区一些来自宝岛的侨学界人士创办了《兰亭雅叙》。在我搬离华府后,该组织的一位负责人,竟打来长途电话,邀我去当他们下一届的新领导。选拔原由:因常读我的文章才萌生出此一想法。
        华府的梁妈妈,在一家理发店里看到我,开口便问:“你就是宋晓亮对不对?我在报纸上看过你的照片。”待我俩的头发都做好了,老妈妈把我领到她家,找出一个大相册,我打开一看,里面粘贴的全是我发表过的文章。
        华府的一位朋友说,报纸上只要有宋晓亮的文章,她就一张不落地全收藏着,书桌上堆了一大摞。
        ……
        尽管,早在1996年春天,我就举家搬到印第安纳州,但《华盛顿新闻》依然视我为“娘家人”,并把我排在该报副刊名家专栏作家的行列中。
       准确地说,副刊是我领航的灯,助燃的氧,翱翔的翼。
       特别提出,自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初期,中国在美国创办了《侨报》之后,该报副刊就是我的心灵家园。在那片沃土良田上,我挥汗耕耘播种,她赋我百花盛开,岁岁年年。仅在《侨报》副刊所发表过的散文、杂文及短篇小说,我已结集出版了两部散文集《心的驱动》和《永不消逝的第一眼》还出版了一部短篇小说集《素描百态》。目前,有副刊发表过的散文和短篇小说的数量,眼看就能再出两本书了。
       难忘《侨报》副刊的主编们,从首任的陈楚年先生,到现在的颜菡女士,先后七位主编对我的支持与激励,从未间歇。我问自己,文稿常被刊发的理由何在?一、我敬畏文学,挚爱中华文化,专注认真地履行自己的创作理念;二、我崇尚太史公——司马迁的创作宗旨:不虚美,不隐恶;三、我力求文字干净;四、我不敢手稿一完立刻发走,而是一看再看,一改再改,直到把自己的能力全挤出来,才肯罢休;五、用纯洁的心灵,质朴的情感去讴歌平凡,赞美普通,让心地善良的好人伟大起来。
       有付出,就有收获,这话不是瞎说的。
       1997年6月30日晚,蒙中共北京市委办公厅和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的邀请,我以美籍华裔女作家的身份,出席了香港回归祖国的大型庆典晚会《北京欢迎你——香港》。民族大事,百年一遇,我能站在天安门广场东侧的倒计时牌前,目睹共和国收回撒切尔夫人心中的“瑰宝”,收回中华民族的尊严,何止豪情万丈!
       1998年9月28日我有幸赴南国,去泉州参加首届北美华文作家作品研讨会。会议期间,我拜识了白舒荣姐姐。良师益友十九載,荣姐一直在关注我,提携我。
       2011年年初,荣姐来信要我写篇散文给《人民日报》海外版。得令后,我忙挥笔疾书,倾心撰稿。很快,是年的2月15日,我的文稿《中文老师不好当》就在海外版的文学乡土版发表了。几天后,家住德克萨斯州的文友祝东晓打来长途电话:“亮姐,你的‘中文老师’火啦!”随即,家住南卡的文友孟悟也在电话里为我高兴。后在她俩的指导下,我赶紧到网上去查看。怎么,自己的一篇散文竟被近百家网站转载啦!
       我“乐晕”了。“清醒”后,忙找出纸笔低头记下转载的网站,以备留存。
      《光明网》、《中国网》、《中国华文教育网》、《新华网》、《人民网》、《侨报网》、《环球网论坛》、《凤凰网》、《中新网》、《国家对外汉语网》、《新浪全球》、《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知识人网》、 《搜狐滚动》、《教育资讯》、《未名空间》、《多伦多信息港》、《澳洲新闻》、《中国日报》、《中外文摘》、《中国百科网》、《出国在线》、《对外汉语网》、《中国文化报》……
       丈夫在一旁笑我:“瞧这劲头儿,你又想在地上翻跟头了吧?”
       我有一“特长”,遇到高兴事,立马快乐歌声一串串。那会儿工夫,我站起身来,甩着累得发酸的手脖子,纵情高唱:“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
       果然,在荣姐的热情支持下,这些年我在海外版发表的文章还真不少。稿费也挣了好多笔。必须致谢,每次报社的支票一到,荣姐就拍成照片发过来,然后再去银行入存,代我保管。
      文学的路,我已跋涉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在流逝的岁月里,我留住了世间的最珍贵——挚诚的友情。闲暇时,想起那些曾拉我、扶我、挺我、爱我的前辈与文友,眼前会浮现出熟悉而亲切的面容一个个……          
       抱拳感谢!感谢亲朋,感谢副刊,帮我找到了生存的价值,活着的意义,助我把自己的经历,对世间的感悟,社会的观察,人爱与仁爱,用文字表心,用文字抒怀,用文字记录下来,再出版成书,入藏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和中美两国多所大学的图书馆。
       我当笔耕不辍伏案创作,用横平竖直的汉字与副刊续缘。 

 

处女作报头 

自家的历史文物——香港回归邀请函信封

相聚九八

左起:王性初、蓬丹、叶辛、宋晓亮、白舒荣 、郭雪波(坐者)

 

舅舅墨宝


本文在1/12/2018 5:04:57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宋晓亮
[温馨之家] 文坛皆识白舒荣宋晓亮2019-09-07[126]
[散  文] 情商,如何测试?宋晓亮2019-08-03[169]
[散  文] 退居二线心怎甘宋晓亮2019-07-19[318]
[散  文] 追忆文坛老前辈宋晓亮2019-05-26[269]
[小  说] 平凡的贵人宋晓亮2019-05-17[344]
更多相关文章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8-01-11 17:46:41(第1条)
“大作留用,静心等候。”姐对这八个字的敬畏和尊重之心,让人感佩。

曾拜读过姐姐的小说《无言的呐喊》,感人至深。现在再读姐姐书写的当时刊发过程更是让人钦佩敬重。

特别理解舅老爷子为什么那么珍视这张来自不易的稿费支票。过中滋味,亮姐姐的亲人们能体会得到。读这一段,特别让人感动。

是的:“有付出,就有收获”。“梅花香自苦寒来”。

这张回归香港的邀请函,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标志着另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姐姐是见证人。

姐姐能代表海外华人出席香港回归盛典,是姐姐的骄傲,是海外华人的骄傲。

姐姐终于从“黑”里走出来了,光明正大,光光鲜鲜的走出来了。
这是姐姐努力的必然,是时代的必然,是历史的必然。

人善天不欺。好人一生平安。

姐姐的“生存的价值,活着的意义”在此彰显了出来。

祝福姐姐!
 主人回复 
感谢缘的恩赐,在文学路上与妹相识相知相惜。知我懂我透读我。
妹妹冬安冬祺!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