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短信一封看灵魂 文章时间:2015-12-10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883次,读者评论5条论坛回复0条
短信一封看灵魂
文/宋晓亮
2015年12月10日,星期四

《侨报》文学时代,2015年12月9日

        “胡太太﹕你好﹗见信或许你会锁眉自问,钟佳英与我车程10分钟的距离﹐有事不登门面谈,为何要动笔理论﹖
         胡太太﹐岁月磨就了我的韧性﹐生活给了我太多的忍耐。感谢韧性的掌控﹐忍耐的主导﹐佳英这才能从容冷静地用文字跟你说事儿。你年逾古稀﹐长幼有序﹐我在乎这个。基此,在你面前﹐我不能逮什么说什么﹐那么做﹐咱俩的面子都挂不住。
         胡太太﹐沒来马州之前﹐我只在电话里听过你的声音。你的声音透过电波的传送﹐柔柔的﹐颤颤的﹐颇有电人心魄之感。见到你本人,在多次的接触中﹐我的感觉被现实的你,给更替了。
         你信菩萨,听胡先生说﹐每晚你在睡觉之前必给菩萨上柱香。多晚、多忙、多累﹐只要不外出﹐你从未间断过。7月4日﹐美国独立日当晚,胡家办了个大party﹐宾客散去后,你在上香时﹐可否把斯强翰先生忍辱离开你家的原因如实稟告菩萨﹖”
         信写好了﹐佳英连看三遍。不可否认﹐信中尽管措辞得当﹐但对方看后喜笑颜开不可能。信写好了,发出去﹐至少对得起自己的朋友了。至于后续发展会是什么﹖无论是什么,佳英都有直面难题的勇气、智慧和胆识。
         事前加慎,事后不悔,这原本就是钟佳英的行事作风。在折叠此信时,佳英决定不事先告知胡先生﹐这样的信其妻孙蛮娇是不会让他过目的。 
         胡先生是买卖房屋的,为扩大影响,家里常办那种一人带一菜的party,以求能达到“请大家告诉大家”的广告效益。他的职业是百分之百的要靠缠住熟人﹐拉拢生人來维系生机。
         在朋友的介绍下,佳英成了胡先生的客户。由于老胡态度温和,服务周到,佳英就为他写了篇文章发表在本地的中文报纸上。这个不花钱的广告,便为老胡加大了宣传力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免费“广告”的实质功效,正在向广度和深度扩展。
         那晚,胡先生就因开车去接两位大陆留学生——他未来的客户,而错过了“拽住”斯强翰的大好时机。
 
         斯强翰涌进新大陆尚未站稳脚跟,太太就跟老美跑了。他苦闷难耐,发泄无门。在北京同乡的一次聚会中,他结识了钟佳英。也许是因地缘之故,第二次见面,斯强翰就对佳英“衷肠苦倒”了。自此,每逢年节,佳英夫妇就把独饮空寂的斯强翰请到家里,一起欢度。
         斯强翰是个特爱凑热闹的人,看胡家有活动,佳英就萌生出带他去玩玩的想法。为尊重对方,佳英还打电话去征求胡先生的意见。胡先生的答复是这样的:“你们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无论是谁,不管来多少,我都热烈欢迎啊!”
         万没料到,斯强翰刚迈进胡家,就被孙蛮娇给“刮目相看”了。
         她翻弄着两个大青蛙眼,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冷冷地扫视了斯老师两个来回,即连发三问:“你是谁?你怎么会到我家里来?胡府办party,怎么会出现你这样的人?”
         斯强翰被问愣了。
         “说,说话呀!”胡蛮娇近似吼叫。
         “是……是钟佳……佳英让……让我来的。”
         “家是我的,她有什么权力让你来?”孙蛮娇摆出了一副法官审问犯人的架势。
         “走,我这走。”斯强翰披着孙蛮娇的通体凌辱,羞惭离去。
         那晚,一回到自家,佳英就电话斯强翰:“去哪儿了,怎么没见到你?”
         “鄙人已过天命,来美10载,在马里兰大学任教也快满6年了。我还从未遇到过这么蛮横无理的老太婆。”
         “她把你怎么了?”
         “把我气跑了。”斯强翰唉了一声:“说来也不怪人家,我妻子就老骂我,扁担脸,顶针眼;身子像麻秆,一副饥寒交迫……”
         “别忙着挖苦自己,说重点,胡太太把你怎么了?”
         “据说,乾隆皇帝就特别在乎其群臣的相貌和衣着。像我这号人,穿衣服也就求个冬天不冷……”
         佳英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在这个世界世界上,谁都可以看不起我们,就是我们自己不能,你懂吗,斯老师!快把真情告诉我,我好帮你讨个公道!”
         “唉,我后悔没跟你们一起去,怪我逞能,觉得自己离她家不远,就先行一步了。”
         “说真情,我求您了。”
         ……
              
