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结识少君,一九九八文章时间:2017-06-20(2017-07-28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1463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结识少君,一九九八
文/宋晓亮
2017年06月20日,星期二

《侨报》文学时代,2017年6月14日 
《华府新闻日报》副刊,2017年6月22日 

      早有耳闻,少君是华文网络作家鼻祖。有机会结识这位网络“老前辈”,全拜文学笔会所赐。
      19年前的金秋时节,蒙中国作家协会邀请,我迈进了福建省泉州市的华侨大学,参加首届北美华文作家作品研讨会。是年9月29日晚,我戳在华侨大学的接待大厅里,正那儿发愣,一位胖乎乎的小伙子,洋溢着一脸的自来笑,向我走来。那一刻,他亲切的笑容,像是帮我赶走了所有的生疏感。
       乍见,少君以为我是从台湾来美国的。当他获知我是土生土长的文登人,即脱口而出,他母亲也是山东人,老家在牟平。
       我们是真正的老乡啊!文登、牟平,天连迹,地连边,我们共有昆嵛山。            
       昆嵛山地处胶东半岛东端,总面积24万余亩。主峰泰礴顶,海拔923米,秀拔为群山之冠,海上诸山之祖。素有“不似泰山,胜似泰山”之美誉。昆嵛山有老子《道德经》的摩崖石刻,汉代永康石刻,金元圣旨碑,懿旨碑,丘处机手书石碑等。昆嵛山是道教名山。秦始皇,汉武帝曾多次东寻游历昆嵛山,寻觅长生不老之术……
        巍峨昆嵛美如画,文登、牟平环绕她。
        老乡见老乡,虽说两眼尚未泪汪汪,但那份说不出的亲近感,邀我们荡起友谊的双桨,推开陌生的波浪,驶向共同的爱好___文学的远方。
        可是,可是,在 隔天的研讨会上,少君竟把老乡给甩出了“几条街”,自己来了个“老头儿喝酒不让人儿”。
        依大会程序,“鼻祖”演讲完网络文学,华侨大学中文系顾圣皓教授讲评我的短篇小说《摆地摊的安老师》。尤因他是网络作家,又因那时在电脑上写东西的人,颇显凤毛麟角,加上少君料多货真口才好,他老小子往讲台上一站,也就下不来了。
        记忆里,他在台上讲了一下午。感觉说,不是他想“多吃多占”,而是台下的掌声把他给鼓得“下不来台了”。那天下午,他把脸都讲红了。那天下午,顾教授的脸也红了。坐在他斜对面的我,时不时地扭头瞧他几眼,赶上眼神撞到一块儿了,顾教授会用其向我传递他的感觉:别着急,少君讲完了,他就登台了。
        我着急了吗?本能地摸摸自己的脸,挺热的,大概也挺红的,只是自己看不见而已。“脸红什么”?准确答案:不是精神焕发。实话实说,脸红是想能早点听听顾教授对咱作品的评判啦。
        老乡“不帮忙”。那天下午啊,少君一直讲到天黑呀!“大仁大量”的顾教授收起稿子,站直了身子跟我说:“走,咱们吃晚饭去。”苦候了一下午,也只能用晚饭来填补“缺憾”了。
        时势造英雄,那天下午,我的小老乡凭借着自己的真才实学,火速蹿红啦!
        有那么句话:只看人家过年,不看人家种田。
        少君出生北京一军旅之家,18岁考入北京大学学习声学物理,毕业后当过《经济日报》记者,参加过中国政府一些重大经济策划与研究工作。20来岁他就奔赴美国德州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学成后历任美国两所大学的研究员,并兼任中国厦门大学、华侨大学、南昌大学教授等职务。
        简短的介绍,即可了悟少君见多识广,阅历丰富。
        佩服少君,出书一大摞。散文、杂文、小说、诗歌、纪实文学,体裁种类多。
        赞叹少君,义薄云天,待人热情,乐奉献。
       
