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追忆丽清姐 文章时间:2017-08-09(2017-08-11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1118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追忆丽清姐
文/宋晓亮
2017年08月09日,星期三


《侨报》文学时代,2017年8月9日
《华府新闻日报》副刊,2017年8月10日

       惊悉喻丽清姐姐谢世噩耗,我心痛情悲泪眼望长空。
       拜识清姐,缘遇彩云之南。2003年11月初,我随四海华文作家滇西采风团,于6日清晨,乘坐大巴士,同来自五湖四海的兄弟姐妹们,一起从昆明出发,途经楚雄、大理、保山、芒市,向瑞丽驶去。
       50人,一车同行,在云南大地上纵情驰骋,同吃同住半月整。相逢自是有缘,但若要成为朋友,牵手踏上人生路,仅凭一个相逢,彼此没有好感也不行。
       我喜欢清姐。她的笑容总在徐徐绽放送温暖;她声音柔和,清耳悦心;她谦恭亲切,平易近人。够了,云南一趟,我便悄悄地把清姐种在了自己的心田里。
       心说:把友情刻在春秋,让岁月叙述情谊。人生易老情不老,斗转星移情不易。    
       果然,斗转星移中,一不留神,我在北美文心社网站当了编辑。不久,清姐也迈进了这个文学大家庭。我俩再次相遇,倍感欣慰。
       不忘清姐贴在个人专辑里的第一篇文章是《象脚花瓶》。见此,我忙细细拜读。“花瓶”记述了她在博物馆里的所见所悟。文章的开头:“啊,真是静得太好。一个人,走在淡季的博物馆里。静得这样美,使我彷彿能夠“看见”我的每一举步都在推动身边的空气,造成一种透明无声的流动。”
       文尾她这样写:“我渐渐了解,为什么外面必须是个车马喧嚷的世界,为什么要有鸟鸣犬吠來划破松竹的清寂──因为在一片极静当中,我们的良心就要听见无数的亡魂来诉说他们的故事了,而那些故事,是要追索我们感情的债的!”
       清姐,文心高洁,文辞隽永,文采照人!
       敬重清姐,知恩感恩。只因我有幸为她将其作品从文心后台转到前台主页,她就在电话里说过好几次:“亮亮,你什么时候来加州,我请请你!”
       特爱与清姐通话,每次都能听到姐姐喊我的乳名。每每那份亲切,那份暖,足可把漂泊在异乡的我,一把拉进故乡的怀抱里。
      清姐常说:“亮亮,我就喜欢听你那一口的‘京片子’。”
      我坦白:“少说几句还凑合了,说多了,纯正的胶东话就不配合了,会不由自主地叨咕出‘我学马俗,你商哪个场儿屈了。’(我说马谡,你上哪个场儿去了)”听罢,清姐即哈哈大笑。
       清姐的笑声常在耳畔回荡,清姐的墨迹须永远珍藏。
    
       “亮亮:你的书终于到了。这书可珍贵了,邮费比书多出好几倍哪,好事多磨吧!好书也值得收到后立即读起来,刚看完亲情篇看得我泪汪汪的。虽有几篇在文心社你的博客里读过,再看还是有味儿。幸好你好人好报,如今儿子是三州州长呢,哈哈。
       看你过的苦日子,我们这台湾来的真觉惭愧。你下笔还这么溫馨有情,无怨尤无辛辣味儿。真是难得谢谢您哪!这么有心寄了兩次,因这点真情,我读得很认真的。虽然电脑时代了,但我还是喜欢读书,喜欢读你这类的用真情写出来的书。
       丽清2012年3月13日”
       质朴的语言,透亮的心。那汪海水呀,你无法吞没同胞的知,清姐的懂......
       古人说:朋而不心,面朋也;友而不心,面友也。
       我庆幸,我珍惜,今生遇清姐,这是多大的造化呀!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清姐德才兼备,散文大家,著作等身。
       难得自己有散文结集出版,忙敬赠清姐,恳望指教斧正。料想不到,书寄出后,迟迟不见回音,经询问,方知她一直没收到。闻此,我二话没说,立马奔赴邮局,再寄一本《心的驱动》。
       感谢清姐,收到后忙打开即看,并以最快的速度,送来最真挚的情感。
       感激感动感谢!两周后,清姐又把自己出版的新书《面具与蛇》寄至我家。我捧在手里,亟不可待地翻开了:“博洲先生与亮亮双正:丽清寄赠2012.3.28.加州”
       清姐知情惜情,从她在我的专辑《儿子的故事》里写下的留言足以证明:“好一個結尾啊!一不留神?只有北京人想得出,太棒了。
       一直想问,文登离登封远不远?我去登封看古代的天文台想到你。”(文登乃我出生地)
       友情的珍贵,就在于“心里有”。又要重复林语堂先生的名言:“生命中有些时刻,一切似乎都变得空虚,毫无意义,只有亲爱的人对我们的关心才真正存在。”
       清姐呀,身在天国的您,知道此时此刻的亮亮有多想念您吗?
       清姐呀,您为何走得这么匆忙,这么早?知清姐3岁随家人由浙江金华抵达台湾,毕业于台北医学大学药学系,您创办了北极星诗社,并担任耕莘写作班总干事。移民美国后,您笔耕不辍,又在旧金山湾区推动牡丹诗会,带动写作风潮。为传播和弘扬中华文化在异邦的生生不息,您呕心沥血,倾力奉献。
       清姐呀,您刚满72岁就撒手人寰,给亲朋好友、您曾担任会长的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的姐妹们、粉丝及您的读者留下了无尽的痛与哀思。
       亲爱的清姐,永远的清姐,如有来生,再相聚,您我再续姊妹缘。
       注:我家犬子曾任美国翻译协会,印第安纳州、伊里诺伊州和威斯康星州的President。也就是清姐所说的“三州州长”。

 


本文在8/11/2017 7:09:06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纪念喻丽清
暂无相关文字。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7-08-10 10:36:32(第1条)
丽清大姐走好!

虽与大姐没有来往,但常见其大名!钦佩!

亮姐文字情真意切! 感人肺腑! 读得我也落泪了!

人生难得一知己! 丽清姐德艺双馨!有亮姐这样真诚的姐妹友爱,已超越生死!!真情无价!


 主人回复 
谢花花阅评,真情满满。
好姐妹突然离去,含泪撰文,以告慰清姐的在天之灵。
清姐,功德长留天地!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