        孙蛮娇羞辱斯强雄一事﹐令钟佳英气难下嚥。
        人生在世﹐不能仰人鼻息,不能无原则,无止境地遭人欺凌。忍一时﹐忍一阵子都可以﹐若错把忍辱视為美德﹐岂不玷污了美德的实质?特別是对孙蛮娇之流,该出头时不出头﹐缩在后面当滥好人﹐这是怯懦的表现﹐也是在变象地助长欺世凌人之辈的狂妄与霸道。
        经过反复的思考﹐隔天清晨﹐钟佳英秉笔伏案了。
 
        三天后的下午﹐孙蛮娇收到佳英的信,先惊讶,后气愤。
        “季宝、季宝,你快上來看看﹗”孙蛮娇扯着嗓门儿喊。
        季宝慌忙从地下室跑到一楼:“看什么﹐出什么事了﹖”
        孙蛮娇把钟佳英的信啪地往茶几上一拍:“你看看,你看看!”
        季宝连看兩遍:“來者不善哪﹗结尾还来个大问号。”季宝斜瞟孙蛮娇:“她这是用文字字來修理您!”
        “她做梦!我会让她修理了?”
        “她已经把您修理了。”季宝捅着那满纸的汉字:“她还管您叫你。”
        “这有什么区别吗﹖”
        “区別大了去了﹐在北京人的眼里,凡是年长的﹐或是让人尊敬的人都应该叫您。”
        “她对我为什么不用‘心’”?
        “这说明她根本就看不起您。”
        “她敢﹗她敢不尊敬我﹐我就修理她。”
        “怎么个修理法儿﹖去她家大闹一场﹐还是把她请到您这儿......”
        “这輩子我再也不会请她来我家了﹗”
        “她若知道了能活活乐死。”
        “为什么﹖”
        “她再也不用拎着吃的喝的来你家捧场凑人数了。”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嘛!”
        “打个电话教训她一顿。”
        “谁來打﹖”
        “您自己个儿呀。”
        “我﹖我跟她讲什么﹖”
        季宝趴在信纸上:“这他妈的信写的﹐整个儿一天衣无缝儿!成﹐这中文老师,再修练修炼就能当女作家了。”
        “好啦﹐她那么气我﹐你为她吹牛皮。”
        “她气您﹐您再去气她呀。”
        “那是一定的了﹐现在不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去气她嘛﹗”
        季宝拍脑袋:“有了﹐等您老公下班回來把钟佳英的信给他看看﹐让他去修理……”
        “不行﹐不行﹐這封信我不想让我老公看到。”
        “为什么﹖”
        “那个姓斯的提前离开的事﹐他根本就不知道。”
        “他知道了怕什么﹖”
        “他一向喜欢交朋友﹐他若知道真相......”
        “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您应该比我更清楚。”
        “好了﹐別转移话题了。”
        季宝故意把嘴闭得紧紧的。
        “不要这个样子对我嘛﹐快帮我想想办法嘛!”
        “我有什么办法。”
        孙蛮娇闷气粗喘:“你和钟佳英夫妇都是从北京来美国的,都是我老公的朋友,可惜我选错了人,还让你住进了我的地下室。”孙蛮娇狠狠地挖了季宝一眼:“你不帮忙我,我自己來。”
        “慢着﹐她既然敢给您写信﹐怕是已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弄不好再让她气您一顿﹐那咱就赔大发了。”
        “那你就这么看着我干生气﹖”孙蛮娇双眼喷火:“搞搞清楚,我可沒少帮你﹗”
        季宝犯油了:“您看看﹐您看看﹐您來美国好几十年了﹐怎么会上她的当呢﹖”
        “你把话讲明白些﹐我上她什么当了﹖”
        “內斗哇﹗这不,您已经把矛头指向我了。这要是让钟佳英知道了﹐还不得去买串鞭炮放放?”
        “不要这样去猜她。佳英沒有那么复杂。我和她相处很久了﹐她待人真诚,比较喜欢帮助别人。”
        “得﹐您也夸上了。”
        “怎么办嘛﹐她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这个样子嘛﹗”
        “她既然这么好﹐您把这封信烧了不就全齐了。”
        “不可以,不可以!”孙蛮娇眼珠乱转:“要不你给她打个电话﹖”