        相遇九八,我们便成了说得来的好朋友。为重聚,一年后的9月中旬,少君率北美作家协会北德州分会和北德州文友社成员,在达拉斯举办了:二十一世纪华文文学研讨会。受邀嘉宾:福建的顾圣皓和刘登翰两位教授、波士顿的张凤女士、印第安纳州的宋晓亮。
        少君做事,必亲历亲为。会议策划、安排吃住、张罗晚会,赠送奖状、游览广袤的大西南,耗时劳神且不提,还亲自驱车机场,按不同班次,逐一将我们接到他家。特别提出,老弟还把机票给包了。
         此举,可谓空前绝后。时至今日,我所参加过的5次笔会,全是邀请方包吃包住,来回机票自己出。
         破例者,当属少君!           
         难忘少君,对顾教授妻女的关照,无微不至!走笔此处,我不禁心沉痛,眼噙泪。我们的挚友,51岁的壮汉――顾圣皓英年早逝了!
        1999年9月11日下午,圣皓一进少君家就不停地干哕。少君拿出一个大蛋糕,他捂嘴不吃。我劝他吃下就好了。他说:“我的生物钟太敏感了,倒完时差就好了。”信了,我们。
         转天上午,研讨会开始后,等轮到圣皓上台演讲时,他把一面特意从福建带来的锦旗赠送少君,转身就往台下跑,往洗手间里跑。他回来了,用手帕擦拭着嘴角的湿,一脸难为情地跟台下的听众说:“抱歉,我在闹时差。”
         无人知晓,连圣皓自己都不曾觉察到,万恶的病魔正张牙舞爪向他袭来了。
         顾教授去世了!2000年6月17日下午,少君在电话里说:“圣皓走了。他得了食道癌。”
         悲痛!惋惜!从1998年10月8日到2000年6月6日,我保存了与顾教授所有的Email。一封一封地读,一封一封地品,他和少君为推动海外新移民文学的发展,联合主编了《北美华文创作的历史与现状》,对未来华侨大学与北美作家的交流活动,他们有远见、有方向、有决心。
         然而,壮志未酬身先去!圣皓谢世后,情深义重的少君,掩胸捂痛,含泪组稿,自己出钱,自作编辑,为挚友出书《怀念圣皓》。书中收集了圣皓的27张照片,从半岁至51岁的追悼会;记载了圣皓的简历年代表,从1949年2月22日至2006年6月17日;圣皓学术研究及其作品――专著两部、学术论文70余篇;邀请18位亲朋好友为圣皓撰文悼念。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天国里的圣皓啊,您故去后,少君在探望您的妻女时,每次都带着痛与真情啊!电话里,他多次跟我转播他们见面的“实况”。感动,人虽走,茶不凉!

         莫愁前路无知已,天下谁人不识君!
         痛别圣皓,在文学的征程上,少君不曾停息。截至目前,他已出书40多部;发表的学术论文30多篇;协助文友出书近30本。
         必须点赞:2004年他与海外文友和南昌大学的志同道合者,创建了国际新移民笔会,少君为首任会长。自此,少君又忙碌在海外新移民作家的整体进发上。
         想起了唐朝罗隐的《蜂》: 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
         遥握,少君!

少君在演讲

左起:庄善裕校长和顾圣皓教授,为少君颁发客座教授证书

少君与圣皓

少君主编《怀念圣皓》的散文集

注:报社题目《忆少君》


本文在7/28/2017 6:20:40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宋晓亮
[散  文] 退居二线心怎甘宋晓亮2019-07-19[37]
[散  文] 追忆文坛老前辈宋晓亮2019-05-26[166]
[小  说] 平凡的贵人宋晓亮2019-05-17[239]
[温馨之家] 焉能不点赞——黄宗之、朱雪梅文学伉俪宋晓亮2019-05-03[534]
[散  文] 我被狗狗感动了宋晓亮2019-02-23[296]
更多相关文章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7-06-23 07:10:36(第2条)
感人的介绍,饱含深情的叙述。让我们更加了解少君,更加了解圣皓。

好样的少君!令人赞佩!多谢晓亮姐!
 主人回复 
谢花花阅评。这篇文章是被少君和圣皓的友情给感动出来的。
周末愉快!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7-06-21 11:44:53(第1条)
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才会有始终,而少君对朋友热情洋溢,情深义重,仍然有始终。感人的故事。

姐姐是这样重情重义的人,所以才如此对少君理解和感佩。

祝好人一生平安!


 主人回复 
谢鸣一路读一路点评。
赶在圣皓辞世17周年前发表,以告慰他的在天之灵。觉得,自己有责任把少君和圣皓的友谊写出来,发出去。
周末愉快!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