        “我﹐我算哪根葱呀﹖”
        “你是我的朋友哇!人家钟佳英能为她的朋友兩肋插刀,你应该跟她学学嘛﹗”
        “我......”
        “吞吞吐吐﹐要多窝囊有多窩囊。可惜我沒好好对待钟佳英﹐把气力都用在了你的身上。”
        季宝眼珠一转:“咱这是怎么了?收到钟佳英的信﹐您一嗓子把我喊上來﹐就一直站在客厅里争来争去,您不觉得我们太弱智了吗?﹖”
        “那你就理智和机智给我看看嘛!”
        “您放心﹐为朋友兩肋插刀的事﹐哥们儿在北京就插过好几回了。”
        “那你就再插一次嘛!”
        “您非逼我给她打电话﹖”
        “看你有沒有这个胆子了。”
        “这有什么﹐小菜一碟儿。”
        “她家的电话号码用不着我背给你听吧﹖”
       “性急不能吃热豆腐。下周﹐等下周的这个时候﹐我再打她个冷不防。”
       “为什么不现在打﹖”
       “她正严阵以待呢﹗”
       “那就直接交战嘛﹗”
       “不行﹐她有准备﹐咱沒准备。兵书里说﹕敌若有备﹐出而不胜﹐难以返﹐不利。还有﹕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慍而致战。”
       “佳英算什么敌人嘛!说到底,我就是觉得她不够重视我。”
       “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季宝目曝神秘。
       “你知道吗﹖”
       “我知道。”
       “知道就快讲出來﹗我都快气疯了﹐你还在这里耍油条﹗”
       “她是欺负您沒有社会地位。”
       “社会地位﹖”
       “对﹐社会地位。”季宝抱着胳膊,昂着头:“反正那天晚上若是位权势人物把那个姓斯的给轰走了﹐她钟佳英决不敢……”
       “权势﹐权势﹐你们这些大陆人就知道玩权势。”
       “您別这么说﹐权势可不分地区和国界。拿美国的总统来说吧﹐这个美......”
       “美国总统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竞选时,你只要拿出一点小钱去赞助他们﹐去参加他们的拉票活动,赶上他们高兴了,还会湊到你的身边和你一起合影的。”
       季宝动心了:“您说的小钱儿是多少﹖”
       “几万、几千,都可以。”孙蛮娇坐了下來﹐脸色也变浅许多。
       “几千块钱就能神气一輩子﹖”
       “我还会骗你吗﹖我的一个朋友在Reagan竞选时去参加他的筹款晚宴,只交出3000美金,就获得了和Nancy一起拍照的机会啦﹗”
       “您怎么沒去拍一张﹖”
       “我想到过﹐可是我老公说﹐万一钱花出去了,要是赶上Reagan夫妇那天不高兴﹐那钱不就白扔了。”
       “钱花出去,咱就得楞来了。他们高兴也得拍﹐不高兴也得拍。”季宝指指指点点:“您这客厅里要是挂着你和里根两口子的大照片儿﹐借个胆儿她钟佳英也不敢这么修理您呀!”
       “我看不一定﹐她好像不太好唬。”
       “好唬﹐好唬。大陆人沒见过这阵势﹐在中国若能和中央首长一起合影的﹐不是劳模儿﹐就是社会名流﹐要不就是战斗英雄什么的。”
       “是这个样子呀?”孙蛮娇扼腕:“都怪我老公﹐要是那3000美金花出去......”
       “有里根兩口子“在场”,她钟佳英怕是连正眼看您都不敢啰﹗”
       孙蛮娇的神情在貶低钟佳英的言词中已渐露傲慢。她仰头瞧着天花板:“等下次总统大选时﹐我一定要去参与参与。”
       “参与完了,再修理钟佳英那才叫恰到好处。”
       “你的意思是下周你不帮我打电话了?” 
       “您是将要跟总统合影的人物,跟钟佳英较劲,不怕降低身份哪?”
       孙蛮娇咬唇凝思。
       “对了,好好琢磨琢磨跟总统合影……”
       “那还用琢磨,只要肯花钱,想去随时都可以。”
       “去时別忘了叫上我。”
       “那是一定的了﹐这种活动多在晚间举办﹐你好帮我开车嘛。”
       季宝差点儿沒乐出声儿来。他在肚子里说﹐真要感谢钟佳英那封为朋友仗义执言的亲笔信,让我季宝给巧用了,就手儿把老太婆给激将了。这要是能和美国的总统合个影儿﹐再把照片拿回北京这么一展示﹐妈呀﹐那就沒人能猜出哥们儿在美国是干什么的了。

 


本文在12/10/2015 8:01:14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宋晓亮
[散  文] 我被狗狗感动了宋晓亮2019-02-23[174]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354]
[小  说] 传奇“老北漂”(四)宋晓亮2019-01-18[272]
[小  说] 传奇“老北漂”(三)宋晓亮2019-01-03[306]
[小  说] 传奇“老北漂”(二)宋晓亮2018-12-20[288]
更多相关文章
蓝蝶儿 去蓝蝶儿家留言留言于2016-03-19 10:15:37(第5条)
【一封短信】却写活了几个人物!
真是妙笔妙招!啼笑皆非!
好功力呀!
 主人回复 
感谢蓝蝶儿真情阅读,盛情鼓励!
周末愉快!
幼河 去幼河家留言留言于2016-02-03 17:34:38(第4条)
美国华人交往中的故事我还真知道的不多。
 主人回复 
我现在住这地方几乎全是美国人,华人的事也不知道什么了。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5-12-19 12:41:48(第3条)
姐姐的“这封短信”看了几遍啊。呵呵呵

种佳英的短信,给当初斯强翰遭遇孙蛮娇的不敬算是“解气”。但不与那样的人为伍倒也是幸事。

姐姐笔下的人物个个鲜活,仿佛就站在读者面前,简直能看穿人物性格中的每一个细节点。妙笔!


 主人回复 
妹妹身在故乡还跑来细读短信,感动感谢。
看在他们都喘气儿的份上,不敢不鲜活哈^_^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5-12-12 09:05:35(第2条)
读后感: 姐姐的对话如此生动, 就别写小说了, 直接写剧本吧!
 主人回复 
谢花花特来阅评。写剧本,觉得自己火候还不够。
周末愉快!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5-12-11 11:29:11(第1条)
好生动的故事,是亮姐的麻辣风格!
 主人回复 
写这一短篇,是多蘸了些胡椒面儿和辣椒面儿^_^
感谢琳妹妹前来阅评。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